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情兮魁北克
[主页]->[人生感怀]->[情兮魁北克]->[有朋自遠方來]
情兮魁北克
·我眼中的江流
·柳叢 les saules
·在那無依無靠中 c’est là sans appui
·封閉之屋 la maison fermée
·接待 accueil
·守衛 faction
·鳥籠 cage d’oiseau
·無題 sans titre
加斯冬-米龍 ( gaston miron ) 詩選
·每一個人 tout un chacun
·比淚水更美麗 plus belle que les larmes
·被麥杆捆扎的人 homme rapaillé
·與你 avec toi
·冬天世紀 siècle d'hiver
·昔日的完結 la fin du passé
·前進 avancer
·共同的地方 lieux communs
菲力斯-勒克樂( félix leclerc ) 詩選
·我的鞋子 moi mes souliers
·春之讚歌 l'hymne au printemps
·小歡樂 le petit bonheur
寶蓮-朱俐茵 pauline julien
·外國人 l'étranger
·媽咪,爹哋 MOMMY DADDY
二﹐ 法國詩篇
·黑鷹 l'aigle noir --- 芭爾芭拉 barbara
·說啊, 什麼時候你將會回來 dis, quand reviendras-tu ? --- 芭爾芭拉 barbara
·我最美麗的愛情故事 ma plus belle histoire d'amour --- 芭爾芭拉 barbara
·貓兒與太陽 la chat et du soleil --- 莫日斯-加惹麼 maurice carême
·生活似玫瑰花開 la vie en rose --- 阿蒂-琵亞芙 edith piaf
·孜記 ziggy
·如果我是個男人 si j'étais un homme --- 蒂安-樂特勒 diane tell
·一個和你一起的女人 une femme avec toi --- 妮古樂-姡思勒 nicole croisille
·淚滴我心中 il pleut dans mon coeur --- 保爾-維蘭尼 paul verlaine
·我不想工作 je ne veux pas travailler --- 萍克 - 瑪緹妮 pink martini
·甚麼 quoi --- 珍妮-碧肯 jane birkin
·遠離那個不可挽救的恐懼之樂 fuir le bonheur de peur qu'il ne se sauve --- 珍妮-碧肯 jane birkin
·不要離開我 ne me quitte pas --- 扎克-布渃 jacques brel
·枯萎的樹葉 --- les feuilles mortes
·感覺 sensation --- 阿端-蘭寶 arthur rimbaud
·要做愛﹐不要戰爭 ! faites l'amour, ne faites pas la guerre
·秋之歌 chanson d’automne --- 保爾-維蘭尼 paul verlaine
·人和大海 l’homme et la mer --- 沙利-波特萊爾 charles baudelaire
·米拉佈橋 le pont mirabeau --- 貴羅-阿波林乃爾 guillaume apollinaire(1880-1918)
·你我相互依偎 Les uns contre les autres
·友情 l’amitié --- 仿爽孜-阿爾迪 françoise hardy
·我的朋友玫瑰 mon amie la rose -- 舍絲樂-高利爾 cécile caulier
·世上的國王 les rois du monde
·返回無一處 retour à nulle part
·自我心理的筆跡autopsychographie --- 費蘭多-裴索亞 fernando pessoa
三, 閑花野草集
·七月的雨
·沉寂一月色
·寄散居天涯海角友人
·你走了 --- 贈予我曾愛過的人
·雨中訴情
·野貓
·最後的時刻
·那個悲情的地方
·情如煙雲
·無題
·請喚你我的名字
·情緣
·痛苦
·天邊一隅
·告別
·揮手辭別
四, 說東道西集
·聖讓巴提斯特節
·清明有感
·香港各大學圖書館“拾趣”
·一個法國人評說香港
·“ 黃禍 ” 與英語加拿大
·花絮﹕ 南韓在康城電影節成為焦點
·白求恩復活
·王夫人惹起的風波
·魁北克﹕從“特殊社會”到“民族”--- 評哈帕的“nation”動議及其引出的譁然
·滿地可風情圖 ( 一 )
·滿地可風情圖 ( 二 )
·滿地可風情圖(三)---秋之韻
·魁北克風情圖 ( 一 )
·魁北克風情圖(二) --- 七月街景
·魁北克一覽
·魁北克人的民族性
·加拿大正處於政治危機
·加拿大反對黨達成聯合政府協議 保守黨政府將倒臺
·加拿大人是酒鬼嗎?
·东洋“陪郎”
·外國人眼中的加拿大
·西方報刊漫畫選載
·各國笑話巡禮
·各國笑話巡禮(二)
·“Sorry, I don’t speak French”
·電影《愛情故事》男主角原型成為加拿大新總督
·魁北克漫畫選
五, « 魁北克札記 »
·夏日閑情
·我愛冬日
·有朋自遠方來
·蘇州過後冇艇搭
·“我們”與“你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朋自遠方來

