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李对龙
·惩治汉奸言论法——一场民族主义情绪支配下的闹剧
·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小偷”与“大盗”
·红旗飘飘
·“博士”撞南墙
·巩献田其人其事及我们的时代
·“走狗”正解
·素质问题
·到底谁该被“清退”?!
·转型之痛—— 我看郑州升达学院学生骚乱
·从“诸宸事件”看国人之爱国观
·温家宝的无奈
·黑色幽默
·小白之悲剧
·英雄与狗熊颠倒的时代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心里话——利用人的良善之心乃是最无耻最卑鄙最猥琐的行径!
·关于六月的随笔
·命运之交响——扼住理性的咽喉!
·想起沈荩
·曾经拥有——明清之际西方传教士在中国
·基督教与专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们对于我们腐烂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怅、失败的苦痛
   是寄予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
   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
   
   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
   那无数次的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
   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评定
   
   ——郭路生:《相信未来》节选
   
   
   
   长久以来,我们无法建立起对政权的有效监督机制。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历史的监督,寄希望于历史的威慑力对统治者邪念的压制,寄希望于历史对邪恶的最终审判。然而,当现实还未成为历史时,掌握主动权的却始终是统治者或罪恶制造者。
    我们看到,完全有能力为所欲为的君王,因慑于史官的笔墨而不敢大肆作恶。完全可以卖国求荣的张作霖,因恐于后人的唾骂而与自己的靠山翻脸。我们也看到,因害怕遗臭万年而一直犹豫不决的秦桧,最终还是杀害了岳飞。那个流泪而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的人,却是最大的始作俑者!对他们而言,为与不为只是一念之间而已。而且他们也明白,当现实成为历史时,一切也已事过境迁。
    历史的审判,与其说是正义的最终彰显,不如说是邪恶在岁月冲刷下的自动消亡,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剧吗?
   
   ——笔者旧作:《信仰历史的民族》
   
   2006年12月30日,巴格达时间清晨6时05分,北京时间上午11时05分,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以反人类罪被依法执行绞刑。
   
   ——新闻报道
   
   
   
   12月30日上午,当钟表显示11点的时候,早已通过各方报道获知消息的我,赶忙打开电视锁定央视新闻频道。几分钟后,新闻报道插播突发新闻,确认萨达姆已被绞刑处死。我似叹息般地轻舒一口气。将此事告诉一位长辈,他讶异的神情中掺杂着些许的同情。的确,这两年的新闻报道中,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老头儿须发凌乱的落魄形象,一如往昔的倔强神态掩饰不住迟暮的衰颓。但这终究无法抹去他如日中天时的滔天罪孽,因为我们还有最理性与权威的裁判——人间的正义法则。
   
   心情复杂的我,不禁想到了诗人郭路生的那首《相信未来》,以及我在拙文《信仰历史的民族》里的自问与哀叹。今天我终于颇意外地看到,历经曲折的审判程序后,萨达姆最终被依法处死。先辈们相信未来,相信了几十年,上百年甚至上千年,因为他们的时代从未真正有过这个东西。而踏着他们所开拓出的血路,我们现在起码已经看到了一丝曙光——它就是法治。在这场法治与人治的较量当中,最终以萨达姆的被依法处死而落下大幕。这一刻,我们不再需要历史的审判,不再需要未来作主宰。我们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人间的正义法则主宰一切。
   
   萨达姆被处死后一小时,网上关于此的报道便铺天盖地了。我比较关心各方的反应,便打开新浪网的新闻频道,《萨达姆被绞死》的专题新闻已经出炉了。许多国家都或直接或间接地表了态,唯有中国政府,“秦刚表示,中方希望伊拉克早日实现稳定、发展”,其实就等于放了个花哨的屁,萨达姆的确已经毫无利用价值了。至于国内各路“专家”们的评论,则就比较“不约而同”了:张晓东《绞死萨达姆并不能带给伊拉克和平》,张国庆《美国执意处死萨达姆掩盖伊战错误》,徐立凡《萨达姆时代结束了中东难有新开始》,殷罡《布什政府急于处死萨达姆为防民主党清算》,前中国驻伊大使《萨达姆死刑将令阿拉伯世界屈辱》……
   
   只看这些官样文章的题目,我们就已经知道专家们的态度了:布什来狠的,萨达姆玩完了,伊拉克没救了。如此一致的评述,我真不得不佩服“专家”们“察言观色”的超强能力。其实,我在这里赞扬“人间的正义法则”,肯定也是会有许多人不屑一顾的。诚然,我并不否定萨达姆一案所包含的政治策略因素,这其实是无可避免的,因为萨达姆本就已经成为了个敏感的政治符号。但这场司法审判决不是“政治游戏”的点缀。在此我们有必要再细细回顾一下整个审判过程:
   
