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青林文集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北大教授张千帆探访吉林老访民
·《圣经》与《内经》
·草原的哭泣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梦滕彪
·从民工荒到民企荒
·推荐许小年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我的宝成兄弟
·刘杰大姐
·为公义而默默前行
·胡石根老师
·胡石根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李和平先生被不明身份人员秘密绑架并殴打,据受害人对事实的描述,此事件显然已经构成一个公民的人身权益遭受公然暴力性质侵害的刑事案件。

   正如接警的民警所言,如此恶劣的侵害行为,一定依法追查。所以,我不会因为李先生的特殊性和律师身份而改变首先这是一起普通刑事案件的看法,从加害人的作案方式分析,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行动,无论是作案时间的选择(深夜之时)、地点的选择(偏僻之地下室),还是作案工具的装备(无牌照汽车、水瓶子)、作案手段的实施(限制人身自由和暴力恐吓)等等可以认定这是一起涉嫌触犯刑法的犯罪行为,作案嫌疑人涉嫌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这正如其近几年其他许多律师莫名被打伤、记者被殴致死、社会活动者被恐吓、学者被威胁、甚至太原警察纠集黑恶打死北京警察等遭到人身伤害的无数案例,是一起普通刑事案件。

   每次看到这些案件的报道后,我们第一反应的是这些公民的合法人身权益如何维护和保障?一个国家的法治规范何以实现和伸张?

   去年,一个北京《新京报》记者朋友的父亲为村民维权而遭黑恶势力的暴力伤害,我随他到当地警署报案时派出所长说:我们一切依法办事,不会因为是记者的父亲就额外偏袒,我们首先要搞清事实和证据,然后才能依法而定。我看李和平的案子也不会例外,执法机关也会摆出弄清涉嫌犯罪的主体、犯罪事实与证据、一定依法办事等等公正执法的姿势,假设这是一起一般性的刑事案件,不管执法程序多么复杂,侦查终结时间多么漫长,我还是宁愿相信首都警察的敬业精神和破案能力会最终给受害者一个合理的答复。但是恰恰令人不安的是,此案发生过程的种种蹊跷处难免让人产生很多疑问?这真是一起普通刑事案件吗?就事件原本发生过程仔细推敲,尤其是从作案动机上看,本案确实又有其特别的地方,作案人不图财、不谋命,也明显排除其他财务、情感等纠纷,仅从作案人只言片语中分析,此案件绝对又有不言而喻的特殊性,好像李和平律师的行为触及了那个敏感部门的利益或者伤害了那个敏感人物的神经,所以我们不能无视此案的特殊性。

   如果排除一般性社会主体涉罪的可能,那么,到底是哪个特别主体策划实施了如此低级下贱的涉罪行为,他们的动机何在?

   在公权部门不能证明这是一起普通刑事案件时,公民的意见表达中自然会流露出强烈的质疑,这是一起政治报复案件!

   如此推理倘若成立,我们接下来的质问就是敏感部门为何对一个守法律师如此恼怒?

   当正义人士纷纷对特权部门发出谴责时候,对中国法治环境悲观愤怒之际,我们是否看到事件的另一面?

   这几年,每每律师承办当局不喜欢发生真正辩护的案件时(所谓的“政治性”案件),招致的报应往往是非法的侵害,郭国仃律师事件、高智胜律师事件、唐稷陵律师事件、郭燕律师事件、李方平律师事件、李建强律师事件、杨在新律师事件、张鉴康律师事件、朱久虎事件、郑恩宠律师事件、李苏滨律师事件、藤彪律师事件……,这一系列律师事件的背后,人们除了对这些律师的遭遇表示同情和担忧外,似乎发现总有“一股势力”极力反对涉法公民辩护权的落实,好像谁为被逮捕的法轮功或民运人士和维权人士出庭辩护,谁就与“这股势力”过不去。

   好在时代不断进步,除了高律师等少数律师“依据国家法律”因言获罪外,大部分不听话的律师还是幸运地享受到了时代进步的待遇,既然整治这些不听话的律师“于法无据”,只好采用“非法律”化的威胁恐吓等等而已,显然,李和平律师事件的特殊性也包括于此列。

   虽然挨打的滋味不好受,但是这些法律人毕竟专业精深,为人厚道,人身受到严重侵害后,本能反应得第一位还是对法律的忠诚,希望在法治的轨道上维护自己的权益,正如19年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所追求的治国理念----在法治的轨道上解决社会冲突。

   这些律师人身权益遭到非法侵害后,心态还是那样平和理性,希望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件去政治化,希望当局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规范。

   在一系列的律师事件中,无论是受害人还是加害者,不约而同的从两个侧面证实了今日中国的法治困境,精通法律技术的人照样得不到法律的保护,具有执法特权的人依仗“国法”却可随意搞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在一个法律完全工具化的社会系统里,或者人治凌驾法治之上的社会里,法律一直是人们手中用来“非法”的武器,60年前的地主富农们享受过非法被剥夺生命的待遇,50年前的右派分子们享受过非法被撤职下放的待遇,40年前的领导干部们享受过非法被打倒整肃的待遇,30年前的下乡知青们享受过非法迁徙劳教的待遇,20年前的大学生们享受过非法被射杀通缉的待遇,10年前的法轮功人员们享受过非法被拘禁虐杀的待遇,今天,我们看到更多的农民被非法征地,更多的工人被非法下岗,更多的军人被非法退役……。

   2500年前,地中海岸边的哲人们睁开理性的慧眼时,看到人间的公道是来自天外的上帝,因此自然法的正义阳光普照西方大地,不幸的是,黄河边上的伟大哲人们睁开理性的慧眼时,看到是人间之神帝王的威权, 因此人治的阴霾沉积在每个中国人的心里。

   自然法的正义一日不降,中国社会人整人的邪恶就会像梦魇一样纠缠着每一个治者和被治者。

    林青

   2007-10-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