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中国是谁的天堂?]
邱国权
·中国买航母,为了打内战?
·茅于轼提出“赞成提高高校学费”背后的官府阴谋
·中国的通货膨胀原因及其对社会各阶层的影响
·穷鬼们:认命吧!
·大学生就业:老爸们实力的竞争!
·病态的人、病态的社会、病态的国家——由杨丽娟事件而折射出来的问题
·“以谎言打天下、以谎言立国、以谎言治国”,说谎是中共的最大“优良传统”
·列宁与戈尔巴乔夫:中国人民的一对死敌?
·大清国奇闻:最最最热爱大清国的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十世转世灵童问世
·现代流行“八股”文章?大胆预测今后之神州国(搞笑)
·王照山副主席为结石婴儿填新词?
·腐败——中国专制经济增长最强大的推动力
·巴山老狼被“双规”始末记:在轰轰烈烈的“改革运动”中落马
·中共元帅、大将简评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一)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二)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三)
·有大恩于毛泽东的中共叛徒总书记向忠发
·毛泽东PK张国焘——中共专制场上两个最强者的决斗
·大将罗瑞卿被打倒之迷初探
·毛泽东与叶剑英的特殊关系:一次合伙阴谋,终身受用无穷
·“六四”记忆: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成都
·巴山老狼就上海大楼倒塌郑重地致上海市政府的建议书
·历史回顾:一百一十五年前的中、日甲午战争
·从马英九邀请达赖喇嘛访问台湾,看未来中国统一之前景
·“恐怖分子”乎?“反美武装”乎?
·面对暴政的两种抉择——是做杨佳还是做唐福珍?
·关于儒家“三立”的一点思考
·红朝太宗皇帝“花得风”的生命价值几何?
·看神州国新闻,感悟“指出”真谛
·连战不必仰大陆鼻息,中华民族已经在台湾崛起
·与你前世今生的最后约定
·八零后的中国男人们太苦逼了!
·给大清国政府建立一份道德档案(搞笑)
·中国景区门票疯狂涨价为哪般?
·简论“爱国”
·中国乌纱帽工业集团总公司广而告之
·中共应抛弃“党二世、党三世……党万世”的秦始皇主义,立即进行政治体制改
·金二胖子的“圆子蛋”会砸在谁的头上?
·“神州共贪裆”创造的“世界之最”!
·专制中国:“养老金产业化”大潮扑面而来!
·杂谈:国耻、钓鱼岛、琉球及其它
·什么是腐败?如何反腐败?
·胡锦涛从西柏坡到遵义的十年轮回
·红朝一党独裁专制的“破鞋”,“合”了谁的“脚”?
·习近平连发三问,奥巴马环顾左右而言它
·问习总:“情”为何物?直教中国人金银相许?
·中国:被哪个王八蛋“潜规则”了?
·主人和仆人的故事
·致卓有才华的美女作家“蝉语秋心”
·神州国“医疗产业”的完全真相
·从《网易论坛》“政治觉悟”的提高,看中国社会“和谐度”的提高
·巴山老狼竞选乌鸡国马太网站福音论坛《国际风云》版主宣言(搞笑)
·网易论坛愤青各阶层分析(有抄袭毛泽东《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之嫌疑)
·巴山老狼就十年前下岗一事至单位领导
·《博讯》怎么啦?
·巴山老狼感恩之旅
·一段终生难忘的文革记忆:我的小学同班同学毒打我的小学老师
·做民主国家的亡国奴比做独裁专制国家的顺民幸福十倍!
·简论亡国奴
·有关二○一七年中共将崩溃的传言之我见
·中国改革开放前三十年重大外交事件得失谈
·这世界我有很多的不明白
·人岂能与狗相比?——愤怒声讨《人民日报》缺德文章!
·快讯:大清国末代皇帝溥仪视察龙兴之地黑水白山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文革五十年祭
·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安徽合肥:“教育产业化”的魔掌开始伸向三岁的幼儿
·中国的官员数量占世界官员数量的比例有多大?
·仲裁案后的中国南海政策何去何从?
·李克强发飚背后的玄机
·国家稳定、强大的两大基石:政治文明与经济文明
·毛泽东死期纪念否?——愚民教育带给中共的尴尬
·黄菊陵墓PK习仲勋陵墓
·喻智官文章:《文革“刘盆子”王洪文》比喻错误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不应该低三下四迎合习近平
·美国大选后反思中国:全民选举授权上位PK几个老朽指定继位
·世界奇观:中国所有官员的N种上位方式
·羊肉节 横山岗 溶洞水电站
·攀枝花枪击案让王岐山的“反腐败运动”走向穷途末路
·兵棋推演:中共红朝灭亡的N种模式
·商人重利轻大义?——也谈川普总统关于台湾的相关言论
·“经济全球化”必须建立在政治民主化、经济私有化基础上
·用美元砸死中华民国?——台湾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与谢选骏先生商榷——不能用中共独裁专制的术语描述美国政治
·歇菜了,刘亚洲将军
·“老百姓”是个什么东东?
·“丛林法则”是低级人类的生存之道,“公平正义”是高级人类的发展方向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中国公民”乎? “中国老百姓”乎?“中国居民”乎?
·再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八九“六、四”、中共和中国民主派划定的双重禁区
·郭文贵爆料是中共高层贪腐官员对王岐山的大报复
·刘国梁这次玩儿大了!
·王洪文、毛远新、刘晓波三人虾扯蛋
·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如果刘晓波再被逼离开中国?
·超级大科学家霍金成了一个搞笑大师
·崇祯皇帝三海关大阅兵给谁看?(纯是搞笑)
·刘国梁“七一”向党表忠为哪般?
·香港人的“中国心”不见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是谁的天堂?

