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悠悠南山下
·中國的經濟誘惑使东南亞國家陷於兩難
·印尼媒體關注當局扣押中國漁船
·印尼討論50年前的屠殺 反華仍是敏感話題
·中國人為什麼不喜歡新加坡
·人工國家新加坡的建國之路
·印尼看中國,半信半疑
·緬甸和平大會未取得實
·李光耀、周恩來、高瑜
【 柬埔寨透視 】
·柬埔寨悲劇的歷史淵源
·美軍艦對柬埔寨西哈努克港作訪的意義分析
·红色高棉大屠戮/ zt
·柬埔寨和北韓關係析評
·赤柬第三號頭目英薩利被捕及其罪行
·特別推薦紀錄片﹕« S21--赤柬的殺人機器 »
·柬埔寨难以愈合的伤口
·赤柬犯罪背後的同犯
·来自红色高棉监狱纪念馆的见证
·佛國柬埔寨(攝影)
·佛國血魔---波爾布特
·日本紀錄片:柬埔寨大屠殺真相
·柬埔寨大事記
·中國在赤柬政權裡扮演甚麽的角色?
·赤柬領導人受審:遲來和有選擇性的正義
·柬埔寨共產黨意識形態的根源
·回顧西哈努克親王一生(圖說)
·柬埔寨悲劇的“紅色親王”
·英媒:中企舉止神秘在柬投資百
·赤柬“第三號頭腦”英薩利離世
·柬埔寨是諸侯國嗎?
·柬首相洪森籍以提前大選解決政治爭端
· 新書:中國以援助紅色高棉為恥
·中共情報人員筆下的紅色高棉
·憶想金邊崩解
·仍有西方人為波爾布特政權辯護
·中國對波爾布特政權的影響
·柬埔寨的“仇越”魔咒
【 臺灣、香港 】
·弱國無外交,小人沒朋友
·三十年前的諾言
·宗教與政治的雜思
·中共死穴
·假如鐵娘子沒有仆倒歷史會否改寫?
·香港餘孽
·誰是中國人?
·中美關係:鬥而不破
·愛國主義與本土主義
·臺灣本土與民主的發展之路
·2013/1967
·三十年間塵與土
·驚艷臺灣
·評“中國人所見之台灣”和台灣民主
· 世界視野下的中港矛盾
·從邵逸夫逝世,回望东南亞中的香港
·為何中國不提早收回香港?
·鄧小平不願收回香港:一國兩制的本
·中華民國國小志大麻煩多
·香港六七暴動圖片
·為甚麼新加坡不可以是香港的出路?
·香港831以後,再看「昨日西藏」
·從三十年前的訪京團說起
·日本紀錄片:《污雲籠罩东方之珠》
· 北京會否血腥鎮壓「遮打革命」?
·梁特彈壓狂態畢露 佔中世代華麗登場
·越南22個組織支持香港雨傘革命
·香港鬧文革?謊話要秒殺
·我們都在創造歷史:香港佔中的思考
·期望青年人開創香港未來
·從滬港通和佔中再看中國金融大博奕
·滬港通所反映的思想盲點
·舊時香港成功,源於敢頂撞宗主國
·英密檔:倘中國违反联合聲明,英必出聲
·《港英時代》--重寫我城故事
·兩岸關係即將進入冷淡期!
·誰來代表香港?
·蝗圖騰
·北望,不如南看
·2047香港得唔得?
·香港不是殖民地?
·李登輝全文:揭開日台合作的新帷幕
·為了帝國的去殖民化
·郵筒的糾結
·為何「崛起」中國得不到台港年輕人的信任?
·失去什麼?
·何謂「天然獨」?台港新一代「去中國」思維的特徵
·台灣大選-無懸念與大懸念
·六七暴動四十五年祭
·獨立訴求的權利與民族自決無關(外一篇)
·香港自古以來不屬於共產黨
·香港的吉斯林派---答張翠容的疑惑
·「香港共同體」的形塑
·沖之鳥戰略位置與價值非常重要,真的嗎?
·「香港人」-- 新生身分認同的試煉
·不承認九二共識,WHA 還去得了嗎?
·旺角之夜 換了人間 香港社運的抗爭循環
·港獨是怎樣煉成的
·香港作為一個問題
·【本研解密】香港命運:被遺忘的美國
·諸獨根源皆中共
·本研解密:被遺忘的「自決派」——蘇偉澤
·《消失的檔案》:六七暴動真相重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林 淵

