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热血汉奸吴三桂
[主页]->[新会员区]->[热血汉奸吴三桂]->[害袁红冰老师者,其粉丝也]
热血汉奸吴三桂
·应偷老板之命,草就"人民公敌"开刊词
·博讯代有粪青出,一代新粪换旧粪
·诗悼汉奸老前辈大阿伯:
· 博讯与粪青征战之三:驳编辑"一"先生
·几点说明
·博讯征战系列之一:驳粪青"小妖"
·我在博讯发贴的真实目的
·关于中共生化武器(或核武)毁灭美国的个人思考(附原文)
·智力低下的粪青怎和英明神武的汉奸斗
·粪青们想想..你们凭什么恨人日本人?
·"CHINA"你的学名叫"恰那"!
·随便非洲一个小食人部落比china长几千年
·支那这样的垃圾国家能"崛起"吗?
·所谓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实际上是美国一家的胜利 !!
·分裂支那蓝图构想
·“神诌六号”上天,愚民洗脑高潮
·接受香mm的访问
·归来吧,我的汉奸兄弟姐妹们!
·年年六四,今有六四:纪念爱国愤青君
·由反驳“中国从古至今就是信仰上帝”说开去
·支那为何是世界上最劣等的民族
·对热汉某智障粪青“请问这里可有华夏子孙”答辩
·给美国政府呼吁严惩赵燕的签名信
·驳大陆人网友的万年渐进式民主论
·中日再来彻底一战
·天下唯有德者居之
·支日再战
·谁为支那的民主进程真正着急?
·英明神武的汉奸不会感动
·为张戎辨
·胡锦涛,陈良宇 VS 大屁股,小屁股!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永远不可能栽支那成功
·邪恶的支那“大一统”思想
·驳斥博讯“天下无贼”的 谬论
·美国外交政策是短视的
·台湾问题
·给激进汉奸的一封信
·再给激进汉奸的一封信
·给李洪志老师的一封信
·谁在卖弄?
·无知,无耻,无畏的支那粪狗
·是否支持台湾独立是衡量是否是真民运的标准之一
·china=支那
·支英对照:日本人为啥么歧视中国人
·长寿的慰安妇
·美国非上帝
·应当对邪恶的支共高官执行”满门抄斩“
·孔子就一痞子落魄秀才
·香港为何不独立
·热汉是娘俺是孩
·必须暴力推翻支共
·国民党为何失败
·不自由毋宁死
·支共愚民洗脑确实成功:
·支那的经济
·给大汉民族的一封信
·支持台湾独立是每个台湾人的义务
·英汉对照: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吴三桂翻译版: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支共的内部争斗会危及其政权吗?
· 袁伟民在08奥运动员大会上的讲话(原创)
·去你妈的“爱国主义”(修订正式版)
·去你妈的“民族主义”
·去你妈的祖国
·去你妈的“中华民族”
·支那的制造业怎么了?(粪狗看看汉奸也还是爱国滴)
·诬我为日本人的必定是共特无疑
·东方红,太阳升,支那出了个刘翔。
·文革诗歌新编:放开我,妈妈!
·小姐颂
·咏支那博士
·简评李阳的“疯狂英语”
·害袁红冰老师者,其粉丝也
·简论袁红冰(兼答草版主)
· 答博讯”钟鼓楼“:儿不嫌母丑 ,子不嫌家贫
·有一种爱总是令人感动
·支那粪狗东京银座买春列传
·气吞万里如虎,生子当如陈水扁
·观支那"抗日"影视有感:日出东方,唯大日本帝国不败
·赞歌送给你我敬爱的汉奸-汉奸颂
·山姆大叔和支共的裤子就只有那么一条
·由兔兔幼稚想到的支那深层次问题
·与兔子的路线斗争
·原创:和夕阳兄---汉奸读"伟大的母爱".(文中颇多夕阳兄不喜用语,请谅) !!
·咏支那意淫之神
·说说支那的李熬,无良文人到劣等民族
·什么样的情况下支那才会彻底崩溃?
·原创:荒谬绝伦的支那猪的历史观
·原创:这个世界,又有谁不爱支那?
·2008.3.12三桂准确预言马太监将赢得选举
·是的,我毫不怀疑,整个文明世界终将匍匐在红色共产怪兽支那猪的脚下呻吟。
·小议俄罗斯
·奥运,令我气愤万分
· 温家宝这个老年痴呆患者
·三桂保守估计四川地震死亡实际至少30万人以上
·捐钱给支那的人都是脑子进水的
·支共一贯隐瞒地震预报,草菅人命
·三桂分析:这次四川地震是支共释放地下核武故意造成!@
·是到了讨论本次地震到底死多数人的时候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害袁红冰老师者,其粉丝也

