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飘过法律那片云(3)]
青林文集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北大教授张千帆探访吉林老访民
·《圣经》与《内经》
·草原的哭泣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梦滕彪
·从民工荒到民企荒
·推荐许小年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我的宝成兄弟
·刘杰大姐
·为公义而默默前行
·胡石根老师
·胡石根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一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三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二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二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五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七 八九一代企业家芮朝怀
·跨越中国社会的六四鸿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飘过法律那片云(3)

   2007年以来,我与律师一起参与一些农村当事人(农民)主张土地权益的诉讼过程,对中国的土地问题产生很多感想。

   在自由市场经济激烈竞争的大潮里,土地成为政府和商人们在市场里淘金的道具。当然,经济学家们早早就把土地列为生产要素之首。关于中国土地的诸多问题,从制度安排上、从法律权属上、从行政规范上、从利益分配上、从使用价值上等许多方面有很多观点在碰撞交流,笔者既非经济学家、亦非法学家,仅从一个在乡村土地里长大的农民后代的角度,或者说从感性的角度,对中国的土地尤其是农村的土地问题提出自己的陋见。人们按常规总是从土地应该私有还是公有的制度设计角度考虑土地的权属和使用,以笔者四十年生命历程的感悟,土地既非私有也非公有产物,他类似于空气、阳光、水等上帝赐予人类最基本的保命资源,应该属于天有。天若给时就给,不给时就无,回顾人类历史而言,每每哪个国度、哪个王朝大兴土木、暴殄天物、肆意而为的结果就是落得死无丧身之地的下场。中华民族的历史之所以延续四千年,根源是最暴虐的最无知的统治者也没有毁灭农耕文化,因为农耕文化的背后是天人合一,也就是胡主席向往的人与自然的和谐。

   无论古典经济学还是现代经济学都是建立在对人类行为虚拟抽象的基础上,就像气象学家们从来预报不准气候的变化和趋势一样,经济学家们的科学能力也仅仅是处在目力所见、思维所能的范畴内,市场经济依然是靠看不见的手任意发挥,所以经济学家们对土地的本质属性和作用的认识未必就是已经达到终极。茅于轼老师是我非常敬佩的一个有良知的学者,然而他的一篇论农村土地开发的文章让我深感惊讶,他认为土地的使用价值应该最大化,中国农民不应该总是以耕种粮食为本,世界上已经不缺少粮食,让土地商业化有什么不好?我相信茅老师也是发自内心为农民考虑,但就是这样一位中国最具良知的学者和专家也不是太了解中国农民和土地,也仅仅是从传统的经济学角度考虑农民和土地的关系,如果一定要赋予土地商品价值,也应该借鉴世界各国成熟的土地制度,不管土地实行公有制的国家还是土地实行私有制的国家,土地管理的一个通行规则就是用途管制。金子也是一种商品,但其真正的价值就在于保存收藏,因为它太稀缺了。虽然金子不管怎么稀缺,最后时刻还是不当吃,站在人类生存的长远持续性一面,我认为土地比金子更具有保存价值,人类在外星球考察,能找到各类金属,但是至今未找到与地球上一致的土壤,古代以色列人有让土地第七年辍耕一年的条例,实际是一种得自于上帝的智慧,土地的价值源于保护,像金子一样是商品不错,但是保存多于使用会更显出其经济价值。

   中国官员和商人的眼光比老鼠强不到哪里,也是过着鼠目寸光的生活,认为大气无限,可以拼命污染,结果新鲜空气成了稀缺品,认为地球上的水用不完,可以拼命浪费,结果需要花重金买纯净水来喝,认为土地广袤肥沃,可以拼命占用和造城,结果只能到罗布泊沙漠里考证古人的繁华,到腾格里沙漠里寻找西夏王朝的强盛。

