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關於胡志明在廣州被捕之事]
悠悠南山下
·重溫四十年前的智利政變(圖)
·自由與宗教
·緬共紅二代:毛澤东一成錯九成功
·中國僑辦海外統戰的三大工程
·中越邊境槍擊案與維族越境者
·九段線、中華帝國的“新疆”
·走出這檯「中國大戲」
·勿忘六四
·六四25週年:越南官煤首次發聲批評
·六四25週年:法國報紙關注事件影響
·百年痴夢
·二次世界大戰紀錄片《啟示錄》
·朝鮮是個謎
·習近平v毛澤东. 大公報v大紀元
·东方歷史與西方概念
· 劉亞洲的甲午戰爭歷史觀
·成熟的學者可以怎麼讀書?
·中國社會政治文化結構:四層塔(外一篇)
·習結束訪印主要報章指中國居心叵測
·中、越面對25年前的各事件
·25年後的越南仍比东歐差
·人民幣的含金量
·英媒:中國發展新絲路戰略引起鄰國警惕
·中國殖民香港
·英媒:「世界是習近平的牡蠣」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2014年聖誕禮物:瑪格麗特-杜拉絲作品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中國的食物安全問題
·西湖戀:人情與錢財
·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
·西湖戀:文化造假,橫財遍地
·西湖戀(3/4):經濟起飛的表象
·西湖戀(4/4):堅持,才能看見西湖
·兩岸談判的最佳時機
·亞細安v大中華
·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從越南看1989年天安門屠殺
·中國要向日本道歉嗎?
·中國的「強國痴人夢話」,還是「帝國之心不死」?
·俄羅斯檔案:爆老毛「契弟」史
·沒有中國照顧 美國過得更好
·法國的毛主義
·如果我沒有為法國哀傷
·悼安德森:印尼的基層世界主義
·李光耀和他的學生(外一篇)
·被誇大的中國中心論-駁鄭永年的〈如何實現
·俄羅斯紀錄片:1969年中蘇邊界衝突
·“自古以來”有多理直氣壯?
·國際法之中有關「單方面宣佈獨立」是什麼一回事
·《21世紀資本論》-- 正在改變21世紀的一本書
·台灣人分析文革:原來紅衛兵是毛澤
·文革與中越關係
·「中國人」是一種宗教
·支那與大清,哪個叫法難聽一點?
·何賢在澳門 12.3 事件中的角色
·彭定康、葛劍雄:統一分裂歷史怎麼說?
·世事如棋,不過中國從來都只是棋子
·「老朋友」與「一中一台」
·被誇大的东亞朝貢體系
·蘇聯檔案解密:還原真實的毛澤东
·特朗是商人總統?普京才更符合?
·亞洲與美中峰會
·中國為什麼堅持撐朝鮮
·韓國,曾經是中國的一部分嗎?
·民族主義已成中印關係絆腳石
·戴高樂將軍訪問魁北克50週年
·中印衝突無必要!
·中租界和法租界
·講法治只是語言遊戲
·黨國不分是中華傳統 忠君愛國即愛國愛黨
·瑞士時事片:《我老闆是中國人》
·1961年印度「解放果亞」如何使中共尷尬?
·特朗普推倒尼克遜
【 歷史資料庫 】
1、【 特刊 】 陳光基回憶錄 : 《 回憶與思考 》
·按語與序言
·一、廿世紀七十年代的越南
·二、一個毫不乏味的大使任期
·三、《 維新 》大會
·四、CP87與柬埔寨問題三個層面的關係
·五、從反毀滅種族至《 紅色解決法 》!
·六、自我解困的一步 ﹕ 多樣化的關係
·七、為適應局勢﹐ 中國委身屈求
·八、第一輪關於柬埔寨問題的巴黎國際會議
·九、鄧小平為談及越南接見凱山豐衛漢
·十、藥苦但治不了病
·十一、政治局對90年6月會談之評價
·十二、欠精明的選擇
·十三、成都越中峰會
·十四、成都會晤 --- 我們的成功或失敗 ?
·十五、誰應是難以釋懷之人 ?
·十六、成都之債
·十七、仍爭論的國際形勢與外交政策之問題
·十八、第七屆黨大會以及與中國正常化所要付出的代價
·十九、第二輪關於柬埔寨問題的巴黎國際會議
·廿、旅程結束但歷史仍未打開新篇章
·廿一、我國安全與發展的挑戰 ( 附錄 )
·1975年至1991年大事記
·目錄
2、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中越邊界爭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關於胡志明在廣州被捕之事

