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悠悠南山下
·從“反黨修正主義集團案”至攻打南方
·越共黨代表大會推延皆因仍分歧?
·越南國會間接確認“接受獨立工會”?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歷史的真相何在:《獄中日記》?
·意識形態在越南共產革命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
2.時事動態與析評
·越南 --- 亞洲的小龍在飛騰
·越南立國六十年後的經濟
·越南經濟發展的存在問題
·“ 雅加達郵報 ” 社論﹕ 越南六十年來
·越南著名民運人士黃明政在美發表政見
·越南國內民運人士黃明政於哈佛大學的演詞
·越南民主道路新突破
·廿年越南經濟改革的原因與回顧
·越南民主漫長路 --- 一個政異人士的見解
·對越南經濟的評估和建議
·越南特赦近千犯人
·越南 --- 一顆冉昇之星!
·越南共產黨內保守派佔上風
·越南政治正走入嚴冬
·越南允许公民持双重国籍 \zt
·河內的選擇
·為殺雞儆猴,越南打擊異見人士
·越南躍昇為2009年俄國武器的最大買家
·越南國會對建造高鐵投反對票的背後
·越南異見人士呼籲政治改革/美越首次國防副部長級合作對話
·越南需要新的發展模式
·越南總理之座岌岌可危?
·越南是否像緬甸那樣實行改革嗎?
· 越南外交人員的新面孔但實力不足
·應否依靠美國來救黨嗎?
·為適應變化,黨需要依靠民眾
·围绕国家项目 言论缺失的越南
·越南人和民主
·越南博客寫手挑戰一黨專政
·民主、和解、解放
·為何越南經濟難以“脫中”?
·2014年越南大事回顧
·越南第二次改革?
·阮富仲訪美:展開新局面之行
·越共第12次黨大會的“兩個重點”
·越南:地域與中國的因素皆是阮晉勇官路之障礙物?
【 越南與其他國家的關係 】
·美越加強《 合作 》對付中國 ﹖
·越南總理準備與美國談論 “ 敏感 ” 問題
·越南北韓加強軍事合作
·對河內平壤最近加強兩國關係的分析
·美國太平洋區海軍司令訪問越南
·短訊:越南國防將對外‘開放’
·越南將與美國作如何的軍事合作?
·大國爭執中的越南因素
·越南和印度合作的未來潛力
·越南公佈2009年國防白皮書
·澳洲專家對越南國防部白皮書的評論
·泰國報刊對越南購買武器表示擔憂
·美越核合作 中國起憂心
·在美中之間作選擇
·越南“不想日本棄離美國”
·澳越安全和經濟的關係
·為何克林頓與越共總書記會面?
·談越南主席張訊生訪美之行
·各報刊評越南國家主席訪美
·美越最高領袖交流追擊圖說
·越南所面對的困難選擇
·越美關係提升
·美國部分解禁對越銷售武器:中國不悅?
·美國對越解禁武器之理由
【 法屬印度支那、法越關係、越南共和國 】
·越南王朝末代皇帝 --- 保大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一)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二)
·1945年越南歷史大事
·法越關係史大事記
·吳廷琰與越南天主教
·重評價吳廷琰:以另一個角度觀視南越
·法國對印度支那之政策(1954-1963)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十一月和兩個總統之死
·正是美國總統支持推翻吳廷琰
·法國人和日本人在印度支那(1940-1945)
·法屬印度支那大事記
·越南共和國與各國邦交(至1958年)資料
·審視越南第一共和
·南北越、美國與“馬尼利事件”
·越盟權從何來?
·越南共和國的“黃金歲月:1955-1960”
【 越鳥巢南枝 】
·讀陳光基 《 回憶與思考 》 後之幾點意見
·越南語是中國的方言嗎 ?
·越南李朝禪詩選
·法語在當今越南的地位與發展
·越南文字改革後實況與問題
·豬年趣談越南年俗
·丁亥談越南新春特刊
·越人、越南歷史和中越歷史關係 \ zt
·«南翁夢錄»之陳朝漢字詩
·越南攝影選圖(1)---古城會安小景
·越南攝影選圖(2)--峴港芽莊
·越南攝影選圖(3)--下龍灣、寧平
·越南攝影選圖(4)--順化、湄江三角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2006年10月20 、21日﹐ 由美國德州大學越南中心研究所和屬美國中央情報局的情報研究中心舉辦了一場 « 越戰中的情報員 » 為題的討論會。在會上﹐ 多位曾或正擔任美國和俄國情報人員亦到場作述在越戰中他們的情報活動經驗。討論會的主題有﹕ 美國中央情報局在越南﹔ 鳳凰計劃﹔ 技術與情報﹔ 在寮國的秘密戰爭以及蘇聯和越南的情報活動等等。

