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耕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耕文集]->[非暴力的胜利—“最牛钉子户”与维权模式]
秦耕文集
·第二十一章:为争夺“狱霸”地位而战
·第二十二章:我在监狱中的第二个遗憾
·第二十三章:戒具:自由的属性与金属相反
·第二十四章:高墙内外:我父亲的1989
·第二十五章:审讯中的交锋
·第二十六章:当官方报纸发行到囚室
·第二十七章:具体的自由
·第二十八章:我在监狱里最漫长的一天
·第二十九章:梦里不知身是囚
·第三十章:肥美的臀部像书一样向两边打开……
·第三十一章:观看一只监狱苍蝇的飞行表演
·第三十二章:我无法体会一个罪犯的那份自豪
·第三十三章:能够直接抵达监狱深处的爱情
·第三十四章:铁打的监狱流水的囚犯
·狱中纪实终结篇:仰天大笑出狱去
·附录之一:监狱:中国人的自由之门(外三篇)
·附录之二:2005年1月21日抓捕秦耕始末
·附录之三:狱中诗草二章
法治时评
·12月4日:“宪法日”变成了“法宣日”
·我与法官的亲密接触
·也谈“作为执政党的法理基础”——批11月7日的《南方周末》
·中国焚烧国旗第一案
·选举制度:中国人心中永久的羞辱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上)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下)
·宪政百年轮回:用脚“走向共和”还是用嘴“走向共和”?
·民间公民维权运动的法治主义原则
·公民宪法权利:从书面文字到日常生活
·“全国哀悼日”:争取公开表达痛苦的天赋权利
·“选举年”:世界民主地图上的香港
·给警察“更高信任”还是“更低信任”?
·公民的言论自由之“矛”与政府的言论控制之“盾”
·我国宪法中“罢工权”的存与废
·公共权力是如何自我扩张的?_____评车管所立法
·质疑政府的“道德教育权”
·宪政英魂草没了——谒宋教仁墓
·城市的羞耻:评上海“三月四日事件”
国际漫笔
·911周年:恐怖袭击的不仅仅是美国
·911周年:认识恐怖主义与国家恐怖主义
·911周年:美中反恐合作中的不对称
·朝鲜为何突然主动承认核武计划?
·民族主义还是民主主义?
·俄罗斯如果加入北约
·从美国《纽约时报》丑闻看中国的新闻真实
·车臣绑匪的人质与极权政府的人质
·“别开枪,我是萨达姆!”
·谁与缅甸军政权沆瀣一气?
·呼吁中国武力解救巴基斯坦被绑人质的紧急声明
·与巴格达人一起分享美军到来的喜悦
·“虐俘事件”是“美国的”还是“人性的”?
·联合国改革:从“二战思维”到“人权思维”
·从美国的“啤酒民调”到中国的“班级民调”
·麦卡西夫人在美国的“上访”
·欧盟对华武器禁运与中国对外人权拒斥
·在遥远的圣地亚哥见证政治文明
·亚洲流氓排行榜
海峡观察
·为什么民主自由才是两岸统一的真正障碍
·“直航”为何变“曲航”?
·台湾民众为什么要选择陈水扁?
·台湾大选后的两党政治竞争
·中国人的“日内瓦海峡”
·国民党可能的第四次政治生命 ——蒋经国17周年祭日感
·缘木求鱼:我看“反分裂法”
·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秦耕新作
·历史每天从眼前流过——回望2005
·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来奖励郭飞熊?
·关键词:从塔利班到红卫兵
·“恶法非法”:从德国命题到中国命题
甘地与"公民不服从"
·非暴力不合作:比专制暴力更强大的力量
· 西方“公民不服从”理论初探
·甘地在1917
· 中国人对甘地的三重误解
·甘地与“甘地主义”
·2003:中国“公民不服从”实践简评
文化之痒
·从恐怖杀手到北大校长的传奇(并非学术之一)
·100年前的美国问题和今日的中国问题(并非学术之二)
·1957:中国第一代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末日(并非学术之三)
·“思想市场”:我有拒绝真理的权利
·丑得惊动了我——请看电视剧《忠诚》如何宣扬违法
·“评委事件”之外的余秋雨
·锦瑟“无端”哭泣与关天上的失语
·全盘西化:一个倍受诽谤与误解的口号
·商榷槟榔:思想地图的分界线在那里?
·“中国观音塑像比美国自由女神还高出一米”?!
·隐藏在日常口语里的中国
·“新左”:中国未来可能的祸根
·“文化衫”里到底有什么文化?
·是谁在与“建设政治文明”唱反调?——评电视剧《郭秀明》
·李肇星与胡愚文有什么直接关系?
