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史无此记]
李对龙
·个人简介
·毛泽东是怎样修炼成毛太祖的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从《让子弹飞》看百年中国革命
·百年未竟宪政梦——读《立宪派与辛亥革命》
·《零八宪章》的目的:变专制中国为宪政共和国
· 跛足改革的穷途末路——读《小岗村的故事》
·被伤害与侮辱的人们——读龙应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张耀杰对现代中国历史的祛魅解惑
·毛泽东是怎样修炼成毛太祖的
·论辩式民主:休戚与共,和而不同
·投机中国——评毒奶粉事件
·要聚义厅还是要议会厅——评贵州瓮安事件
·惟当独立于他人的意志时,才有自由可言——无干涉的自由观念和无支配的自由观念
·余秋雨,你含的不是眼泪而是毒液
·面对汶川大地震,请少一些煽情和感恩,多一些理性和问责
·平庸的恶可以毁掉整个世界
·中国,路在何方?——评达赖喇嘛、胡锦涛和马英九对中国的影响力
·西藏事件的根源并非民族矛盾,而是共产党专制
·从公民爱国主义看西藏事件
·公民美德和厦门模式
·一个不受制约的政府何来民主与善治可言?
·最深的羞耻以及无耻——读拉什迪《羞耻》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电影《斗牛》
·希望,希望——兼小议鲁迅“反抗绝望的哲学”
·伸展汉语言说的螳臂——读朱大可《记忆的红皮书》
·你是否感觉到了饥饿?——身体饥饿和精神饥饿
·我们有权审判你——读杰弗里·罗伯逊《弑君者:把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的人》
·仁爱之心使你富有——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推石上山的西西弗 ——读朱大可《流氓的盛宴——当代中国的流氓叙事》
·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电影《刺杀肯尼迪》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当我们成为提线木偶——电影《疯狂的赛车》
·宝藏的乌托邦臆语
·为小人物撰墓志铭——读廖亦武的访谈作品
·我有憧憬如沧海——写在2008年的6月伊始
·悼送叶利钦
·惩治汉奸言论法——一场民族主义情绪支配下的闹剧
·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小偷”与“大盗”
·红旗飘飘
·“博士”撞南墙
·巩献田其人其事及我们的时代
·“走狗”正解
·素质问题
·到底谁该被“清退”?!
·转型之痛—— 我看郑州升达学院学生骚乱
·从“诸宸事件”看国人之爱国观
·温家宝的无奈
·黑色幽默
·小白之悲剧
·英雄与狗熊颠倒的时代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史无此记

   首先我要说,这是一个历史故事,但这是一个与历史无关的历史故事。这么说似乎是显得有些深沉了,但我真的不想深沉,它们只是看起来深沉罢了。我是说,这只是我个人所讲的故事而已。其次我还要说,这是一个与历史无关但与武侠有关的历史故事。这问题似乎就有些复杂了,现在我只能说,如果您单纯是冲着“武侠”这个东西来的,那我恐怕要让大侠您失望了。某些“武侠家”的故事,其实是与历史有关但与武侠无关的武侠故事。而这只是我个人所讲的故事而已。

   在讲历史故事之前,我觉得还有必要说说目前也就是现在的事情。现在的事情是,我是个搞文学的诗人,但这并非这件事的关键。关键是,我有个搞历史的朋友。此君现在是历史专业的研究生,一双小眼睛上覆着两片超大号的玻璃瓶底,满脸的历史沧桑感。一个严肃的人看了这张脸,肯定会忍不住感慨唏嘘一番,就如余秋雨碰到废墟遗址一样。可我一看到这张脸就忍不住想笑,惹得此君一见到我就对我怒目而视,恨不得抛下高级知识分子的身份活吞了我。由此可见我是个多么不严肃的人。

   我总称呼我这个搞历史的朋友为“司马迁”,以至于竟有些记不清了他的真名,似乎也没必要记得了。每当我叫他“司马迁”的时候,他总是故作谦逊地装出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弄的我也不好意思起来。我其实一直没好意思告诉他,我所指的并非写《史记》的司马迁,而是受宫刑的司马迁。当然,这只是个形象的比喻而已,我的司马迁朋友健全得很。我的意思是,生活在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搞历史的人,都可以被称为司马迁,并非因为他们都能写出《史记》来,恰恰相反。当然,史上如果也有搞文学的兄弟受过宫刑,您也可以用来代称我这样的人,绝对形象。王小波总喜欢在自己的故事中“露骨”(批评者常使用的专业术语)地描述这个器官,有人说这样做不够含蓄,其实是不够形象罢了。现实生活中,对小波同志的这种行径深恶痛绝的人可分作两类,一类是受刑者,出于嫉妒——这不是往我们伤口上撒盐吗?!另一类是施刑者,出于恐惧——这不是又要让人想入非非吗?!记得曾有一个似乎很“正派”的批评者说,看王小波的小说的人,很少不是冲着他笔下的那个器官去的——这话说得太对了!当然,这可都是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只是形象了一下而已。

