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民主党人之声
[主页]->[新会员区]->[民主党人之声]->[单称峰:从荆棘中走来——记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创始人之一徐光]
民主党人之声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胜利召开公告
·中国民主党章程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胜利闭幕公告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美东党部正式重组
·团结起来,终结中共的迫害和独裁统治!
·徐文立:中共政府对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徐文立出席了布什亲自颁赠国会金质奖章给达赖喇嘛的仪式
·强烈抗议中共当局对朱虞夫、陈树庆的政治廹害
·黄华:我对陈树庆一案的谴责
·单称峰:从荆棘中走来——记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创始人之一徐光
·邢奋:中国人,什么时候才不会因说真话而获罪?
·邢奋:中国现代化了吗?
·何静:东北电管局第一工程公司职工上访维权纪实
·徐文立、汪岷率團赴台湾觀選
·纽约民运人士集会声援西藏人民抗暴斗争
·王淑英:为民主坐牢的岳天祥刘贤斌
·纽约六四19周年纪念晚会
·王芝梅:反对共产党迫害法轮功
·奥运,中共没有改善人权
·共产党腐败统治不断激化了社会矛盾
·中国民主党徐文立主席的专题讲座
·民阵和中国民主党纽约中领馆前集会示威
·支持“零八宪章”,建立民主中国
·民主中国阵线在纽约举行支持《零八宪章》集会
·朱丽明:匆忘六四
·朱丽明:社会动乱是中国制度的产物
·中国民主党《中共十八大后的中国政治形势分析》演讲会
·刘富尧:纳粹中共
·中共暴力驱逐农民工
·王明烽:中共作恶,暴力驱逐所谓“低端人口”
·陈敏:《历史不容篡改》--我所知道的‘八九六四’事件
·陈敏:《结束一党专制、拯救中华民族》
·陈敏:《沉痛悼念中国民主运动的老战士杨天水先生》
·林德钰:中共反腐的最终目的
·林德钰:苦的却是老百姓
·刘艳红:北京政府暴力驱赶“低端人口”严重践踏人权
·刘艳红:杨天水先生永垂不朽
·刘艳红:结束中共独裁暴政 释放王全章律师
·王明烽:我们要完成杨天水未尽的遗愿
·曹以忠:沉痛悼念杨天水先生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单称峰:从荆棘中走来——记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创始人之一徐光

   
    狄金森说,篱笆那边有草莓一颗,爬过去了便是甜蜜。然而对徐光来说,篱笆,仿佛是荆棘,过去了,依然是苦涩,从狱中走出来的徐光,仍经历着生活的磨难。
   
    初识徐光,是98年夏天杭州城北他一个朋友所在的研究所,当时是晚上,义龙、徐光以及他的朋友三人相谈甚欢,只记得那时夜色昏暗,房子里也显局促,但气氛热烈,徐光温文而雅,言语不多,总是笑眯眯的样子,而后来他告诉我,他与我第一次见面其实还要更早,他与有才到义龙寝室找义龙,义龙不在,他们匆匆走了,未及介绍,我自然不识徐光,也未对有才身后的人留下什么印象,但那时应是初见。
    说起这些的时候,徐光已经服满5年牢狱,重新生活在自由的空气中了,提起往事自然不胜唏嘘。徐光毕业于杭州大学生物系,毕业后在富阳工作,有个美满的小家庭,周围也有一批热忱怀有民主理念的朋友,而徐光,在当时就代表着富阳与杭州的朋友接触和交流,到了后来,有他的文章,刊登在民主党的杂志上。

    99年6月,徐光和当时其他三位朋友一起以“危害国家安全”被监视居住,但被关押在杭州,家属不能探视,10月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我一直认为这是因为徐光所在的富阳民主党基础工作做得不错,而且不久将要成立民主党第一个县级筹委会,所以当局才将徐光迫害入狱,而徐光则认为是他在监视居住期间揭露管教人员的罪恶不服管教被判的刑,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不该判刑的人判刑了,不该坐牢的人坐牢了,不该经历的非人待遇已经经历了。
    徐光入狱后,我与他的妻子通了不少电话,无非是安慰勉励之词,后来,到富阳去看望她,她白白净净的,也相对比较开朗,使我没有太大的压力,而那时我才知道,他们的儿子才出生10个多月,在保姆的怀抱中非常秀气腼腆,而这么小的孩子离开父亲,这将对孩子的成长造成怎样的影响?我难以想象。那时他妻子基本上每个月都去探视徐光,我也随他妻子去过一次,我只能站在门外,他妻子则在接见室会见,看得出来,徐光很动容,而这种表情,我见过很多,往往能够重叠成一个,徐光回监狱时的脚步异常轻快,这是与家人会见后的欢欣和安慰。
    两、三年之后,时异境迁,我又去了一趟富阳看他妻子,但她出差没有见到。徐光的儿子已经长成一个清秀懂事的孩子,倚在房门口怯怯不敢见生人,我说浩桢小时侯阿姨还抱过你呢,他转身关上房门躲进去了,他的外公则是连连的叹息。而徐光在狱中被严管的缘故,他的家属也已经很久没能与他会见了。
       5年刑满,徐光是从狱中被抬出来的。半个月后,我去富阳看望了徐光,获得自由之后的相聚别有一番感触。徐光妻子还像当年一样,没什么变化,徐光刚游泳回来,精神状况也还不错,晚饭是在外面吃的,我只记得我只在劝他妻子,以后的生活会好不会差。当我上车离开的时候徐光牵住了他妻子的手,而后来竟未能执手偕老,不免让人惋惜。徐光在那时猝然苍老,大病一场。
      5年牢狱的非人折磨尚能度过,出狱以后的徐光却面对接二连三的打击,妻子离婚,儿子罹患糖尿病,这辈子将在每天注射胰岛素中度过,几为废人,而母亲又患上癌症,普通人恐怕有其一、二就难以承受,而徐光,则默默承担起这一切,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起正常的工作、生活状态。
      与徐光聊天时,能感受到他的对民主理念愈加坚定的信心,这与5年牢狱生活莫不相关,监狱生活就像熔炉一样,千锤百炼而脱胎换骨,而从荆棘中走过来的他,不是拨云见日,共享天伦,而是诸多的人生灾难,行文至此,叹惋而不能自制,唯愿徐光以及所有在这条道路上行走的朋友们都能走的平稳而顺畅些。
   
    2006年5月22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