   当今的中国政府和商人们利用城市土地稀缺的经济学概念,靠银行狂印纸票掀起了空前绝后的圈地运动,以城市化建设为名,把农村的大面积土地钢筋水泥化,不仅产生了大量的社会矛盾和冲突,也带来严重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如果胡温等执政首脑不从观念上改变对土地资源的认识,不从制度和法律的机制上改革入手,仅靠中央行政部门的“土地执法风暴”、“百日执法行动”、“风林一号行动”等等运动式行政手法,必将问题越积越多,矛盾越压越深。

   针对土地的法律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森林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

   政府规章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土地权属争议管理条例》、《土地征用占用管理条例》、《基本农田保护条例》、《草原征占用审核审批管理办法》、《林地征用占用审核审批管理办法》、《土地征用占用补偿条例》《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

   中央针对土地的政策文件更是多如牛毛,国务院关于《加强土地调控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监察部国土资源部《关于开展查处土地违法违规案件专项行动的通知》、《土地违法案件查处办法》、《关于严禁非农业建设违法占用基本农田的通知》……。

   2006至2007年8月一年多时间里,中央针对土地问题的正式文件多达50多件,还不算会议和领导讲话,可见土地已经成为中国朝野比较头疼的问题。

   从法律上讲,中国土地仅有两种权属,国有和集体所有,但是国有和集体所有至今依然是一个不明晰的权利主体,实际上土地流转和使用过程,明显成为强势权力集团和资本集团对无主土地财产的掠夺和瓜分过程。

   北安农场一个农工叫刘杰,黑龙江北安农场属于北大荒农垦集团,刘杰10年前承包了该农场畜牧场,自己投资开发了1000亩草原,取得了该片国有土地的使用权,当她的收益日渐其好时,农场领导突然撕毁土地出让承包合同将土地收回,给刘杰造成巨额损失,使其倾家荡产,负债累累。刘杰依法提起诉讼,但是终因农垦系统的公检法的非独立性(一个国有企业竟然下设有自己的一套公检法系统,与铁路系统一样,一个民事主体竟然设有自己的法院,实乃法治中国的极大反讽),至今还是陷在诉讼泥潭里。在笔者调查某分厂农工时,他们哭诉道,我们比农民还悲惨,农民承包的土地已经免去了各种税费,而我们在承包所谓的国有耕地时,每亩土地收益的一半要上交农场机关,而农场的土地收益到底是否汇入国家财政对我们永远是一个未知数。我们在农场工作了几十年,说是工人不是工人,农民不是农民,承受着种粮的自然风险和社会风险。

   富锦市一宗涉及57万亩土地的案子,非常典型地暴露了中国土地权属不明主题缺位的情况,在这57万亩土地流转过程中,权势集团钻尽了土地政策的空档,将农民的集体土地一会儿征为滞洪区,一会儿又变为国有土地做开发区,一会儿又变为环保湿地套取国家资金,实际情况是这57万亩土地原本在80年代已经确权为3个乡12个行政村农民的集体土地,但是为了获取该片土地的收益,当地权势部门(市政府、水利部门、国土部门、环境部门)借防汛抗洪之概念、借合资开发特色农业区为名、借退牧还草之名,篡改历史档案,改变土地权属,剥夺农民的土地利益。在政府公文里,这57万亩土地1993年到1999年标注为滞洪区,1999年到2003年为农业开发区,2004年开始腰身一变成为国家级湿地,而实际上农民一直在耕种着这片土地,只是要交足高额土地承包费给这些土地管理部门或者是主人。农民为自己的地权一直在抗争,他们不明白耕种原本属于自己的土地,为什么还要给毫不相干的部门交钱?

