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李对龙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当我们成为提线木偶——电影《疯狂的赛车》
·宝藏的乌托邦臆语
·为小人物撰墓志铭——读廖亦武的访谈作品
·我有憧憬如沧海——写在2008年的6月伊始
·悼送叶利钦
·惩治汉奸言论法——一场民族主义情绪支配下的闹剧
·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小偷”与“大盗”
·红旗飘飘
·“博士”撞南墙
·巩献田其人其事及我们的时代
·“走狗”正解
·素质问题
·到底谁该被“清退”?!
·转型之痛—— 我看郑州升达学院学生骚乱
·从“诸宸事件”看国人之爱国观
·温家宝的无奈
·黑色幽默
·小白之悲剧
·英雄与狗熊颠倒的时代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两会召开前夕,国内传闻赵本山在美国推广二人转被“忽悠”,遭遇了冷场,事后赵本山又向媒体“澄清”事实,称并无“忽悠”之事。正当人们疑惑于“忽悠”的真假之时,却又发现赵本山在赴美之前已当选为了辽宁省的人大代表。两会在即,人大代表却在地球另一头搞“忽悠”,玩二人转,这问题可就严重了。

   今天两会已近尾声,网上一直有传闻说赵本山并未及时赶回来参加两会,引来不少批评之声。我怕又被传媒“忽悠”,到网上仔细查找了一下新闻,才知道赵代表已于3月5号之前赶回了中国,并未耽误开会。但网上的批评声也并非子虚乌有,因为众所周知,我们的委员、代表当中有很多都是各行各业的社会名流,他们平时忙碌得很,哪有闲情雅致坐在人民大会堂里打上十天的瞌睡?所以两会与他们每天都要面临的诸多应酬并无不同,能推掉就尽量推掉。比如政协委员、电影明星巩俐,忙着在美国拍戏,前两届两会都“因故”未出席,结果遭遇“炮轰”,今年好歹是来了,还上交了两个关于电影分级和环境保护的废话提案,也真难为她了!

   其实每年都会有许多像巩俐这样的委员、代表“因故”缺席两会,可以说这已是两会的“潜规则”,组织者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于赵本山而言,有“推广民族艺术”这么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他在美国继续“转”下去也无不可。至于我们这些“被代表的大多数”,也完全没必要对此认真。因为仔细想想,对于艺术家、人大代表赵本山而言,他在哪里不是“转”啊?

   昆德拉曾说:“苏联,也就是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在这里我想借用他这句话说:“中国,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按照我国《宪法》的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是我国的代议机构(或者说是国会),政治协商会议则是富有中国特色的辅助代议机构的机构(真不知道这算个什么机构)。王天成在《三论共和国——关于国会制的思考》中说:“国会或者说代议机构是共和政府的一个基本标志。但一个国家有国会并不一定是共和国,只有当国会真正是最高立法和决策部门时,这个国家才是共和国……根据共和原则组织的国会与纯粹按民主原则组织的国会,是不同的。后者在政府中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威,有权牵制其他部门却不受其他部门的制约。其理论根据是,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通过其代表机关行使权力。共和主义的国会则不同,要受行政部门和司法部门的制约”——由此看出,我们的两会体现出“共和”来了吗?答案是没有!

   根据我国现行《宪法》与《选举法》的规定,我国人大代表的产生途径采取直接选举与间接选举相结合的方式。简单说就是,县一级、乡一级人大代表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省一级、设区的市一级的人大代表则由下一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全国人大代表由省一级和军队选举产生,采取地域代表制与职业代表制相结合并以地域代表制为主。对于我们这些 “被代表的大多数”而言,我不知道各地是否真正实行过这种选举制度。反正我及我身边的人都从未认真对待过那个直接的选举权,组织者们也不希望我们能认真对待。大家都明白,所谓人大代表的选举,很大程度上就是一种走过场的“面子工程”。我记得我在老家时曾很认真地向一位党员长辈询问人大代表选举权的落实情况,问他是否投过选票,他很不屑地回答:“都内定好了的,选个鸟啊?”本届全国人大代表的名单里充斥着众多社会名流、商贾巨富,很让人怀疑他们是如何成为人民的“代表”的,他们又能“代表”出些什么来呢?——总之,我们的两会体现出“人民”来了吗?答案也是没有!

