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热血汉奸吴三桂
[主页]->[新会员区]->[热血汉奸吴三桂]->[原创:和夕阳兄---汉奸读"伟大的母爱".(文中颇多夕阳兄不喜用语,请谅) !!]
热血汉奸吴三桂
·热血汉奸最近估计遭到粪狗攻击,网站无法打开
·回复所有给我email的朋友
·写在前面的话
·2002年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冠军:“中国即将崩溃“汉语版PDF提供下载(更新链接多处)
·三桂翻译版: 毛,不为人知的故事(附下载)
·热汉”分裂恰那研究中心“成立发刊词
·反共必须反华
·逐条对照邪教特征,中共才是的真正邪教!
·汉奸的好儿子--杨振宁教授
·新版“革命歌曲”!
·汉奸颂
·Fight fiendish CCP with "Blood, Toil, Tears and Sweat"
·反驳核武粪青对台叫嚣?
·和网特先生或女士谈心之一:我对flg的“有病不用看”的思考!
·我的自白书兼答网特授予我“土鳖流氓”的光荣称号!
·到底是谁对不起那些热血青年?
·壮哉雄哉,唯大日本帝国不败!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娘,大哥他回来了
·中华民族是个糊涂的民族
·诗朗诵:劣等民族啊,你丫的名字叫支那
·反击博讯言信老粪青对微软先生的攻击
·浅论支那的武术
·再论支那的武术
·不要爱国
·美国和西方列强支持了中共在中国的法西斯独裁专制!
·东欧人民有的是勇气,支那人有的是奴性
·支共是最老练的政党
·俄罗斯居心叵测
·唯有大日本帝国方能救中国
·论支共党文化特点兼驳"汉奸现象"
·驱除汉狗,还我家帮
·应偷老板之命,草就"人民公敌"开刊词
·博讯代有粪青出,一代新粪换旧粪
·诗悼汉奸老前辈大阿伯:
· 博讯与粪青征战之三:驳编辑"一"先生
·几点说明
·博讯征战系列之一:驳粪青"小妖"
·我在博讯发贴的真实目的
·关于中共生化武器(或核武)毁灭美国的个人思考(附原文)
·智力低下的粪青怎和英明神武的汉奸斗
·粪青们想想..你们凭什么恨人日本人?
·"CHINA"你的学名叫"恰那"!
·随便非洲一个小食人部落比china长几千年
·支那这样的垃圾国家能"崛起"吗?
·所谓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实际上是美国一家的胜利 !!
·分裂支那蓝图构想
·“神诌六号”上天,愚民洗脑高潮
·接受香mm的访问
·归来吧,我的汉奸兄弟姐妹们!
·年年六四,今有六四:纪念爱国愤青君
·由反驳“中国从古至今就是信仰上帝”说开去
·支那为何是世界上最劣等的民族
·对热汉某智障粪青“请问这里可有华夏子孙”答辩
·给美国政府呼吁严惩赵燕的签名信
·驳大陆人网友的万年渐进式民主论
·中日再来彻底一战
·天下唯有德者居之
·支日再战
·谁为支那的民主进程真正着急?
·英明神武的汉奸不会感动
·为张戎辨
·胡锦涛,陈良宇 VS 大屁股,小屁股!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永远不可能栽支那成功
·邪恶的支那“大一统”思想
·驳斥博讯“天下无贼”的 谬论
·美国外交政策是短视的
·台湾问题
·给激进汉奸的一封信
·再给激进汉奸的一封信
·给李洪志老师的一封信
·谁在卖弄?
·无知,无耻,无畏的支那粪狗
·是否支持台湾独立是衡量是否是真民运的标准之一
·china=支那
·支英对照:日本人为啥么歧视中国人
·长寿的慰安妇
·美国非上帝
·应当对邪恶的支共高官执行”满门抄斩“
·孔子就一痞子落魄秀才
·香港为何不独立
·热汉是娘俺是孩
·必须暴力推翻支共
·国民党为何失败
·不自由毋宁死
·支共愚民洗脑确实成功:
·支那的经济
·给大汉民族的一封信
·支持台湾独立是每个台湾人的义务
·英汉对照: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吴三桂翻译版: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支共的内部争斗会危及其政权吗?
· 袁伟民在08奥运动员大会上的讲话(原创)
·去你妈的“爱国主义”(修订正式版)
·去你妈的“民族主义”
·去你妈的祖国
·去你妈的“中华民族”
·支那的制造业怎么了?(粪狗看看汉奸也还是爱国滴)
·诬我为日本人的必定是共特无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原创:和夕阳兄---汉奸读"伟大的母爱".(文中颇多夕阳兄不喜用语,请谅) !!

   
   
   创小品文:汉奸读"伟大的母爱"
   
   --------------------------------------------------------------------------------

   
   我是不太相信这种纯粹煽情的"读者文摘"特色的文章,
   
   我完全不否认母爱是世界上最伟大与圣洁的爱,甚至远超男女之间的情爱的"爱情",尤其是古汉人早已精辟的指出"夫妻本是同林鸟"之后,母爱与爱情的比对就诠释的非常清晰了.但母爱再伟大却必须遵守自然生理规律,且不论"不知道多重"的石头有多重,就请一个壮年男子背上不要背任何东西,以手支地,背上面下,不吃不喝2天,我看他早也精尽人亡了(是精神).还有,石头是怎么放置到母亲的背上的?或许母亲正好弯腰检视女儿时候,石头倒下?那也太巧了点吧?
   
