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汨罗天空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桂花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劳动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绝食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关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监视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神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专政
·
·易尧:解码屈原
·中国文学该为何而有?
·苟活的中国作家和文学
·说真话、政治僵尸及其他
·扫黄,专制权力的扭曲表达
·城管暴力,非法权力溃烂发臭的表现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晓斌

   

   昨晚从省城回来,在火车站门口坐着一排警察,逐个逐个地检查乘客身分证,经输入电脑核实后方准进站候车。我想凑近电脑看个究竟,立马就被他们喝退,一派如临大敌的势头。朋友问:是不是在抓捕什么罪犯?我说:罪犯能弱智到这般自投罗网的地步?显然不会。那么他们守株待兔又为哪般呢?一个无须思索的答案就是“截访”。《说文》解释:“截”,从戈,断也;“访”即上访告状。截访就是用国家暴力阻挡和断绝上访告状,以营造出一个安定团结的假象来欺蒙天下。“截访”是江泽民治下最罪恶也最荒唐的新名词之一,有史以来绝无仅有。看到这些耗费着民脂民膏的人如此大张旗鼓而又做贼心虚的神情,我当时还只是轻微表示了一下鄙夷和不屑。可今天早晨,我打开电脑进入邮箱一看,全是乱码。这下不禁勃然大怒,破口就骂:“这帮兔崽子!”乱码电邮亦是江泽民独创的一大政绩,他们美其名为“金盾工程”。

   “金盾工程”的目的就是阻隔网络,愚弄网民,以便窃国者掩耳盗铃。据《华尔街日报》9月1日报导,北京封锁其讨厌的网站,为了进一步围堵漏洞,他们利用新过滤技术在网路上寻找关键字来彻底过滤网路信息。用这个方法,电子邮件可能被丢失在中国的网际空间并永远无法到达它们的收件人。另外,通过关键字词来过滤信息,使含有这些词的互联网或手机信息不能够接收或发送。这些违禁的词或短语总共1千多条,其中包括“民主”、“法轮功”、“性”、“天安门”、“推翻”、“暴乱”等等,甚至“胡锦涛”也名列其上。至于“江泽民”几个字,因其大恶大丑,自然首当其冲。从文革的焚书毁学到当今的封网禁字,中国社会从泥潭迈进了深坑。然而所有这些居然获得一些无耻文人的连番歌颂和吹捧,谓之太平盛世。如果说这仅是出于闭目塞听、猖狂于一己之私的政治需要,那么,“一”字居然也违禁就让人惊诧万分。《淮南子.诠言》说,“一也者,万物之本也。”连万物之根本都置之于不顾,可见其“坚壁清野”之丧心病狂。

   鲁迅说,“坚壁清野”虽是兵家的一法,但究竟是退守,不是进攻。倘单是困守孤城,那结果就只有灭亡。历史上,一些独裁者出于我得不到的东西也不能让别个得到的狭隘心理而党同伐异、疯狂杀戮百姓就是其例。比如张献忠嫉恨李自成已经做皇帝了,觉得“做皇帝是要百姓的,他就要杀完他的百姓,使他无皇帝可做。”但这些封建残暴的思想观念并未在中共的首脑当中得到根本改善,据《中国左祸》一书记述,“中共湖南特委在‘使小资产阶级变为无产阶级后强迫他们革命’的精神影响下,提出‘焦土政策’,实行‘烧杀政策’,为了企图让敌军进入湖南后无房可住,无法立足,硬性推行焚烧湘粤大道两侧30里内房屋和烧毁郴州等县城的决定。”而后,“坚壁清野”就成了中共一项惯常的高压政策。且不说“6.4”屠城是何等惨烈,单就其虐杀“法轮功”就足以骇人听闻。前几天,被当局拘捕的3万多名上访群众,也无一例外地扣上了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

   事实上,很多人上访的原因无非是被暴力拆迁无家可归;或是坚守信仰屡遭打击;或是维权自卫含冤受屈。案情都不复杂,只须依法处理,还其公正就能众望所归,民心安顺。然而,他们不但不满足人们的这么细小的要求,反假借种种托辞,栽赃陷害,践踏法律和原则。其徇私枉法,变本加厉,到处都是枪棒交加,血腥弥漫。可以肯定的是,不管是截访、还是封网,都只是企图掩饰其制度上的失败和精神上的无能。最臭名昭著的事莫过于拘禁蒋彦永。蒋先生因披露SARS和呼吁“6.4”平反而极大地激发了人们说真话的信心。但真话对当局来说,每一句都可能是个炸弹,会随时令其崩溃,无论怎么坚壁清野都是徒劳。有一首诗写得明白:“燔经初意欲民愚,民果俱愚国未墟。无奈有人愚不得,夜思黄石读兵书。”

   (2004年9月15日) 原载《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