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耕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耕文集]->[写给台湾民主的辩护词]
秦耕文集
·第十六章:北半球的冬季属于我们囚犯
·第十七章:非常写实:囚室中的冷水浴
·第十八章:囚徒是“无蹄类”草食动物
·第十九章:一种犯罪行为的四种文本
·第二十章:我的朋友是一个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职业罪犯
·第二十一章:为争夺“狱霸”地位而战
·第二十二章:我在监狱中的第二个遗憾
·第二十三章:戒具:自由的属性与金属相反
·第二十四章:高墙内外:我父亲的1989
·第二十五章:审讯中的交锋
·第二十六章:当官方报纸发行到囚室
·第二十七章:具体的自由
·第二十八章:我在监狱里最漫长的一天
·第二十九章:梦里不知身是囚
·第三十章:肥美的臀部像书一样向两边打开……
·第三十一章:观看一只监狱苍蝇的飞行表演
·第三十二章:我无法体会一个罪犯的那份自豪
·第三十三章:能够直接抵达监狱深处的爱情
·第三十四章:铁打的监狱流水的囚犯
·狱中纪实终结篇:仰天大笑出狱去
·附录之一:监狱:中国人的自由之门(外三篇)
·附录之二:2005年1月21日抓捕秦耕始末
·附录之三:狱中诗草二章
法治时评
·12月4日:“宪法日”变成了“法宣日”
·我与法官的亲密接触
·也谈“作为执政党的法理基础”——批11月7日的《南方周末》
·中国焚烧国旗第一案
·选举制度:中国人心中永久的羞辱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上)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下)
·宪政百年轮回:用脚“走向共和”还是用嘴“走向共和”?
·民间公民维权运动的法治主义原则
·公民宪法权利:从书面文字到日常生活
·“全国哀悼日”:争取公开表达痛苦的天赋权利
·“选举年”:世界民主地图上的香港
·给警察“更高信任”还是“更低信任”?
·公民的言论自由之“矛”与政府的言论控制之“盾”
·我国宪法中“罢工权”的存与废
·公共权力是如何自我扩张的?_____评车管所立法
·质疑政府的“道德教育权”
·宪政英魂草没了——谒宋教仁墓
·城市的羞耻:评上海“三月四日事件”
国际漫笔
·911周年:恐怖袭击的不仅仅是美国
·911周年:认识恐怖主义与国家恐怖主义
·911周年:美中反恐合作中的不对称
·朝鲜为何突然主动承认核武计划?
·民族主义还是民主主义?
·俄罗斯如果加入北约
·从美国《纽约时报》丑闻看中国的新闻真实
·车臣绑匪的人质与极权政府的人质
·“别开枪,我是萨达姆!”
·谁与缅甸军政权沆瀣一气?
·呼吁中国武力解救巴基斯坦被绑人质的紧急声明
·与巴格达人一起分享美军到来的喜悦
·“虐俘事件”是“美国的”还是“人性的”?
·联合国改革:从“二战思维”到“人权思维”
·从美国的“啤酒民调”到中国的“班级民调”
·麦卡西夫人在美国的“上访”
·欧盟对华武器禁运与中国对外人权拒斥
·在遥远的圣地亚哥见证政治文明
·亚洲流氓排行榜
海峡观察
·为什么民主自由才是两岸统一的真正障碍
·“直航”为何变“曲航”?
·台湾民众为什么要选择陈水扁?
·台湾大选后的两党政治竞争
·中国人的“日内瓦海峡”
·国民党可能的第四次政治生命 ——蒋经国17周年祭日感
·缘木求鱼:我看“反分裂法”
·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秦耕新作
·历史每天从眼前流过——回望2005
·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来奖励郭飞熊?
·关键词:从塔利班到红卫兵
·“恶法非法”:从德国命题到中国命题
甘地与"公民不服从"
·非暴力不合作:比专制暴力更强大的力量
· 西方“公民不服从”理论初探
·甘地在1917
· 中国人对甘地的三重误解
·甘地与“甘地主义”
·2003:中国“公民不服从”实践简评
文化之痒
·从恐怖杀手到北大校长的传奇(并非学术之一)
·100年前的美国问题和今日的中国问题(并非学术之二)
·1957:中国第一代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末日(并非学术之三)
·“思想市场”:我有拒绝真理的权利
·丑得惊动了我——请看电视剧《忠诚》如何宣扬违法
·“评委事件”之外的余秋雨
·锦瑟“无端”哭泣与关天上的失语
·全盘西化:一个倍受诽谤与误解的口号
·商榷槟榔:思想地图的分界线在那里?
·“中国观音塑像比美国自由女神还高出一米”?!
·隐藏在日常口语里的中国
·“新左”:中国未来可能的祸根
·“文化衫”里到底有什么文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给台湾民主的辩护词

