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南人谈越中关系 / zt]
悠悠南山下
·《港英時代》--重寫我城故事
·兩岸關係即將進入冷淡期!
·誰來代表香港?
·蝗圖騰
·北望,不如南看
·2047香港得唔得?
·香港不是殖民地?
·李登輝全文:揭開日台合作的新帷幕
·為了帝國的去殖民化
·郵筒的糾結
·為何「崛起」中國得不到台港年輕人的信任?
·失去什麼?
·何謂「天然獨」?台港新一代「去中國」思維的特徵
·台灣大選-無懸念與大懸念
·六七暴動四十五年祭
·獨立訴求的權利與民族自決無關(外一篇)
·香港自古以來不屬於共產黨
·香港的吉斯林派---答張翠容的疑惑
·「香港共同體」的形塑
·沖之鳥戰略位置與價值非常重要,真的嗎?
·「香港人」-- 新生身分認同的試煉
·不承認九二共識,WHA 還去得了嗎?
·旺角之夜 換了人間 香港社運的抗爭循環
·港獨是怎樣煉成的
·香港作為一個問題
·【本研解密】香港命運:被遺忘的美國
·諸獨根源皆中共
·本研解密:被遺忘的「自決派」——蘇偉澤
·《消失的檔案》:六七暴動真相重構
· 英國解密:六四後北京圖以基本法作籌碼換經援
·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歷史尋找本土──讀徐承恩《香港,鬱躁的家邦》
·六七暴動與恐怖主義
·避無可避:中國國族主義眼中的港獨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
·從歷史角度看香港地位屬性
【 漫步東西徑 】
·一個外國人的北京初游記
·話說聖誕
·丹丹﹕ 七十七歲誕辰
·也談中國古詩押韻
·愧對英魂 --- 黄花崗九十年祭
·法國蒙塔基 --- 新中國的革命搖籃 !
·«悠悠南山下»嚴正聲明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革命者的年齡 --- 從东歐變天回望天安門六四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东歐民主潮流廿年後之回顧
·柏林墻倒塌圖片
·歷史的驚詫
·中國大陸落後問題的秦漢根源
·魁北克紀事
·臺灣东吳大學劉必榮教授談朝鮮半島局勢
·如何扔掉朝鲜这颗手雷
·中俄關系多有不測風雲
·尼克松訪華四十年
·觀視中國世界和西方世界
·中國對西藏的东方主義
·怨恨深植於亞洲
·莊則棟臨終字句與習近平的講話
·中国:一颗定时炸弹
·美國應否與中國平分權力?
·重溫四十年前的智利政變(圖)
·自由與宗教
·緬共紅二代:毛澤东一成錯九成功
·中國僑辦海外統戰的三大工程
·中越邊境槍擊案與維族越境者
·九段線、中華帝國的“新疆”
·走出這檯「中國大戲」
·勿忘六四
·六四25週年:越南官煤首次發聲批評
·六四25週年:法國報紙關注事件影響
·百年痴夢
·二次世界大戰紀錄片《啟示錄》
·朝鮮是個謎
·習近平v毛澤东. 大公報v大紀元
·东方歷史與西方概念
· 劉亞洲的甲午戰爭歷史觀
·成熟的學者可以怎麼讀書?
·中國社會政治文化結構:四層塔(外一篇)
·習結束訪印主要報章指中國居心叵測
·中、越面對25年前的各事件
·25年後的越南仍比东歐差
·人民幣的含金量
·英媒:中國發展新絲路戰略引起鄰國警惕
·中國殖民香港
·英媒:「世界是習近平的牡蠣」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2014年聖誕禮物:瑪格麗特-杜拉絲作品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中國的食物安全問題
·西湖戀:人情與錢財
·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
·西湖戀:文化造假,橫財遍地
·西湖戀(3/4):經濟起飛的表象
·西湖戀(4/4):堅持,才能看見西湖
·兩岸談判的最佳時機
·亞細安v大中華
·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從越南看1989年天安門屠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南人谈越中关系 / zt

   

   

   胡志明市青年报

   许多年来,某些越南人在谈到越中关系的时候,总要重复一下越中友好的调子,然而,历史与现实非常明确的证明,越中友好的提法是缺乏事实根据的自欺之谈。综观越中两千年的交往,越南与中国之间,越南人民与中国人民之间从来没有过平等友好的关系。

   宋朝以前,越南一直被迫称臣于中国,被汉人称为南蛮之地,遭受长期的迫害和仇视,中国强盛时,中国人不断派兵侵略越南,*迫越南人割地进贡,中国衰弱时,又假意求和安抚越南。至今越南的大片领土仍然被中国侵占不还,他们不仅无任何归还之意,还打起侵占自古以来就一直属于我国领土南沙群岛的主意,是可忍孰不可忍。   

   越中之间过去没有过友好,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违背事实提出越中友好的虚幻概念,只能是误国误民。在近代,中国不段通过各种手段来控制越南,假意提供援助来控制越南共产党,缺乏危机感的越南人却似乎并未把中国的威胁放在心上,使一直在暗中窥视等待时机的中国人终于找到机会。在一九七九年,中国的国民经济已到了崩溃的边缘,为了转嫁他们的国内矛盾,中国公然发动了震惊世界的侵越战争。   

