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素质问题]
李对龙
·毛泽东是怎样修炼成毛太祖的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从《让子弹飞》看百年中国革命
·百年未竟宪政梦——读《立宪派与辛亥革命》
·《零八宪章》的目的:变专制中国为宪政共和国
· 跛足改革的穷途末路——读《小岗村的故事》
·被伤害与侮辱的人们——读龙应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张耀杰对现代中国历史的祛魅解惑
·毛泽东是怎样修炼成毛太祖的
·论辩式民主:休戚与共,和而不同
·投机中国——评毒奶粉事件
·要聚义厅还是要议会厅——评贵州瓮安事件
·惟当独立于他人的意志时,才有自由可言——无干涉的自由观念和无支配的自由观念
·余秋雨,你含的不是眼泪而是毒液
·面对汶川大地震,请少一些煽情和感恩,多一些理性和问责
·平庸的恶可以毁掉整个世界
·中国,路在何方?——评达赖喇嘛、胡锦涛和马英九对中国的影响力
·西藏事件的根源并非民族矛盾,而是共产党专制
·从公民爱国主义看西藏事件
·公民美德和厦门模式
·一个不受制约的政府何来民主与善治可言?
·最深的羞耻以及无耻——读拉什迪《羞耻》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电影《斗牛》
·希望,希望——兼小议鲁迅“反抗绝望的哲学”
·伸展汉语言说的螳臂——读朱大可《记忆的红皮书》
·你是否感觉到了饥饿?——身体饥饿和精神饥饿
·我们有权审判你——读杰弗里·罗伯逊《弑君者:把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的人》
·仁爱之心使你富有——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推石上山的西西弗 ——读朱大可《流氓的盛宴——当代中国的流氓叙事》
·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电影《刺杀肯尼迪》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当我们成为提线木偶——电影《疯狂的赛车》
·宝藏的乌托邦臆语
·为小人物撰墓志铭——读廖亦武的访谈作品
·我有憧憬如沧海——写在2008年的6月伊始
·悼送叶利钦
·惩治汉奸言论法——一场民族主义情绪支配下的闹剧
·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小偷”与“大盗”
·红旗飘飘
·“博士”撞南墙
·巩献田其人其事及我们的时代
·“走狗”正解
·素质问题
·到底谁该被“清退”?!
·转型之痛—— 我看郑州升达学院学生骚乱
·从“诸宸事件”看国人之爱国观
·温家宝的无奈
·黑色幽默
·小白之悲剧
·英雄与狗熊颠倒的时代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素质问题

   “素质”这个词儿,《现代汉语词典》里的解释是,指事物本来的性质——不到万不得已,我是真没查字典的素质。

   让我印象颇深的是电影《疯狂的石头》里,三个小偷欲盗取正在破庙里展览的翡翠,先假装参观者到现场侦查地形。面对着展台中心玻璃盒里近在咫尺的翡翠,小偷头目道哥垂涎欲滴,跟另一个小偷黑皮盘算自己缜密的偷窃计划。黑皮却操着浓重的山东口音,不耐烦地说:“弄这么麻烦干么?直接用榔头把玻璃砸开,拿着跑不就行了么!”道哥火冒三丈,恶狠狠地训斥道:“素质!注意你的素质!”我还想起电影《天下无贼》里,当范伟一伙强盗手持斧头、棍棒冲进车厢欲打劫时,车厢里的资深小偷葛优文驺驺地说:“我最恨打劫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看来素质这个东西还真成问题呢,无论哪行哪业。

   我就一度认为自己的素质一直都成问题。比如上学时,班主任就经常恨铁不成钢地说我们素质不行。我们的校长则热衷于开师生大会,它西装笔挺地站在主席台上,望着台下黑压压、乱哄哄的人群,用高音喇叭训斥道,你看你们都什么素质!后来突然有一天,我们那素质颇高的校长就撒手人寰了,是谋杀(而且据说是情杀),其中内幕我就不说了,反正颇让我对他的素质失望。

   我渐渐知道,中国人的素质一直都是个大问题,而中国人也喜欢拿素质来说事。我买油条少给了大妈两毛钱,她就说我素质不行。王小波在小说里动不动就大肆渲染性器官,批评者就说他素质低下。韩寒说,文学是屁,谁都别装!白烨就批评他,车夫的素质!前段时间青岛市一些据说素质比较高的市民就向政府提议,应该出台政策禁止工地民工乘坐公交车,或在公交车上设立“民工专区”,理由是他们身上太脏,素质不行!我还记得一位朋友在她的博客里讲述道,一天中午她经过学校跟前的“红灯区”(我真想问问城市规划者们,你们都什么素质!),一群打扮妖娆的女士们正聊天,其中一位忽然恶狠狠地吼道,现在的大学生都真他妈无耻!——真不知道是哪位同学少年,没给钱还是做了其它没素质的事情了,招她如此之恨?

   看来这个素质问题,的确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作为中国新闻出版署的副署长,邬书林同志说:“这个人我已经反复打过招呼,她的书不能出……你们还真敢出……对这本书是因人废书!”我第一次看到这句话时就觉得咱们的邬副署长挺没素质的。相比之下,咱们温文尔雅的温总理素质就高多了,“我读了受到极大的震撼,感到那是一部写真话的著作”(指巴金的《随想录》)。“在文艺界要提倡讲真话,反映真实的社会情况,鼓励人们去追求真理。”

   我猜测,素质颇高的温总理在听闻自己手下放出这般厥词后,会找他来训话,“素质!注意你的素质!”也不怪温总理上火,真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官场混的?还是温总理素质高,技术含量也高,我看到许多人包括章女士似乎也是这么个意思,“邬先生,您是什么派?您代表谁?就在前不久,温家宝总理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并要求中国的作家和艺术家能讲真话。言犹在耳哪!通风会就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宣布了这样的措施。新闻总署是国家行政机构,是国务院的下级。这不是和国务院对着干吗?邬先生,您到底想要干什么?”(章诒和:《我的态度和声明》)

   不是每个人都会有章女士的遭遇,但我想每个活在社会主义新时代的人,都应该有在“公仆机关”遭受冷遇的经历。我一些朋友的观点是 ,那是“小鬼当家”,其实上头的领导还是很客气的。换言之,下头的小鬼们素质低,上头的领导们素质高——真不知道我们要这么多高高在上的高素质的领导干什么?

   最后还需提一下的是,《疯狂的石头》里,道哥与黑皮,素质不一样,结局也不一样。素质高的道哥在得到翡翠后,骑着摩托车在路上飞驰,却迎头撞到了路边忽然打开的汽车门上,头颅撞地而亡。素质低的黑皮则在偷盗过程中,不幸被困在了下水道里,数天后才得以钻出来。饥饿难耐的他盯着街旁糕点店里陈列的糕点,犹如饿狼盯着肥羊,双眼直泛绿光。最后黑皮很没素质地用榔头砸开了橱窗,抓起俩糕点,一边逃跑一边狼吞虎咽地吃,糕点店老板骑着摩托车在后头追着。

   一切皆是素质的问题啊。

   《自由圣火》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