   
   


二十年前鄧小平復出為樹權威,好大喜功,爭取美國支持,悍然揮軍入侵越南,戰爭延續十一年,兩軍傷亡十萬人,中共空軍中將劉亞洲描述過戰爭的慘烈。

   
   
   
    今年是越南戰爭結束三十年,傳媒上出現不少相關報導和評論,但在越戰結束後四年爆發,與中國人更有密切關係的那場中越戰爭,又有多少人在反思?去年是中國收復老山二十周年紀念,筆者曾到訪過中越兩國當年發生激戰的老山地區,發現不少民眾至今仍相信官方的論調,堅持當年中國政府是為了自衛還擊才與越南兵戎相見。但一名已移居香港的大陸報人曾向筆者慨嘆:中越這場慘烈的戰爭完全可以避免的,只因鄧小平好大喜功,放棄和平手段化解分歧,才把中國軍民推上殺戮戰場。
   
   
     想不到早前中共空軍副政治委員劉亞洲的一篇廣受關注的講話,證實了類似的觀點。劉亞洲那篇在網上流傳,題為《信念與道德》的演詞,有關六四期間軍人抗命的部分,外界已談得很多。而關於中越戰爭,他這樣說:
   
   
     「這場戰爭我們要從政治角度上去看。戰爭的意義往往在戰爭之外。小平同志的這場戰爭是打給兩個人看的,一個是中國,一個是美國佬。小平同志七八年復出,七九年一月訪美,二月就打仗。從政治上講,這一仗非打不可。因小平中國改革開放的藍圖已經在他心中草繪而成,要實現這個藍圖必須在黨內樹立絕對的權威。那時『四人幫』剛被粉碎,黨內思想極左的人大把大把的,既反鄧,更反對他的路線及政策。要改革,就要有權威。最快的樹立權威的辦法就是打仗。當時很多人反對打,認為解放軍經過文化大革命不能打仗了,但鄧小平說一不二,力排眾議,大手一揮,二月十七日,解放軍潮水般地湧過邊界。
   
   
   

鄧小平打越南 要打給兩個人看  

   
   
    第二個是美國佬,這個意義就更大了。時間越往後推移,小平同志的偉大越讓我們感到觸手可及。他領著我們把整個中國的方向擰過來了。你看,這場仗是在七九年打的。七五年,美國人是在損兵折將以後狼狽地撤出了越南。小平同志說了,我教訓一下越南。那時候越南跟著蘇聯跑,小平同志這個時候發起對越自衛還擊作戰,就是把自己、把中國從所謂的蘇聯社會主義陣營中劃出來。當時許多東歐國家都不滿意,說社會主義國家打社會主義國家。小平同志在當時就看到,你這種社會主義,不要也罷。結果怎麼樣?假社會主義是沒有生命力的。到八九年,蘇聯以至所有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紛紛倒台。十年前小平同志就看到了這一點,用這一場戰爭和你劃清界線。剛才我說這場仗也是為美國人出氣。其實這還是為我們,為改革開放。中國要改革開放沒有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援助是不可能的。此仗一打,美國的科技、軍援和資金等源源不斷地湧到中國。中美之間的蜜月長達十年之久,直到八九年六月四日才劃上句號。這一仗給中國帶來了大量的時間、資金、技術。而這一切,確保了﹃蘇東波』之後的中國繼續挺立。其功至偉!甚至可以這樣說,中國的改革開放的第一步就是從這場戰爭中邁出去的。
   
   
     劉亞洲這樣說是為了說明軍人對國家開放改革的貢獻,指出他們在中越戰爭犧牲是值得的!但在筆者看來,這兩段內容充份流露鄧小平心狠手辣,愛以武力解決問題的軍閥本色,當時中國剛經歷了文革浩劫,元氣大傷,百廢待舉,鄧小平竟為了確立權威和爭取美國支持,不惜以人民當砲灰,「自衛反擊」是何等漂亮的藉口!難道只有血肉作代價,中國才能開放改革?
   
