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春归曲(7----12)]
牧晨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家梦魂影(十二)
·家梦魂影(十三)
·家梦魂影(十四)
·家梦魂影(十五)
·家梦魂影(十六)
·家梦魂影(十七)
·家梦魂影(十八)
·家梦魂影(十九)
·家梦魂影(二十)
·家梦魂影(二十一)
·家梦魂影(附文)
·四月杂记
·伞的联想
·破除“中国梦”才有“民主梦”
·果敢风云简析
·旁观台湾之战
·魂誓
·文革50年八议
·无神有灵
·语文演变
·半月余音
·民主教育基金会30年
·反思的反思
·双十谈天:中华民国
·双十说地:中华文明
·招魂曲
·纪念孙文与国民革命
·计生问题之关键
·教育问题之关键
·健康问题
·吃节
·本性
·古巴之梦
·愚智与贵贱
·无神论与原罪
·彭明之死(二稿)
·黑色的纪念
·歌曲与政治的色彩
·浅谈俄罗斯音乐
·隆冬酒话
·乌坎之路
·杂谈流行歌曲
·腊八悟道
·文革反思录
·聊鸡戏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春归曲(7----12)

   七.
   
   很久了,北方的原野没有春天
   春被风沙严严地遮蔽
   当晴光为绿色拉开帷幕

   春天早已远远离去
   所有情意绵绵的温存
   已从北方的风沙里消失
   我的性格也如风沙般干燥
   我是苦难的北方的儿子
   
   北方的树林失去了表情
   再没受过温柔的抚摸
   只有炎阳劈头盖脑的烘烤
   和刺骨的冰雪长久的折磨
   它的根须不能舒展地延伸
   却象锥子无言地深扎在底层
   从枯槁干癟的土地下面
   艰难地汲取咸涩的水份
   
   北方的河流混合着汗水
   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流过
   从很久很久的时候开始
   它就这般喘息着前进了
   喝一口浑浊腥臭的河水
   你就知道这广阔的原野
   是多少人牛马似地流着汗液
   用血肉和灵魂供奉的祭坛
   
   北方的天空失去了色彩
   太阳悬挂着煤一般的黑
   墨似的云雾弥漫在四周
   穿黒衣的人们低垂着头
   但在深夜苍穹透出无底的深蓝
   绿莹莹的星光与桔红色的灯火
   会映出梦中人赤裸的橙色
   亮得新鲜、饱满、透明
   
   八.
   
   大漠中一只野性的骆驼
   向荒凉的北方一步步走去
   夕阳敲打着古铜色的沙丘
   在弥天的黄尘中响个不停
   避开帐篷和远处的市镇
   也不朝天边的蜃楼张望
   只有那透着青色的愁云
   冷漠地为它指引着方向
   
   荒原的流沙垒起尖塔
   又随即荡平那辉煌的浮雕
   有时风暴把沙原掀开
   能窥见埋没千年的城堡
   碑铭上刀痕依稀可辨
   文明的悲剧还在排演
   只是有更加残酷的武器
   代替了那些石斧铜剑
   
   沙漠中的枯骨早成了化石
   请问这些生命的标本
   为什么来到这不毛之地
   甘当短命的飘游的鬼魂
   是否因为不堪忍受
   权势的欺凌、暴政的压迫
   厌恶地脱离同类拼凑的
   僵死的社会、虚假的祖国
   
   沙漠中绿洲极难寻觅
   恰如幸福的天堂绝无地址
   但与其如死一般地活着
   倒宁可在追求中颠沛而逝
   人心互不相通,寂寞侵入骨髓
   抛弃所有,换回自我存在
   宁可执着地拥有一个幻想
   直到被风沙悄悄地掩埋
   
   九.
   
   北方的芦苇盖地接天
   数不清的坟塚参差相连
   象出窑的壶盖、积尘的斗笠
   土黄色的圆锥体,彼此没区别
   象村镇的房屋,棺木似的矩形
   门窗也一样的破旧低矮
   笑,为相同的喜庆,哭,为一样的灾害
   就这么活,就这么死,就这么简单草率
   
   忽然我看见一位少女
   头上包着天蓝色纱巾
   玫瑰色上衣,青莲色短裙
   把苗条的身段裹得很紧
   她欢快地走在绿色的麦田里
   时而跳跃着,蝴蝶般轻盈
   可是在麦田尽头的路边
   一样是土灰色的村屋与荒坟
   
