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汨罗天空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桂花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劳动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绝食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关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监视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神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专政
·
·易尧:解码屈原
·中国文学该为何而有?
·苟活的中国作家和文学
·说真话、政治僵尸及其他
·扫黄,专制权力的扭曲表达
·城管暴力,非法权力溃烂发臭的表现
·
·人物资料:昂山素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自由圣火>首发稿)

   文章摘要: 在李白斗酒、狎妓、风流潇洒的背影后,几乎所有的诗人都走向了流氓化或倾向于流氓化的时候,杜甫把自己写成了一个神圣严谨的句子,紧紧地嵌在历史的话语中,为中国的文学殿堂竖立起了一道端端正正的门槛。

   作者 : 易尧,

   發表時間:6/22/2007

   汨罗江本是一条名不见经传的小河流,因屈原在此自杀而名噪中外。其上游是平江,水势平缓可见一斑。提到平江,许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穷山恶水,出了不少打家劫舍闹革命的将军,而这里葬着另一大诗人杜甫却鲜有人知道。唐大历五年(公元770年)冬,杜甫辗转流徙来到湖南,偶染风寒后病情加剧,自知不能出湖北还家,便沿着屈原"上下求索"的足迹转篷而上。其间,作有《风疾舟中,伏枕书怀三十六韵,奉呈湖南亲友》,感叹"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死期临近,仍惦着国难当头,他在诗中写道:"战血流依旧,军声动至今",直至客死舟中。杜甫死后,就安葬在汨罗江边平江县大桥乡的小田村,元人辛文房在《唐才子传》中记载:"甫放旷不自检,好论天下大事,高而不切也。与李白齐名,时号'李杜'。数尝寇乱,挺节无所汙。为歌诗,伤时挠弱,情不忘君,人皆怜之。坟在岳阳。"

   杜甫是个天才,七岁即能作诗,年青时即有"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理想。二十四岁在洛阳会考功名落第后,他受到了根本的打击,直奔长安,在长安呆了十年。虽说挂了个工部的职,却始终过着"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的寄人篱下的生活而不得不跳槽下岗。编撰《通典》的杜预是他的十三世祖,文治武功赫赫有名;他的祖父杜审言是初唐时大名鼎鼎的宰相。这样一个显赫的家族使他自小就有一种超脱世俗的禀赋,有人称赞他的文章可压倒杨雄、班固时,他都坦然默认。然而,杜甫为人却很是直率,经常口无遮拦,以至招惹是非,甚至杀身之祸。后世的《太平广记》把他列在"轻薄"卷中,该篇说:"杜甫,审言之孙。少贫不自振,客吴越齐赵间。举进士不第。天宝间,奏赋三篇,帝奇之,使待制集贤院。数上赋颂,因寓自称道,且言先臣恕、预以来,承儒守官十一世。迨审言以文章显,臣赖绪业,自七岁属辞,且四十年。然衣不盖体,常寄食于人,窃恐转死沟壑。伏惟天子哀怜之……"

   天子没有哀怜杜甫。在官位只是皇帝或某一集团"私家产品"的专制社会里,任何一个具有独立人格,且还要坚持独立思想的人是注定不会被朝廷接纳的。杜甫和房琯是布衣之交,其友情较为深厚。房琯后来官至文部尚书,宰相。因书生意气,伐寇失败,遭人排挤而被唐玄宗罢免,杜甫亦从此无所依靠。《旧唐书》说:"甫上疏言琯有才,不宜罢免。肃宗怒,贬琯为刺史,出甫为华州司功参军。时关畿乱离,谷食踊贵,甫寓居成州同谷县,自负薪采梠,兒女饿殍者数人。"不能领到朝廷的俸禄,连儿女都成了饿殍,此般惨况,怎不令人唏嘘!当人们惊呼教授摆地摊和北大才子街头卖肉的时候,却似乎忘记了在同样的社会环境下,杜甫是如何被挤向生存的边缘而抛向江湖,走向经久不息地流浪。当然,如果朝廷继续容留着他的话,只不过是当时多了一个锦衣玉食的官僚,但我们的历史却肯定由此失去一个忧国忧民,诗才卓著的诗圣。

   "百年歌自苦,未见有知音"。岁暮将终之日,杜甫在长沙城里偶然遇到了早年红极天朝,如今却一样贫困潦倒的歌手李龟年。故旧知交,沦落他乡穷途相见,此时此刻,就再也忍不住了,其所经历的风雨飘零和饱尝的人间苦难忽然间全部涌上心头,这一切在《江南逢李龟年》一诗中表述得回肠百转:"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李龟年是开元初年的著名歌手,大牌明星,经常穿走于权贵家族豪华的亭台楼馆献歌卖唱。杜甫风光时亦常出入于岐王李范和秘书监崔涤的门庭大院,得以现场欣赏李龟年的歌唱艺术。曾经的和谐盛世歌 舞升平,转眼间家亡国破皆成落花流水。惊心动魄的社会动荡和时势变迁在诗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却极为平静淡然。短短几句,内涵却无限丰满和延伸。后人评为:"少陵七绝,此为压卷。"

