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
汨罗天空
·
·易尧:毛害不除,流毒无穷
·易尧:长城祸国,金盾殃民
·易尧:世间书尽自无儒
·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易尧:专制祭坛上的羔羊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桂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晓斌

   “破额山前碧玉流,骚人遥驻木兰舟。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萍花不自由。”这首《酬曹侍御过象县见寄》是柳宗元晚年留下的绝唱。公元805年,由“二王八司马”所发动的唐代永贞革新失败了,柳宗元被贬永州。政治上的失意,使他对历史与命运的变幻凄迷低徊留止,发为呤咏。一千多年后,严复在翻译密尔《论自由》一书时,为了对译英文中“liberty”一语而殚精竭虑、“旬日踌伫”之际,偶然呤诵起柳宗元这首诗,恍然有悟,赞叹道:“所谓自由,正此意也!”一直以来,我总以自由撰稿人自居,写点小文,感怀抒臆,议批时弊,自认无伤大雅。可近来却被有关方面拦截信件,并受到国安的追查,欲加罪于我,大有兴师动众之势。虽侥幸脱身,却胆战心惊。回想起来,纳税人的钱财因我而遭损,不得不诚惶诚恐。只是自诩“自由”,实在是勉为其难,荒唐可笑。

   “人生而自由却处处受到束缚”,卢梭在《社会契约论》卷首这样写道;黑格尔在他的《历史哲学讲演录》中指出,普遍的自由已成为近代德意志世界的伟大成就。他说,在东方专制国家,一个人自由;在希腊和罗马人中,一些人自由;而在近代欧洲,所有人都是自由的。黑格尔死后的几十年,在欧洲的所有属地和美国的奴隶都获得了自由。恰恰在这个时期,共产主义出现了。共产主义通常的解释是,以公有制、公共生产、公共消费、公共自治甚至还有公共性生活为基础的社会组织。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结尾告诉工人们,他们将得到空前的解放,失去的只是锁链。该宣言尽管一开始就臭名昭著,却得到一批狂热、激进的年轻人的追奉,并纷纷加入其中。由此,共产旋风迅速波及世界各地,滋蔓成人类文明的一大瘟疫。它以自由的名义蜕变为自由的天敌。

   共产党统治的成熟形式产生于斯大林统治下的苏联,进而演变为斯大林主义。在那里,共产党宣布自己是进步的领导,并要求有权充当整个国家的代言人。它通过控制一切组织和社团,通过控制交往、教育、娱乐、个别任命和职业等一切形式,来强化这一要求。众所周知,这些制度的主要目的是通过紧迫的工业化计划来加速经济的发展,而此项任务又是经由中央集权的指令性经济而得以实施的。这样的国家就如同一座庞大的监狱。为此,索尔仁尼琴写作了《古拉格群岛》。在《古拉格群岛》的最后,索尔仁尼琴这样推断道:“古拉格群岛过去存在过,这群岛今天依然存在,这群岛今后还要存在!不然的话,把那‘先进学说’的失算——人们并没有按照它设想的样子成长——的责任推到什么人身上去呢?”

   2004年10月,在积弊重重的中国,中共党魁胡锦涛再次提出要保持“先进性”的口号。在此喧嚣声中,诗人师涛被无辜判刑;律师郭国汀教授被吊销执照;作家张林、政治评论家郑贻春教授等异议人士相继被捕入狱;最近又传来北大新闻传播学教授焦国标被校方停职的消息,整个就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对于这等恶劣行径,爱因斯坦曾提出过尖锐的批评说:“教学自由以及书报上的言论自由是任何民族的健全和自然发展的基础。”他认为,“一个人有探求真理以及发表和教授他认为正确的东西的权利。这种权利也包含着一种义务;一个人不应当隐瞒他已认识到是正确的东西的任何部分。显然,对学术自由的任何限制都会抵制知识的传播,从而也会妨碍合理的判断和合理的行动。”(《爱因斯坦文集》第3卷)

