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汨罗天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桂花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劳动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绝食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关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监视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神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专政
·
·易尧:解码屈原
·中国文学该为何而有?
·苟活的中国作家和文学
·说真话、政治僵尸及其他
·扫黄,专制权力的扭曲表达
·城管暴力,非法权力溃烂发臭的表现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晓斌

    2月21日,新华社受权播发《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社会主义新农 村建设的若干意见》。这是所谓的“胡温新政”以来第三个以农业、 农村和农民为主题的中央“一号文件”。一号文件并非胡温的独创, 从1982年到1986年,中共就曾经连续发了五个一号文件,都是关于农 村农民问题的。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中国农民的处境并没有发生根本 的改变,反更加水深火热,苦难深重。不知从何时起,“农民”成了 一个歧视性的形容词,被用以夸张贫穷和愚昧。至于“小农意识”、 “小农经济”、“农村人”、“农民工”等等,只要与“农”字沾上 边,便满含着羞辱的意味,俨然就是来自第四世界的人。据《新华 网》披露,一权威研究机构对100多个村庄的典型调查表明,有32%的 婴儿是在家出生的,有78.6%的农村人口是在家死亡的。换言之就是 三成婴儿在家出生,七成农民在家死亡。中国目前有九亿农民,占全 国人口的2/3。而中国卫生资源投放主要集中在城市。1998年至2002 年,政府对农村卫生资金投入总量占财政支出的比重由1.02%,下降 为0.69%。占全国近70%的农村人口,花费的卫生费用只占卫生总费用 的33%。所以,农民有这样一句打油诗:

     “救护车一响,一头猪白养;   住上一次院,一年活白干。”

   至于教育,众所周知的是,一个农民13年纯收入才能供得起一个大学 生四年的花费。农民看不起病,农民的孩子上不起学,即使进城打工 也很难讨回血汗薪金,重负之下,以至不得不跳楼,卖身或卖儿卖 女。

   就最近的例子,据2月23日《南方周末》报道,乡村女教师徐萍的父 亲积劳成疾,欠了上万元医药费。她母亲患上妇科病血崩,却舍不得 花几百元去挂吊针。沉重的医疗负担使之有病不敢医,只能坐以待 毙。而徐萍在乡村小学当代课老师,一月收入仅有300元,后来徐萍 虽然当上公办教师,月收入可以有700元,但是,又时常面临工资拖 欠和被迫“捐款”。而她三个正在上大学和高中的弟弟一年学费至少 20,000元。为了筹集弟弟们的学费和偿还家庭的债务,无奈之下,在 四年时间里,她趁着周末瞒着家人进城卖身。2月16日的《新快报》 报道,家在湛江农村的六岁小女孩李土华被确诊患有白血病和败血症 后,父母四处求医,债台高筑。面对困境,父亲李日保在今年春节做 了一个令妻子伤心的决定,他想要“卖掉”两个儿子,“换点钱来继 续治女儿”。一说起这事,土华妈就绝望地哭了起来:“他爸爸说, 既然我们养不起孩子,不如把兄弟俩送人,希望能换点钱来维持女儿 的治疗。”闻听此言,心酸不已。卖儿卖女不一直都是教科书污蔑万 恶的旧社会的黑锅吗?什么时候顶到了中共“和谐盛世”的头顶?!

   当然,一号文件从字面上来看,还是可圈可点的。如自2006年起,中 央和地方财政较大幅度提高补助标准,到2008年在全国农村基本普及 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加强以乡镇卫生院为重点的农村卫生基础设 施建设,健全农村三级医疗卫生服务和医疗救助体系。但这个能否实 现却是个疑问。若拿减免农业税的执行情况来看,这就是又一个画饼 了。即便实现了,也无须表现出皇恩浩荡的,因为政府亏欠农民的实 在太多,现在父母年老体弱,也该孝顺反哺了。1949年中共建政后, 为迅速摆脱经济落后的局面,采取了重工业超前发展的战略,从而导 致农业积累大量流向工业,国民收入分配格局通过一种隐蔽的形式 (即价格分配形式),由农业向工业、由农村向城市倾斜。据有关部 门测算,从1954年到1978年,中共政府通过对农业不等价交换方式取 得的资金达5,100亿元。1979年以前的29年,农业部门累计为政府提 供的税收收入为978亿元;同期,财政支农支出累计为1,577亿元。这 一阶段,农业的国民收入为净流出,农业部门为城市工业化提供的资 金约为4,500亿元。1979年后,农村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的重大改 革,农业收入增加了,但并未建立起有利于农业发展的投入机制和积 累机制,预算内的农业基建投资不仅相对额下降了,而且绝对额也减 少了。为了支援其他部门的建设,政府通过剪刀差从农业抽走大量资 金,据统计,从1979年到1994年农民付出了大约1.5万亿的资金。 (数据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第97期《农业保护:现状、依据和政 策建议》)

   由于这种掠夺性的政策倾斜,使本来就落后的农业因长期价值补偿不 足而失去自身发展的活力,使农业生产的物质、技术条件不仅得不到 应有的改善,造成农业抗灾能力的减弱,地力下降,生态环境恶化, 粮、棉、油的生产后劲不足。与此同时,农产品的收购白条,以及各 种巧立名目的集资和摊派,让本来贫苦的农民生活雪上加霜,怨声载 道。社会主义原本是一种很美好的穷人无产阶级理想,却演变成为人 类历史上的重大灾难,而造成这一灾难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农民发不出 自己的声音,没有与公民平等的政治权利。无产阶级专政变成了对无 产阶级的专政,追求民主自由的革命也相应成为了阻碍和扼杀民主自 由的专制与独裁。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弗罗姆一针见血地指出,社 会主义至多也就是“成千上万的人听命于一个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国 家官僚机构,这些人即使可能争取到平等地位,可是牺牲了他们的自 由;这些在物质方面得到满足的‘个人’失去了他们的个性,而被变 为成千上万同一规格的机器人和自动机器,领导他们的则是一小撮吃 得最好的上层人物。”以此观之,若不能赋予和保障农民同等的政治 权利在自己的土地上当家作主,再多的一号文件都将是一纸空文。我 们的社会现状也仍然会是: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2006-02-26)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2-27] 修订:[2006-02-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