   
   
   2007年2月X日
   
   

   魁北克的一、二月﹐ 正是漫長冬季,天寒地冷為最的日子。朋友T君從西岸的溫哥華來電話說要來訪三日﹐ 我當然是萬分歡迎。 朋友多年不見﹐ 亦難得有機會相聚一番﹔ 雖然不是專程來到魁北克市﹐ 他身有業務要到滿地可一行﹐ 順繞道而來﹐ 兩城相隔約三百公里 。既然有朋自遠方來﹐ 亦樂乎 ! 魁北克市地偏一方﹐ 一般來說﹐ 來自異地的朋友們都是參加多倫多的旅游團﹐ 旅程在本市逗留的時間僅有一晚﹐ 明日一早便匆匆離開。他們只走過的地方僅在古城的範圍。其實﹐ 在魁北克亦有不少山水處處風景明媚如畫、十分別緻的農舍,特殊的人文風情,一切都甚有別於加拿大英語地區的地方﹐ 至少花費三、四天的時間才可說來過魁北克市啊 !
   
   
   可能由於T君習慣了生活於 “ 溫城 ” ﹐ 當我看到他的衣著較為 “ 單薄 ” ---- 只配當在五至十度攝氏溫度穿著的寒衣時﹐ 不禁我驚叫出一句﹕ 穿得這般單薄又如何可以到處走走啊 ?! 在兩日內雖然我們也曾冒著零下三十度的凜冽寒冷天氣在古城裡匆匆走了兩趟作遊覽﹐ 但多少有點出自對他 “ 憐香惜玉 ” ﹐ 免在外地受寒病倒事大﹐ 而大部份的時間我們還是在家裡相處﹐ 天南地北晝夜的閑談。
   
   
   目前T君四十有餘﹐ 已是兩個孩子的父親﹐ 外表上早已看不了當年與他相識時年青人的那般朝氣﹐ 他的談吐言行穩重了許多。畢竟已是個集有家室和事業於一身的男兒漢。然而﹐ 在言談中﹐ 我卻發現了T君在 “ 思想上 ” 有了另一種的 “ 巨變 ”。
   
   
   九十年代初在香港認識T君﹐ 因為多位同事中大家同是來自加拿大 “ 滯留 ” 港地工作﹐ 亦是最年輕的人之一﹐ 性格亦合得來; 工作時亦常被分配在同一組﹐ 故此大家見面交談的時間亦比其他同事的多。猶記得一次在工後返回的 ( 船 ) 途上﹐ 兩人為各自的文化和國家認同 ( cultural and national identities ) 的問題爭執起來﹕
   
   
   我堅信﹐ 我不是中國人﹐ 是加拿大人﹐ 僅屬華裔而已。我的論據﹕ 因不是在中國領土上出生﹐ 不能算為中國人﹔ 而中國政府或者台灣政府亦不會承認我為中國國籍﹐ 不會簽發一本中國護照給我。此外﹐ 我的宗旨是不管在哪裡出身﹐ 若在那個國家和社會生活﹐ 我便會融入該社會中去﹐ 成為該社會的一成員。
   
