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党报党刊,强售其奸]
汨罗天空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桂花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劳动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绝食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关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监视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神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专政
·
·易尧:解码屈原
·中国文学该为何而有?
·苟活的中国作家和文学
·说真话、政治僵尸及其他
·扫黄,专制权力的扭曲表达
·城管暴力,非法权力溃烂发臭的表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党报党刊,强售其奸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尧(湖南)

   据新华社11月18日报道,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和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日前公布了60种利用境外注册刊号在境内非法出版的报刊名单,并宣布予以取缔。当局称,这些报刊未经新闻出版行政管理部门批准,违反了新闻出版管理规定,造成的“社会危害十分恶劣”。整顿报刊的实质就是伐除异己,惟我独尊。此前,中宣部召开2005年度中央重点党报党刊发行工作电视电话会议,要求各地要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巩固党的思想舆论阵地的高度,进一步做好《人民日报》、《求是》等中央重点党报党刊的发行工作,采取有效措施确保发行量稳中有升。这个“升”从何而来?11月20日,大纪元网站披露了《中国政府官员曝光党报内幕》,某主管意识形态的官员坦承:“党报压到各省,各省加上各个省报压到各市,各市再加上各市市报就压到各县,一级一级压下来。说是各级政府自愿订,但是不订还不行,任务挺大的,一般来说一个乡镇就是十来万,是农民比较重的负担。”然而,这些构成农民经济负担的却全都是精神垃圾,该官员说:“我写的我不信,我骗不了自己;骗别人那别人也不信。比如说农民他也不信,他也不看。……因为这个东西一印出来,本身它就是废纸。”

   对于党报党刊的强行征订,顺口溜为:“省市县区乡,积极哄中央。中央哄自己,放屁不放枪。”共产党夺取和维护政权主要依靠两件法宝,即枪和笔。他们用枪消灭或镇压异己的肉体;笔则用来愚弄和欺骗群众的精神。作为控笔的幕后老板中宣部,他们的工作就是每天下达政治性报道指令,大到禁止对以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受逮捕的政治犯进行报道,禁止讨论修宪等,小到禁止对矿难、井喷等恶性个案的报道,强行规定涉及社会矛盾和冲突的事件统一使用新华社通稿。最为荒谬的是,有人将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共产党人在重庆《新华日报》和延安《解放日报》的社论和一般言论文章择要辑为《历史的先声》出版,这些文章言必称民主和自由,是共产凯旋的一个重要主题,而这居然也遭到中宣部的查禁,可见中宣部已经如何深重地沉沦为共产党原初理想的敌人。基于这些堕落沉沦,倒行逆施的罪恶行径,焦国标在《讨伐中宣部》中声讨说:“中宣部是宪法杀手。言论出版自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 法保障的权利,按道理说,中宣部既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宣传部, 就应该是言论出版自由的捍卫者,而实际上它却是宪法保障的公民言论自由权利的最大侵害者,整个一个精神屠夫。”

   媒体惟当局意识形态是瞻,领导的巡访、会议、形象工程、官员政绩总能占据头版头条,性质勃勃。而屏蔽真相,弄虚作假则面不变色心不跳,阴险狡诈、冠冕堂皇。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党报党刊逐渐被觉悟了的人们唾弃了,全然是淘汰出局。在此种情况下,都市报应运而生。可明知道是一堆垃圾,党报党刊为什么仍要办下去呢?这中间最主要的就是利益驱动。作为党化媒体,通常被另称为喉舌。它的行业(技术层面)管理属出版部门,业务管理(意识形态层面)属宣传部门,而作为产业的管理归属却不明确。至今为止的政策法规均没有对报刊业的收益分配做出规定,除了税收之外,巨额的利润(在某种程度上是垄断利润正如邮电、铁路、电力一样)与资产应该是由谁处置还不明确。这样就为宣传部门的官员提供了广泛的寻租机会和打击报复的籍口。正如《南方都市报》的前总编辑程益中所说:“报社在中国,机关不像机关,事业不像事业,企业不像企业,人不人鬼不鬼。当查税的时候,报社就是企业;当投保的时候,报社就是事业;当整人的时候,报社就是机关。”

   都市报作为党报的子报,担当着拯救党报的重任,所以一般都以“传党号令,言民心声,服务经济,倡扬文明”为办报宗旨。即所谓“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华西都市报》总编辑席文举说得比较明白:“导向正确让党和政府满意,贴近生活令市民百姓喜欢。”即变相的售奸卖巧,钻头觅缝。偶有例外,如《南方都市报》就是在这般恶劣的环境下,遵循市场规律,仗义执言、秉笔直书,率先披露和报道了萨斯病毒和孙志刚之死。孙志刚事件导致了“城市收容遣送办法”的废止,给上亿的中国农民工及弱势群体带来了久违的安全和尊严,但同时也导致了某些党奴非法利益的丧失, 而让当局恼羞成怒,报复行动一度掘地三尺,剑拔弩张。在当局的淫威下,另一些已经市场化了的报纸则全面转轨,如前一时期的妞妞事件,全国上下,可谓臭名昭著。而《南方周末》擦屁股报道:《深圳有望形成一个新传统》,激赏有重大犯罪嫌疑的李意珍“勇敢而真诚”“有对民意负责、执政为民的责任意识”。其趋炎附势,可见一斑。

   马克思在《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中责问道:“你们赞美大自然令人赏心悦目的千姿百态和无穷无尽的丰富宝藏,你们并不要求玫瑰花散发出和紫罗兰一样的芳香,但你们为什么却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中宣部就是这样的,企图以党报党刊把全国人们的精神状态控制为一个千篇一律的样板。但在市场环境中,看报不是尽义务,看不看报,看哪份报的弹性是极大。法国学者瓦耶纳说得一针见血,一份报刊从第一行到最后一行的目标就是征服读者的兴趣,……新闻工作者的职业也可以说是一半搞新闻,一半搞诱惑。尽管同一条新闻,有人用来消磨时间,有人用来了解社会,有人用来发泄愤怒……某些都市报正是抓住这点,迅速赢得了市场和读者,风行一时。然而,这也不为当局所容,香港《明报》报导,11月17日在深圳举行中共新时期党报定位与功能拓展研讨会上,中宣部官员列举了都市报多项罪状,如“越位”问题突出;对国家重大问题评头论足,说三道四,一些观点与中央精神相背离;对于国际重大事件未考虑是否与国家口径保持一致,有时成为外国传声筒。归根结底就是:都市报威胁党报生存。屁话连篇,却把强售其奸的险恶用心再次昭然天下。

   2004年11月21日 --------------------------原载《议报》第173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