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汨罗天空
·易尧:红旗落地,我们失去的只是锁链
·易尧:党报党刊,强售其奸
·易尧:一元化的陷阱:受伤总是难免的
·易尧:师涛——在自由的言论中清醒地受难
·易尧:与党奴作战
·
·易尧:毛害不除,流毒无穷
·易尧:长城祸国,金盾殃民
·易尧:世间书尽自无儒
·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易尧:专制祭坛上的羔羊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前一段时期,太湖爆发大面积蓝藻,致使城市饮用水遭到污染,一时间,高价的矿泉水奇货可居,整个城市居民的生活都出现了空前的困扰。但这个没有任何一个官员站出来承担责任。倒是无锡市居民丁某采用发手机短信形式,称“太湖水致癌物超标200倍”时,当局的家丁们重视了,说他散布谣言,引起社会恐慌,涉嫌扰乱公共秩序,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对他作出行政拘留10天的决定。无独有偶,7月24日,济南当地媒体报道,济南暴雨受灾后,网友“红钻帝国”因为发帖“内容有明显的唬人噱头,营造了暴雨过后的恐怖气氛,里面有灾害造成多少人死亡的虚假信息”而遭举报,警方对其进行了治安拘留。依据的同样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我就不明白,网民把致癌物超标的水不能喝的消息告诉自己的亲戚朋友,把暴雨淹死人的消息发到论坛上,这人之常情的事怎么就违法了?如果这也违法,那么这个法也太不是法了,是恶法,是伪法,是违法的法,因为它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践踏得体无完肤,法律所应有的尊严在警察和官僚的霸权前一瞬间被剥蚀殆尽。

   对此,《南方都市报》引用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余凌云的话指出,散布谣言扰乱公共秩序应与传播小道消息区分开来,后者不属于违法行为。前者属于结果犯罪,不单单要有基本散布谣言的行为,如果不造成后果,则不违法。造成的客观结果是有具体指标的,比如造成人心惶惶,抢购,秩序混乱,大家不敢出门等等。对于网上发帖的行为,还要看这个帖子有多少人看到,有多大的影响面。比如被广泛转载,就证明大家对这个消息感兴趣,也是衡量社会危害性的指标,还要看在什么情况下发帖,比如政府已经辟谣,还在发帖,这也是一个衡量指标,不能笼统地看待这一行为。教授的说法很理性,不过政府的辟谣显然已没有谁相信了。因为新闻封锁,舆论渠道不畅通,政府的公信力在自我摧残中沦为了负数,所以人们对政府公报往往是嗤之以鼻,宁愿听信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众所周知的前卫生部长周文康信誓旦旦地保证北京没有非典,结果后患无穷。可这构成了犯罪的行为却没有哪个警察去拘捕他。原因是他只危害了老百姓,对官僚集团的利益没有造成损失。

   老百姓不是傻子,一直以来,天灾不断,人祸不息,地沟油、大便臭豆腐、二甘醇超标的牙膏、大头奶粉、黑心鸭蛋、黑心烧烤到黑心燕窝等黑心食品充斥着大小街头,这些都从来没有官员去管理表态,更没有警察的雷厉风行。而民众讨论灾难的真相,发表些个人的感慨和彼此间的劝诫就让他们风声鹤唳了。这也真是奇闻!由此可以想见,老百姓对天灾人祸进行交流讨论自我保护的重要措施,却也是引起的是当权者的不安和恐慌的导火索。环境破坏,民生艰难,天怒人怨。而不断占据垄断媒体的版面发表浮夸的言论来破坏法律和侵犯人权的又是一些什么人呢?他们贪得无厌,一边吹嘘自己如何维护社会利益顾不上休息,一边却为自己的亲属、二奶以及行贿追随的走狗争取到不顾民众死活所能得到的可耻特权,欺行霸市、扒房拆屋、挪用医疗社保救灾的物资和钱款。用专政对付自由,用遮蔽对付透明,用横蛮对付申诉,用卑鄙的暗箱操作和谎言代替代替公共舆论,他们时时刻刻害怕民众的呼声会揭穿他们丑恶虚伪的面容,以及渺小或腐败的秘密。这是一些卑鄙的家伙,他们把欺世盗名的荣誉吹成一个个瞒天过海的泡泡,从来就经不起半点风吹雨打。

   《国语》中有史载,“厉王虐,国人谤王。”邵公告诫说,老百姓的生活已不能承受了。然而,厉王不是想着解决老百姓的生活负担,如让老百姓能住得上房子,吃得起猪肉。却是怒气冲天,使用卫巫监听老百姓哪个说了他的坏话,发现一个就杀一个。弄得“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结果不出三年,就政权崩溃了,落得个流放的下场。“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历经千年的教训竟从来没有被哪个当权者吸取过。从焚书坑儒到文化革命,再从太湖的水到济南的雨,他们懂得,为了欺骗或奴役民众,必须预先把那些有可能把民众从严重昏睡状态中唤醒过来的书籍和言论进行堵截,并迫使那些敢仗义执言的记者和作家闭口不言,现在的情形是哪怕一条手机短信或网络论坛的跟帖也草木皆兵,如同战争一样,为了夺取公共舆论的营垒,他们想方设法地要杀死那些站在公众利益哨所前的人。

   阻止民众行使宪法赋予的自由言论和出版,最堂皇的理由就是“稳定压倒一切”。1946年5月17日,《新华日报》发表社论,称国民党小集团可以统治全国、为所欲为的“安定”就是全中国人民的祸乱,因为他们的统治“安定”了,“中国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老百姓就更会没有饭吃、没有衣穿、没有事做、没有书读、没有说话的自由、没有走路的自由、没有住家的自由。”国民党统治集团的目的是为了维持少数人的独裁,因此它的政策与办法,就是内战、特务、屠杀、逮捕、抓壮丁、加重赋税、滥发钞票,等等,因此,它使中国极端混乱,它使人民极端痛苦。而拨乱反治的办法就是停止内战和废止一党独裁专政。

   那个时候,老百姓相信了共产党,帮助它建立了政权。但人们很快发现,原先做大旗高高扬起的自由突然间被弃之如敝履。饱受侵害和压榨的民众即使发出一些正当的要求和埋怨也就此被认为是诬陷或散布谣言,甚至栽以煽动颠覆的罪名。而来自党报党刊和CCTV的弥天大谎一以贯之地口无遮拦,哪怕把灾区人们的流离失所说成像过年一样也无从追究。民众除了愤怒,只能无可奈何地凄然一笑。

   专制制度的流弊和罪恶,使得一切指责和流言蜚语都显得真实可信!因此,把避过盖世太保们的屏蔽和检查而传到大众的视线的文字和图片当作事实真相,这是很自然的事。拘押任何一个谈论事实真相的作家、记者和网民是一种不可原谅的罪恶。这不仅掩饰不了你们的愚蠢、渎职、不学无术、阴险狡诈和腐化堕落,反更昭然若揭。历史早已经证明,自由是与生俱来的,更是不可阻挡的,而言论和出版的自由乃是埋葬专制政治的坟墓,因为它能让人们有效地分辨出什么是谎言和欺骗,什么是正义和美德。

   2007.7.28

   原载《议报》第313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