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李对龙
·我们有权审判你——读杰弗里·罗伯逊《弑君者:把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的人》
·仁爱之心使你富有——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推石上山的西西弗 ——读朱大可《流氓的盛宴——当代中国的流氓叙事》
·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电影《刺杀肯尼迪》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当我们成为提线木偶——电影《疯狂的赛车》
·宝藏的乌托邦臆语
·为小人物撰墓志铭——读廖亦武的访谈作品
·我有憧憬如沧海——写在2008年的6月伊始
·悼送叶利钦
·惩治汉奸言论法——一场民族主义情绪支配下的闹剧
·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小偷”与“大盗”
·红旗飘飘
·“博士”撞南墙
·巩献田其人其事及我们的时代
·“走狗”正解
·素质问题
·到底谁该被“清退”?!
·转型之痛—— 我看郑州升达学院学生骚乱
·从“诸宸事件”看国人之爱国观
·温家宝的无奈
·黑色幽默
·小白之悲剧
·英雄与狗熊颠倒的时代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也曾看过该讲坛的几期节目”的川歌先生在《<百家讲坛>与复古讲坛》一文中,给这把“熊熊的独家之火”泼了“一盆冰水”。已经聆听了该讲坛大约三年的我,总体上赞同川歌先生的批判态度,但也觉得他的论述存在着些纰漏,在此冒昧的简单补充一下。

   《百家讲坛》栏目开播于2001年,自称是一档人文探索节目。我开始经常收看该节目是在2004年,那正是它开始由冷清走向火爆的时候。一位作家在讲坛上观点独到地阐释自己的“秦学”,他就是刘心武;一位头发凌乱的教授风格独特地讲述楚汉之争,后来他又把头发梳理得油光埕亮,再度登台讲三国,他就是风头正劲的易中天……这档本来冷清而冷静的节目,就这么火了,也让我越来越有种变了味的感觉。

   在我的印象里《百家讲坛》似乎对过去式情有独钟(拿川歌先生的话说就是复古讲坛),乱世纷争、历史疑案、成王败寇,甚至三宫六院、皇帝的七姑八姨等等,都能讲得昏天暗地。但它一直沿用的节目片头,却罗列出杨振宁、丁肇中、李政道、比尔盖茨等等人名,这些名字似乎与节目的内容不太相符。等到我对这档节目的“前世今生”有了详细了解后,才知道它曾经的确是个实实在在的“百家讲坛”的。且看它2001、2002年的几期节目:《美与物理学》/杨振宁、《实验物理与物理学前沿》/丁肇中、《中国南北差异》/胡召量、《以信息技术迎接时代的挑战》/理查德纽顿、《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的产生及文学的进步》/刘建军、《妇女权利的法律保护》、《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与金融改革》、《全球变化与生态环境》、《中国昆虫研究现状》、《诗的人文关怀》……

   讲坛上历史类节目开始增多是在2004年,到2005年,就完全成为“复古讲坛”了。开始时还能讲出些人文关怀来,到后来无非是翻二十五史,天马行空,陈芝麻烂谷子都拿来嚼,犹如记流水账,连“复古讲坛”都算不上了,倒像是评书剧场。至于那个讲《论语》的于丹,实际上是以极狭隘的目光看待这部影响千古的儒家经典,让人们把它当成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生存下去的“兵书”。与杜松柏、蒋庆、余樟法这些致力于将传统儒家融入现代普世文明的当代儒学大家相比,于丹的走红无疑是时代向我们开的一个大玩笑。

   川歌先生批评《百家讲坛》,“希望借重于中国的封建历史为共产专制体制寻找历史性的依据”是不确切的。相反,除了一个讲了几天老庄哲学的家伙,“教导”年轻人不要去反对当政者外(原话很滑稽,好像是“他们又没招你,你反对他们干什么?”),大部分讲述者虽并未达到直斥弊政的境界,但也绝不会为共产党歌功颂德。我记得易中天在讲述自己的文革经历时,还特意强调了“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即使著名的新左人物孔庆东,也在分析鲁迅时批评过左联内部的勾心斗角,把鲁迅晚年的孤独刻画得入木三分。川歌先生还认为《百家讲坛》上的历史讲授者都持唯物主义的历史观,这似乎失于片面。比如今年最火爆的易中天的《品三国》,宗旨就是“以故事说人物,以人物说历史,以历史说文化,以文化说人性”,这是一种立足于微观的唯心史观。易中天也在采访与著作中明确表示,自己是唯心史观者,不相信唯物史观,这也成了许多“历史专家”们拍他板砖的一大由头。

   《百家讲坛》堕落的直接原因并非政治干预,而是市场压力。众所周知,央视现在除了《新闻联播》等少数栏目外,其它的都实行“承包制”,以收视率定生死。很难想象在当今中国,大众会对杨振宁、丁肇中的物理学、对文艺复兴、对人权运动这类话题感兴趣。但也不至于无人问津,这类少见的人文节目,虽然不可能火爆,但却总有那么一群“铁杆粉丝”默默地予以支持。归根结底,《百家讲坛》的堕落在于它终于在这个花花绿绿的世界中耐不住寂寞了!通过许多大网站我看出,现在人们对历史依然抱有很高的热情,但却是以一种娱乐化、消遣化的心态来看待历史,越是那种帝王英雄传奇、真假难辨的历史疑案、历史内幕以及流水账般的不假思考的讲述,就越能吊起他们的胃口,这无非是抓住了俗众的猎奇心理。 娱乐化的历史,已完全丧失了铜鉴的功用。

   总之,娱乐历史,娱乐至死!在这个逼仄的时代,这样一档人文节目本可以起到思想启蒙的作用,但《百家讲坛》却最终向主流投降,在进行了自我阉割后成了助纣为虐的帮凶。当然,在这个喧哗的世界中,某些角落里仍还存在着些做得很成功的人文节目。比如凤凰卫视的《世纪大讲堂》,比如山东经济广播电台的《小凤直播室》,它们坚持着自己的人文理念,虽然与《百家讲坛》相比未免冷清,却也冷静。它们对于时代的价值,也只有在时过境迁后才能显现出来。

   《民主论坛》首发,略有改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