   总结以上两点可以看出,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两会根本就不具备人民议会的性质,那它又算个什么东西呢?我看还是法学家贺卫方先生说得恰切:“它是一年一度的全世界最大的一场Party!”

   由此我认为,赵本山在哪里都是“转”!而且,与其在辉煌的会场里配合当权者上演虚伪的政治“二人转”,倒不如跑到纽约街头去推广自己真正的民族艺术,所以我倒希望赵本山留在美国,别回来凑这个热闹。还比较可笑的是,我刚才看到赵本山竟然是农民人大代表。他倒也谦虚,在两会上公开道歉,称自己这一年忙于演艺事业,并未深入到百姓中作调查,弄不出高质量的提案来。我不禁为如此认真的赵本山感慨起来,你还真以为他们拉你来做代表是让你“代表农民”呢?恰恰相反,如果你真弄出了“高质量”的提案,或许你的代表生涯也就该结束了!

   其实像赵本山这样认真对待两会的人有很多,比如一些传媒主持人,还有许多积极的网民。虽然也免不了要为权力歌功颂德,但他们的关注视点也确实有许多都体现民生、切中要害。但问题是,对掌权者而言,他们的策略就是,你说你的我做我的,反正就这十天,你说得越直接反而越能体现出共产党的“民主大度”来。至于两会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都是事先“内定”好了的,即使存在争议也是权力集团内部的事情(比如已经进入白热化的物权法之争),这便是我们一年一度的两会真正要做的事情了——协调内部矛盾,缓和社会冲突,进行权力与利益的重新整合与分配。至于赵本山、巩俐他们,只是这么一场Party的点缀物而已。

   两会这场一年一度的政治游戏,长远来看,毛共极权时代是谁乱说就收拾谁,今天则是你说你的我做我的,那将来呢?今天的赵本山、巩俐们还勉强在乎这个“代表”的名分、还对权势集团心存忌惮,那下一代人呢?总之,我很难想象现在被称作新生代的我们这一代人(出生于文革之后并且主要是八十年代,成长于泛物质化的九十年代,个人价值观形成于多元化的新世纪,不久的将来会成为中国社会的中坚力量),有端坐在人民大会堂里,听窘长的过场报告并打上十天瞌睡的耐心。这一代人不会在乎这个,也不需要在乎。这用不着高深的理论,借用新生代的代表人物之一韩寒的话说就是:“两会是屁,谁都别装!”

   简单说,既然是“游戏”就得有“玩伴”,没人陪你玩了,“游戏”还能继续吗?而且对方内部似乎也已有了蠢蠢欲动者(即所谓民主社会主义者)。当然,这种消极对抗只能起破坏性的作用,破坏之后我们还得构建起一套真正的现代代议制度。对此,我们还未有明晰的答案,在文章最后,我简单列举几位先行者的理论构建,以供参考:

   蒋庆:中国应实行三院制,即民院、儒院和君院,分别代表民意、天道和传统。贝淡宁:中国应实行两院制,即由民选政治家组成的下院和由知识精英组成的上院。王天成:中国应实行两院半制,“两院”即参议院、众议院,“半院”即将道德、知识、经验结合起来的权力相对较小的智囊性质的资政院(详细论述参见王天成的《三论共和国——关于国会制的思考》)。

   他们三位的理论构建,表现形式虽有不同,但其基本精神内核是相同的,即都注重权力制衡、平民政治与精英政治的结合,以及西方普世文明与中国传统文化的融合。必须说明的是,不论何种方式的制衡、结合与融合,都不可能是最完善的,但都应是力求弊端最少的。而且,不管何种代议制度,前提都是,使中国成为实实在在的“人民共和国”。 --------------------------原载《议报》第294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