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汨罗天空
·易尧:与党奴作战
·
·易尧:毛害不除,流毒无穷
·易尧:长城祸国,金盾殃民
·易尧:世间书尽自无儒
·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易尧:专制祭坛上的羔羊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晓斌

   

   “加强执政能力”成为中共4中全会的议题。对于中共而言,我向来不怀疑他们的执政能力。《说文》解:执,捕罪人也。政,通“征”,即征伐和征税。所谓加强执政能力也可理解为加强横征暴敛的能力,它是是一个绵延了数千年的封建霸权传统。于现代文明,它不是一个光彩的词汇,而如此大张旗鼓地抬到国家的桌面上,实在让人胆战心惊。会议是秘密召开的,而与会同时,在天安门广场及附近的自杀和自焚却昭告天下,民不聊生。另一消息是,维权人士郑明芳被公安致残后,再次被公安强行带走,连一个弱女子都不放过,谁说中共的执政能力不行了?从吃穿住行到生老病死,执政的黑手无孔不入。侵犯人权,强拆私宅,甚至处女都可以说成嫖娼、自杀有罪、上访违法、夫妻在家看黄色光碟和浏览色情网页都要被抓罚款,其执政能力已经够登峰造极了,不知还要如何加强?

   很显然,中共的问题不是执政能力不强的问题,而是恶人执政的问题。恶人是如何执政的呢?众所周知,那就是始源于土地掠夺。1950年6月,中共决定在“新解放区”(指1947年之后“解放”的地区)开展“土地改革”运动。一声令下,整个农村立马笼罩在血雨腥风之中,200多万地主的人头纷纷落地。“土改”利用“流氓无产者”(扒手、小偷、地痞、恶棍、无业流民等)打冲锋,打垮地主、富农后,经过了道德和智力方面严格的逆淘汰,这批“苦大仇深”的“屠夫”摇身一变,就趾高气扬地成为“书记”、“委员”、“主任”、“乡长”、“县长”……“土改”后不久,毛泽东一意孤行地加速合作化、人民公社化、大跃进……到1960年前后,农业生产全面崩溃,饿死3,500多万农民,而干部官员却能幸免于难,于是,执政者为后世树立了一个极其恶劣的榜样,一批批暴民纷纷仿效,前赴后继的充斥各级权力机构。

   就在中共新政会议闭幕这天,《新浪网》转载了《沈阳今报》的一条新闻,再次震惊了世人:贫困户李向云贫困户住房被拆又遭村官逼债 走投无路割喉自杀。自孙志刚之死以后,无辜小贩李月明被广州一城管打死。连一个小小的城管都拥有草菅人命的权力,作为警察的执政手段就无边无际了。在代表暴力和野蛮的最前线,他们或锦衣玉食、嫖赌逍遥,或打砸抢夺、飞扬跋扈。总而言之,从中央政治局到小小的村支部,中国这些大大小小的执政者在性格上都惊人地相同。他们对上奴颜卑膝,对下傲气冲天。他们自以为是皇帝、是太子、是贵族,高人一等,除了上司外所有的人都应该给他点头哈腰、鞠躬敬礼。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美其名为“执政”,所到之处必须畅通无阻,不容许视线内出现一个衣衫褴褛或形容猥琐的人影响自己执政的心情。他们除了到遍及各地的党校接受必要的阉割或自宫外,几乎不需要进行任何思考和学习。他们都是“东方不败”或她的“徒子徒孙”。

   我无意贬低“加强执政能力”所具有的体恤民生的善意。但是,豺狼当道、窃国者侯的现状,已是冰冻三尺了,一党独裁已成为最坏者恣意繁衍的温床。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就“为什么最坏者当政”作了分析。他说:“由于有些需要做的工作本身就是坏的,是所有受到传统道德教育的人所不愿做的,因而愿意做坏事就成为升官得势的门径。在一个极权主义的社会里,那些需要实行残忍和恐吓、蓄意的欺诈和间谍工作的位置是很多的。无论盖世太保、集中营的管理,还是宣传部,或者‘冲锋队’、‘党卫队’,都不是适宜发挥人道主义情感的地方。”然而,耐人寻味的是,胡锦涛在会前的讲话中说,“西方的民主政治在中国是行不通的。”为什么行不通?它无非就是受到最坏者的顽固阻挠。今日中国,“加强执政能力”无关紧要,重要的是需要解决“最坏者当政”。事实证明,西方民主制度是一个能有效解决最坏者当政的制度。 原载《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