   在最近一次网友聚会的餐桌上,大家就着论坛发帖难议论纷纷。一位《人民文学》的高级记者感慨着说:“现在出小说更难了,都得由新闻出版署审批。”打压自由思想,大兴文字狱是胡锦涛所谓加强执政能力的重要特征。他公然宣称要向极权国家古巴和朝鲜学习。据中国信息中心披露,在朝鲜有人因收看韩剧而被处决。独裁的先进性无疑是残暴的,它一系列的倒行逆施,不仅拖着文明的后腿,更加剧了这个社会在黑暗上的深度。从当前仇美、反日、攻台的种种事态和言论中,我们不难看到,一个宣扬极端的民族主义、战争、暴力和非理性的政权正在把它的民众推向法西斯的恐怖丛林。当人们开始抛弃各种共产党政权制造的神话和谎言时,一股法西斯主义主义思潮正随着独裁政治席卷而来。

   1967年,被共祸荼毒的捷克,哈维尔不顾当局的干涉,在作家协会上宣读了索尔仁尼琴致苏维埃作协的公开信。昆德拉亦在作家代表大会上发言指出:“……我们的文明平庸而病态,它不是活着,而只是长存着;它不开花而只是在生长;它不是大树,而只是长灌木。”他认为捷克文学“被降低到了枯燥无味的宣传水平,这就是威胁着捷克民族最终被摈弃于欧洲文明之外的悲剧。”他们对法西斯主义和斯大林主义进行了区分,使改革已成为捷克社会的共识。1968年1月5日,改革派杜布切克接任了捷克第一书记,从而开始了著名的“布拉格之春”。历时8个月的“布拉格之春”虽被苏共的坦克镇压了,但影响极为深远。1977年,以哈维尔为首的200多名捷克异议知识分子签署了著名的《七七宪章》。受此启示和激励,1989年,中国的良心知识分子及青年学生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国运动,旨在民主和自由。

   “6.4”与“布拉格之春”一样在坦克的履带下被碾碎了。虽然上个世纪所有的预言都是关于革命的预言,所有的记忆都是关于革命失败的记忆。但它却用一个民族的鲜血和痛觉敲响了共产帝国衰亡的丧钟。1991年12月25日,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在电视台作最后演说,宣布辞职。12月26日,苏联最高苏维埃召开最后一次会议,宣布苏联作为一个国家已经不存在。这个存在了整整69年的苏维埃帝国,曾经是那么地不可一世,刹那间,崩溃了。索尔仁尼琴在致苏联领袖们的公开信中写道:“‘无穷的进步’只是疯狂地、不加思考地、加紧把人类推入死胡同”,“为了不使国家和人民发霉,为了使他们有可能得到发展”,“请你们允许进行一场公开的竞赛——不是为了权力,而是为了真理!”不言而喻,即便是魔鬼掌管了最高权力,真理总能获取最后的胜利。

   现在,又一轮新的竞赛开始了。一场网络上的“中国天鹅绒运动”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从网络签名到网络选举,我们不再被动的随遇而安,而得以更主动、更勇敢地做一回“自由”的选民。这是自由意志的充分体现,意味着对专制政权的嘲弄和藐视。虽说其形式是虚拟的,但在本质上却是一次比当权者构造的现实更为真实和直观的社会实践。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不再幻想胡锦涛能成为戈尔巴乔夫,也从此放弃在体制内颠覆体制的可能。世上没有救世主,自由只能靠自己,在独裁者依然猖獗,在党奴们依然疯狂的今天,就让我们迁移并建设一个网络的新大陆吧!写到这里,我忽然记起刻在纽约港口自由女神基座上的诗句:

     旧大陆,你去保住你那些荣华富贵吧;  把你那疲惫不堪的,一贫如洗的,  渴望自由而聚集起来的大众交给我;  把你那狭窄拥挤的陆地上被遗忘的可怜的人群交给我;  如果你把那些无处可蔽风雨的人们送过来,  我将站在黄金的大门口,为他们高高举起自由的火炬!

   (2005年4月1日)

    原载《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