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人啊,你本良善]
李对龙
·当我们成为提线木偶——电影《疯狂的赛车》
·宝藏的乌托邦臆语
·为小人物撰墓志铭——读廖亦武的访谈作品
·我有憧憬如沧海——写在2008年的6月伊始
·悼送叶利钦
·惩治汉奸言论法——一场民族主义情绪支配下的闹剧
·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小偷”与“大盗”
·红旗飘飘
·“博士”撞南墙
·巩献田其人其事及我们的时代
·“走狗”正解
·素质问题
·到底谁该被“清退”?!
·转型之痛—— 我看郑州升达学院学生骚乱
·从“诸宸事件”看国人之爱国观
·温家宝的无奈
·黑色幽默
·小白之悲剧
·英雄与狗熊颠倒的时代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心里话——利用人的良善之心乃是最无耻最卑鄙最猥琐的行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啊,你本良善

   春寒料峭。此刻北京城里正热闹如往昔,但热闹是他们的,我们感不到丝毫的暖意。夜凉如水,遥望着北国虚张声势的喧哗,我不禁又想起了去年盛夏,那双生气勃勃的澄澈的双眼。它如流星般倏然而逝,无影无踪。

   2006年的夏天我是在海滨小城烟台度过的。这座美丽而安静的海滨城市,夏日的天气如孩子般喜怒无常。刚才还骄阳似火,马上却又暴雨雷鸣,一阵疾风骤雨后乌云立即散去,不带丝毫拖沓,复又烈日当空,烤得人湿热难耐。

   那天我便是在这样一种湿热的天气中,出门去邮局取包裹,需到迎春大街上坐公交车。不管车还是人,似乎都在刻意躲避这热烘烘的天气,平时喧嚣的大街上此时竟一片安静。我在站点左顾右盼,终于远远望到53路车正慢腾腾地驶过来,便走到路边。这时我看到公路前方不远,在我这一侧稍靠中间的地方有一条大约满月不久的小狗,正吐着小舌头,屁颠屁颠地朝这跑过来,一双澄澈的小眼睛好奇地望着前方,生气勃勃的样子。我禁不住笑了,在这种天气里,路上似乎连车辆都被炙烤得昏昏欲睡,这精神饱满的小家伙无疑是一道亮丽的小风景,让我心里觉得凉爽不少。

   这时公交车已经驶到了跟前,我犹豫着是否应该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赶到公路外面去,又觉得它并未处在公路中间,此时路上车辆也很少,视线很明晰,应该不会有危险。我如此想着,便上了车。就在上车的刹那,我看到一辆小汽车超过公交车驶到了前面。我开始并未因此为那条小狗担心,因为此时附近的路面上只有这两辆车,而且小汽车在超车时是处在路中间的,速度也并不快。公交车缓缓开动,我投上硬币刚想往后走,却透过宽大的前方玻璃看到那辆小汽车正往路边靠去,似乎是要停车,却又突然加起速来。我心里一惊,因为那条小狗应该就在它前方。

   小汽车又回归正常车位,远远地跑掉了,我似乎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又不希望这是真的。公交车开得很慢,透过车窗我还是看到了,那条小狗已经躺在了血泊里,腹部破裂,内脏涌在外面。它双眼圆睁,依然澄澈。或许,它永远都不会明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条鲜活的小生命,就这样倏然而逝,如流星一般。那一刻我惊呆了,心里满是愤恨,恨我自己,恨那个小汽车司机——实实在在的凶杀犯!公交车司机也看到了这一切,他只是在笑,声音刺耳,我不知道他是在笑小汽车司机还是在笑那条小狗。

   其实在当今中国,像这类事情早已如家常便饭一般,我早已写过许多,以至近乎麻木,也就未想过再将这件事付诸文字。但今夜,许多事交织在一起,我终于又难掩自己内心的愤恨了。

   2006年两会,小动物保护者们提交了关于制定反虐杀动物法的提案。两会本质上是整合与分配统治集团权力与利益的会议,像这种无关各方利害关系的提案只能起到装饰性的作用,只能靠边站,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有人搭理的。这个提案也就不出预料地不了了之了。但谁也不会想到,不久便爆发了由政府发动的波及全国的又一波打狗风潮。今年两会,也就没人再敢对这个问题提出实质性的建议了。倡导保护小动物的提案倒是有,但仔细一看,全是那些名人委员、代表们鹦鹉学舌式的用来充数的提案。

   前段时间一群外地商贩在天津街头大肆捕杀流浪猫狗,贩卖它们的皮毛与骨肉,猫尸、狗尸扔得到处是。有好心记者找来警察,但因为没有相关法规,商贩们的行为并不受禁止,警察无法干涉,只能任由他们肆意而为。其实我实在怀疑中国的警察能如此依法办事,即使杀戮小动物不受法规禁止,还有环境问题、执照问题、课税问题等等。大约是这种事并无多大油水可捞,而且将那些笼子里成百上千的猫狗没收后,如何处理又是个费力不讨好的问题。

   我曾一度疑惑为什么当今中国虐杀小动物的行径如此猖獗?而小动物保护工作又如此步履维艰?后来看了余世存先生关于此的文章我才明白,现在主导中国社会的中坚力量,都是从文革走过来的那么一批人。他们从小就生活在那样一个极度嗜血的环境中,以阶级斗争为纲,互相残杀、相互争斗是一种受鼓励的行为,暴徒意识、痞子意识已经渗入骨髓。总之,当时的社会环境不可避免地对他们造成了潜移默化的影响,而这种影响往往是终其一生的。

   生逢乱世的我们,身不由己的我们,时时面临生存压力的我们,似乎已经忘了何为良善。我们应该唤起那已沉睡的良善之心,这应需要宗教来完成,建立起人们对良善的信仰。但我想也必须得告诉世人,良善应是一个人的本能,无须升华,无须膜拜。你就是你,你就是善良的。善待生灵是你的本能,无须赞美,无须强求——你本良善!无论对异类,还是对同类。

   3月13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