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汨罗天空
·易尧:愉快地跃进永恒
·易尧:从民主到僭主──李大人什麽都不懂
·易尧:仇恨——为你我而鸣的丧钟
·易尧:希拉克,屠杀平民的帮凶
·易尧:不要脸往往是天怒民怨的祸端
·易尧:红旗落地,我们失去的只是锁链
·易尧:党报党刊,强售其奸
·易尧:一元化的陷阱:受伤总是难免的
·易尧:师涛——在自由的言论中清醒地受难
·易尧:与党奴作战
·
·易尧:毛害不除,流毒无穷
·易尧:长城祸国,金盾殃民
·易尧:世间书尽自无儒
·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易尧:专制祭坛上的羔羊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晓斌

   

   刚刚闭幕的中共16届5中全会通过“十一五”规划,提出要“倾向于增加穷人收入”,特别是农民的收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称,让百姓分享改革果实。这话说得滑稽,改革成果被权贵们瓜分了,即便许多农民赖以生存的一点土地也朝不保夕,随时可能被掠夺。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广东汕尾红海湾的村干部私下将村中土地、湖泊卖给投资商建电厂,未能得到合理赔偿的村民虽奋起抗争,政府却置之不理,更试图对外封锁消息,甚至串通当地媒体制造假消息。更可恨的是,与民夺地,刀戈相见。河北定州征地丑闻因海外曝光臭名远扬后,血腥恐怖一浪高过一浪,愈加骇人听闻。据俞梅荪等民间维权人士记述,5月31日,数千名警察和200辆车开进广东佛山南海区三山岛,大规模武力夺地,镇压广大村民的维权抗争。其时有这样一幕具有代表性的场景:1官员看到武力填土施工取得进展,高兴得跳起来,大声高呼胜利了。但这也许是他们在这片土地上最后的胜利。

   《汉书.食货志上》说:“辟土殖谷曰农。”中国封建统治者一直奉行着“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的基本国策而“重农抑商”。《商君书.垦令》告诫着:“民不贱农,则国安不殆。”从本质上看,重农抑商不过是手段,目的是为了安邦。商人们东西奔走,流来流去赚钱多,日子过得滋润,无时无刻不在诱惑农民弃农务商。在当权者看来,这是1个危险的趋势,务商必然带来利益的交换和人口的流动,以及文化的更新和意识的觉醒,乃至动摇统治阶级不劳而获的合法性,以至要不遗余力地割尽资本主义的尾巴,出台一系列把农民牢牢地拴在土地上的法规和户籍制度,并限制他们的生育。但穷则思变,求财是人的本能,农民的贫困和不确定的生活期望就让他们拥有较高的生育能力,其本意是祈求多子多福,或以此寻求更多改变命运的机会。然而,农民完全在无报酬劳动的基础上组织生产,不仅要血汗务农,还要以血肉之躯卫护掠夺者们的政权,备耕备战。

   历史教科书说广大农民只有在无产阶级领导下才能得到解放。共产党夺权后,广大农民非但没有解放,反砸锅卖铁,全身心在所谓“社会主义的新型农民”的名义下被奴役。除了在贫瘠的土地上生产出让庞大的食利集团从中获益的便宜食物外,被迫进城谋生,为奢华的城市生活提供在各种消费或者福利方面价格低廉的劳动,而自己则永远被排斥在边缘──生老病死,听天由命。《信息时报》报道,贫困小学生受邀广州做客,很困惑地向广州小学生问:“今天我已经吃了两次饭了,怎么还要吃哦?”孩子一句无忌童言戮破了共产党利为民所谋的弥天大谎。抛弃农民,无论社会发展多么高速,其后果都将是严重的。1个合理的社会应该是以良好的社会秩序为基础的。当他们对既无能力和可能,又无耐心来利用其他手段追求自身的幸福和权益时,烧杀抢掠便会成为他们首要的选择,甚至重蹈共祸的覆辙。

   共产党人一直自称是人民公仆。中宣部一直把他们描述得很温驯、艰苦朴素、非常容易喂饱,而本质上却很是贪婪和狰狞、并且吃人。他们与那些为富不仁的商人们合谋,熏黑每1块蓝天,污染每1条河流,并把田地、家园和城市蹂躏成猪圈一样的废墟。农民从地上获取的可怜的农产品都通过“剪刀差”和“双轨制”,巧妙地转换为城市基础建设和穷兵黩武的经费支持。官僚们为了自身暴利修电厂、建开发区、房屋和商场,把农民从土地撵走。北京某人大代表却上书建议限制低素质者入京,矛头直指民工进城,真是吃人还不吐骨头。许多农民完全是在欺诈和暴力手段之下被剥夺了自己的所有,或是受尽冤屈损害而不得不卖掉自己的一切。这些不幸的人们流落到城市,却根本找不到安身的去处。面对官僚集团数十年如一日的敲骨吸髓,农民没有了任何资本,连民主选举1个村官都难于飞船登天。可以想见,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原载《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