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汨罗天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桂花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劳动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绝食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关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监视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神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专政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自由圣火》首发稿)

   文章摘要: 司法正义是社会公平的最后一道门槛,然而现在司法显然已偏向强势的官僚权贵。而为了维护自身的公平和利益,许多遭遇司法不公或状告无门的人除了把自己变成一个火药桶似乎别无他途。

   作者 : 易尧,

   發表時間:5/6/2007

    近日,广西平乐县人民法院法官黎朝阳暴死看守所的新闻牵动着众多国人的心。看守所是由公安局管理,由检察院监督的一个强制性羁押场所,进看守所必背的监规第一句就是“看守所是无产阶级专政机关”。照此监规,法官当然是一个专政者。专政者死在自己的机关里,事件就显得更加敏感和神秘。据报道,死者全身伤痕。可到底发生了什么恐怖、血腥、残酷的行为,使得身体健壮的黎朝阳法官离奇暴死?是谋杀?还是灭口?一时间,众说纷纭。

   4月29日,中国青年报桂林电,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委政法委执法监督室主任石绍森在新闻发布会上,向媒体通报了广西平乐县法官黎朝阳在看守所暴亡一案的调查结果。调查认为:“黎朝阳系猝死,死亡原因较符合青壮年猝死综合症。”对此结论,舆论自然是一片哗然。仅网易评论就有四千六百多条回复,绝大多数是拷问和质疑。报道称,黎朝阳死亡后,桂林市成立了事件处理领导小组,自治区也派出了由自治区党委政法委牵头,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自治区人民检察院、自治区公安厅联合组成的调查组,介入事件调查。

    调查组调查后认为,黎朝阳被羁押后,思想压力大,情绪一直非常激动,经常在监舍内乱喊乱叫,放风后拒绝回到监舍,并多次趁值班民警带出同监舍其他在押人员之际,冲出监舍。针对黎朝阳不服管教、扰乱监管秩序、严重违反监规的情况,看守所给他加戴戒具。然后,3月28日下午,黎朝阳戴戒具趁值班民警将同监舍的一名在押人员带出时,跟着向监舍门外冲去,由于地上有水渍,滑倒在地,上嘴唇磕在铁门下的角钢上,掉了一颗门牙,流血不止。经医生诊断,黎朝阳上唇全层裂伤,伤口约6cm。由此,调查组得出结论:检察机关在办理黎朝阳涉嫌受贿一案中,严格依法办案,没有发现办案人员存在刑讯逼供的行为。

   黎朝阳在桂林市第一看守所、兴安县看守所羁押期间,收押手续齐全,符合法律程序规定,监所管理教育到位。黎朝阳羁押期间,没有发现监管民警对其有体罚、打骂、虐待的情况。没有发现桂林市第一看守所23号监舍,兴安县看守所14、15号监舍在押人员对黎朝阳实施殴打、体罚的情况。但是,黎朝阳的亲属向有关部门要求复印尸检报告却遭到拒绝。他们认为,没有亲眼看到尸检报告,有些疑问仍然无法解释。比如,黎朝阳背上两处圆圆的黑色印记是怎么造成的? 这些疑问对于一个从未进过看守所的人来说,固然是一头雾水。

   就我在监内了解的而言,新口子一入监,就由管事的问犯了什么事,家庭、职业、住址等等。如果没有干部预先打招呼,一会就开始过堂。先是蹲着,而后洗冷水澡,即让新口子脱光蹲在厕所里张开嘴巴喊“哦”,由几个人端着一盆盆水对着嘴巴冲,直冲得你浑身哆嗦发抖;继着就是打“漂漂”,即用水杯盛水隔两三米距离朝身背上抽打,打得全身通红,火辣辣的为止。然后脱掉裤子打“鸭脚板”,即拿塑料拖板打屁股。如果反抗就“包饺子”,即拿被子从头顶罩下来包住全身,一帮人围着拳打脚踢,你根本不知道谁打的。

   下马威搞完后,管事的就问:“刚才有人打了你吗?”如实回答便遭殃,会继续挨打,且比上次更狠。精明的会说“没有”。连续问几次,必须肯定挨打者不会说挨了打。有次一个新口子在会见家属时说挨了打,不巧被看守所所长在旁听见了,立马就把他扭回监子,厉声责问谁打了他,并让打人的站出来。打人的站出来了,所长哼一声转背就走了。结果可想而知,该新口子又挨了一轮暴打。 监房规则是专制政策的酷肖模仿,许多手法如出一辙,所以老口子经常告诫新口子:东西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讲,哪怕讲的是真话实话。一切都听老大的,永远把老大排在前面是新口子少挨整的最佳途径。

   以前我不太明白一些新闻媒体为什么总是把党政一把手的活动和话语排在头版头条,进监才知道这是一条牢房规则在起作用。牢头问“墙是什么颜色的”时,不懂规矩的新口子往往会答“白的”。他说的是实话,但实话就招打,因为牢头需要的回答是“老大讲什么颜色就是什么颜色”。老大的话就是圣旨,对的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必须遵照执行。牢头之所以能独断专行无非是仗着管教干部的任命和撑腰。 入监教育是由牢头必须做的,主要是交代一些注意事项,从看守的角度来说就是消除恐惧心理。首先是你现在是坐牢,不要把外面的习性带进来了,任何人喊你的名字要答“到”,喊你做事要答“是”。其次是平常不准靠近监门,干部喊出门时必须面墙站立。干部喊谈话时一定要要求打电话,让家里送衣服来,送生活费来。