   
   T君語調十分強烈的指責我﹕ 背叛了祖宗﹐ 背叛了祖國,是個徹頭徹尾的背叛者。
   
   
   我作出反駮﹕ 我清楚地知道我的祖源﹐ 我熱愛中國的文化和人民﹐ 正如我喜愛非洲或法蘭西文化和人民一樣﹐ 但不一定我需要認同那個祖籍國。在我的字典裡﹐是沒有 “ 祖國 ” 這個詞的﹐ 只有 “ 國家 ” 而已。
   
   
   其實在那次爭論中﹐ T君提不出甚麼 “理據 ”來﹐ 而只有兩三句對我的 “定論 ” 而已。大家朋友間也不至於為此爭執到面紅耳赤﹐ 不歡而散﹐ 只是各抒己見的罷了。畢竟大家還是年青人,難免都有那種“火氣”。
   
   
   約十五年後的今天和T君幸會在魁北克﹐ 無意中大家又談及民族和國家認同的問題﹐ 他說出了一句﹐承認他也是加拿大人。可是在 “ 加拿大人” 這個詞之前﹐ 他要套上正如在英語加拿大的人們常用的一個形容詞﹕ 華裔加拿大人 ( Chinese Canadian )。
   
   
   我對他說﹐ 我不多喜歡在 “ 加拿大人” 之前再加一個形容詞。若是 “ 加拿大人” 就是加拿大人﹐ 不必要加上甚麼 “ Chinese, or whatever ” ! 雖然在族裔上我們加拿大人是有分別。
   
   
   十五年後的今天T君有了個極大 “ 進步 ” 的認感。在加拿大社會生活快有三十年的他﹐ 到了今天才有如此對加拿大的民族和國家的認同。我並非說他是 “ 後知後覺 ” ﹐ 而自我標榜是 “ 先知先覺 ” ﹐ 而我和他在各自的生活經驗上﹐ 在認知道路上的不同。本人的情況﹐ 明顯的在港期間﹐ 我觀察到週圍的香港人﹐ 只須拿著一次性辦的回鄉證,再不用多次申請便可自由進出中國﹐ 而我持加拿大護照的﹐ 每次都要申請簽証才可進境。若同是中國人﹐ 為何我每次想進入自己的國家都必須辦理那般麻煩的手續呢 ? 此是其一。其二﹐ 有同事曾私下的告訴我﹐感覺到在我的言談、行為和思維等上與他們有所區別 ( 幸好同事他們沒有歧視我 ) 。 其實﹐ 在民族和國家認同的問題上是一個十分個人的問題 ( very personal question ) 。它需要一定的時間來認識﹐ 此外,各人對問題和事物的認知和思考能力亦有異。不能期望每個人的認同都一樣。
   
   
   寫下這些字句﹐ 主要是由於從自己個人的思維轉變和對問題作思考後而作。有趣的是﹐ 這樣的問題,它曾發生在自己身上﹐ 十五年後亦出現在友人的身上。在討論中﹐ 我們兩人今次亦有許多觀點一致﹐ 而沒有像以前那般分歧。例如我們沒有因此而要強調是自己是甚麼人﹐ 要去分別甚麼人﹐ 高或低一等﹐ 或者要與中國人劃清界線﹔ 討論問題時﹐ 我們是要對事而不是針對人。隨著時間的進展﹐ 也許我們的思想亦較為成熟。 我想﹐ 這樣的問題亦會發生在每個作為生活在加拿大的移民的身上﹐ 即是加拿大土生土長的華裔亦如是此。問題的分別在於他們是否意識到﹕ 有的人會多一些﹐ 有的是少些﹐ 或者有的人則根本沒有思考過。君不見在加拿大的唐人街﹐ 不少的華人終身是在加拿大生活﹐ 僅會說簡單的英或法語﹐ 我們能期望他們能說自己是加拿大人嗎 ? 幾年或十幾年後﹐ 若再與我的朋友相見﹐ 不知他再會有甚麼 “ 躍進 ” 的認識呢 ?
   
   
   
   
   寫於2007年2月
   
   定稿於魁北克2007/5/21日

此文于2010年09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