   当我郑重写下《为台湾的民主辩护》这个题目时,才恍然记得龙应台先生在三年前已经用这个题目写过一篇广为传诵的台湾民主辩护文了,于是我把本文改为现在这个名字。采用这个和龙先生题意几乎相同的题目,是因为我在龙应台先生之后,还想继续为台湾的民主辩护。与龙先生有所区别的是,龙先生面对整个华人社会发表她的辩护,而我只想对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说出自己的看法。

   台湾的民主的确不够成熟,但哪怕它有万般缺点,我仍然要为它公开辩护。

   龙应台先生曾坦然写道:“台湾国会里相互嘶吼、打耳光、扯头发的镜头传遍全球,国际社会引为笑谈,华人社区更是当作负面教材。民主制度里可能有的弱点,譬如粗暴多数牺牲弱势少数,譬如短程利益否定长程利益,譬如民粹好恶凌驾专业判断,在台湾民主的实例中固然比比皆是,但是随着国会不堪入目的肢体和语言暴力,辅以电子媒体的追逐耸动煽情而更被放大,以至于政治“台湾化”这三个字已经在大华人区中成为庸俗化、民粹化、政治综艺化的代名。”

   其实台湾民主的缺点比龙先生已经提到的还要更多。比如它热衷于总统竞选造势,我就十分反感,好像公民自己不会判断谁当总统更合适,投票时全然根据造势的场次多少、规模大小和热闹程度来选择候选人,这简直是对民众的侮辱;比如它的总统选举费用高昂,据说已经达到了美国总统选举费用的六倍,还不包括每届总统选举结束后,两年延伸期间对选举话题的继续操作费用,而两年后又该花钱提前准备下届选举了;比如它的市县地方首长选举和各级立法机构成员的选举,在选举费用和造势规模上,也已经开始模仿总统选举,导致全体人民一年到头忙于选举而且年复一年无休无止;比如在它的最高立法机构里,看到的景象和菜市场里寻常的争吵、辱骂、打斗毫无二致但比菜市场更频繁,而扔皮鞋、抓脸皮、砸桌子、吃议案、强制拘禁立法院长、公然施放催泪瓦斯等等景象,又远远超过了在菜市场所能看到的,虽说可以看作民意代表对民意的充分表达甚至极端表达,但在这种场合制订出来的法律,在公民眼里又有多少值得遵守的效力;比如它朝野政党的极端对立,只有对立没有妥协,这显然不是民主政治的体现,民主政治下的政党对立仅仅是选举规则的要求,而不是人与人之间你死我活的斗争,但台湾的政党对立已经恶化到除采用内战之外的一切方式和手法的程度;比如它的民主制度已经发展到在任总统的老婆、女婿、亲家、亲信发生权力腐败时,被媒体揭露、被法律追究、被刑事法院公开审判,但还无法利用分权制衡的现代政治规则有效预防权力腐败,民主政治的核心价值之一,不是事后惩治腐败而是预先防范腐败;比如台湾党政军虽全部退出媒体,不得继续把持媒体作为自己的喉舌,媒体全部掌握在民间,公民已经享有世界上最高标准的言论自由,但事实上台湾媒体依然带有政党立场,而且滥用言论自由的现象令人发指……你还可以列举出更多台湾民主的缺点,但你无法否认台湾实行的,的确是民主政治。

   民主也许可以分为好的和坏的,但专制只能分为坏的和更坏的。与欧美成熟的民主政治相比,台湾民主的确十分幼稚不堪,但与罪恶的专制相比,台湾民主值得任何一个热爱自由者用最响亮的歌喉去讴歌!值得用最真诚的情怀去拥抱!一只狮子有再多缺点,它也是一只狮子,缺点最多的狮子也好过一只豺狼。尼采曾经傲慢的说:“即便我走错了方向,那也是走在你的头顶上!”当台湾民主面对来自专制体制的批评时,完全有理由像尼采一样傲慢;中国民间谚语也说:“金盆打了,分量还在”,台湾民主在遭到来自专制阵营的乌泥般的攻击时,也完全有理由像黄金一样坦然的闪光!