   

   

   數週前﹐筆者在網絡上讀到由戴晴女士寫述和帶出鄭超麟先生的« 記傅大慶 » 的兩篇文章。文中鄭先生提及傅大慶 ( 戴晴之父 ) 1931年在廣州拘留所遇見胡志明﹐而胡曾托傅向中共傳言設法營救他出獄。

   據筆者所知﹐胡志明在中國土地上曾有兩次被捕﹕ 一為在英國殖民地的香港﹐ 時間為1931年 ﹔另一次則為1942年8月於廣西德保縣被國民政府逮捕。

   閱上述兩文後﹐筆者翻查了一些中越英法資料﹐亦沒看到任何書籍說及胡志明於1931年在廣州曾被捕一事﹔ 隨後亦詢問熟悉越南歷史的阮世英教授﹐回答是從未聽過。難道歷史學家們 « 漏 » 了此事 ?

   再次閱讀鄭文後﹐ 筆者初步作出以下可能性的判斷﹕

   一﹐ 據鄭文中提及傅大慶是在印度加尔各答被捕﹐逮解返南京受審﹐途中在廣州遇見胡志明, 即加尔各答 --- 廣州---南京的路線。 上世紀二次世界大戰前各國之間的來往都是靠海路﹐那時航空業還未發達。 上海廣州亦是港口﹐亦可有船只來往於南洋印度洋各地。但為何傅又不取途加尔各答 ---上海---南京的路線﹐豈不是更為簡便呢 ? 而要取加尔各答 --- 廣州---南京的路線呢 ? 也許上海廣州與加尔各答的船只來往不多﹐或許沒有。這方面的資訊需待查證。

   但我們也可判斷﹐ 香港與加尔各答之間的船只來往會更多﹐因為兩地皆為英國殖民地﹐故此﹐傅胡之遇可能發生在香港。鄭老先生寫此文是九十有多( 戴文述 ) 的老人﹐大抵是記憶的問題﹐把香港換為廣州。可惜老先生已經過世﹐不可再查問。還有一點﹐ 兩人遇見與胡在香港被捕的時間亦較為接近。鄭文說的是1931年春夏之交的事﹐ 而胡在香港被捕的準確日期為1931年6月6日。( 參閱丹尼-登肯蓀 ( Dennis J. Duncanson)﹐ « 胡志明在香港﹐1931至1932年 » ( Ho-Chi-Minh in Hong Kong, 1931-1932 )[ « 中國季刊 »( The China Quarterly ﹐ 1至3月期﹐1974年﹐第89頁] 的文章 )

   二﹐ 港穗兩地相距百余里﹐胡志明在港被逮捕後再押解往廣州的可能亦有。但為何香港殖民當局的記錄上沒有呢 ?

   若判斷一不成立﹐ 那麼﹐胡志明曾經在廣州被捕 ( 或被拘留過 ) 一事成為胡歷史事跡中的一個小小的 « 新發現 » 。

嶺南遺民

   2007-09-16日

*****

   附郑超麟文 ( 新世紀網 )﹕

郑超麟:记傅大庆

   (上)  

     

     傅大庆不仅是我的同学,而且是我的朋友。「同学」是无所谓的,但在那时的环境下,我能交「朋友」,交真正的朋友,则是很不容易的。

     1923年春,我们一行12人,从西欧来到莫斯科进东方大学。东方大学早已有中国班,中国学生是直接从中国来的,他们派出了十几个人来火车站热烈迎接我们。我们12个人,连同以前分别来莫斯科的两个人(萧子暲、张伯简)共14人。从中国来的学生此时尚在莫斯科的,比我们从西欧来的人更多些,但这两部分中国学生,无形中有隔阂,很久没有消除。我们从西欧来的人,相互间不仅是同志,而且是朋友,这人和那人,或深或浅总有私人的交情;可是,我们和他们无法结交为朋友,他们自己相互间也没有朋友的感情。

