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新泰,今夜我为你落泪]
李对龙
·从“诸宸事件”看国人之爱国观
·温家宝的无奈
·黑色幽默
·小白之悲剧
·英雄与狗熊颠倒的时代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心里话——利用人的良善之心乃是最无耻最卑鄙最猥琐的行径!
·关于六月的随笔
·命运之交响——扼住理性的咽喉!
·想起沈荩
·曾经拥有——明清之际西方传教士在中国
·基督教与专制
·张居正与申时行
·汪精卫“任伪”评议
·万历的失败
·小议德治
·非常解读——读《非常道》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
·凌迟
·暴力解析
·欲说当年好困惑——关于政治与友情的一些旧事
·“翻一翻”与“翻一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泰,今夜我为你落泪

   
   一
   
   新泰,今夜我为你落泪
   

   我恨!我恨权贵的贪婪与不仁
   我怨!我怨家乡的封闭与落后
   我怜!我怜乡人的憨实与隐忍
   我爱!我爱这片哺育我的土地
   
   二
   
   家乡村外的潺溪因暴雨连连而波澜泛起
   溯游而上的鱼群与欢呼雀跃的孩子们斗智斗勇
   而我,曾经的他们,如今成了伫足的守望者
   赤足踩入水里,水流抚摸中涌现追忆的怅然
   
   我绝不会想到
   当无数河溪在远方汇集成呼啸湍流
   水库濒临溃堤,灾难正在酝酿
   
   三
   
   往昔澄澈的汶水几十年如一日地臭不可闻
   往昔宽广的河道几十年如一日地淤积阻塞
   煤矿每年上缴的高额税赋都用到了哪里?
   
   不远处通往市区的十字路,漂亮的转盘
   “国家园林城市”的鲜艳碑文成了莫大的讽刺
   四处拦堤花园秀美绿波荡漾脉脉含情
   ——当无情的洪水袭来
   这一切都成了不能承受之重!
   
   面子!面子!
   贪腐!贪腐!
   当这座小城因矿难而举世闻名
   当远方的朋友因矿难而问询我
   我感到的只有耻辱与心痛!
   
   四
   
   他们贪婪成性!
   他们腐朽成性!
   他们压榨成性!
   他们克扣成性!
   他们嗜血成性!
   他们借体制转轨而中饱私囊
   他们花费上亿元打造一场华丽的庆典
   他们的豪宅与情妇遍地都是
   他们的子女蛮横张扬挥霍无度
   ——他们是谁?
   他们就是经济学家所高捧的“高尚”的民间富人!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智者不仁,以穷众为刍狗!
   
   五
   
   黑泥沾裹着的身躯,同样黑色的眼睛炯炯有神
   忘掉远方是否有出路,忘掉夜里月黑风高
   在“国家园林城市”的招牌下将腰弯到煤泥里
   任高贵者们踩踏,投来凶残与鄙夷的目光
   
   我无法想象!我不敢想象!——
   矿井下,当泥水浸泡,当黑暗袭来,
   当他们放弃了徒劳的挣扎,静待死神降临
   他们最后的思绪会飘向何方?
   是做好饭菜等待丈夫归家的妻子?
   是在爸爸怀中故作挣脱的尚年幼的孩子?
   是满头银发的爱唠叨的父母?
   是在异乡打工或求学的让人挂念的子女?
   
   当泥水没过头顶,他们静静地闭上双眼……
   时间已经停滞,饭菜已经冰凉
   妻子再也等不到丈夫的归家
   孩子再也感受不到爸爸的胸怀
   白发人的唠叨只能面对着黑发人的孤坟
   在外的子女也许还不知晓他们已与父亲阴阳两隔
   
   六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不必敬畏自然,何苦生在中国”——
   中国,我为你而感到羞耻!
   新泰,我为你而感到羞耻!
   
   我一直认为哭泣的人是可耻的
   但今夜,强忍的眼泪终于滴落键盘
   那毕竟是我的国我的家啊!
   他们都是中国人都是新泰人啊!
   他们都是我的同胞我的父老乡亲啊!
   
   七
   
   虽是异乡归来后的暂时驻留
   却已不为所容
   身处乡土却犹如他方异客!
   
   此刻,因为你们——我苦难的父老乡亲
   我为我心底里曾有的畏缩而感到羞愧!
   因为你们,我不会再畏惧一切
   被刁难,被报复,被逮捕,甚至入狱
   ——我会时刻等待着可能降临的一切
   犹如我等待着自由与福祉在这苦难国土的撒播
   
   原谅我,为我担心的亲人
   原谅我,我远方的朋友
   
   七
   
   我恨!我恨权贵的贪婪与不仁
   我怨!我怨家乡的封闭与落后
   我怜!我怜乡人的憨实与隐忍
   我爱!我爱这片哺育我的土地
   
   新泰,今夜我为你落泪
   
   2007年8月21号凌晨于山东新泰
   
   
   附注:“忘掉远方是否有出路,忘掉夜里月黑风高”:Beyond《农民》里的一句歌词。
   
   新泰,地处鲁中腹地。春秋时称平阳,处齐鲁两国交界地带,战事频仍。向齐桓公荐举管仲的鲍叔牙,和被尊为乐圣的音乐家师旷即为平阳人。后行政划属屡经改易,西晋时属南城(今费县),镇南将军羊祜(今新泰羊流镇人)上表,取新甫山与泰山的首字易名为“新泰”,沿用至今。新泰现划属地级市泰安市。
   
   新汶,煤矿众多,有煤城之称,建国后曾直属济南,后强行划回新泰,新汶人曾因此而与新泰方面发生过激烈冲突。8•17矿难好像是建国后新汶第二次发生特大矿井伤亡事故。
   
   与周围县市实行的“愚民化教育”不同的是,新泰历来非常重视教育,新泰每年的高考上榜率在附近县市中也只有泰安市能与之相较。素质较高的新泰人一般都通过受教育而永远地离开了这里。所以杨宽兴先生《探访山东新汶8•17矿难》对新泰治安状况差的描述虽非虚言,但新泰绝非如穷山恶水一般。即使那些黑社会帮派,很多都是从外地逃窜而来的亡命之徒,真正的新泰人并不多。要怪只能怪相关部门的渎职与软弱。
   
   原载《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