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霜天寒星]
李对龙
·投机中国——评毒奶粉事件
·要聚义厅还是要议会厅——评贵州瓮安事件
·惟当独立于他人的意志时,才有自由可言——无干涉的自由观念和无支配的自由观念
·余秋雨,你含的不是眼泪而是毒液
·面对汶川大地震,请少一些煽情和感恩,多一些理性和问责
·平庸的恶可以毁掉整个世界
·中国,路在何方?——评达赖喇嘛、胡锦涛和马英九对中国的影响力
·西藏事件的根源并非民族矛盾,而是共产党专制
·从公民爱国主义看西藏事件
·公民美德和厦门模式
·一个不受制约的政府何来民主与善治可言?
·最深的羞耻以及无耻——读拉什迪《羞耻》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电影《斗牛》
·希望,希望——兼小议鲁迅“反抗绝望的哲学”
·伸展汉语言说的螳臂——读朱大可《记忆的红皮书》
·你是否感觉到了饥饿?——身体饥饿和精神饥饿
·我们有权审判你——读杰弗里·罗伯逊《弑君者:把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的人》
·仁爱之心使你富有——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推石上山的西西弗 ——读朱大可《流氓的盛宴——当代中国的流氓叙事》
·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电影《刺杀肯尼迪》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当我们成为提线木偶——电影《疯狂的赛车》
·宝藏的乌托邦臆语
·为小人物撰墓志铭——读廖亦武的访谈作品
·我有憧憬如沧海——写在2008年的6月伊始
·悼送叶利钦
·惩治汉奸言论法——一场民族主义情绪支配下的闹剧
·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小偷”与“大盗”
·红旗飘飘
·“博士”撞南墙
·巩献田其人其事及我们的时代
·“走狗”正解
·素质问题
·到底谁该被“清退”?!
·转型之痛—— 我看郑州升达学院学生骚乱
·从“诸宸事件”看国人之爱国观
·温家宝的无奈
·黑色幽默
·小白之悲剧
·英雄与狗熊颠倒的时代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霜天寒星

   你眼看冷色调的夕阳落下,幕色愈浓,终于抹去余晖的最后一丝凄美。暗夜中寒风愈加肆虐,失去繁叶簇拥的残枝逆来顺受般地摇曳着,却总也不能被折断。夜幕无边无际,阻绝了尘世眺望的眼光,阻绝了希望与憧憬,阻绝了通往光明与幸福的途路。

   你伫立于黑暗中,双眼渐渐模糊,迷离于窗外暗夜的幽深中。无尽的忧伤涌上心头,无以复加的强烈。你忧心于寒夜中那些无助的生灵,那些失却慰藉的魂灵,那些与你同根同源的苦难的受众。但是,一层物化的玻璃便足以阻困你心中那一丝微不足道的温热,你为此而倍感羞愧!你唯有虔诚的祈祷,唯有真诚的文字,唯有心中的血与泪。

   读余世存的《中国劫》,你读出了“宿命”二字,并深陷其中而久久不得释怀。你曾说,你相信宿命的存在但并不相信它本身——这也许看上去矛盾。许多时候,我们深陷于自己一手酿成的宿命中而不能自拔,而自我沉沦,这才是最大的最根本的宿命。

   你深爱尘世,深爱尘世间的万物与生灵。你以自己有限的认知苦苦冥思,千百年来这个国度为何要承载太多的动荡与变故?这里的民众为何要承受太多的苦难与折磨?犹如迷失于咒语笼罩的迷宫,不得而出,只能做着循环与往复的无用功:动荡与变故的循环,苦难与折磨的往复。这便是“中国劫”,我们的死结,无尽的黑暗深渊。如何才能祛咒解结?我们苦苦寻觅的光明之途在哪里?

   这里一直没有“人”的概念,也无所谓苦难的诉说,更缺失救赎之径的本真求索。你为矿难而流下悲愤的眼泪,并写下危险的文字。可你忽然发现,矿难受害者们却反而在苦难面前柔肠百转起来。面对苦难,这些平素木讷的人都成了抒情诗人;面对苦难,这些平素冷漠的人都变得柔情似水:“灾难是不幸的,但灾难总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们现在需要平静,一切都会归于平静……”是的,你不得不承认,那些西方先哲们早在一两个世纪前,就对我们这个古老国度所作的近乎恶毒的批判:这是一个充满奴性的群体!是一个不被奴役就找不着北的群体!