   地方政府在土地开发上采取非法违规的手段几乎是常态,而遵纪守法倒是不正常。

   且看山东省某地级市倒台的“地产书记”的一席讲话:“部门里实行的政策是从部门利益出发的,也会产生矛盾,这些矛盾根源于我们的国家政策,要研究国家政策中的缝隙,寻找支持。特别是土地部门没有办不成的事,就是看你想不想办,你要想办肯定能办成,你要不想办怎么也办不成。前段时间,城市活力开始显现,我们一宗地每亩拍卖到了120多万元,这是前所未有的。首先,要做好以地生财的文章。包括土地置换、企业垫资、土地拍卖等等,这确实是解决资金紧张问题的好方式,见效也快”

   可想而知,农民要想在土地权属利益上与如此欺上瞒下的政府抗争,有多么艰难,其行政复议的路子基本是摆设。法院因为不独立,法官也照样不能依法裁决农民的合法土地权益。笔者在湖南永州地区代理一起土地纠纷案件,农民依原告身份将县长起诉,但是法官明确表态甚至带着哭腔对我们说,此案不敢受理,否则自己会丢官弃职。该县土地纠纷非常多,法院偶尔受理一两起,政府立即发来法律终止函,提议终止审理,而当初依法受理案件的法官很快就被调走。农民土地权益的行政救济路径和司法救济路径基本堵死,新闻署也明确媒体不得擅自报道土地问题,因此舆论监督也成为空话。不断上访成为农民维护土地权益的唯一希望,湖南、广西、贵州等省份原本就是地少人多,失地的农民与基层政府间冲突愈发激烈,恶性死伤事件经常发生。基层政府为了对付上访百姓,也是用尽其极,湖南江永县一个村民组长周某因为代表农民维护村里集体土地权益而上访,被政法委书记指令下属将其双腿打折,将其儿子劳教(因为背着被打断腿的父亲到北京上访),从2004年至今已经3年多,政府在其家门口昼夜24小时派驻看守人员,一个土地维权农民的“待遇”竟然远远超过了刘晓波等异议人士。

   农民不懂得也不知晓政府在土地财政暗箱操作中的来龙去脉,但是明晰土地的价值,笔者在参与江苏、湖南、山东等地几起失地农民维权诉讼过程中发现,大多数农民关注或诉求的焦点是征地补偿款的多少,关注的是中央对实地农民保护政策的落实(补偿金的不断提高、社会保障等),也有些农民表示:“土地没了,货币补偿即使几万、几十万给我们这一代(更何况根本不可能给几万块补偿),没几年用完了,后代子孙又靠什么?我们种地收益虽然低一些,但可以抵挡通胀等很多经济风险,只要有一亩田或地,心里总是踏实一些。最主要的是我们和土地之间形成了一种共存的生活方式,让我们跟上城里人的步伐,实在是不能适应”

   我在几年前,到黑龙江北大荒为自己的职业学校招生,看到乡村那些小青年在家乡过着一种悠闲的生活,那里几乎还保留着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朴素民风,突然醒悟到,我自己竭力将农村青年培训成城里人的行为未必符合社会深处的规律,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人人都跑到城里来过着勾心斗角的生活没啥必要,这仅仅是我个人的一点体会吧。

   农民的生活方式的进化也应该靠自身慢慢来,不能搞大跃进,盲目的城市化,表面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等物质变化掩盖不了人们内在的缺失。就像地球人来到月球会失去重心一样,把农民土地剥夺强行转成城里人的做法,只能让他们找不着北,成为一代盲流。

   我在内蒙古一起大型水库占地移民案例调查中,发现当地政府很讲政策,也很尊重法律,完全依据国家法律法规和中央规定的标准给付失地农民补偿金和安置费,一个国际级贫困县山区的农民可能做梦也想不到手里会突然攥满十几万的钞票。但是过了3年,这几百个实地农民里只有极少部分人用这些补偿款、安置费投资经商,成功转型为城里人,而其它大部分农民手里的钱已不知所去,当地政府办公室主任和信访局长说,农民就是农民,拿到补偿款就用来吃喝嫖赌,钱没了又找政府闹事。当然官员的话不尽可信,但是一个农民的内在素质改变的确不是政府多给点钱或者办个养老的问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