·质疑党报党刊的发行特权
·萧功秦的现代化与我想要的现代化
· 警惕儿童歌曲中的“反智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暴力的胜利—“最牛钉子户”与维权模式

   
   4月2日,重庆最牛钉子户与开发商达成协议,房屋和平拆迁,事件以喜剧收场。相对于此前社会各方的广泛关注以及媒体的热烈报道,这个结局似乎过于寻常,未能引起围观者的足够兴趣,甚至还让媒体多少有些失望吧。就好像一出大戏,在人们的胃口被吊起来后,却平淡收场,不免虎头蛇尾。我看到网上还有人大骂吴苹是骗子,说她把公众欺骗了、愚弄了、利用了云云。
   我不知道这些自感被吴苹出卖、满腹牢骚的人们,当初对事件的结局又是如何预期的?难道他们希望那座房子真的像钉子一样始终保留下去,稳如泰山?还是希望房子被开发商强行推倒、引发冲突、酿成流血惨案?如果是前者,那果真像我在前一篇文章所写的,房子成了超现实主义的作品,可以供人们来欣赏、参观、拍照——请问谁来承担这件艺术品的成本,是你们还是吴苹夫妇?如果是后者,从新闻的角度看,也许会形成爆炸性热点,满足全社会的围观欲望,这样以来吴苹夫妇的利益又在那里?难道反过来让他们担当被公众出卖的角色?成为众人娱乐的牺牲品?
   在最牛钉子户事件中,我认为吴苹夫妇与开发商互相妥协,达成协议,房屋和平拆除,是当事人双方和政府三方的共赢,是一次非暴力的胜利,是最好的局面,是近年来公民维权运动取得的一项重要成果,也为中国公民维权模式提供了值得借鉴的路径。
   首先从吴苹夫妇的角度,他们如愿以偿,利用舆论压力迫使开发商在异地补偿协议上盖下公章,避免了悲剧结局,取得了维权胜利。值得称道的是,吴苹夫妇不因为自己成为全国甚至世界媒体关注的焦点,得到公众舆论的强大支持,就自我膨胀,把自己当作英雄而忘记具体的公民权利,或者趁机漫天要价,向开发商狮子大开口,满足贪欲。在舆论一边倒的情况下,很少有人不头脑发热忘乎所以,从这里可以看出,吴苹夫妇有良好的公民素质和理性精神,精确把握权利,能够区分利益与政治的边界。

   其次从开发商的角度看,以异地补偿的方式,成功拔除最牛钉子户,使开发项目得以顺利进行,也是最佳选择。在协议未达成前,开发商未利用自己的强势地位选择强行拆迁甚至暴力拆迁,说明开发商有一定的法律意识,和很多有来头有背景的黑心开发商有所区别。也许这家开发商本来谈不上什么良心或黑心,仅仅是在舆论压力下不得不屈服,被迫选择了和平、理性、协商的途径解决问题。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那正是一次民间力量的胜利,是媒体舆论和民间关注正确发挥作用的体现。
   最后从政府的角度看,如何解决城市建设中的拆迁、平衡各方利益,一直是十分头疼的事情。因为官商勾结,拆迁户作为弱势的一方,利益始终得不到保证,已经成为全国性的冲突热点,引发无数群体上访告状和人命惨案,或用推土机一次撞死多名政府工作人员,或群体斗殴死伤众多,或泼汽油自焚,或争吵告官讼争不休,或者因为告状上访而锒铛入狱……我们已经知道太多太多的拆迁惨案了!摆在重庆市政府面前的,一边是开发商的利益,一边是吴苹夫妇的利益,虽然作为权利主体二者是平等的,但从政府的角度看,土地交给开发商来建设,明显更符合土地利用价值,可以增加更多就业、更多税收、更多经济增长,甚至官员个人也不乏从中捞取好处的机会,但吴苹夫妇的利益也是利益,再小的权利也是权利!重庆市政府在多元利益关系面前,没有以维护大利益的名义侵害小利益,没有选择强行拆除,客观、理性对待拆迁争议,没有压制媒体报道,利用公众舆论向追逐暴利的开发商成功施压,迫使此前拒绝盖章的开发商选择了妥协。这种解决模式,看似政府软弱,甚至使政府的问题暴露在公众面前,遭受广泛批评,但实质上最终维护了重庆市政府威信和公正地位,避免个案上升为公共危机。
   甘地认为,非暴力运动没有敌人,参与各方从中得到只有成功的喜悦、体验到精神的美好和力量的更加强大。在最牛钉子户问题的解决模式中,看不到失败者,这是中国公民维权运动兴起以来难得的一次各方权利的共赢,是代表公共利益的政府与开发商和民间利益多方博弈的结果,吴苹夫妇的利益得到了维护,体会到了维权的喜悦,感受了到自己作为普通公民的力量;开发商的利益也得到了维护,知道如何合法取得利益;更重要的是,政府也学会了如何利用公共媒体,知道公众不是自己的敌人,也知道如何尊重普通公民的利益,避免了一次暴力强制拆迁引发的危机,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执政的自信。
   但愿从此之后中国再也没有暴力拆迁!但愿每个体的权利都能得到应有尊重!
   2007-04-09--博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