     当时的形势是这样的,从中国直接来到莫斯科的学生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领导人」,另一类是「被领导人」,「领导人」就是旅莫支部党和团的负责人。选举来,选举去总是那几个人轮流(青年团)或永久(党)当选。「被领导人」则是始终未曾当选为领导的人,他们只能听从前一部分人的安排,他们不敢同我们从西欧来的人亲近。

     对于这一部分人,我们无法交朋友,甚至无法说话。

     那几个「领导人」则常常找我们说话,但不是找我们交朋友,只是来「了解」的。

     傅大庆就是「被领导人」当中的一个,除他之外,尚有许之桢、周兆秋、胡士廉、萧劲光、任钧等人。

     我最初就是这样看傅大庆的。如果他给我甚么特殊印象,那倒不是他的为人,而是他的俄文名Federov,法文重音在最后一个音节上,俄文重音随字而异。他的名更奇怪,第一音节Fe要读成Fo,而且要读得特别重,所以俄国人喊他时我以为是喊另外的人。

     但还有两个特别的人,不能不提出来说。这就是蒋光赤和抱朴,他们也是「被领导人」,即他们从来未曾当选为旅莫支部党或团的领导职位的,但他们「不听话」,即不是暗地反对,而是公然反对那几个领导人,有时发牢骚,甚至鼓动别人起来反对。

     这两个人不是同我们住在大学里,而是住在附近一个女修道院的一个房间,没有人去看望他们。

     我到莫斯科后即同这两个人交了朋友。抱朴那日也去火车站欢迎我们,经人介绍,我就用世界语同他谈起话来,从此之后,我常常去女修道院看他,因此也认识了蒋光赤。我同他们谈文学,谈哲学,谈新文化运动,谈世界语,等等,谈得很投机。

     从西欧来,有人悄悄警告我:抱朴和蒋光赤是反对派,反对旅莫支部领导的,你不要同他们来往,但这警告太迟了,我已经不能断绝同他们的关系了。

     一天,我去看他们,意外地看见傅大庆在同他们谈话,我很惊讶,后来听他们说,傅大庆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看他们一次。原来并非无人敢去女修道院看他们。其实,旅莫支部并无明令禁止同他们往来,不过暗示而已。那些人为了避免麻烦,就不敢去看了。

     从此我就同傅大庆交了朋友,常常在大学本部同他在一起谈话,互相询问家庭情况和经历,以下便是我对他的了解。

     他是江西人,似乎父亲早死,他的母亲是一位女教师,靠教学收入辛辛苦苦养活几个小孩子;孩子们不仅长大了而且都受了教育,长子大庆还学会了英文,不仅读能听,而且能说能写,东方大学的中国学生,无论是直接来自中国,或从西欧转来的,没有人比他英文更好的。

     1920年,为了继续求学,他从江西来到上海,接触到五四新文化运动,看了《新青年》文章,他为陈独秀文章所说服,便写了一信给陈独秀,陈独秀回答了他的信并约他见面。见面之后,陈独秀要他住在新办的外国语学校,那是杨明斋新办的学校,表面上学俄文,事实上进行「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有十几个青年聚在一起。恰逢莫斯科要办东方大学,杨明斋便把这一批青年送到莫斯科来了。

     这是1923年傅大庆告诉我的话,至今已有73年了,我还记得(也许有些事情,年老记错)。

     正因为我还记得傅大庆同我说的家人情况,所以1929年秋天从党内渠道收到一个青年人来信,信中说:他是傅大庆的弟弟,知道我是他的哥哥的朋友,要我去看他,他住在打浦桥新新里。我毫无顾虑地去了,同他在附近的跑狗场周围兜了几个圈子,知道他要我介绍工作,我当时无此能力,只好向他道歉了。