   我为台湾民主辩护,并非不能容忍对台湾民主的批评,我自己在上文首先就罗列了一大堆台湾民主的缺点。我不能容忍的,是专制者对台湾民主的诽谤。正如龙先生所言,台湾不成熟的民主几乎成为世界舆论的笑柄,世界华人社会对台湾民主有广泛的批评,海峡两岸对台湾民主的批评更多。但在所有批评中,有一种批评是我无法容忍的——这就是来自专制者的所谓批评。专制者有什么资格用自己的喉舌嘲笑民主?一个瘦弱不堪的人有什么资格为自己无法减肥而伤心?一个病入膏肓行将就木者有什么资格讽刺一个生病青年不如自己强健?一个进入死亡倒计时的垂死者有什么资格宣称呱呱坠地的新生儿比自己生命力更差?

   我也不赞成自己尚且匍匐在专制之下的人忙于批评他人的民主。生活在专制之下民众,优先争取的应该是让自己尽快得到民主,其次才是批评他人民主的缺点。在中国人眼里,“五十步笑百步”已经十分荒诞,落后百步的反而嘲笑落后五十步的,则称得上超级荒诞了!专制者攻击台湾民主,自有其险恶用心,用“有缺点的民主”暗中置换掉“民主”,借台湾民主的缺点大做文章,目的是为了消解民众对民主的渴望与期盼,放弃对民主的幻想与追求,甚至使民众产生民主恐惧症、民主厌恶症,从而延续专制一百年不动摇。而生活在专制铁蹄下的民众也跟着专制者的调子起哄,不亦荒唐乎!

   但是,即便最别有用心的攻击者,也不敢否认台湾实行的是真正的民主制度。我只见过李敖有“台湾是假民主”的说法,我不知道闻听者有几个人相信他的话,我看他本人就不信。台湾民主使他享有充分的言论自由而免于监狱的恐惧,台湾的民主使他可以公开竞选立法议员而免于被他人强行代表,台湾的民主使他在立法院以施放催泪瓦斯的方式与对手“辩论”而不受法律追究——他在电视上公开大骂“台湾是假民主”这件事本身,已经向所有正在收看电视节目的受众表明,台湾土地上扎根的,是千真万确的民主制度!台湾民主也许还称不上伟大,但它已经可以包容李敖魔鬼式的攻击,台湾的民主当然不是最好的,但最坏的民主也比专制好,何况“民主只是最不坏的”。我这里想质疑的不是李敖以什么方式对台湾民主攻击,我要质疑的是,李敖在电视上向生活在专制下的观众散布“台湾是假民主”高论的动机,是让大陆民众知足,还是他自己打算投奔专制的怀抱?

   龙应台先生说:“民主,就是手上有一本护照,随时可以出国,不怕政府刁难;民主就是养了孩子知道他们可以凭自己本事上大学,不需要有特权;民主就是发表了任何意见不怕有人秋后算账;民主就是权利被侵犯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地讨回,不管你是什么阶级什么身份;民主就是,不必效忠任何党,不必讨好任何人,也可以堂堂正正地过日子;民主就是到处有书店,没有任何禁书而且读书人写书人到处都是;民主就是打开电视不必忍受主播道德凛然地说谎;民主就是不必为了保护孩子而训练他从小习惯谎言;民主就是享受各种自由而且知道那自由不会突然被拿走,因为它不是赐予的。”她说的这些,正是民主的日常生活化,正是包括李敖等人在内的2300万台湾人民已经享受到的民主恩惠。而这些,在一切别有用心的攻击者那里是看不到、听不到、也闻不到的,而这些,也正是任何一个生而为人者理所当然应该得到的生活,被民主制度所保障的有尊严的生活。

   立法议员在国会里打架比人大代表在会场鼾然大睡要好,总统选举时的过度造势比在密室里确定国家领导人是谁要好,耗费巨额选举费用产生自己的意见代表比不需要自己投票就糊里糊涂被他人强行代表要好,无法事先预防权力腐败但可以事后追究腐败比既无法预先防范腐败也无法事后追究腐败要好,媒体掌握在民众手里使言论自由被过度滥用比媒体成为他人喉舌民间鸦雀无声要好,朝野两党极端对立比一党掌控一切要好,候选人在选举结束时得票总数趋向接近甚至需要司法判断胜负比等额选举得票接近萨达姆的100%要好……在我看来,民主的任何一个缺点都比专制的“优点”要好。

   别有用心者攻击台湾民主,其实是在攻击一切热爱自由的人;我为台湾民主辩护,也是在为自己的自由和一切人的自由辩护,为了我和其他一切人的神圣权利辩护,也为了我即将成人的女儿应该享有的权利辩护。

   仅以此文献给我14岁从初中毕业的女儿。

   写于2007-6-28女儿14岁生日

   --博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