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汨罗天空
·易尧:红旗落地,我们失去的只是锁链
·易尧:党报党刊,强售其奸
·易尧:一元化的陷阱:受伤总是难免的
·易尧:师涛——在自由的言论中清醒地受难
·易尧:与党奴作战
·
·易尧:毛害不除,流毒无穷
·易尧:长城祸国,金盾殃民
·易尧:世间书尽自无儒
·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易尧:专制祭坛上的羔羊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晓斌
   
   《北京晨报》报导,四川某市警方根据省公安厅网监处转发的浙江省杭州市网监支队线索,“该市有两个互联网上网帐号分别于2004年3月21日和2004年7月11日登录浙江一色情淫秽网站,查阅、浏览色情淫秽图片并在该网站上留言。该市警方接报后立即作出部署,网监支队案侦大队多名干警在该市电信等单位配合下,排查有关案件线索300多条,8月10日终于查清两个互联网上网帐号具体用户的详细资料,并掌握了大量相关证据。警方迅速出击,抓获韩某、锺某两名嫌疑人。经对两名违法嫌疑人传唤,韩某、锺某在大量事实和证据面前供认不讳。……”

   
   看完这则消息,我不由火冒三丈。无须讳言,“登录色情网站浏览淫秽图片”也是我的一大爱好。不仅我,我身边的一些共产党干部亦经常央我教他们登录,(哈哈,这可是“腐蚀”共产党干部的事实。)但我并不觉得这也有罪或不妥。因为都是成年人,都有自身的需求和鉴别能力。倒是“共产”两个字有所嫌疑,“共产共妻”曾一度臭名昭著。据1990年第10期俄国《祖国》杂志揭露,俄共初期共妻的现象十分普遍,在布尔什维克控制的地区,到处都有“公有化”资产阶级妇女的行为,共产主义理论中的“杯水主义”更是赤裸裸地鼓吹需要女人就象需要一杯水那样容易,所谓的革命领袖列宁就死于性病。
   
   这类违背人性人伦的事情在“共产”当中不胜枚举,可耻的是口是心非,竟借着三番五次的“扫黄”来遮遮掩掩,甚至不如封建社会开明。齐宣王就公开表白过“寡人好色”,以至苛刻至极的儒家伦理由此推导出“食、色,性也”的经典论述,肯定了色欲的正当性。在古典小说《东游记》中,吕洞宾说:“嗜欲之心,人皆有之,而遇美色,犹为难禁。”神仙亦难免,况乎凡人,何况仅仅浏览一下色情网页。再说,在家浏览色情网页能分解人过剩的性冲动,比之任其在外强奸、嫖娼或包二奶更有利于社会的稳定和维护干部的形像。
   
   此案引起舆论的一片哗然。而公安方面振振有词地宣称,其抓捕的依据是公安部的33号令第5条第6款的规定:“任何利用互联网宣传制作、复制、查阅和传播封建迷信、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教唆犯罪信息的单位和个人,将由公安机关给予警告,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对个人可以并处5千元以下的罚款……。”此条款明显违宪,纯属暴规恶法。宪法保护的公民住宅权、隐私权、言论自由以及人之为人的基本人格尊严全部被它沦为虚构。虚构宪法导致的是国家恐怖主义,或是借助国家的名义实施恐怖主义的行为。古人尚能够“雪夜闭门读禁书”,而今却是在家查阅色情网页也无处藏身。恐怖如斯,国何以为国?家何以为家?
   
   18世纪中叶,英国首相威廉.皮特在一次演讲中这样形容过住宅(即财产权)对普通平民的重要性和神圣性:一个穷人,他的房舍再怎么破蔽,他也敢用于对抗国王的权威。即使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也不能进。这是公民住宅不受侵犯的基本原则,它表明,穷人虽无权无势,但他头上的片瓦与脚下的立锥之地却是堂堂国王也不能任意出入的。而在中国,且不说《红楼梦》中皇帝的卫队可以随便进出贾府坚固得风雨无碍的华厦豪宅,时至今日,连计划生育都敢在大路旁边写出“谁超生,就让谁倾家荡产”的标语。更明目张胆、暴虐无度的口号是:“横下一条心,挑断两根筋。”计划生育与扫黄是一衣带水的事情,人口泛滥本是独裁者为祸天下的结果,却把矛头和刀口挥向大众的生殖器官。如果查阅黄色网页也可随意抓捕、定罪和罚款,那么前罪之大,是可忍,孰不可忍。
   
   《三国志》记载刘备禁酒:“有吏向一人家索出酿酒之具,论者欲置之法。(简)雍与先主游,见男女各行道上,雍谓先主曰:‘彼欲行淫,请缚之。’先主曰:‘何以知其行淫?’雍曰:‘各有其具,与欲酿未酿者同,是以知之。’先主大笑,而释蓄酿具者。”刘备无能,尚承认人“各有其具”,知错就改。你们这些“国家公仆”难道就例外了?难道就没有那东西而可以绝智绝欲?你们若无智无欲,又凭什么来领导一个国家?所以,当你们纵任公安网探为所欲为时,无论心智还是气魄,较之刘备都要相差万分。弗洛伊德认为人的暴力倾向与性压抑相关,按照你们浏览黄色网页都是违法的逻辑,下一步岂不是要禁止每一个人(当然,除了你们自己及同类)携带生殖器?真是荒唐可笑!
   
   福科说过,如果性压抑的目的是为了劳动力更广泛的使用,那么人们便会想到压抑机构首先是针对工人阶级,尤其是针对青壮年男性的。事实上,情况恰恰相反。从良心检查到精神分析,这些最严厉的技术都被运用于享有经济特权和把持政治权柄的统治者。现代社会的堕落,不是因为它试图压抑性和唯一成功地产生了性本能的扭曲表达,而是由于它把权力类型强加于人体。它不是去限制性欲,而是扩展它的各种形态,并用权力渗透它。所以,企图通过“扫黄”来虚饰你们在道德上的光辉,那只会是掩耳盗铃、欲盖弥彰。要知道,在你们将魔爪伸向个人的私密空间进行监控和抓捕的过程中,你们同时也在扮演着传播者的角色,并起着增殖的作用。其社会危害性比“封建迷信、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教唆犯罪信息”更恶劣,更积重难返。因此,不管你们所谓的“扫黄”是无知还是别有用心,我都要说一句:先要自重,不能欺人太甚!
   
   (2004年8月26日) 原载《民主论坛》
   
   

此文于2010年03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