   有愤青希望汉奸看了这篇文章后能被感动,我当然不会感动,因为自小就聪明绝顶如我的汉奸的智力水平焉能是智障粪狗能比肩的?粪狗本意是看了文章后感怀于母爱的伟大而彻底放弃反自己邪恶母国的神圣信仰,实际上,对我而言,其效果恰恰适得其反,因为就算这样明显意淫的文章是真实的,我在感怀母爱的伟大之余,更想起了白发苍苍的高堂老父,受尽支那这个邪恶的国家政权专政机关的折磨,一生命运坎坷多劫,受尽凌辱,而如果我伟大的母亲是出生在美丽坚合众国或大日本帝国那样爱民如子的国家,她老人家必定幸福,平安喜乐一生,无怨无悔.
   
   支那在过去的岁月是严格禁止支那猪愚民谈论圣洁的人类情感的,夫妻,父母,子女,兄弟,姐妹,朋友,同事.....人类所有的感情都为"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服务,就有了支那猪的背信弃义,良知泯灭,丧尽天良,伦常颠倒,子女出卖父母,兄弟相残,令人发指.....所有这些卑鄙无耻的作为的一切和支那猪天生下贱无耻,卑劣的天性是息息相关的.而现如今支那的共产主义意淫意识形态彻底崩溃,支那猪惟利是图,为了蝇头小利可以杀子弃夫,屠父弑母,出朋卖友.....支那独裁专制统治集团在无奈之下只得开发人类最朴素,至真至纯的母爱或其他高尚的人类情感再和早在自由世界臭名昭著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硬性挂钩....本文故事似乎发生在土尔其,也是经过精挑细选的,伟大的美国和日本是不会选中的,就只能选在土耳其那样文明世界的无名小卒了,而支那猪应该深刻反省的是,到何时支那猪才不再是被独裁统治集团任人宰割和愚弄的羔羊.
   
   博讯夕阳景 wrote:
   伟大的母爱
   
   [体育论坛]
   在土耳其旅游途中,巴士行经1999年大地震的地方,导游趁此说了一个感人却也感伤的故事,发生在地震后的第二天……
   地震后,许多房子都倒塌了,各国来的救难人员不断搜寻著可能的生还者。
    两天后,他们在缝隙中看到一幕不可置信的画面--一位母亲,用手撑地,背上顶著不知有多重的石块:一看到救难人员便拚命哭喊著:“快点救我的女儿,我已经撑了两天,我快撑不下去了……”
   她七岁的小女儿,救躺在她用手撑起的安全空间里。
   救难人员大惊,卖力地搬移在上面,周围的石块,希望尽快解救这对母女,但是石块那么多,那么重,怎么也无法快速到达她们身边。
   媒体到这儿拍下画面,救难人员一边哭,一边挖,辛苦的母亲一面苦撑等待著。。。
   透过电视,透过报纸,土耳其人都心酸的掉下泪来。
   多的人,放下手边的工作投入救援行动。
   救援行动从白天进行到深夜,终于,一名高大的救难人员构著了小女儿,将她拉出来,但是……她已气绝多时。
   母亲急切的问:“我的女儿还活著吗 ”
   以为女儿还活著,是她苦撑两天的唯一理由和希望。
   这名救难人员终于受不了,放声大哭:“对,她还活著,我们现在要把他送到医院急救,然后也要把你送过去!”
   他知道,如果母亲听到女儿已死去,必定失去求生意志,松手让土石压死自己,所以骗了她。
   母亲疲累地笑了,随后,她也被救出送到医院,她的双手一度僵直无法弯曲。
   隔天,土耳其报纸头条是一幅她用手撑地的照片,标题“这就是母爱”。
   长得壮硕的导游说:“我是个不轻易动感情的人,但是看到这篇报导,我哭了。以后每次带团经过这儿,我都会讲这个故事。”
    其实不只他哭了,在车上的我们,也哭了……
      
   多为别人想想,不要只是一昧的自私自利,尽一己之力又何妨呢,多做点善事也很好,这个世界上就是需要像这样多一点温暖,多一点体谅,世间才会有许多美好的事物。
   
   
   
   
   博讯精卫 wrote:
   应让汉奸看看这个帖子,或许还能唤回他们的良知!
   
   [体育论坛] 有些人内心除了仇恨还是仇恨,早已忘记了生养自己的慈母之爱!
   
   这个故事很感人,真不知那些看过后投以冷笑的人还是不是人类!
   
   
   
   博讯掌柜 wrote:
   汉奸 以泯灭良知 何以唤回
   
   
   博讯天地玄黄 wrote:
   为了孩子的健康幸福,我会健康幸福地抛却我所有一切的健康幸福!
   
   _________________
   My Japanese Name: 吴三桂雄
   
   吉田松陰辭世詩: “縱使身朽武藏野,生生不息大和魂。” !
   
   凡是支共反对我都支持,凡是支共支持我都反对!
   
   本人博讯博客:www.boxun.com/hero/rxhj.net/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