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水泥盒子]
李对龙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心里话——利用人的良善之心乃是最无耻最卑鄙最猥琐的行径!
·关于六月的随笔
·命运之交响——扼住理性的咽喉!
·想起沈荩
·曾经拥有——明清之际西方传教士在中国
·基督教与专制
·张居正与申时行
·汪精卫“任伪”评议
·万历的失败
·小议德治
·非常解读——读《非常道》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
·凌迟
·暴力解析
·欲说当年好困惑——关于政治与友情的一些旧事
·“翻一翻”与“翻一番”
·剥皮
·老K杀人事件
·情人节的玫瑰
·出卖
·蜕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水泥盒子

   
水泥盒子

   一

   在讲述这个故事之前,我忽然想起了小说《如焉》里,被隔离在非典病房里的卫老师在日记上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不是的时候,他们说是,是的时候,他们又会说不是”。我所讲的这个故事也如卫老师的这句话般,显得似是而非——我不得不承认这个成语用到此处是多么的恰切。我们博大精深的母语里有许多这样暧昧不清的词汇,它们可为我们省去了不少麻烦。

   故事发生的地点也是个似是而非的地方,它像个密不透风的水泥盒子,盒子里闪着晦暗的灯光。借着微弱的光线,你可以看到盒子中央摆着把硬木椅子,此刻椅子上正坐着个穿病号服的人。如果再仔细一看你还会发现,盒子里还筑着一圈高大生冷的水泥台子,很类似于会议室里开会用的大圆桌,把硬木椅子圈在了中央。围着水泥圆桌坐着十个神情冷峻的人,在他们面前放的铭牌上标示着他们各自的姓名与身份,有某某作家、某某律师、某某医生、某某局长等,此刻他们正居高临下地盯着硬木椅子上那个穿病号服的人。

   看到这里你可能已经糊涂了,这到底是个干什么的地方?其实开始我也不知道这个地方能干些什么,不过还好在水泥盒子的墙上,还挂着条很具中国特色的红色横幅,上书“国家精神病院精神病人康复审查大会”一行宋体白字,其下还有一行楷体标语:“悔过自新,重新做人”。这条红底白字的横幅在灰暗的水泥盒子里格外显眼。这样我们很容易就能弄明白了,硬木椅子上坐着的是个精神病人,或者说是个不正常的人,此刻他正在接受“康复审查大会”的审查。围着高大的水泥圆桌坐着的十个人是大会评委,他们都是从各行各业选出来的超级正常的人。评委当中那个戴着个大号黑框近视眼镜的、很可能正处更年期的妇女是此精神病院的院长,她与硬木椅子上的精神病人正对而坐。

   审查大会的程序是,经过审查讯问后,由其他九个评委投票决定硬木椅子上的人是否正常,然后由院长作出最终裁定,也就是说这个更年期妇女享有最终的否决权。这是复审会议,前头还有初审,通过初审的精神病人就是“疑似精神病人”,取得了到水泥盒子里参加复审的资格。“疑似精神病人”如果通过了复审,就可以回归正常人的行列了。

    

   二

   更年期妇女埋头翻着面前的文件,然后她抬起头俯视着硬木椅子上坐着的“疑似精神病人”,双眼寒光闪闪,犹如恶狼盯着一头绵羊。现在我简单介绍一下这位可怜的“疑似精神病人”,他在精神病院的编号是1025,正常的人们都叫他“病人1025”。他做正常人的时候是个数学家,但因为不安分守己,非要试图证明“1+1=3”,所以就被送到了这里。据说在来这里之前,他已经为这个带有颠覆性的论题找到了充分的论据,这着实让组织上恐惧了一番。不过现在据说他已经悔过自新,发誓要重新回到正常人的行列里了。

   “病人1025,请问一加一到底等于几?”更年期妇女居高临下地问道。病人1025赶忙站起来,“报告领导,一加一等于二!”更年期妇女满意地点点头,目光柔和了许多,故意反问:“不等于三?”大约是太过紧张,病人1025的身体有些颤抖,他抖动了几下嘴唇,终于决绝地答道:“报告领导,一加一确实等于二,不等于三!”更年期妇女笑了起来,其他九个评委也跟着笑了起来。水泥盒子里顿时充斥着尖利的甚至是狰狞的笑声,病人1025终于忍不住抖动起来,不知是恐惧还是愤怒。