   在这里,曾被赋予神圣职责的书写者们,却变得与他们的文字一样的可耻!“人”与“苦难”都被字符化,成了文字游戏者们乐此不疲地嬉闹的客体与边角。他们也许曾是苦难的亲历者,但当这些上一次“中国劫”循环中不幸的落地者,在这一次“中国劫”循环中幸运地东山再起后,他们在社会中寻到了自己的定位并过上了安逸的生活。他们回首往事,目光变得极其狭隘。他们有意无意地忽略掉了时代的大苦大难,而代之以温情脉脉的自欺嘴脸或是“遥想当年之豪迈”的虚幻自吹。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也许是更具灾难性的)“中国劫”,而更遑论那些拍马逢迎者、文化口红者、梨花桃花者、上半身下半身者!

   一次又一次,我们寻不到救赎之径,却迷失于求索中,有意无意地成了一轮又一轮“中国劫”循环的酿就者与为虐者。每一次我们都孕育出横行一时的暴君与暴政集团;每一次我们都以亿万苦难受众的卑躬屈膝,换来一个既得权势集团的耀武扬威!无论左转还是右走,无论反右还是防左,我们都被某一个人间撒旦牵着鼻子走,我们都以民族正义与国家大义的主流话语吞噬掉了“人”的具体存在。

   思想家曾发出天问:“《圣经》中说,上帝应许带领以色列人到达那流奶和蜂蜜之地。我们什么时候、怎样才能到达那流奶和蜂蜜之地呢?所有的宗教都说,虔诚的人才会有福,我们虔诚吗?”

   我们虔诚吗?你的视线重又清晰,愈加的清晰。你忽然捕捉到了寒夜苍穹中的一丝光亮——那是霜天里的点点寒星——让你激动不已的光亮!“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也许此情此景中你才愈加领悟诗句的美和思想家的呼喊:尊敬那些黑夜诗人!激情四溢的灿烂星空只属于凡高,属于上帝恩泽下的幸福国度,而我们只有那霜天里的点点寒星。但是,这点点星光是多么的美啊,比前者美上千百倍不止!我们要做的便是珍视,珍视这稍纵即逝的美。

   你心里一直隐藏着一个欲倾吐而不得的传说,一个关于霜天寒星的传说:那是一个一直存在着的巨大无比的鸟笼,里面生存着数不清的飞鸟。因其一直存在因其巨大无比,飞鸟们便也逐渐无所谓了时间与空间。也不知过了多少世代,一只飞鸟在孤寂的夜里仰望星空,它忽然发现那是多么美的景象啊!也许,此前已有许多飞鸟注意到过这美,这并不稀奇。但是唯独它,在遥望这美的同时,还产生了强烈的触摸的愿望,并好奇于那星空后面的世界: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会与我们的世界有何不同?

   它不但想了,思考了,而且践行了,以一双柔弱的翅膀朝星辰飞去。历经无数次的失败,甚至是生命危险,它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触摸到了那曾可望而不可即的美,并去向了星辰后面的世界,鸟笼外的世界。它兴奋地翱翔于那真正的时空中,山高水清,新鲜的空气,美丽的朝阳……忽然,随着一声枪响,它坠落了下去——猎人和鸟笼制造者们又岂会放过它!

   勇敢的飞鸟死了,但关于它的传说却悄悄流传于鸟笼中,流传于点点星光装点的时空中。这传说实在太美了,美得让闻者赞美,让闻者喟叹,让闻者憧憬,让闻者觉醒。于是,又一双柔弱的翅膀启程了,再一双,再再一双……一双双,一群群,朝向那美丽的星辰,和星辰后面的真实世界,飞舞而去。

   2007年11月

   附注:“读余世存的《中国劫》……”:余世存:《中国劫——应王俊秀先生之请为第七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圣经》中说,上帝应许带领以色列人到达那流奶和蜂蜜之地……”:王天成:《再论共和国——一次夜半对话》。

   “尊敬那些黑夜诗人!”:毛喻原:《永恒的孤岛》第一部第二章。

   《自由圣火》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