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汨罗天空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桂花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劳动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绝食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关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监视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神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专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晓斌

    美国人权团体“自由之家”不久前发表“2007年度世界各国新闻自由 度调查报告”,指责中国的新闻自由状况,称中国为“不自由国 家”。5月11日,有记者问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对此有何评论?姜瑜回 答说:“上述论调十分荒唐,不值一驳。”并称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 言论和出版自由,中国媒体依法享有充分的报道自由。同时,与任何 法治国家一样,中国媒体应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开展工作。看到这样 的新闻,大多数网民都以“哈哈”、“嘿嘿”作为回应。这的确是一 个笑话,但我是根本笑不起来的。一方面,我非常同情外交部发言人 睁着眼睛说瞎话的痛苦。(她只要稍具正常的人格就不可能不痛 苦。)另一方面,我刚刚因言论问题坐了一年牢才出来,这充分表明 了中国不是一个法治国家。中国有法是不错,可却是法无定法,其把 持者根据自己的需要可以随意进行解释和歪曲。例如,在法庭上,我 理直气壮地说,我是根据宪法赋予的公民有言论自由权而进行写作 的。但审判长说,是的,宪法是有言论自由,但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是 宪法的根本原则,你否定共产党的领导就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般 强词夺理,我估计,读者看到这里肯定会笑,至少我当时是忍俊不 禁。

   笑归笑,问题还是要看清。这些年来,由于种种原因,国内罢工、上 访、群体性暴动等事件层出不穷,而国内的媒体却如阉割了一般,一 概装聋作哑。你自己不如实报道,等外电报道你又说它是捕风捉影。 广播、电视、报纸如此,现在网络亦是如此。你们对网络进行清洗过 滤,闭目塞听,难道就是为了享受粉饰太平的虚荣和不朽!动用数百 亿资金建成的“金盾工程”为网民访问互联网中的公开资源设置了重 重障碍,数万个网络社区因言论过偏被强行关闭。在“扫黄”的幌子 下,网民的言论自由不断地遭到监视和践踏。凯迪网络猫眼看人由于 大胆直言而人气飙升,但网友都连连喊出“被锁和被封的文章太 多”,“什么都不允许谈了”,网友大叫不快,但得到的往往是沉 默。据说,中宣部部长刘云山曾因为不满关天茶社的“混乱情况”, 认为一些网民的文章“过分和触及底线”,就要求进行“整顿”,只 许谈“学术”,不准论“时政”,一夜之间,关天茶社风声鹤唳,草 木皆兵。而确切的消息是,香港《南华早报》2004年10月8日报导, 中国政府下令中国大众媒介不得擅自报导农民抗议官员抢夺土地的新 闻。该报导说,该禁令范围据认为也涵盖中国国内的互联网网站。

   在网站发贴之难我是有切身体会的。前两年,安徽省作家陈贵棣、吴 春桃夫妇创作的《中国农民调查》一书获得了2004年“尤利西斯”国 际报告文学奖第一名。这无疑是中国人的骄傲。可消息传来,中国数 千报刊,数十万知识分子对此只字不提,噤若寒蝉。我本着向网友传 递喜讯的目的,把这一消息转载到西祠胡同一论坛当中,意图与众多 网友共同分享这份的荣耀。我说,虽然这荣耀是建立在耻辱的基础上 的,因为我在阅读《中国农民调查》一书时始终是心痛不安,为着同 类的凶残而无地自容。但同时我知道,我的沉默也是在参与作恶,为 减轻自己作为帮凶的罪责,我有责任把相关资讯进行传递,为更多的 网友提供参考的资料和线索,以看清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可是,刚 刚贴出,转眼就无踪了。气愤之极,我又发一帖,向删帖的黑手表示 强烈抗议,并转告一个曾经的事实,前苏联解体后,许多曾参与监听 和控制群众言论自由的克格勃人员因羞惭而自杀。我说,他们自杀乃 其人性未泯,以死谢罪。你们若人性已泯,自然不致如此。但是,既 人性已泯,又何异于畜生?网络是人类文明的产物,畜生不宜,望尽 快远离为盼!话是过激了一点。有人告诉我,那些专门删贴的人是许 多刚从学校出来的孩子,他们什么都不懂。但可见利用一帮什么都不 懂的孩子担任黑手的背后是多么的无耻和卑鄙。

   网友优伶回应:“倒了!哥哥好单纯哦,西祠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 麻木了,在人家地盘上玩就要遵守人家的规矩,他不带你玩自有他一 套说法,没有用的,别生气,气坏了损自己的说!”

   网友越来越远回应:“支持;深入人心的东西是可怜的影子删不去 的。”

   网友懒汉回应:“管理员都是混蛋!包括聊天室的管理员。什么‘X X管理员一金箍棒把……打出聊天室’;‘XX管理员大人不计小人 过,放你进入聊天室’……我去他妈的……”;

   网友兔子回应:“支持抗议!我希望不仅有《中国农民调查》,更希 望有《中国教育调查》、《中国腐败调查》、《中国官宦调查》、 《中国黑社会调查》、《中国妓女调查》、《中国人权调查》 ……!”

   网友驼铃回应:“所有的事实背后都是黑幕。”

   昨天收到网友发来的一封邮件,是一个叫immusoul的作者致所有大陆 博客作者的一封信。“所有身在大陆的网友们:你们肯定知道在大陆 是无法登陆国外的牛逼网站的,但是你们恐怕还不知道,国外的读者 可能也同样无法登陆国内的博客吧?如果你在博客里写了敏感词汇, 就会被我英勇的网管屏蔽,而且会连累很多地址类似的网友。我建 议,以后凡是遇到敏感词,一律在中间加上色情词汇。一来可以逃避 网管,二来可以增加你博客的点击率。我来举几个例子:‘冰G点, 毛儿片主席,胡锦避孕涛,法论床上功夫,共产种猪义,大赖乳房喇 叭,奸泽民,天肛门事件,六阴道寺,文化大鸡巴革命……’。请大 家举一反三,活学活用。”这有趣,但不是幽默,是无奈,是没有办 法的办法。

   物极必反,你在伤害别人的时候,你自己也首当其冲。你在压制言论 自由的时候,言论就另辟蹊径,走荒唐滑稽的路子,短信与谣言齐 飞,你想和谐也难。你就说你胡锦涛,作为一堂堂大党之主,是何等 尊荣,何等威风。可是,你的名字在网络上手机上却是一敏感词,别 个就算想夸你都还不行。你看这不是对自身形象的自伤自残么?更难 为了外交部的发言人,老是言不由衷,自己作践自己。《国语》载, 周厉王施暴政,受到老百姓的指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 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结果是中小学生都晓得的。 从现在起,解除报禁、网禁还来得及,要知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是一条颠扑不破的道理。

   (2007-05-12)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5-16] 修订:[2007-05-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