   最终九个评委都举起绿牌,投了赞成票。更年期妇女拿起橡皮图章盖在了病人1025的康复证明书上,然后居高临下地将证明书丢给了他,“恭喜你重返正常人的行列!”,十个评委一起鼓起了热烈的掌声。而已经重返正常人行列的病人1025,此时却显得有些精神恍惚。

   更年期妇女按动了桌上的一个按纽,水泥圆桌的内壁上随即打开了一扇门,一线光亮从门外钻了进来。更年期妇女一脸灿烂地对病人1025说道:“你自由了!”。病人1025呆望着那线光亮,然后转身朝着它,恍恍惚惚地走了出去,嘴里还不住地念叨着:“一加一等与二,一加一等与二……”

   门又重新闭合,盒子里又陷入了晦暗当中。

   “下一个!”更年期妇女边翻着文件边喊道。随着喊声,盒子的顶端打开了一扇天窗,一个巨大的机械手环扣着又一个“疑似精神病人”的腰身,从天窗里伸了下来,把他放到了硬木椅子跟前。他是病人1122。

   病人1122站在水泥圆桌中央,好奇而又忐忑地仰头张望着圆桌上的一个个奇怪面孔,显得有些不老实。更年期妇女皱起眉来,干咳了两声,病人1122回过神来,面朝她喊道:“报告领导,1122前来接受组织审查!”更年期妇女双眉紧锁,纠正道:“是病人1122,不是1122!”病人1122愣了一下,激动地吼道:“病人?谁说我是病人!我没病,我正常得很……”显然他已经忘了自己能通过初审成为“疑似”,是多么的不容易。

   病人1122的吼叫不但未让更年期妇女愤怒,反而惹得她哈哈大笑起来,其他九个评委也跟着大笑起来。疯狂的笑声在这封闭的水泥盒子里激来荡去,犹如魔鬼一般要把病人1122吞噬下去。病人1122无助地捂着耳朵,痛苦地吼叫着。

   最终九个快要笑破肚皮的评委都举起红牌,投了反对票。更年期妇女居高临下地瞪着病人1122,大喝一声:“退回去,继续改造!”天窗打开,机械手又伸了下来,夹住病人1122缓缓升了上去。病人1122胡乱蹬着双腿,做着无用的挣扎,“我不是病人!我是诗人!我要写真正的诗歌……”,最终天窗又闭合了。

   病人1122在做正常人的时候是个搞文学的诗人。但他竟然拒绝写“啊,领袖我们爱你,啊啊,组织我们拥护你,啊啊啊……”这类积极向上的诗句,还叫嚣着要创作“真正的诗歌”,这着实不可原谅,所以就被送到了这里,成了精神病人。现在看来,他的恢复状况很不容乐观。

    

   三

   “下一个!”

   这次机械手送下来的是个面无表情、看上去呆头呆脑的戴着近视眼镜的人,他木然地站在水泥圆桌中央,对眼前庄重的情景竟似乎毫无反应。他这种奇怪的表现也很让更年期妇女感觉不舒服,她连着干咳了三声他才反应过来。但他却又望着更年期妇女那张苦瓜般的脸,作起了沉思状,其他九个评委感觉莫名其妙,也齐刷刷地盯着这张苦瓜脸。面对着这十双贼亮的眼睛,向来镇定自若的更年期妇女心里竟有些慌张。

   “你……看什么呢?!”更年期妇女有些心虚地问疑似精神病人。疑似精神病人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笑,大约他也觉得这样盯着一名妇女看不太好,尽管她是领导。

   “报告领导,我没看什么,就是觉得您的眼镜框真大,”他很诚实地回答道,声音很平缓。其他九个评委一下愣住了,忽闪着眼睛,终于忍不住哈哈笑起来。更年期妇女的灰黑色苦瓜脸一下就变成了猴屁股,她终于克制不住了,恼怒地吼道:“笑什么笑!都给我严肃点!这可是在工作呢!”九个评委都不得不把笑声憋到了肚子里,肉笑皮不笑。水泥盒子里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了许多。