   
   

中越交戰十一年兩國傷亡逾十萬  

   
   
    聲稱與雲南軍民有深厚感情,多次到中越戰爭前線採訪的劉亞洲,在講話中亦指出當年中國軍隊如何艱苦作戰:「我們的軍隊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奉獻出自己的?當時改革開放已經開始了,特別是『兩山』(老山,者陰山)作戰的時候,後方是歌舞昇平呀!部隊官兵不僅面臨生死考驗,還都有生活負擔。尤其是基層幹部,幾乎家庭都很困難。當時我去看十四軍的一個指導員,他已經犧牲了。他妻子見了我,跟我講,作戰前這個指導員是有欠債的,臨開赴前線時,發了最後一個月的工資。結果七扣八扣,工資袋在拿到手的時候,裡面只剩下五分錢了。最後她拿出這個單子給我看,就五分錢。我真是覺得心酸。有些戰士家裡很貧窮,他們的遺書真是字字血、聲聲淚。烈士在遺書裡說,如果我要死了,請公社給我家一頭牛;一個人講,如果我死了,請把我的軍裝脫下來送到我家鄉去,我的兄弟都穿不起衣服。
   
   
   
     究竟這是一場怎麼樣的戰爭?帶來了幾許創傷?在中共的專制統治下,相信不管是多少周年紀念,都不會容許媒體或民間公開跟官方主旋律唱反調。中越戰爭始於七九年二月,終於九零年二月,拖拖拉拉,整整打了十一年!雙方軍隊先後在越南與雲南接壤的老山、者陰山,以及越南與廣西接壤的法卡山一帶展開激戰,估計兩國合計傷亡超過十萬人,其中中方佔二萬六千人。但國際關係風雲變幻,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到了八十年代後期,中越關係又逐步正常化,九三年起,雙方還進行了邊境掃雷大行動,以促進中越邊境貿易。
   
   
     去年三月,由於互聯網上盛傳中國軍隊在八一年以一百五十四條性命換來的法卡山,已被重新劃入越南版圖,引起不少網民強烈不滿,甚至為此呼籲「打倒賣國賊」、「還我法卡山」。有記者在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向外交部發言人劉建超查詢,但劉健超竟然避而不答,只重申中越在九九年簽訂的《中越陸地邊界條約》,規定了中越之間的邊界走向並已經生效,有關後續的陸地勘界工作也正在進行。
   
   
   

血染的法卡山被劃到越南

   
   
     劉建超這樣回答,更令事件撲朔迷離。其後雲南有不具名官員透露:「中央軍委在中越邊境談判中,會極力爭取保住老山,忍痛放棄法卡山。因為在老山犧牲的軍民更多,解放軍七大軍區數十萬部隊先後到老山『輪戰』,死傷無數,現在僅埋在老山腳下麻栗坡鎮的將士墓就有三千多個。」但最後又被稱為英雄山的法卡山誰屬,至今還沒有進一步消息。
   
   
     現時老山及麻栗坡一帶已經積極發展旅遊和邊境貿易,昔日的軍事設施,大多成為遊覽景點。從昆明乘坐長途巴士,只需一個晚上就到達。但進入老山範圍,氣氛仍頗凝重,經常可見以骷髏骨頭作標記的指示牌,提醒民眾附近可能還有未清理好的地雷。老人之巔,即為解放軍把守,遊人要登記姓名及由解放軍帶領,才能參觀各項紀念設施,其中一塊高約兩米的漢白玉紀念碑最為醒目,上刻著由原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張愛萍題寫的「老山精神萬歲」,紀念八四年四月廿八日收復老山。
   
   
     領著筆者參觀的年青解放軍來自湖南,一臉稚氣,筆者問他在這裡駐守的感覺,他表示:還是挺緊張的,昨夜邊界那邊便傳出怪異聲音,令他們不能安睡。他個人倒渴望親身上戰場與敵人交火,一顯身手。戰爭的殘酷,不知這名年青士兵有多少體會?
   
   
     「也許我告別,將不再回來,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也許我倒下,將不再起來,你是否還要永久的期待。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臨近「六四」,再次響起這首熟悉的《血染的風采》,這首原本用來送給中越戰爭戰士的歌曲,最後因「六四」事件而響徹全球,這個偶然更添悲涼色彩!
   
   
   (林淵:香港記者)
   
   
   資料來源﹕ www.open.com.hk

此文于2007年10月1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