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红旗落地,我们失去的只是锁链]
汨罗天空
·易尧:长城祸国,金盾殃民
·易尧:世间书尽自无儒
·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易尧:专制祭坛上的羔羊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桂花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劳动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绝食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红旗落地,我们失去的只是锁链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易尧(湖南)

   共产党手下的新闻媒体在本质上也是一种警察机制,以从事思想监控,充当舆论打手,对自由精神进行阻隔和封杀为己任。近日,宁夏日报社社长白皋在人民网撰文:《苏联剧变告诉我们什么?--中国共产党人不允许悲剧在中国重演!》他认为,苏联剧变是《共产党宣言》诞生以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受的最大挫折,暗合着中共关于“亡党就会亡国”的谬论信口雌黄。他把苏联的解体归咎于戈尔巴乔夫没有一个坚定的立场,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他写道:“戈尔巴乔夫在危难之际抛弃了党。就像船长率先抛弃将要沉没的船只、将军第一个逃离战场一样,背叛者没有好下场,在苏共解散、苏联解体之后,戈尔巴乔夫也失去了一切,包括总统职务和政治影响,变成了一个领退休金的人,只能到处旅行,向人们诉说着昔日的辉煌和谢幕时的凄凉。”殊不知马克思一贯主张怀疑一切,把撒旦的归还给撒旦,把人的归还给人,这才是戈尔巴乔夫所领会的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正是戈尔巴乔夫力挽狂澜,把苏共推向历史的垃圾桶中,俄罗斯的老百姓才得以重见天日,从此走上了一条生路。只有独裁者才没有好下场,齐奥塞斯库被毙了,萨达姆被逮捕了,而皮诺切特也即将接受审判。戈尔巴乔夫放下屠刀后,不仅得到全世界的普遍赞誉,还从此得以摆脱了兽王的宿命,重拾了做人的尊严,心无挂碍地享受生活。

   1985年3月,戈尔巴乔夫当选苏共总书记,进行政治和经济体制改革。从一开始,他就看到没有公开性和对旧方式的批判,改革和重组经济是不可能的。他坚持不懈地强调,没有公开性,改革将不能奏效。他在《改革与新思维》一书中写道:“我甚至要说,假如舆论工具在中央四月全会以后并未立即积极认真地参与这一过程,那么,党就可能不会达到今天这样就改革的全部问题进行讨论的水平。为了使整个社会参与讨论,广开言路是非常有益的,这也可以说是要使每种报刊都出现社会主义的多元论。”共产党有句名言,即“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同时,太阳底下,黑白立判。所以,拒绝“公开性”是对社会大众在人格上的欺骗和智力上的污辱。而胡锦涛总结说:“当时戈尔巴乔夫提出‘意识形态多元化’,提出所谓‘公开性’,放弃马克思主义对意识形态的指导地位,结果导致非马克思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甚嚣尘上,这成为苏联解体、苏共垮台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这种认识就跟拉屎不出怨地球引力小一样荒唐可笑。他全然不顾“公开性”的历史性进步,以国民公敌的姿态把黑厢操作奉为上台圭臬,委任制成为任用干部的惟一方式,致使被选拔的干部只需对上负责,不用对下负责;视公共批评为眼中刺,肉中钉,从整南都到抓赵岩,不遗余力。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句谵语不知蒙蔽了多少善良的人们。而当人们开始抛弃这个虚伪的庞然大物时,它便面目狰狞,威逼恐吓,说,“没有共产党就会天下大乱。”白皋论证说,“苏联分裂为15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国家的分裂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加剧了民族冲突。直到现在,分裂后的国家之间、地区之间仍然冲突不断,车臣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在其言下,俄罗斯人苦难深重,水深火热。可是,在中共统治下的今日中国又是什么现状呢?且不说台湾局势剑弩拔张,西藏、新疆的民族问题在其暴戾下又何曾有过消停!再看内地,“第三届中国伤害预防与控制学术会议”的透露,中国每年发生伤害七千万人,死亡80万人。有学者指出,这意味着中国每年发生200次911恐怖袭击,接近3次“南京大屠杀”,或者7、8年就完成一次纳粹大屠杀。另据一份来自国家综治委的报告称,今年9月发生的群众罢工、游行、示威、上访事件共80余万次,累计310多万人次参与。这一系列事件就肇因于征地拆迁、国企改革、社会保险、劳动就业、长期腐败等方面,农民失地,工人失岗,知识分子失语,政府与民众的矛盾地愈演愈烈。黄苇町在《苏共亡党十年祭》中指出,苏共亡党的一个重要事实,即被她一直代表的工人阶级和苏联人民抛弃。

   前驻苏联大使于洪亮也坚称是戈尔巴乔夫葬送了苏联。秦殿杰《苏联红旗为什么落地》中引用他的话说,“国际共运中机会主义者有两大类型:一是搞冒险主义,一是搞投降主义。戈是后者。他的行动证明,他对外屈从于国际垄断的资产阶级,对内屈从于资本主义势力,没有一个坚定信念。他惯于搞假大空的东西,一会儿是建立‘欧洲大厦’,一会儿是‘全人类价值’,完全脱离现实……”这种一厢情愿的妄加评论,一点经不起时间考验。经历了短暂的波折后,俄罗斯人民选出了自己的领导人,并成功地加入了北约组织,成为民主阵营中的一个重要成员。民主、自由、和平,这就是全人类的价值。当年,在告别政坛的讲话中,戈尔巴乔夫对自己的事业评估说:“消灭了那个早已使我国无法成为富足安康、繁荣富强国家的极权主义体制。在民主变革的道路上实现了突破,自由选举、出版自由、代表制政权机构、多党制均已成为现实。社会获得了自由,政治上和精神上得到了解放。这是最主要的成就。”毫无疑问,红旗落地也必将成为中国人民的福音,正如《共产党宣言》的末尾所宣告的,我们失去的只是锁链。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原载《议报》第172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