   然而,中国至今不愿承认这是一场不义的侵略战争,在他们的教科书上,这场战争被完全的抹去,在他们的正统的历史书中,这场战争被描述成“对越自卫反击”战而一笔代过。他们还修筑了侵越战犯的陵园,至今还把这场战争的罪犯供奉为国家英雄来祭典,全无虔悔之心,他们甚至拍摄许多电影明目张胆地美化这场战争,比如《高山下的花环》,公然将侵略越南的战犯描绘成“烈士”。

   在这场侵略战争开始的时候,中国军队狂妄的叫嚣要在半个月内扫平整个越南,占领胡志明市。然而,我们越南人民团结一致,全民动员,给中国军队以沉痛的打击。初始我正规军避免与庞大的侵越军正面交锋,把敌军引入山林中,然后开始反击,运用各种灵活战术,象游击战,丛林战,地道战,地雷战,对敌军迎头痛击,中国军队自以为能在短时间内占领整个越南,却最终陷入了我越南英雄儿女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不得不仓皇逃窜,狼狈逃出越南的领土。   

   虽然中国的侵越战争彻底地失败了,然而,在这场战争中,中国在其越南占领区的每一处,无一例外地进行最大限度的掠夺与破坏,抢掠易搬运财物,然后焚烧摧毁工厂建筑房屋等不动产,烧杀奸掠,无恶不作。中国军队在越南的“三光政策”(烧光,杀光,抢光)给越南人民也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在我的另一篇文章中,我已论述了越南贫穷落后正是由于中国的侵略与掠夺,(详见《中国的侵略与掠夺是越南贫穷的直接原因》)即使在战后,我国人民也不得不先着力于重建家园,而不能全力进行生产。另一方面,中国借此战争转移国内矛盾,争取到了改革开放的宝贵时机,发达起来。.

   根据国际法,中国对越南的侵略战争失败之后,理所当然应该对越南的损失给予战争赔偿。然而,我们的政府却轻易就放弃了对中国的索偿权,希冀通过“越中友好”来化解两国的仇恨。但是如果中国人不能承认历史错误,正视历史事实,越中两国的矛盾永远不可能化解。越南人对中国的单方面友好,正被中国人当成越南人软弱可欺。

   从历史上看,中国人在骨子里从来就是欺软怕硬。在被日本打败并占领后,他们却很快就与日本又签订友好条约,引进日本的技术于资金。中国在朝鲜被美国打败,现在却派了大量学者去美国学习取经。但对于东南亚各个小国,中国又是另一副嘴脸。他们不敢与强大的日本争夺钓鱼台群岛,但却派兵占领我北沙群岛(中国称其为南沙),公然在岛上修筑建筑工事,并在我国海域采油打鱼。.

   他们的这种种行为,完全是由于我国政府的软弱纵容。比如,我国政府不仅不要求中国赔偿战争损失,反而禁止越南私人向中国索赔,在中国派军舰封锁我北沙群岛时,不但不派兵,却阻止我民间团体的保沙船只去和平抗议。这些行为更加助长了中国极右分子的嚣张气焰。  

   每当中国政府高层人士发表'错误'言论,越南方面必然指责这是中国'少数'军国主义分子或是极右分子在歪曲历史.然而,只有'少数' 中国人是祸水的提法明显是一种主观腻断。如果中国人大多数是反对军国主义,承认侵略有罪的,那为什么在战后二十年里,他们没有选举出一个历史观不那么反动的政府呢?.

   中国人非常清楚,中国跟越南接下了血仇,这种仇恨若不加以消解,中国过不了安心日子。对中国来说,未来的发展道路只有两种选择。1)承认中国对越南犯下的罪行,与军国主义划清界线,放弃其征服亚洲乃至世界的野心,争取亚洲人民的谅解。

   2)美化中国的罪恶,对下一代灌输军国主义的“光荣”,以在未来适当的时机全民发动、东山再起,以铁血武力扫荡亚洲与世界,将一切与中国有仇的民族斩草除根,建立“大唐盛世”。   

   所有迹象表明,中国选择的是第二条路。他们的这种野心也在Internet的中文论坛上被一些狂妄的极右分子和军国主义分子多次表达出来。经常可以看到他们想要征服世界的狂妄言论。中国处处把自己当成亚洲在经济和文明方面的领袖,如果承认侵略有罪,就得象德国一样向受害国赔款,象德国一样象向受害国谢罪,就必须彻底放弃中国人优越、中国人应当统治亚洲的“信念”,就会动摇中国社会经济和道德的根基。象中国这样的民族,如果没有受到沉重的教训是绝不可能自动反省的。

   既然中国不会承认侵略罪行,他就要考虑这个问题:怎样对付坚持要讨回公道的越南人?从这样的现实展望越中关系,我们看到的是一场生死搏杀。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   

   越中友好既没有历史的根据,也没有现实的基础。向越南人民宣传越中友好的观念,必然造成思想上的错误和混乱,不是导致人们思想麻醉,就是引起国人对越南政府的不信任。用“越中世世代代友好下去”之类的不现实的想法来指导越中关系的发展,完全是作茧自缚。历史的教训使我们必须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中国的用心,越南人民争取正义的事业和中国军国主义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和对立才是越中关系的主流与实质。

   http://paowang.com/news/3/2005-09-03/20050903020445.html

   2007-4-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