中国是谁的天堂?

   作者:巴山老狼

   翻开中国的报纸,听听中国的广播,打开中国的电视,我们在任何时候看到的形势都是一片大好,所有的舆论与媒体把我们的中国描绘成了人间的“天堂”。究竟是什么人的天堂?老狼问了几个大科学家,他们没有一个说得出来。就是那个有名的世界科学院的院长伟廉•张姆死也支支吾吾半天,吐不出一个字。也许这是一个世界上有名的“老大难”问题了。其难度系数相当于陈景润先生一辈子都没研究出来的“一加一”。老狼天性爱钻牛角尖,无事时就爱搞点“科研”,于十年前开始对这一社会科学界的“超难题”进行“研究”。经过三千六百五十个日日夜夜的“艰苦奋斗”,终于搞出了一点眉目。现论坛一角,把这个“科研成果”向大家展示一、二。各位网友若认为老狼说得有理,那么今年美国皇家科学院评“罗伯儿”奖的时候,不要忘了给老狼投一票。若说得没理,只当老狼吃酒后说的一堆胡话,他日老狼掉在“井”里,别扔一大堆石头就行。

   一、中国是大大小小官员们的天堂。

   中国官员实行“垂直领导”,每个官员上面只有一个“垂直领导”,他的生杀大权也在这个“垂直领导”手中。只要把这个“垂直领导”搞掂了,就万事大吉了。同时他下面有N个属于他的“垂直被领导”。他又掌握了这些“垂直被领导”的生杀大权,这“垂直被领导”们又得来搞掂他!他就是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土皇帝”,他的辖区就是他的“一亩三分自留地”,他就可以象玩魔术一般在他的“一亩三分自留地”里变出许多的银子来。他自己有个“纪律检查委员会”,每时每刻地在证明他的“廉洁”,他有提拔他的“垂直领导”在随时为他说好话,证明他的“廉洁”。不但自己可以捞个够,自己的老婆、儿子、女儿也可以在这“一亩三分自留地”里尽情地捞。当他感到这“一亩三分自留地”不能施展他的盖世才华时,只消把自己“一亩三分自留地”里的收成送十分之一给那个“垂直领导”,就有可能分到“二亩六分自留地”,他这个“土皇帝”的生意就可以做大。如果在自己的“一亩三分自留地”里捞足了美元,还可以举家逃出国去,做个肥得流油的“寓公”。偶尔有廉政风暴刮起时,99.99999%的官员们再贪多少都没事。一个贪官捞钱后被“双规”的概率,相当于老狼买体彩中大奖的概率,也就是一千万分之一。这是多么的不容易啊!大大小小的官员们只要象老狼一样没有中大奖的“狗屎运”,就放心大胆地捞吧!

