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一元化的陷阱——受伤总是难免的]
汨罗天空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桂花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劳动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绝食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关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监视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神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专政
·
·易尧:解码屈原
·中国文学该为何而有?
·苟活的中国作家和文学
·说真话、政治僵尸及其他
·扫黄,专制权力的扭曲表达
·城管暴力,非法权力溃烂发臭的表现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一元化的陷阱——受伤总是难免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尧(湖南)

   11月23日 ,《人民日报》发表了《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的主导权》。

   文章造谣说,“在 国际局势深刻变化和国内改革不断深入的过程中,西方敌对势力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 的战略图谋没有改变,各种反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影响不会减弱,资产阶级腐朽思想和封 建主义残余思想的侵蚀不会止息。历史经验证明,敌对势力要搞乱一个社会、颠覆一个 政权,往往先从意识形态领域打开突破口,先从搞乱人们的思想入手。”因此,“我们 只有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高举社会主义文化的旗帜,才能用一元化的指导思想引领、整合多样化的社会思想,爲创造稳定和谐的社会环境提供思想前 提。”在中共的话语机构中,喋喋不休的谈论总是以马克思主义的精纯和执着标榜自己,并总是以“扫黄打非、服务道德”的名义颠倒黑白,为非作歹。比如他们宣称要保证人民的心理纯净和社会稳定,却动用法律和暴力铲除异端,使中国成为世界上打压和迫害记者最严重的国家,似乎只有他们才是消灭一切害人虫的清道夫。

   众所周知,记者的职责就是关注和记录正在发生和形成的事实;记者的道德就是保证事实真相在向公众的传播过程中不被扭曲,以便人们作出合乎自己经验的价值判断,我们习惯上称之为舆论监督。舆论监督是社会良心的集中体现,其力量根植于对权力的恐惧和仰慕,它是一种内在化的鼓舞,是人们发自于内心的声音,它出现在每一个人的身上,并独立于制裁和赞赏之外。然而,在中共对媒体的全盘垄断下,舆论监督受到严格控制,即使加入了WTO也未有丝毫松动。它的目的绝不是揭示事实真相,而是要阻止人们发现和说出事实真相。凡中国记者都知道,许多舆论监督的采访结果根本就不能刊播出来,它不是被上级“毙”掉,就是被对方收买。一元化的导向机制迫使诸多媒体记者纷纷沦落为歌功颂德的党奴和欺世盗名的骗子。鲜有几个遵循市场规则和听命于良知的记者则命途多舛,险象环生。有案可查的是,香港《文汇报》记者姜维平在《前哨》杂志发表揭露中国官员贪污腐败的文章,被中共指控为“泄露国家机密”而被关押判监。《山西青年报》记者高勤荣因揭露运城的价值两亿八千万元的灌溉工程是一个骗局,当地官员以莫须有的罪名对高勤荣进行报复,被判处12年徒刑。为农民鸣不平的赵岩被捕后至今音信杳无。

   现任《中国经济时报》首席记者的王克勤,曾被业界称之为“中国的林肯·斯蒂芬斯”(美国著名揭黑记者),2001年揭开兰州证券黑幕的盖子后,经他之手送进监狱的黑恶分子达168人,现已有二三十人“通过各种关系先后出来”了,有黑社会头目扬言五百万买他的人头,以至他如今操心的是“如何活下去”。最近,《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的记者王光泽因到美国三一学院参加“中国媒体和网络现状的研讨会”并发表讲话。一回国,就接到了报社的解聘通知。11月23日,王光泽在《我的声明》中披露,他早在《法制日报》工作期间也曾有过类似的经历。1999年10月,他试图帮助浙江筹组民主党的异议人士吴义龙请律师,安全部门认为他同情民运人士,进而向报社施加压力,以至被停止采访工作长达4年。《南方都市报》前总编辑程益中的一段话对本色记者的这种生存状况表述得相当透彻,他说:“ 我们这种自命不凡、特立独行的理想主义作风与丑陋不堪、肮脏无聊的社会现实之间,势必形成一触即发的张力。这场灾难便是张力释放的一种方式。受伤总是难免的。”

   程益中无罪释放后最终被开除了党籍,算是被剔除出了“一元化”的阵营。作为新闻人,他警告说:“我们应该明白,合作与对话是媒体和公众人物应有的关系。人民公仆也应该明白,和媒体合作与对话,就是和自己的主人——人民合作与对话,因为媒体是一座桥梁;不管你贵为巨星还是贵为天子,你都应该明白,不经过这座桥,你就不能抵达人民心中。”但到不到人民的心中对中共官僚而言并不重要,他们关心的是权力和利益,关心的是“非我族类,党除伐异”。据《瞭望东方周刊》报道,不久前,四川省党建研究会进行了一次调查,共发出各类调查问卷近十万份,调查显示:有33.3%的人认为自己所接触的领导干部8小时以外把主要精力花在应酬上,有34.36%的人认为自己所在单位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整天在研究上级领导近来关注什么,想要做什么,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形式才能引起领导的重视,应该提出什么口号才能引起领导的注意。12030份问卷调查显示,县处级和市厅级干部中分别有19%和13%的党政干部选择“实现个人价值”和“建设小康之家”为自己的理想和追求。

   抛弃人民的政权自然为人民抛弃,“孤家寡人”的处境让中共“寡头”毕竟有些惊慌失措,在总书记胡锦涛的亲自主持下,中共中央政治局10月21日召开会议,讨论并决定从2005年1月开始在全党开展以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主要内容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他们美其名为“保先”运动。“保先”是荒谬的,一种强词夺理的说教,霸道而无耻。凭什么认定你的思想是“先”而要求别个跟进呢?这无非就是武大郎开店“高不成低不就”地制造出一个“三寸丁”的标准而实施贯彻的强盗逻辑。杰姆逊教授在《后现代主义或晚期资本主义文化逻辑》中指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活力在于“批判、否定、反抗‘反对人自身的社会现状’——商品拜物教、异化、腐败、特权和官僚主义……”,并进而认为,东欧及苏联的解体是马克思主义的成功。所以一元化的“保先”运动跟其迫害异己压制舆论一样,不仅是一记打向自己的耳光,同时也是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败坏。种种迹象表明,一元化的意识形态已徒具其形,其内部架构早就分崩离析,并沦落成一个文化陷阱。党员干部的多样化选择既是社会发展的必然,更是人性复萌的体现,任何重建的口号和企图都只是穷途末路的歇斯底里。

   2004年11月28日

   原载《议报》第174期


此文于2007年06月1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