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不要脸往往是天怒民怨的祸端]
汨罗天空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桂花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劳动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绝食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关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监视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神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专政
·
·易尧:解码屈原
·中国文学该为何而有?
·苟活的中国作家和文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不要脸往往是天怒民怨的祸端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尧(湖南)

   张思之接受《南风窗》专访时说:“人权是一个国家最大的面子。”面子就是脸,但这个国家却似乎并不要脸。因为在街边散步,随时可能被警察栽赃贩毒;或是好好的一个处女,警察硬是逼着你承认嫖娼;诸如此类横空而降的冤屈在中国早已屡见不鲜。收容现在不玩了,暂住证还是要办的,前几天,广州城管就封堵一个市场查证。出门在外,如履薄冰,甚至在家也惶恐,去年一对夫妇在家看黄碟被抓,今年有人在家浏览情色网页被捕。张老先生举了个近例,“我承接了一个律师的案子,他的夫人来北京同我探讨上诉的辩护事宜,她刚下火车,我们的电话就被掐断,接着几个不明身份的大汉,将她强行拽回原审地,这无疑是有关方面对我施加威慑。我应二审法官之约到原审地交换意见,除法院外,只去了看守所,但始终有两辆警车尾随,每辆车上都有几人,最后一直送我到虹桥机场,看我离去。”这事让老先生深为不安,他说:“人权的首位就是让人免于恐惧。”一个在法律界声名卓著的大律师尚且如此,我等良民,怎么能不诚惶诚恐,胆战心惊。

   不要脸往往是天怒民怨的祸端,一触即发。“万州暴动”纯属偶然,事由就是不要脸。当“政府局长打人受到警察包庇”的消息传开后,成千上万的群众走上街头,堵塞交通,包围当地党政机关,焚烧车辆,还向前来控制局势的警察投掷砖块和木头。殊不知兔子急了也咬人,老百姓被羞辱够了:表述己见,群起攻之,便是争脸的体现。通过围观来关注一普通的街头纠纷无非是表明:我是人,我有人性,我也有权维护正义和谴责不公。当局却故意犯迷糊,说这是闹事,是骚乱,是别有用心的人在利用。横下一条心,就是不承认人人有权。1789年,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时期发表的《人权宣言》指出:“对人权的无知、忘却或者蔑视,是公共的不幸和政府腐败的唯一原因。”人权与极权是水火不容的,有媒体说,万州暴动震惊了中南海。这个“震惊”,估计也是恐惧的一种,要不中南海如何会找些“美国亡我之心不死”的理由来搪塞人们要民主要自由的呼声。中南海一贯坚持“主权高于一切”,于是希拉克摇着尾巴衔肉走了;普金雄赳赳来了,虽尾巴摇烂也没见骨头,却还是胜利了,因为普金暗示:“有事,找大哥。”……这样的主权,足让先人含垢,后人蒙羞。

   1981年,福柯赴日内瓦参加“反对海盗行径”的记者会,执笔起草并宣读了一份人权声明,其核心的道义原则就是“人权高于主权”。他宣布:“存在着一种国际国民资格,它有自己的权利、自己的义务,并有权奋起反抗被滥用的所有权力,不管滥用权力的人是谁,也不管受害者是谁。总之,我们都是被统治者,我们应该团结一致。”在中国,统治者已从“铁血”时代过渡到了控制“性”的时代。为驾驭现实的需要,“人权”从语言上被严格地过滤和屏蔽,禁止交口谈论,就象西方维多利亚时期禁止谈论“性”一样,总是羞于见人。所以,“人权算个屌”,这话听起来虽然粗鄙,却也贴切。“屌”是男人的生殖器,又称“那话儿”或“东西”,是一个人安身立命,传宗接代的主要工具。大凡祭祖的墓碑,执政的权柄都是其象征。人生而有“屌”,也即生而有权。不幸的是,这个权经常被某个人或集团垄断。控“屌”是典型的流氓行为,虽为道德所不齿,但千秋以来,横行无忌。

   流氓横行,国家便是江湖,权利便是温饱。人不象人,国不象国,众生皆同动物,最高执权者也俨然就是兽中之王。人权由于是所有人都应享有而不分贫富和贵贱的而为兽王最嫉,兽王总是梦想一“屌”之下,唯命是从,即使是挂名的国家元首,也不例外。所以,就有了刘少奇死于非命,赵紫阳被囚禁在胡同大院之中。讽刺的是,外交部部长李肇星在与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举行记者招待会上生气了,针对美国记者就中国人权问题的提问反斥道:“你读过中国的宪法没有?中国的宪法里面是有人权的……。”宪法里面写有“人权”两个字是千真万确,这个我也知道,就跟我知道我的裤裆里有“屌”一样。可谁都明白,管“屌”仍是某些人的专利。为了管“屌”,古代兽王发明了阉割术,以为从生理上去“屌”可以培植依权仗势自愿效忠的太监。据《明史》,魏忠贤年轻时,“与群恶少博,不胜,为所苦,恚而自宫。”赌徒魏忠贤把自己的“屌”割掉,当上了大内总管,统领一批“党除伐异”的特务,最后还是妄想篡位。阉人都这样,未阉之人,岂不野心勃勃?有鉴于此,精神的阉割术便应运而生,俗称洗脑。现代兽王企图通过教科书、红头文件等一系列媒介,彻底消除人们持“屌”自矜的权利和傲气。

   整体上看,精神阉割术是成功的,那些千篇一律撒谎成性的新闻和成批量有“屌”无脑的愤青就是呈堂证供。愤青们从李部长反击美国记者的壮举中勃兴偶发,激情亢奋,在网络上很是春意盎然了一阵。似乎这么一挺,从此就捍卫了有“屌”的自尊。只可惜了举而不坚,无益于阴盛阳衰、萎靡不振的大好局面,仅表明了人权是“屌”,果然是“屌”,要成为“面子”还尚待时日。不久前美国的报纸披露了江泽民下台的消息,事后竟殃及了致力于人权成为国家面子的伟大事业而奔走呼号的赵岩。就这么个“屌”事,国家再次颜面尽失,难怪了李部长要答非所问,斥责别个没读中国宪法敷衍。传说一老太监笑纪晓岚:“小翰林,穿冬装,执夏扇,一部春秋可读否?”纪晓岚听老太监南方口音,回道:“老总管,生南方,来北地,那个东西还在吗?”相当刻薄,老太监生没生气我不知道,不过,谁都明白:“屌”是隐私,正如房中术要秘传,春宫画要偷看,自古皆然。你美国记者可以夸部长先生的脸蛋漂亮,至于当众问“屌”还在不在或管不管用,轻点说是侵权,重点说是干涉内政,换谁都会跟你急。就算温和如我,也只能说:嘿嘿,对不起,这是国家机密。

   (2004年10月22日) --------------------------原载《议报》第169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