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悼送叶利钦]
李对龙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心里话——利用人的良善之心乃是最无耻最卑鄙最猥琐的行径!
·关于六月的随笔
·命运之交响——扼住理性的咽喉!
·想起沈荩
·曾经拥有——明清之际西方传教士在中国
·基督教与专制
·张居正与申时行
·汪精卫“任伪”评议
·万历的失败
·小议德治
·非常解读——读《非常道》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
·凌迟
·暴力解析
·欲说当年好困惑——关于政治与友情的一些旧事
·“翻一翻”与“翻一番”
·剥皮
·老K杀人事件
·情人节的玫瑰
·出卖
·蜕变
·在时代华美的盛宴上
·水泥盒子
·感谢组织给予我们放屁的自由!
·童话农场(之一)看门猪的故事
·童话农场(之二)猫和老鼠的友谊
·童话农场(之三)肃整风波
·童话农场(之四)虎落平阳
·传说
·蛮荒时代
·浪漫时代(小说)
·史无此记
·宋家王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悼送叶利钦

   叶利钦故去了。留下人们的追思。
   
   他上次为世界所瞩目还是在八年前,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刻,这位强势人物毅然决然地卸甲归田,走下了总统宝座,一如当年他以强势者的姿态坐到这里。整个90年代,俄罗斯属于叶利钦时代,也属于未来。
   
   还是叶利钦的“老朋友”美国人说的恰切,“他是历史性人物。”千秋功过,自有后人评。

   
   时势造英雄。当世界一团遭的时候,总该有个人站出来收拾一下,这次上帝选中了叶利钦,不幸的宠儿。
   
   八年后卸任时他说,“我已经完成了我一生的主要任务。俄罗斯将永远不会再回到过去,俄罗斯将永远向前迈进。”单从那一系列我们中国人惯用的经济数据看,他的政绩并非突出,但历史仍将不吝给予他鲜花与掌声。叶利钦是一位时代的开拓者,这便是他的历史使命所在,“俄罗斯将永远不会再回到过去,俄罗斯将永远向前迈进。”他说到了,也做到了。
   
   我想,叶利钦不可能不读奥威尔的《1984》。
   
   让人民坦然抛下民族主义的枷锁,比让苏联和平解体更难。王小波的《2010》里,老大哥王二在受过鞭刑的惨痛蹂躏后才翻然醒悟,我想,这便是当年苏联人民接受叶利钦时的心态吧。叶利钦并非杰出的政治家,他只是知道人民需要什么而已。
   
   强权畸形体制下的所谓强盛,只属于独裁者们,不属于俄罗斯人民。自由正轨体制下一点一滴的福祉,才真正属于俄罗斯人民,属于俄罗斯的未来。
   
   叶利钦是安然辞世的,可谓难得的善终。叶利钦,此生足矣。
   
   现在看来,叶利钦一生起码有两大贡献,一是在90年代初将戈尔巴乔夫请下了台,二是在90年代末将普京提携上了台。两者都意蕴深远,无论对于俄罗斯,对于世界,还是对于我们中国。这也许让我们觉得新鲜,觉得不可思议,觉得难以理解。但是,无须复杂的理论,无须高深的见解,叶利钦用行动告诉了我们,政治游戏的确还可以这么玩的。
   
   叶利钦故去了。他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他留下的是一个起点,一个范本,一种抉择,一种召唤。古老的东方,冥冥之中是否也在期待一个,叶利钦?难道我们所受的“鞭刑”还不够吗?
   
   2007-4-23《民主论坛》首发

此文于2007年11月1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