    《岁晏行》是杜甫流寓洞庭湖畔期间写作的:"岁云暮矣多北风,潇湘洞庭白雪中。去年米贵阙军食,今年米贱大伤农。高官达马厌酒肉,此辈杼轴茅茨空。楚人重鱼不重鸟,汝休枉杀南飞鸿。况闻处处鬻男女,割恩忍爱还租庸。往日用钱捉私铸,今许铅铁和青铜。刻泥为之最易得,好恶不合长相蒙。万国城头尽吹角,此曲哀悲何时终。"诗中对底层群众的疾苦可谓是痛彻心肺,对权贵恶行的痛斥也是毫不容情。可这哪是乱世唐朝?分明是今日中国活生生的写真。农民种田,入不敷出;工人下岗,扫地出门;官府豺狼踞,遍国是奴工。随便看看经过严密筛选仍连绵不绝的新闻,假钞票,假奶粉,假文凭,超期羁押,刑讯逼供,上访违法,自杀有罪,明目贪污,张胆作恶,歹人升官,黑心发财,贫民只能挂牌卖儿卖女卖肾,等等,等等,水深火热,苦难深重。只有那些歌功颂德,以取媚主子苟活的畜生才会对现实的苦难和黑暗熟视无睹、无动于衷。杜甫以其切身感受记录着整整一个时代——官府的横征暴敛,衙吏的野蛮凶狠,社会的龌浊混乱,百姓的艰难疾苦,通通展现在他的笔下。加之他律切精深,至千言而不衰,后世称之为"诗史"。可以说,他个人的苦难就是一个国家的苦难。

   "湖南清绝地,万古一长嗟"!联想到自身的处境,他只能如此感叹,但从未对自己与国家、与社会、与民众之间的爱恋和关切产生丝毫的犹豫和怀疑。承载着失意官僚与诗人的双重身份,杜甫以一种庄严的话语和特有的忧患意识捍卫着一个知识分子的尊严。元稹说:"诗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韩愈也是写文章的大家,他惟独推崇"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所以,从这点来说,杜甫在文学上的成就是空前绝后的。在李白斗酒、狎妓、风流潇洒的背影后,几乎所有的诗人都走向了流氓化或倾向于流氓化的时候,杜甫把自己写成了一个神圣严谨的句子,紧紧地嵌在历史的话语中,为中国的文学殿堂竖立起了一道端端正正的门槛。

   清末平江县令洗宝干撰《平江杜工部旅冢联》赞:"衡岳本两间灵秀所钟,书契以来,帝王何冢?将相何坟?我诗圣润色山川,越千年华表巍然,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为百世词章之祖,左徒而后,八代寝衰,三唐寝盛。诸君子渊源风雅,喜此地人文蔚起,不徒梁豫有祠堂。"后人在杜甫的坟茔旁建有一座纪念的祠堂,离杜甫祠堂不远处,当地村民集资做了一座富丽堂皇、气势恢弘的族庙,供奉着家族显耀红朝的字匾,以及招财进宝庇佑平安的菩萨。杜甫大约是终身贫困,且自保尚不足,不在供奉之列。对于普通百姓,诗人是可有可无的,生存的困惑和奢想使他们更倾向于拿着菜刀冲出家门寻找幸福的允诺。将军们革命成功后衣锦还乡的前呼后拥即是他们告诫和热望下一代的样板。我寻访杜甫墓是多年前的一个下午,记得在出村口一个茅草丛生的小山头上,还有一座小小的土地庙,庙前香烟缭绕,烘托着庙门上的一副联语:"高高在上,飘飘欲仙。"横批:"有求必应。"

   杜甫祠堂是湖南省的文物保护对象,同时也是该地的村小学。孩子们能在诗圣的灵前读书,真是一种荣幸。不幸的是祠堂位置偏僻,不像去屈子祠那么方便,少了一份门票收入。更因年久失修,曾在一次风雨交加的晚上,后院屋顶的瓦片纷纷坠落一空,所幸不是日间,没有孩子受伤。杜甫作为原先建设部的官员,虽然"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理想始终是空中楼阁。但为其而建的祠堂越千年后仍能为社会主义的义务教育做上一份贡献,九泉之下也应该是无有余憾。

   2007.6.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