   老狼建议:真正实现“人民当家作主”,各级政府官员让公民们“任命”,同时“人代会”对其当政时期进行方方面面的监督。

   二、中国是国企老总们的天堂

   中国的国营企业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经历了几次“重大的改革”,这每一次“重大的改革”,都给国营企业的老总们提供了一次“重大的发财机会”,只苦了国企员工们。现在的国营企业没有政府部门的监管。国企老总们就是这个企业的“皇帝”,他想怎么捞谁也管不着。当初为争国企老总的纱帽,向主管部门的官员们送了银子,现在当然可以捞个够,且出了事,主管部门的官员还得千方百计为他开脱。就算是把国企“捞”垮了,只要上下一打点,包管没事!最近的审计风暴对中小国企没有多大的冲击,老狼身在国企,对这次所谓的国企“审计风暴”有了新的认识:审计人员很容易被人“搞掂”滴!中央部委和大型国企的审计因有李金华这老头子坐镇,据说很严,且查出了巨额的经济问题,可公布的审计结果中的几十亿资金问题也没见到一个字的下文,老狼估计这结果多半又是弥勒佛祖那句话:“天下事了犹未了,何妨以不了了之”。

   老狼建议:立法,让国企老总的选拔和国企的经营过程置于全体职工的监督之下!

   三、中国是大学校长和教授们,不!是一群寄生虫的天堂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搞起了教育产业化后。这上大学的费用疯涨!学生家长们的血汗钱轻轻松松地就进了大学校长和教授们的腰包。现实的情况是:城里人要供一个大学生,祖宗三代人的积蓄非整光不可;那农村人已是不敢上大学,再聪明的脑袋瓜,只有窝在家里修地球。入学费用疯涨,大学的校长、教授、讲师们的银子收入是成几十倍的疯涨。这些钱都是学生家长们几十年的血汗钱!当年与工人们相差无几的收入现在有了至少二十至五十倍(农民工一年的收入一般只有五千,而大学的教授们至少是二十五万左右)的差距。但是他们的付出远没有工人们的二十倍。国家提高大学教师们的待遇老狼也理解,可为什么要让学生的家长们来为此买单!这巨额收费是如何支出?为什么不该置于学生和家长们的监督之下?据说美国大学教授,其收入也不过是一般工人的几倍至十倍不得了啦!其实照老狼的看法,只要不是搞科研,一个照本宣科的教书匠,在中国现在的经济条件下,年收入是老狼的五倍,也就是五万元就千值万值,最多十万元就顶破天啦!

   老狼建议:大学学费在现有收费标准的基础上减三分之二,(每学期约收一千七百元左右,这相当于于现在印度大学收费的十倍)大学校长和教授们的收入减二分之一(每月一万元,这相当老狼工资的十倍、农民工的二十五倍)同时对每所大学费用收支情况进行严格审计,每年国家拨钱多少?收学费多少?如何开支?被贪污了多少?全部公开出来。

   四、中国是医院院长和医生们,不!是骗子们的天堂

   现在中国的老百姓,一旦生病上医院,那就只有“任他溜溜地宰”。你本来没病,医生对你说:“有天大的老毛病”;本来是个小病,他说:“这病两天就能要你的命”;本来花一百元就看得好的病,不宰上三千元,你就出不了医院的大门!病人又不懂医术,他说你该做什么检查你就得乖乖地把钱送给他。一年前,老狼的朋友一句玩笑:“你脖子上好像长了一个疙瘩”,老狼心中一惊,背着家人悄悄到医院去了一趟,这一去不打紧,那个医生把这个“疙瘩”说得个“天花乱坠”,把老狼吓了个半死!这医生又趁老狼面青白黑之时,给我指点迷津:查血、做B超、切片化验、做心电图,忙得老狼不亦“悲”乎!做了检查又说要打什么吊针(输液),老狼又乖乖地把屁股送到他的针眼里去“吊”了二个小时,三个半小时折腾下来,老狼六百元钱(也就是大半个月的工资)进了医院的金银罐。走时医生专门嘱咐我:要坚持打五天的吊针,每一“吊”二百五十元,这是一个疗程。过了这个疗程再来作个进一步的检查,看下一步怎么办。老狼回到家中越想越怕,又心痛银子,经过一夜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横下一条心:五十岁的人啦,也算高寿,舍命不舍财!阎王爷有请就去,白大褂要钱不给!捂紧钱代子,攒几两银子给儿子今后上大学!此后老狼随时留意着这个“疙瘩”。令人欣慰的是一年过去了,这“疙瘩”居然还是老样子,没有任何变化。老狼现在才发觉这个哑巴亏吃大啦!银子被骗不说,还杀死了老狼无数脑细胞!老狼现在是把那个医生恨之入骨:若他小子在一个月黑风高夜遇见老狼,老狼先给他一闷棍,杀死一亿个脑细胞后,再连本带利抢八百块钱回来!