   您也许已经相当有意见了,历史怎么能让这么不严肃的人来讲呢?出了问题怎么办?其实我也与您有同感,我们怎能容许我们的历史出问题呢?但让我来讲历史,恰恰是搞历史的司马迁朋友的主意。他鼓励我说,你放手去搞就是了,出了问题不还有我这个专业司马迁吗?然后我就放手来搞了。不过我估计如果他看到了我目前的成果,一定会矢口否认自己是专业司马迁的。他把挑子一撂,一切后果就由我这个非专业人士承担了。

   此事的起因是,我的司马迁朋友正为自己的毕业论文选题而搜肠刮肚,也就是说他正遭遇题材荒。这事似乎跟搞文学的我没多大关系,但搞历史的他在搜肠刮肚之余总往我这跑,让我给他出出点子。我自个还荒着呢,哪有闲情给别人开荒去?我就说我是搞文学的,隔行如隔山啊。司马迁朋友却蔑视地说:“这年头搞什么不是搞啊?”这句不容辩驳的话让我哑口无言,也颇让我对司马迁朋友刮目相看,于是我就打算帮他搞搞历史了。

   当我决定帮司马迁朋友搞历史后,他给我提了几条专业性建议:第一,觉悟要高。第二,格调要雅。第三,思想要正确。第四,影响要积极。司马迁朋友还给我了本内部资料,叫什么史学专利登记册。搞历史的人只要搞出点新花样来,就得赶紧去申请专利保护,防止后来者侵权,这样汇编成册后专门糊弄老外,以提升社会主义中国的国际形象。司马迁朋友说,登记册里的专利名称一栏你必须仔细看看,决不能犯侵权的错误。我好奇地翻开一看,《关于孔子“三月不知肉味”到底是猪肉还是羊肉的论述》、《关于朱元璋得过痔疮的论证》、《论宋神宗是否是斗鸡眼》……看得我直冒冷汗,我这个诗人的想象力也不过如此了,我终于明白司马迁朋友为什么非让我给他出点子了。

   这就是搞文学的我要搞历史的事情了。其实这其中的内在哲理是,这个时代挂牌搞历史的人,都已经成为了专业司马迁。党的政策就是,让专业不再专业,而我在史学方面是非专业人士。也就是说,我钻了政策的空子。

   司马迁朋友立志将来专攻明史,他要求我出的点子也是明朝的事情。这未免让我觉得郁闷,因为在我的印象里,那个朝代除了不上朝的皇帝就是如日中天的太监,而且据历史教科书说,我们伟大文明的衰败也是从那时开始的。司马迁朋友却说:“越是这样才越应该研究,党的政策就是要批判万恶的旧社会嘛。”

   我一边翻着那本史学专利登记册,一边绞尽脑汁地寻找创意。像痔疮、斗鸡眼等等都已被人抢先注册,我就无权再去研究了。如此厚的一本专利册子,想要不侵权的确不太容易,不过最后我终于灵光突现,想起好像在哪本野史上看到过,明朝的一个皇帝被怀疑是个秃头的。 我赶忙兴高采烈地将此事告诉司马迁朋友,他听了却顾虑重重,告诫我批判旧社会也得注意别犯影射新社会的错误,因为现在的领导,头上似乎都不太茂盛。我想了想,就把马克思和恩格斯搬了出来,“咱们得向导师看齐啊,何况这个皇帝变秃也是有特殊原因的。”司马迁朋友一时语塞,最后说,“这样讲,倒也说得过去。”其实这件事怎么讲也说不过去,纯粹狗屁不通,不过在导师跟前你再不通也得给我通了,这就是导师的魅力。这个秃头的问题就算通过了审查,我的故事也就开始了。

   二

   故事的主人公名叫王小刀。虽名曰小刀,却使一把宽阔的大刀,一般只有刽子手才用这种笨重的武器的。虽然您可能在电视上看刽子手使着把大刀特痛快,切人的颈椎就跟切黄瓜一样。但问题是,王小刀的职业不是刽子手,而是一名光荣的锦衣卫,在格斗时哪个笨蛋会主动伸过脖子来让你切?何况王小刀的外表也与刽子手极不一致。切人颈椎可是个力气活,所以刽子手一般都生得粗犷高大,而小刀同学却是一副书生样子,很难让人相信他能舞得动那把大刀。

   介绍王小刀就得也介绍一下王小刀的父王二刀,而介绍王二刀就也得介绍一下王二刀的父亲王大刀。也就是说,王小刀是王二刀的儿子、王大刀的孙子;王二刀是王小刀的父亲、王大刀的儿子;王大刀是王小刀的爷爷、王二刀的父亲。