   更年期妇女恶狠狠地瞪着这个奇怪的疑似精神病人,她现在恨不得撕了他,或者直接把他退回去继续改造。但这家伙虽说没有那个数学家那样配合,但也不并不像那个诗人那样不识时务,她也不好直接绕过其他九个评委行使否决权,这让她心里更加恼怒了,头顶上升起了一股无名怒火。

   “你,报上名来!”更年期妇女忿忿地喊道。

   疑似精神病人站直了身子,“报告领导,11……”更年期妇女眼睛里又放出了寒光,她盼着这个病人也跟那个诗人一样,这样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他退回去了。可他犹豫了一下,重新说道:“报告领导,病人1125前来接受组织审查!”。更年期妇女掩饰不住内心的失望,她摆摆手,“你坐下吧。”

   病人1125老老实实地坐下来。更年期妇女埋首翻看文件,其他九个评委也跟着翻弄起自己面前摆放的文件来——其实就那几页他们早已翻得烂熟的纸。霎时,水泥盒子里响起一阵热烈的翻弄纸页的“刷—刷—”声,犹如一群饥蚕在嗜啃桑叶。病人1125仰头环望着这十个忙碌的评委,终于忍不住好奇地问道:“请问领导,你们这是在翻看什么呢?”

   “刷—刷—”声戛然而止。还从未有过哪个病人问过这个问题,而且,它好像还确实是个问题呢。十个人的手都霎时僵住了,大家面面相觑,心里都在反问自己:“是啊,我们这是在翻看什么呢?”连更年期妇女也觉得这确实是个问题,她看看其他九个评委,发问道:“你们翻看的什么?”九个评委无言以对,纷纷向更年期妇女投来了反问的目光:“你又在翻看什么?”更年期妇女也发觉自己这么问显得有点愚蠢,一时语塞,憋得脸又成了猴屁股。

   大家转而将目光投向了病人1125,十个超级正常的人竟然被这个神经病给戏弄了。更年期妇女一脸的愤懑,却又实在找不出发怒的借口。这当然是很难受的,尤其是对于这些习惯了居高临下的人的而言。场面一下子变得很尴尬。

   坐在下面的病人1125被这十个人看得有点心慌,他眨巴眨巴眼,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我错了”——最后这三个字是硬憋出来的,犹如坐在马桶上憋出了一泡粪便,却丝毫感不到畅快。听到这三个字,坐在上面的十个人倒是畅快了,他们会心一笑,不经意地同时舒了口气,气氛一下子就又缓和了下来。当然,大家潜意识里又生出了另一个问题:他哪错了?没人清楚问题的答案,或者说他哪错了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承认了错误。

   这个问题就算解决了。时间已经过去了好一会儿,更年期妇女干咳了两声,提醒道:“工作,工作。”她下意识地又欲低头去翻弄眼前的文件,却忽然觉得这种行径的确有点古怪而别扭。她看了看另九个评委,大家也都跟她一样的表情。十个超级正常的人也开始觉得,在这个水泥盒子里是如此的不自在。

   病人1125也有些着急了,他小心地问道:“请问领导,审查可以开始了吗?”更年期妇女斜睨了他一眼,又干咳了两声,“工作,工作。”

    

   四

   更年期妇女将一张照片丢给了病人1125,“你知道这是谁吗?”

   他低头看了下照片,站起来回答道:“报告领导,知道,这就是我。”

   “你的错误就出在这张照片上,你知道是什么错误吗?”

   “报告领导,知道,是因为我的笑容。”

   “你的笑容怎么了?”

   “我的笑容……太难看了。”她恶狠狠地瞪着他,显然她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他迟疑片刻,赶忙纠正道:“不是太难看了,是……是心怀叵测,对,叵测……”

   病人1125在未变成精神病人之前是一所大学的历史系教授。本来他平素表现良好,不但从不想那些歪门邪道,而且在组织眼里还是个积极向上的好分子。这么个好分子之所以突然蜕变堕落为一个精神病人,祸根就是他那笑容——心怀叵测的笑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