   众所周知,三桂心无旁骛,一心反共反华,从不过问,评论民运的喜事,美事,乐事,悲事,丑事,惨事....但,支那俗语云: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古龙古大侠又云:人在江湖走,哪有不挨刀?。。。就因为三桂与此次倒袁2干将:草根,草虾(简称2草)素来交好,没有和博讯的诸位“割草”同学齐心协力,做那推墙之事,又因为本人在热汉和好友草虾杯酒言欢,亲切晤谈,居然就惹恼了博讯“割草”急先锋,又称“霹雳火”冷笑师兄,少不得,就“挨”了冷师兄一刀,看样子这江湖实在不是人轻易能走的,你人在江湖,想不挨这一刀也难,只不过,这一刀,有的人坦然笑纳,有的人奋力搏杀,有的人顺手抓个垫背的挡了这一刀,三桂修行也浅,做人也“奸”,既不能坦然笑纳,也不能信手游缰,就胡乱抓个垫背的挡了这刀,说不得,少不了费些唇舌向各位看官说道说道。
   
   话说这冷师兄,好生了得,原本三桂故交,如椽巨笔,纵横如刀,雄健锋锐非常,向来反共,兼小反华,只不知此次2草何故得罪与他,惹恼了冷师兄,协同诸位博讯袁老师粉丝,协力割草,可谓不遗余力,如火如荼。三桂鲁钝,未识风向,不能声援割草与博讯前,且与草虾言欢与热汉后,理所当然,我那冷师兄,那个“割草”急先锋之英名岂是浪得的?是故,以“三桂脑仁如乒乓球大小”之语赐吾,前述,三桂生也鲁钝,活也窝囊,才疏学浅,乍听窃喜,这脑仁之事体,三桂向来嘲讽支那粪狗“如蚂蚁一般大小的大小脑”,粪狗闻知高潮,而今冷师兄高看三桂,承蒙抬爱,赐三桂脑仁“如乒乓球大小”之良评,其体积比蚂蚁大了何止百万之倍?按理说,三桂闻之当喜,感激涕零,肝脑涂地才对,然细研之,这乒乓球大小之脑仁似乎远不能和英明神武之汉奸名号相配,故,怒,反唇相讥之,终致兄弟阅墙,师兄弟反目,细究起来,“老袁不杀三桂,三桂由老袁而辱”,是故,三桂不忿,理当说道说道此次之讨袁,割草大事。
   
   此次倒袁,当以草根兄为主将,草虾兄辅佐,说到这草根兄,那可是大有来历之人,向以文名,精于反语,诙谐幽默,笔名草根,为草根鸣不平多矣,但此次不知何故,铁心讨袁,三桂初闻,大惊失色,恐祸我反共统一战线之大业,委婉劝止,奈何草根兄,一意孤行,三桂愧为挚友,不便强劝,只好旁观中立。

   
   草根此次,炮制“九评袁红冰”,效法支共与大法,借力东风,以催袁墙。草兄之键笔,三桂素索佩服,然此次观之,或许师出无名,又或心有有骛,既无文采,又无惊人之语,只是简单枯燥罗列一些或许道听途说,或许实有其事之趣闻轶事,以我观之,纵伤老猿,止于皮毛,老猿尚能筋骨健旺,毫发未伤,偏那好事之徒,老袁之粉丝,闻之大怒,反唇相讥,以致战祸蔓延,终及汉奸,孰之过?老袁之粉丝也。
   
   草根此前声称,此次出师,纯为“私愤”,既为泄愤,我辈理当隔岸观火,笑止兵戈,待到草根郁愤尽消,弹尽粮绝,他自然就偃旗息鼓了(发“聊”之音),可恨粉丝,推波助澜,把个本来不算什么的个人恩怨泄愤,上升到你死我活的阶级意识形态之争,上升到抓网特,作网特那等境界,终殃及池鱼,汉奸如我,难免无辜。
   
   是故,本次倒袁,根本就不算什么,公道的讲,是老袁的粉丝把这件鸡毛蒜皮的小事闹的越来越大,以致于刀兵四起,遍地狼烟,由此我想到了二次世界大战,也似乎如此,局部战争牵扯到利益各方,最终导致纷纷赤膊上阵厮杀,血流成河,悲哉。
   
   而今三桂不幸,卷入战祸,不为胜负,不为名节,冒死苦谏各位君子良善,为反共大计,各止刀兵,马放南山,刀枪暂且入库,留待支共享用。
   
   本文既出,或有老袁粉丝责难:吴三桂必为支共安插在英明神武的汉奸队伍之中的间谍。呜呼哀哉,可怜,可叹,三桂痴心,可昭日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