   提到生活费时会反复强调说,“监内的卫生纸、牙膏牙刷、饭盆、肥皂洗衣粉都是要花钱买的,都是坐牢,我们也不容易,总不能还要来养你吧?”这些话说得头头是道,虽施之以暴,但动之以情。核心目的是上钱,你家里上钱多则皆大欢喜,其他的都可以忽略不计。若是没上钱或上钱太少,下一步就是继续挨打受磨,除非你有能力去打别人。打人是迅速巩固自己地位的一种方式,越狠越被赏识,许多强悍一点的新口子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而得到牢头提拔。当管事的其实就是打手,他们的职责就是制造恐惧,让每个新口子和在下面吃饭的所谓“下头人”的脑袋成天崩着一根弦。这样,在分配点菜和食品时他们也能获得一定的份额,与牢头享受相同的特权。这也许就是最坏者当政的直观写照。

   新口子必须在一星期内熟背监规和熟记行为规范是看守所交派给牢头的主要任务。监规的前言明确了“专政”两个字,据此,牢头可以名正言顺地向看不顺眼的新口子施加压力。专政者早已脑满肠肥,腰缠万贯,但仍自称“无产阶级”,不过,从精神上看还是名副其实的,力量无边无际。监规内容不多,分“六做到”和“六不准”。如其一是“必须服从看守所工作人员的管理教育和武装民警的看管”。不管你什么来头,也不管你是否冤屈,“服从”是无条件的,尤其是对牢头的服从。牢头们惯常的一句“看守所里面只有说得到没有做不到的”就是以此为底气,这同时也是干部默认的。服从才会没有怨言,服从才会完全地任其宰制,比如替牢头打饭端水洗衣服和要家里上钱付生活费这些,必须是以服从为前提的,一切都要体现出你是自觉自愿的。

   其二是“实事求是交代清楚自己的问题,揭发犯罪同伙,检举他人的违法犯罪行为”。众所周知的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对于有过坐牢经验的来说,许多事一坦白就完蛋,只有撬口不开,才会安然无恙。所以他们经常炫耀的就是顶得住,跟办案的拼耐力。像一般的盗窃案,只要不承认,到了三十七天就会以证据不足放人。 当然,那只对老口子才行得通。像一般的初犯,稍一逼供就就陈芝麻烂豆子都倒出来了。逼供的方式多种多样,最令人胆寒的就是“背剑”。即把一只手从肩膀上翻过来与另一只手反拷在一起吊着,脚尖着地,吊上几个小时,他们说起来是“愿死”。有一个偷摩托进来的小伙子,因为受不了,一口气承认了一百多台车子,虽然大多数都无对证。

   古人所谓“夫人情安则乐生,痛则思死。棰楚之下,何求而不得?”即是如此。很少听说检察院办案使用暴力,但检察院办案说起来比公安更有手段。与我同监的有个涉嫌受贿的银行信贷部主任,他说办案的把他关让他喝水,但不让上厕所。另外就是转监,从一个地方的看守所转到另一个地方的看守所,或从一个监室转到另一个监室,这都是检察院办案的拿手好戏。关于法官黎朝阳之死,广西官方调查组的调查其实已经把真相暴露其中了,也就是说黎朝阳在羁押期间不仅转了看守所,而且在看守所里面还转了监。进牢房俗称进鬼门关,转监就意味着从刀山推向火海,从火海又推向刀山。他们不说什么,但监子里的人心知肚明,转监的就是让你整的。

   施暴的口子一拉开,这些在派出所、公安局里面曾经“愿死”的人又怎么会不蜂拥而上! 鲁迅说过,“暴君治下的臣民,大抵比暴君更暴;暴君的暴政,时常还不能餍足暴君治下的臣民的欲望。”“专政”本身意含着暴力和镇压,在一个依靠警察暴力维持稳定的社会,仇恨的种子撒遍了每一个角落。我曾写过《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一文被官方认定为煽动老百姓以暴易暴,事实上我仅仅是表示了我的担心和忧虑。司法正义是社会公平的最后一道门槛,然而现在司法显然已偏向强势的官僚权贵。而为了维护自身的公平和利益,许多遭遇司法不公或状告无门的人除了把自己变成一个火药桶似乎别无他途。

   在监子内,我所听到的要去炸派出所,炸公安局,炸法院的话语不绝余缕。在一个怨声糜集的监子里,黎朝阳这个人已经不见了,他们的眼里只有“法官”——这个专政集团的代表。他们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当他们的仇恨在黎朝阳身上开花结果后,悲剧就诞生了。虽然死在看守所的人很多,但黎朝阳肯定是因其所代表的集团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他仅是以个人的力量在反抗,比如大喊大叫,冲出监门,拒绝就医等。据我在看守所被关了一年的经验,进监就大喊大叫的人大多都有冤屈或不公正对待。 专政者从来都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所以特别迷信暴力和血腥,并不断制造着仇恨和暴民。但“看守所是无产阶级专政机关”,过去是,今天是,今后还要是吗?

   位高权重的国家主席刘少奇冤死在监狱的历史并不遥远。现在,法官之死再一次验证了专政机器强大与横蛮。它的齿轮一旦启动,个体的生命就无影无踪。在一个连法官都无力保护自己的时代,普通百姓又如何不人人自危,如履薄冰! 从法官暴死在看守所的这个事实出发,我们必须明确:要法治,不要专政。

    2007.5.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