   伊拉克法庭于2005年10月19日开始对杜贾尔村案进行庭审,共收录证词130份。今年11月5日,伊拉克高等法庭宣判,萨达姆在杜贾尔村案中犯有反人类罪被判处绞刑。随后萨达姆提出上诉。伊拉克上诉法庭12月26日宣布,维持对萨达姆的死刑判决,并将在30天内执行。上诉法庭的判决意味着“杜贾尔村”案审理尘埃落定,萨达姆和他的辩护律师团已没有回旋余地。一名伊拉克官员称,伊拉克总理马利基在12月29日就已经下达了处决令,并且已经获得伊拉克总统和司法部长的认可。萨达姆的律师12月29日在华盛顿提出请求,希望法官能够下令暂停对萨达姆行刑。他们提出这一请求的理由是,萨达姆在华盛顿仍有一宗民事诉讼案未了,因此如果现在被处决,他作为民事诉讼案被告的权利就会受到侵犯。美国华盛顿地区法院29日做出裁决,驳回了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的律师提出的阻止对萨达姆行刑的要求。(整理自新闻报道)
   
   其实司法机关之所以如此迅速地对萨达姆执行死刑,主要原因还在于07年不久萨达姆就将年满七十周岁,而根据伊拉克法律规定,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免于死刑刑罚。我们也看到萨达姆在最后时刻,竟也试图通过法律程序的因素来拖延时间。这真的是一次关乎生死的争斗,它必然包含着政治因素,但我们看不到硝烟与血腥,因为双方的武器都只是法律,是法律程序内的政治博弈。从本质上讲,布什参与这场“游戏”的资本就是美国人民所托付给他的公共权力。而一旦“游戏”玩砸了,或是作出了其它让“雇主”不满意的事情来,作为“雇员”的布什就可能随时被“解雇” 。所以我一直都觉得那些西方强权威胁论者很可笑,即便是美国这个更倾向于精英政治的民主国度,总统何来“权”可“强”?
   
   由此而论,之所以说这场司法审判决不是“政治游戏”的点缀,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它本身就是建立在宪政民主的基础上的,它的终极目标也是推翻人治而推行法治。而其它一切所谓的政治纷争、石油利益、国际利害关系等等,皆都逃不出宪政民主的紧箍咒,前者亦从另一层面折射出了宪政民主、分权制衡的政治理念。
   
   我们也确实看到,布什政府因此所承受的来自民众、司法与检察系统的巨大压力,还包括传媒的批评等一系列质疑之声。它们都时刻监督着“游戏者”不偏离法治的轨道,在其私欲袒露之时及时地敲响警钟。这也是萨达姆与布什的本质不同之处。比如布什在关塔那摩设立的特别军事法庭,最终被美国最高法院裁决为违反美国法律和国际战争法。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美国本土已经深入人心的宪政民主的法治理念,其中当然也包括分权制衡的政治体制。既然是“制衡”,就肯定会出现种种纷繁复杂的问题,但根基已然不易撼动。这些问题的出现也时刻给我们以警告,督促我们不断完善这种最不坏的政治制度。而我们许多人则恰恰是把表象的问题当作真理,以此来诟病宪政民主制度,比如那些跟风拍马的“专家”们。我还记得曾有一“资深老油条”依仗自己几十年的政坛“揩油”经历,自以为是地向我这个“民运小将”(“老油条”语)分析共产党与民运团体的“争斗伎俩”。那意思就是告诫我,他们两头都不是什么好鸟,根本就没有什么民主可谈——这其实就是典型的把表象当真理的短浅思维模式。
   
   萨达姆,这个肯定会被载入史册的暴君,最终受到了法律的惩罚。萨达姆人治时代的终结已然尘埃落定,而新的尘埃肯定又会俟机飞扬,这个世界本就是不甘寂寞的。“侵略者”美国人终将会抽身而回,要想实现真正的安定最终还得靠伊拉克人自己。能够最终决绝地将萨达姆送上绞刑架,他们已经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伊拉克民众都在为这一举动而欢呼,这就是民意与民心。
   
   我不知道萨达姆的被依法处死,会触动多少专制者的神经?起码在中国会有许多的。虽然这的确是个维权运动的深秋,但这块晦暗的土地毕竟已经曙光初现,这是先辈们的未来,是我们的当下。难道你还想让天安门前再多供奉几具僵尸吗?历史是不容逆转的,除非他们能让已经初步具备法治观念的民众全部消失。当你用心来领略先辈们相信未来的悲壮时,你会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幸运,眼前的困局是多么地微不足道!
   
   我们毕竟已经看到了最理性与权威的裁判——人间的正义法则。我用心捧起未来民主中国的宪法,问,最终将专政者送上法庭的人会是谁?最终以人间的正义法则来控诉专政者的是谁?来审判专政者的是谁?来指证专政者的是谁?甚至为了程序正义与职业责任来为他们作辩护、使他们受到最合法的惩罚的人是谁?我希望每个人的回答都会是:舍我其谁!
   
   2006年12月30号

此文于2007年09月2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