   美勒-皮比諾 ( Merle Pribbenow ) 先生在會上作了« 越戰中最顯赫又無聞的間諜們 » 為題的演講。美勒-皮比諾前屬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並是越語專家﹐ 1970至1975年期間在西貢活動。他在1995年後離開中央情報局矢志專心於翻譯越南歷史書籍和著寫關於越戰的書。他完成翻譯了« 越南人民軍隊史 » 一書﹐ 並於2002年由坎沙斯大學 ( Kansas University ) 出版社出版。

   在會上﹐ 美勒-皮比諾的演講提及了美國中央情報局、 ( 越共 ) 南方中央局戰略情報所和蘇聯軍隊情報局的情報活動。

阮文紹總統身邊的間諜

   前任美國中央情報局情報分析員法克-斯立 ( Frank Snepp ) 先生在他著寫的« 正當的間歇 » ( Decent Interval ﹐ 暫譯 ) 談及1975年西貢政權在面對越共猛烈進攻時提到一位既鮮為人知又功勞甚大的人物。他把這個人物稱為 “ 阮文紹總統身邊的間諜 ”。

   據法克-斯立所述﹐ 這位共產黨間諜曾把在1974年12月阮文紹與他的高級將領們討論關於1975年如何對付北越部隊進攻的戰略計劃的會議記錄內容秘密地轉交予北越共產黨政治局。

   法克-斯立根據曾任越南國防部長的文進勇 ( Văn Tiến Dũng ) 大將所寫的« 春季大勝利 » 回憶錄的中字句確定上述之事。文進勇有說及該會議的內容被北越情報員獲取。

   美勒-皮比諾先生認為﹐ 至今為止﹐ 除了文進勇、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述﹐ 河內當局從未透露任何有關如何獲取那份戰略計劃資料的細節。文進勇回憶錄的文章登載於2000年出版武元甲 ( Võ Nguyên Giáp ) 大將的回憶錄 « 春季大勝利的總行動的回憶 » ( Tổng hành dinh trong mùa xuân toàn thắng: Hồi ức ) 書裡。

   武元甲在回憶錄中說及﹐ 1974年12月12日早上﹐ 我從情報人員的報告中獲知有關阮文紹總統的命令作戰計劃。在這兩位將軍所透露的資訊中並沒有說出是誰提供那份計劃。那麼, 那位情報人員是誰呢 ?

   自越戰結束後﹐ 河內當局曾公開宣佈多個潛伏在越南共和國政權內的情報人員。在眾多的這些情報人員中﹐ 有哪一個是提供那份計劃否 ?

神秘的情報人員

   1969年武玉崖 ---- 黃文仲 ( Vũ Ngọc Nhạ - Huỳnh Văn Trọng ) 的情報網被南越政府擊破。而另一位名叫鄧塵德 ( Đặng Trần Đức ) 曾潛入南越情報系統內的間諜在1974年12月會議舉行前的六個月已逃亡至越共的革命根據地。另外兩個情報人員范春隱 ( Phạm Xuân Ẩn )是越南共和國國會國防部委員會主席、國會議員和丁文第 ( Đinh Văn Đệ ) 亦屬國會議員。此兩人皆不可接近該會議﹐ 除非另一位在南越政府內工作的人向他們泄露資訊。

   美勒-皮比諾猜測﹐ 在這場合﹐ 這位間諜無疑是高手﹐ 他可能不是南越的高級軍官﹐ 亦不是在總統府內的工作人員﹐ 亦不是總統的近身隨員。美勒-皮比諾判斷﹐ 此人就是阮文明 ( Nguyễn Văn Minh, 亦稱三明﹐ Ba Minh ) 。