   老狼建议:学习俄罗斯医疗改革的成功经验,除药品外,其他检查、手术、不收费!住院只收床位费。

   五、中国是中、小学校长和老师们,不!是绑匪们的天堂

   中国的中、小学校是个什么,老狼真不好给他定性。说得不好听,与强盗窝没区别!学生一进了中、小学的校门,就成了一个人质,校长和老师今天说,交两百元钱来,那么就乖乖地送去吧,不但要送去,还得把一张笑脸一齐送去,否则看他怎样对待你的孩子!可以说百分之百的家长对学校喊交钱,是百分之百地不愿意,但又是百分之百地一个屁都不敢放,怕老师有意借故伤害自己孩子的幼小心灵!这老师和校长们就象绑匪索要赎金一样,公开地把学生家长的钱装进了自己的腰包。古人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校长和老师们表面上看个个象君子,实际上与绑匪没有什么区别!

   老狼建议:立法,义务教育阶段,严禁中、小学向学生家长收一分钱!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承担义务教育期间的所有费用。

   六、中国是外国资本家和私营老板们的天堂

   中国现在每年吸引的外资据说是世界第一。这外国人真他娘的精明呢,中国现在政治体制没与世界接轨,这工厂里就没有为工人们说话、争权力的工会,中国的劳工们,人人只是一部有血有肉的机器,除了干活外,什么都不能说,不敢说。一个劳工一月若创造了三十万的价值,他的收入也不过四、五百元。现在外国的资本家想在自己国家里这样剥削劳工们是万万不可能的,可在中国,这样剥削劳工们就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还会得到各级地方官员们的“严重支持”。因为有外国老板来血腥地剥削中国工人,这是地方官员们伟大的“政绩”!外国老板在他的地盘剥削越多,这个官员升官的概率就越大!中国现在提倡大力发展私营经济,但如何发展又没有任何的规范也台,只有放任自流。这下对了,一个私营老板,不管你采取什么手段,只要能把国家、民众、政府、或别的企业的钱骗到手就行。这样一来,骗取信贷、假货充斥、与政府官员勾结起来整银行的钱、或通过政府官员们以特低价收购国营企业……。这一伙人是什么违法的事都干得出来,且手中有钱,上下一打点,就什么事都没有。当然,对雇来的员工们剥削的程度与外国的资本家们是完全一样的。

   老狼建议:立法,在所有的外资企业和私营企业包括国营企业建立真正为工人说话、谋利的独立工会。

   七、中国是公务员们的天堂

   中国的公务员被老百姓认为是捧了个“金饭碗”。这不,今年的公务员考试有二十七万多人参加,可录取仅几千人。平均近四十个考生才有一个被录取的。这录取比例快与一九七七的年中国首次恢复高考时的大学录取比例持平了。老狼当年参加一九七七年高考时,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场面可谓终身难忘:累积十二年的一千多万考生,为争二十万个录取名额,那挤得呀……这结果是地球人都知道:98%的考生掉进茫茫人海,老狼亦不例外。现在“公务员”特吃香,做“公务员”与一九七七年“进大学”的“伟大”程度一样,相当于皇帝老儿时代中了“秀才”。预计明年,这全国的公务员考试就会重现一九七七年高考的“世界壮观”没问题。公务员“供需缺口”如此巨大,没准国家也把政策一改,扩大公务员招考名额,搞成与现在高考一样的“三中二”。只是不知人民养得起这么多吃闲饭的人不?公务员的“身价”猛涨,是一个国家的耻辱!上月老狼在报上看到一则廉政消息:成都市为了取消公车,特为局长大人们每月发一千六百元的交通补助。这是什么概念?一千六百元可以打一百六十次“爹”,局长们一月二十一个工作日,每天要打八次“爹”,八小时的工作时间也只够打八次“爹”!上班就不在办公室呆,什么事都别干,就在大街上去打“爹”算“球”了!老狼一月挣一千元,还不及局长打“爹”的补助多!民工们一月四百元,不够他局长打五天的“爹”!更何况有更多的公开的和隐性的、红色的和灰色的钞票在等他去数!这样公开的廉政比那悄悄地贪污更可恨!公务员们有如此丰厚“补助”,这就难怪大家挤破脑袋也要当那个“公务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