     我在西欧来的人中交了几个朋友,到莫斯科后,又交了三个朋友,傅大庆是其中的一个,自然,我不能说傅大庆是我的最亲密的朋友。我欣赏他不怕打击,敢于同领导所厌恶的人往来。

     1924年暑假前,回国革命已开始酝酿,旅莫支部派遣一大批同志回国工作,暑假前已经有一队出发了,暑假中又出发一队,人数可能比第一队更多,带队的人是陈延年,我被指定为庶务兼会计,傅大庆也在此队中。奇怪的,是此行我没有留下甚么有关傅大庆的印象,大概是为了事忙的原故。

     到了海参崴,但没有船去上海,只好住在海员俱乐部候船。

     等了好几天,有一条英国船来了,但这是货船,不是客船,水手是中国人,说能够用「载黄鱼」的办法载我们到上海去,不过只能载五六人去。我们商量先去几个人也是好的,于是一部分人,傅大庆在内,先回去,队长陈延年,会计郑超麟,以及其余的人,则等待以后俄国船开赴上海时再乘去。

     九月下旬,俄国船终于启锚了,我们也就回到上海了。

     先头一批回来的人已经都分配工作了,傅大庆自然也分配了工作,按照地下工作的规则,我不敢问他分配到甚么地方去。总之,我从此失去了同傅大庆的联系。大革命时代,我没有听到傅大庆的消息,大革命失败后也是如此。

   (下)  

     可是,在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我看见了傅大庆。

     那是在1931年夏秋之交,我已经被共产党开除了,我因托派活动罪被国民党逮捕,关在龙华警备司令部看守所,等待判决。我住在「人字间」,这条弄政治犯最多。一天,看守送进来一个犯人,是从广州押来的,就要解到南京去。我看见了,吓了一跳,原来是傅大庆,他看着走来走去的犯人,一个都不认识,忽然看到了我,马上走近我,悄悄地说:他有事情要报告中央。他自然不知道我已经不是共产党员;在此情形下,我也不必首先告诉他我是托派。我答应了他,他就说给我听。

     原来,他是在印度加尔各答办英文报纸,报馆被封,人被捕,他被引渡回国,要押去南京受审。他在广州看守所中遇见胡志明,胡请他设法通知中共中央营救他,傅大庆要我将胡的要求通知中共中央。

     我义不容辞,尤其因为胡志明也是我的熟人,但怎去通知中共中央呢?

     我想起,在龙华看守所一定有中共秘密支部,能够传达消息。但哪一个政治犯是支部负责人呢?在「人字间」的中共政治犯中,我只认识两个人:陈为人、关向应。我考虑结果,认为三条弄里的总负责人是陈为人。我直接找他。我说,刚才解来的犯人名傅大庆,是在印度被捕的要解到南京去。他有重要的话要要报告中央,我现在要告诉你,陈为人立即严肃起来,不说一句话,听我说下去。我把傅大庆的话一字不漏地说给他听。他咬紧牙关听我说完,仍旧不说一句话。我明白,我的目的达到了。

     两三日后,傅大庆就解走了。

     我记不清楚,究竟是1937年出狱后,或1945年日本投降后,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则新书广告:克劳塞维奇的《战争论》的译本出版了,译者署名傅大庆。于是,我知道傅大庆已经自由了。我想,他一定在延安担任甚么重要工作。

     在龙华看守所这件事,我对当时的托派同案犯也未说过,我也未曾记录下来。

     几十年后,以及关押了27年之后,我已经淡忘了这件龙华看守所的事情,我自己也恢复自由了。忽然有一位穿着朴素的职业女性来我家看我。我请他坐,他拿出介绍信来:名戴晴,新闻记者。

     戴晴当时已经相当有名,但我不知道。我要知道这位访客的更多情况,便问道:「你姓戴?」

     出我意外,她说:「我不姓戴,我是你的同学的女儿。」

     我很诧异,说:「我有甚么同学能够生出你这样的女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