   阮文明生於1933年﹐ 西貢, 一個來自北越的家庭。他在總參謀長高文圓 ( Cao Văn Viên ) 的辦公室內專責密件的下士軍官。

   這個屬於下級人員並不參與那次會議﹐ 但會議的記錄和命令等的外泄亦可能通過此人。 2005年越南 « 人民軍隊報 » 常登載的文章雖然並沒有提及那1974年12月的會議﹐ 但述及三明曾經常向北越提供一些南越軍區的軍事計劃和高文圓與美國人員交談的內容等的資訊。

   1959年三明加入越南共和國軍隊服務﹐ 四年後被選入一位名叫阮友基( Nguyễn Hữu Có ) 將軍的辦公室工作。幾年後他轉過總參謀長高文圓的辦公室。

   1973年巴黎和平條約簽訂後﹐ 南方中央局戰略情報所 ( Phòng Tình Báo Chiến Lược của Trung Ương Cục Miền Nam ) 急需新形勢的資訊﹐ 故此該情報所與三明的接觸日愈頻密﹐ 但可能在幾年前他們失去聯繫﹐ 只是在1973年才重聯絡。據越方資料顯露﹐ 只是在重聯絡後﹐ 三明經常向越共提供有價值的情報資料。

   他經常彻夜不眠﹐ 手抄各種電文、計劃記錄。為安全起見﹐ 他不使用照相機攝下各文件。自1974年年初至戰爭結束﹐ 三明已為共產黨提供無數有價值的軍事情報。

   1975年4月30日﹐ 當北越的坦克開進總參謀部部址之時﹐ 三明靜坐那裡等候他的同路人的到來。他交出高文圓辦公室的門匙以及一些秘密文件。

   後來阮文明得到越共封為情報系統的英雄﹐ 軍銜大校。此一切為讚揚他在越戰多年中所作出的情報貢獻。

美國中央情報局在越南最顯赫的間諜

   武文三 ( Võ Văn Ba ) 被美國多位前情報人員或專家皆贊揚為越戰中最傑出的間諜。曾在越南六年的前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奧林-德-富林斯 ( Orrin DeForest ) 在他的« 蔓延燃燒 : 美國情報在越南的昇起與慘敗 » ( Slow Burn: The Rise and Bitter Fall of American Intelligence in Vietnam ) 一書中提及一位密號為 “ 收穫者 ” ( Reaper ) 的人物。另一位中央情報局的專家約翰-蘇力灣 ( John Sullivan ) 絕口稱讚為我們在越南從未獲有的最佳情報人員。還有在西貢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特德-沙克李傳 ( Ted Shackley ) 的作者戴衛-康 ( David Corn ) 在評價美國中央情報局在冷戰活動中則認為這位人物是在越南 “ 獲取共產黨最信任的情報 ” 的間諜。

   法克-斯立先生曾兩次與見面﹐ 他稱武為我們在越南 “ 最佳的間諜 ” 。美國中央情報局在西貢的辦公室卻只簡單的稱武為 “ 西寧資訊 ” 。 1975年後﹐越南共產黨評價武為 “ 忠誠於美國中央情報局﹐ 我們最危險的間諜 ” 並指出美國中央情報局視武為 “ 在印度支那最有價值的間諜 ” 。

武文三是怎樣的人 ?

   據共產黨的資料﹐ 武文三生於1923年, 原屬共產黨員﹐ 專責在高臺教聖地 ( Tòa thánh Cao Đài ) 和西寧 ( Tây Ninh ) 市作招募黨員的事務。

   對於武文三如何又被招納為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卻又有不同版本的說法。據奧林-德-富林斯所述﹐ 武文三的叔叔先前參與越盟的活動, 後又轉為南越軍隊中的保安系統內的軍官。武的叔叔勸喻他歸附美國。而在約翰-蘇力灣和戴衛-康的敘述中只說招募武投奔美國的他的那位叔叔只是在越南共和國警察中的一位軍官。

