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岸青去了]
李对龙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心里话——利用人的良善之心乃是最无耻最卑鄙最猥琐的行径!
·关于六月的随笔
·命运之交响——扼住理性的咽喉!
·想起沈荩
·曾经拥有——明清之际西方传教士在中国
·基督教与专制
·张居正与申时行
·汪精卫“任伪”评议
·万历的失败
·小议德治
·非常解读——读《非常道》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
·凌迟
·暴力解析
·欲说当年好困惑——关于政治与友情的一些旧事
·“翻一翻”与“翻一番”
·剥皮
·老K杀人事件
·情人节的玫瑰
·出卖
·蜕变
·在时代华美的盛宴上
·水泥盒子
·感谢组织给予我们放屁的自由!
·童话农场(之一)看门猪的故事
·童话农场(之二)猫和老鼠的友谊
·童话农场(之三)肃整风波
·童话农场(之四)虎落平阳
·传说
·蛮荒时代
·浪漫时代(小说)
·史无此记
·宋家王朝
·青春之殇——悼我的同龄人孙明
·摄氏世界
·
·岁月无痕
·英雄
·九月九日感怀
·丑陋的中国人!
·古堡阴谋:代号166
·天安门之春——写在“六四”十八周年
·影像
·新泰,今夜我为你落泪
·宛莹
·
·烟城往事
·归宿
·时间
·送葬
·我和你有个约——电影《拉贝日记》
·二十年
·十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岸青去了

   岸青,也就是毛岸青,也就是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的弟弟、毛氏最 后在世的子嗣,于本月23号悄然辞世,享年84岁。与当年他父亲的 “举国哀痛”,与今天权贵们的“风光上路”相比,这位在军内挂了 个闲职的伟人子嗣的辞世,确实非常悄然,海内外各大传媒的报道都 是大同小异的短短几句话,与一般的时事新闻并无不同。倒是网民当 中的“保毛派”与“倒毛派”,又找到了斗嘴的搞头,相互叽叽喳喳 了一番。

   岸青去了,半夜入睡前我抽空寻思了一会儿这件事。

   当全盘否定毛泽东经济路线的《物权法》好歹pass了的时候(用李昌 玉老先生的话说,“假若毛泽东回到人间,为了这个《物权法》,恐 怕他把胡锦涛碎尸万段也难解难消心头之痛之恨!”),当媒体与网 民正积极声援那个史上最牛的“钉子户”的时候,毛泽东最后在世的 子嗣就这么悄悄地去了。这其中是否存在着某种寓意,您自己琢磨 吧。

   “73,84,阎王不请自己去”,这是毛泽东晚年挂在嘴边上的一句 话。众所周知,老毛一直都是秦始皇的铁杆粉丝,闹到最后,其毒、 辣、狠早已大大超越了自己的偶像。但他又比秦始皇实在得多,不会 傻到去妄想长生不老。正当实在的老毛在去向阎王报告之前,着手解 决接班人这个老大难的问题时,意外接踵而至,岸英去了,岸青傻 了,老大哥死后被搞了,少奇同志让人不放心了……事情一下子严重 起来,老毛终于坐不住了,他左顾右盼,发现仅剩下自己的枕边人江 国母让他“放心”了。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为了自己死后老婆能 顺利登基,他让几千万人赔上了性命,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最后 老毛挑中了“你办事我放心”的“老实人”华主席,本以为他会惟国 母是瞻,可老毛一闭眼他就将四人帮送上了审判廷(当时叶剑英只是 个执行华主席命令的走卒而已)。至于这其中的寓意,还是由您自己 琢磨吧。等后世这段历史大白天下后,史家们也自会有论不完的话题 的。

   读张戎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老毛所有毒辣阴险的斗争伎俩 我都不觉得意外,唯一让我惊异的是他对自己妻子与儿女的铁石心 肠,用老百姓的话说,这家伙的良心让狗给吃了!当他在江西死皮赖 脸地坐上苏维埃头把交椅的时候;当他坐在自己亲自设计的轿子上, 被抬着行进25,000里的时候;当他在陕西老巢春风得意的时候,身处 国统区的岸英、岸青两个孩子正衣食无着,甚至沦落街头,随时都可 能丧命。老毛从未顾及过他们的安危,对他们的态度是,找着就找 着,找不着拉倒。毛岸英后来死在了朝鲜。毛岸青据说因幼时挨打, 加之丧兄之痛,精神失常、神志不清,自然无法让老毛“放心”,却 也让其他人放下了心。在父亲死后,他能继续任职军中,安享晚年, 直至寿终正寝去“报到”,各中缘故,不言自明。这其中的寓意,仍 然由您自己琢磨。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我想当毛泽东晚 年泪流满面地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既是作为一个暴君,作为一个 “2,000年帝制回光返照时期”的皇帝,也是作为一个父亲,一个老 人。“2,000年帝制回光返照时期”的皇帝,这是唐德刚对袁世凯、 毛泽东、蒋介石三人的评价。我记得他对此还调侃道,“朋友,他们 就处在那样一个特殊的时代当中,你又能让他们怎么样呢?”这话似 乎很没心没肺,却也包容着一种无可奈何的宽容。他们的下场是时代 造成的,也是他们自己造成的,从一开始他们走的就是一条不归之 路。

   今天,胡哥废了老毛路线,阿扁拆了老蒋铜像。两个生前的对头,死 后一个无法下葬,一个无处下葬,都正遭遇着同样的尴尬──这其中 应该也有寓意,但我想已没必要说出来了。夫复何求?哈哈。虽然他 俩让许多人(包括我在内)恨得牙痒痒,但我想,当后世历尽苦难的 中国人,终于争来真正的民主与幸福之时,就让这二老入土为安吧 (他们斗了一辈子,最后所奢求的,无非如此)。让整个20世纪的国 人苦难史,也一道永远地入土为安。

   岸青去了──去了就去了吧。挥一挥手,恭送毛老,拜拜吧您哪!窗 外星光点点,一片寂静与淡然。关灯,睡觉。

   (2007-03-27凌晨)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3-27] 修订:[2007-03-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