   如果她死去,那美妙的形影
   怎能让丑陋的土堆来吞咽
   她应该在河畔的绿茵丛中
   在鲜花守护中舒适地长眠
   当她活着、而且爱着的时候
   更不宜守着那破旧的土房
   应是别致的小楼、清雅的房间
   还有笼着绿荫的明净的门窗
   
   而且,我健美的北方兄妹啊
   生活咋就如此地沉闷?
   太久了,没见你们舒心的微笑
   没听到你们爽朗热烈的歌声
   为什么还守着你们不需要的
   那些奴隶白骨所垒起的长城
   那些供奉着欺诈的肮脏的神庙
   那些抬举着罪恶的丑陋的皇宫
   
   十.
   
   都说我的祖先就是比干
   比干啊,我为你感到羞惭
   你为那暴君献出无限忠诚
   到头来被活活剜掉了心肝
   在那黄风旋转的大平原上
   何处能有你一方长眠之地?
   几千年了,你血红色的幽灵
   还在游荡,发出可怕的叹息
   
   想必因为遗传,世世代代
   一次次复写着流亡之歌
   你们到处筑起过新的家园
   废墟深埋着未实现的欢乐
   数不清的血腥的洗劫
   被方块字拼成的史书遗漏
   假若所有的亡灵都重新开口
   有谁能不为之颤抖
   
   从烧成灰烬的庭院中站起来
   从洒满汗水的农田上走过去
   流亡者的心啊,也象被铁犁
   划开了一条条火烫的深沟
   而且那遥远曲折的道路
   总迷漫着灰暗险恶的阴霾
   而且路的尽头,阴云之下
   还有无边的更阴沉的大海
   
   永远无人知道,是什么样的船
   或是木筏,载你们漂流
   惊涛骇浪中,如火烈日下
   多少人再不能踏上陆地
   恰似那些无力防身的侯鸟
   永远在生死交界处冒险
   任凭那无情的风暴击落
   仍不知在哪里可以定居
   
   十一。
   
   我的帆船明天一早启程
   而你却迟迟未到,我的恋人
   我不能再等待,生命太有限
   更有限的是不回头的青春
   也许在一个明朗的秋夜
   我远航归来,你窗内灯光闪闪
   我不会再走进你的房门
   只用苍老的泪眼祝你晚安
   
   但也许明天我一去不回
   远行人谁知会有何厄运
   权贵们旅途中尚难保平安
   何况我这样一无所有的人
   你不会从电视广播里
   或从报纸上得知我的死讯
   多年后,你听说了,如所料地
   叹一声,洒行泪,胸中一轻
   
   但也行你还会从衣箱底层
   翻出几封旧日的书信
   茫茫然地、默默然地
   抚摸着我那潦草的签名
   然后吻一吻,用火点燃
   这胜似任何庄严的葬礼
   亲爱的,我们的情债已勾销
   永别了,我们该互相忘记
   
   但也许不幸我活的太久
   偏偏让你走在我前头
   留给我无穷的凄楚懊悔
   痛惜对你爱得远远不够
   冬日的白雪,夏夜的柳絮
   会不停地涌入我的门窗
   每一缕花絮都是你的幻影
   把我引回那不知珍惜的时光
   
   十二。
   
   我是个一无所有的浪子
   立业成家,都与我无关
   天晓得怎么会与你相爱
   害咱两人都不得平安
   潮去潮来,难即难分
   所有的欢愉都掺合着苦难
   感谢命运,怨恨命运
   让我们相遇,然后又扯散
   
   盼望中悄悄逝尽了年华
   解不开打成死节的乱麻
   美妙的期待全成了妄想
   未开的蓓蕾已经被风化
   因为那太多的无形锁链
   初暴地阻隔在你我之间
   因为我们都被权势所管制
   他们没人性,我们没人权
   
   于是我只能到远方流浪
   期待结束无尽的愁绪
   而我却发现有太多的好人
   忍受着加倍的艰难困苦
   千百年来,忍受异族的轮番残杀
   我们的民族早成了沦亡的俘虏
   而且在同族官吏的压迫下
   我们已被熬炼成麻木的囚奴
   
   我浪迹天涯,幻想能找到
   我的故乡,我的祖国
   那里没有对思想直到情欲的戒严
   那里爱情能自由地开花结果
   如果我真能找到那乐园
   或许那里还是一片荒野
   让我们欣然携手同往
   开垦自由自主的家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