   在加入美國中央情報局之前﹐ 似乎武文三曾經為美國部隊效勞過有一段時間。據引自一位在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的話說﹐ 武曾為美國部隊提供情報。 1969年一位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人物來到西寧為武首次轉交任務﹐ 由此﹐不久武文三變為經驗熟練的間諜﹐ 隸屬中央情報局的直接管轄。

武文三的情報活動

   隨著﹐ 美國中央情報局要求武文三提供的情報不再是一般的戰術等的下級情報﹐ 而是具有全國戰略性計劃的情報。由於當時 ( 越共 ) 南方中央局駐在西寧地區而接近武的住所﹐ 故此他較為容易在一段長時間[email protected]到不少的重要訊息。武文三從不露面﹐ 他的情報經由第三者轉交美國中央情報局﹐ 由此﹐ 甚少人知道武是美國的情報人員。

   為保密起見﹐ 南越特警的某些軍官和美國中央情報局駐西寧的某些越籍人員才可與武文三會面。偶爾武文三才與美國人見面, 而地點只在西貢的秘密場所。

   武文三提供的資訊常常被美國情報局作為評估共產黨活動的美國計劃之用。此外﹐ 儘管武文三只負責提供關於政治方面的資訊﹐ 而不是軍事情報﹐ 但偶爾他亦提供一些有關在西寧地區共產黨準備發動武裝攻擊的資訊。

   然而﹐ 武文三對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忠誠存有問題。幾次通過儀器測驗他的結果都使美國人不滿意。1971年﹐ 在他被招募為中央情報局服務的兩年後﹐ 美國人發現武文三仍然暗地為越南共和國軍隊聯絡和提供一些情報。隨即﹐ 中央情報局要求南越軍隊停止與武的聯繫。中央情報局的某些人物曾質問武為何他不被共產黨發現他的身份﹐ 因為共產黨的間諜早已滲透入南越各情報機關的內部。最終﹐ 武文三確實的申辯報告使到美國人的疑雲消散﹐ 而南越和美國同時把武視為他們的 “ 珍貴財產 ”。

   在越共方面﹐ 他們亦認識到有一位背叛他們的人物在敵人行列中。越共1969年在西寧地區的損失以及在攻戰中的慘敗令到他們懷疑在他們隊伍中有 “ 內鬼 ” 。於是﹐ 一位女幹部被派遣前往在武活動的地區內調查。可是這位女士在南越政府管治的地區內又被南越警察逮捕﹐ 被關禁至戰爭結束。沒有任何資料說明武曾經向南越當局通報去抓拿那位女人。

   據2004年發表在南方的一些雜誌的一系列文章裡披露﹐ 越共上級為清查內姦之事極為緊張﹐ 1972年他們曾下令交任務給予一位共產黨在南越政府內的高級間諜阮文大 ( Nguyễn Văn Tá ), 亦稱為 “ 三國 ” ( Ba Quốc ) 的人去把事情查過水落石出。

   阮文大此人猜測他所需要的資料可能藏在府德 ( Phủ Đặc ) 情報中心的資料室內﹐ 故此他潛入那裡預定開匙拿資料﹐ 可惜, 忽然有人進入該室﹐ 而他的偷竊計劃不果。兩年後﹐ “ 三國 ” 的各種活動又被發現﹐ 他被逼放棄原定計劃﹐ 投返九龍江平原的革命根據地。

武文三的結局

   武文三的情報活動一直保持至1975年4月29日當西貢政權倒臺為止。當共產黨部隊取下府德情報中心在西貢辦公室的部址時﹐ 北越公安部情報局局長遠志 ( Viễn Chi )曾說他在南越國家警察總長阮克平 ( Nguyễn Khắc Bình ) 的保險櫃內找到武文三的檔案資料。

   在越戰快結束前﹐ 武文三仍然繼續為美國中央情報局提供不少具有價值的情報。可到了1975年1月﹐ 當北越共產黨決意發動總攻擊﹐ “ 取下 ” 南越的擬定決議時﹐ 武文三並沒有向中央情報局報告此事。此亦並不是武文三的錯﹐ 而是當時共產黨懷疑有內奸﹐ 為謹慎起見﹐ 南方中央局不打算把該決議向下級傳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