   想当年,王小刀的爷爷、王二刀的父亲王大刀,白手起家干起了刽子手的营生。他逐渐发现,需要此项服务的人家总喜欢雇佣刀比较大的刽子手。因为假设操刀者的力气与刀的锋利度是两个不变的常量,则刀越大砍起头来就越痛快,也就是说痛快的程度与刀的大小是成正比的。毕竟每个人一辈子最多只这么一次,谁不想痛快点?那两个常量王大刀都具备优势,为了多揽生意他一不做二不休,拿出所有的积蓄,先打造了一把少见的宽阔大刀,又买了几条大狗。然后他扛着大刀、牵着大狗就上街揽生意去。亲自在雇主面前做试验,咔嚓就把狗头砍了下来,那狗头掉到地上还要歇斯底里地吠叫上半天,才察觉到自己已经身首异处了。

   关于王大刀打造这把大刀的细节,我就不赘述了。您可以参照“武侠家”们的说法,什么用从五千米的高山上所采的铁矿作原材料,从五百米的地下挖出来的上等煤炭作燃料,经过九百九十九天的锻造,这把神奇的兵器终于诞生了!这其中的数字可都是变量,您怎么高兴怎么变,不过也得适时考虑一下,一个刽子手的家底子能有多厚。您也可以推测这把刀并非王大刀花钱打造的,而是他偶然在一个高深莫测的山洞里发现的,是某某江湖高手的遗物,等等等。

   王大刀使了这把大刀后,三方面的优势他都具备了,雇佣他的人也就越来越多,都夸赞他服务的周到。没过几年,王大刀便成了刽子手行业里的佼佼者。通过史书记载我们知道,当时刽子手们的业务量应该是非常大的,加之王大刀的名气,以至于最后想让他砍上一刀那还得预定呢。预备受刑者在监狱里实在等不及了,就摸着脖子跟狱卒发牢骚:“我说啥时候行刑啊?都等半年了!这王大刀怎么这么拽?我交的银子也不少了……”狱卒不耐烦地说:“催什么催!还得等半年呢!我们还急着呢!上头只管大笔一挥,倒是轻松,怎么就不能体谅我们基层工作的难处呢……”这就如现在,我们的社会主义监狱里人满为患一样,估计法警也是个紧俏的专业。当然,影射的错误不该犯,我只是又形象了一下而已。

   犯人催狱卒,狱卒就去催刽子手王大刀。本来按照圣贤的教导,一般一年四季只有秋天才宜行极刑,但由于吾皇圣明,需要此项服务的人太多了,而且源源不断,所以也就不分什么季节了。这就直接导致了王大刀一年四季忙得屁颠屁颠的。他一整天就只有两个动作,举刀,然后落刀,再举刀,再落刀……估计今天屠宰场里的屠宰机也是如此运行的。开始时王大刀在落刀的同时都会大吼一声,“他娘的!”,以壮声势。他冷不丁这么一声狮子吼,刑场围观者中就会有胆小的人尿了裤子。后来随着超负荷的运转,狮子吼渐渐变成了猫叫,再后来王大刀连娘也骂不出来了,只看见嘴在动。

   即便如此客户也仍是抱怨,“我给的银子比他多呢,为什么要我排在他后头?噢,我知道了,他是你家表舅,我要告你以公谋私!……”当然,王大刀也收了许多学徒,但似乎是因为一辈子只这么一次,大部分人都不愿意由学徒来代刀,即使优惠打折也不行。即便极个别人乐意,完事后掉到盆子里的脑袋还忍不住开口批评:“唉,学徒毕竟是学徒,还欠火候啊,与师傅差得远呢!”这样一来更没人乐意学徒代刀了,王大刀只得每刀必躬。但累了一整天,回家刚想坐下喝口茶,狱卒又来唠叨个不停,“王大刀,你抓紧点!要完不成今年的指标,你我都别干了!缴了你的上岗证!”王大刀斜睨着狱卒,一肚子火没处撒,他现在恨不得抡起刀来把自个砍了。

   终于有一天,王大刀下班回家刚坐下来端起茶杯,远远地就看见狱卒怒冲冲地迈了进来。狱卒走到他跟前正想发火,王大刀却突然把手里的茶杯往桌上一摔,站起来就抡起了大刀。伴随着耳边呼呼的风声,狱卒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王大刀一双牛眼瞪着脸色煞白的狱卒,吼道:“他娘的!太没人性了,老子不伺候你们了!”说着,那把大刀就砰一声扎到了地上,寒光闪耀中,狱卒都傻了眼。

   这就是刽子手王大刀撂挑子的事情。在自己刽子手事业的巅峰时期,王大刀真的就这样激流勇退了。许多预约客户非常生气,叫嚣着要跟他打违约官司。但从那以后很久,却没人再见过王大刀,王大刀及他的那把大刀就这么消失了,打官司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