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汨罗天空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桂花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劳动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绝食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关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监视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神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专政
·
·易尧:解码屈原
·中国文学该为何而有?
·苟活的中国作家和文学
·说真话、政治僵尸及其他
·扫黄,专制权力的扭曲表达
·城管暴力,非法权力溃烂发臭的表现
·
·人物资料:昂山素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晓斌 这段时期,在网络上跟网友们聊得最多的就是关于《冰点》的停刊事 件,通过QQ传递着相互看到或听到的信息,个个义愤填膺。而这 些,在向来以自由开放著称的网络论坛中却是无立锥之地。凡与《冰 点》相关的帖子或留言一概被删除得干干净净,哪怕将《冰点》改成 “《冰……》”,亦在在所难免。究竟是什么使当局如此四面楚歌草 木皆兵呢?李大同先生一语道破:“防民之口如防洪水猛兽,可笑亦 复可怜,不就是一点真相吗?何至于恐惧若此!”

   对于这起违法停刊,李大同原希望通过中共党内规定途径进行申诉, 寻求协商解决。在申诉信中,他驳斥了中宣部《阅评》小组对《冰 点》的批评不是采用摆事实、讲道理的方法,而是扣帽子、打棍子的 方式,断章取义,肆意歪曲文章的主旨。这种方式历来为新闻界同仁 所不齿。然而,不但申诉信遭到无理阻截。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 当有外国媒体记者问及此事时,外交部发言人秦刚竟也跟着颠倒黑 白,说《冰点》周刊所刊载的《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一文,“严重 违背历史事实,伤害中国人民感情,损害《中国青年报》形象”,因 此被该报停刊整顿。民间有句谚语叫做“屎不臭挑起臭”,一个本来 严肃的可以充分质疑和探讨的学术问题就这样由一个不伦不类的“阅 评小组”导演成了一场荒谬绝伦的政治事件。

   《冰点》遭非法停刊,同时,李大同的私人博客也被非法关闭。据他 透露,这家网站是在接到某市公安局的强硬限时指令后,被迫将他的 个人博客关闭的。该网站被威胁说:如果五分钟内不关闭李大同的博 客,就拔掉网站服务器的网线。与此对照的是,2月14日,国务院新 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面不变色心不跳地向全世界说,中国公 民可自由使用国际互联网,中国与境外的信息沟通是顺畅的,而且中 国也没有针对某一国家或某一网站实施特别标准。中国对互联网立法 的原则、目标和其他国家基本上是一致的,也是“国际上普遍认同的 原则”。如此欲盖弥彰、掩耳盗铃,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无怪乎在自 由亚洲电台的采访中,李大同痛斥那帮人“头脑僵化、不学无术”。 但他的愤怒不仅没有让那帮人清醒和收敛,反遭到更凶更狠的打击报 复。2月16日下午,《中青报》党组宣布,免去李大同和卢跃刚两位 先生《冰点》周刊正副主编的职务,二人都发配去报社的新闻研究 所。而免职的理由是李大同接受了海外媒体的采访,言外之意似乎是 泄露了他们“满脑子都是出土文物”的党国机密。卢跃刚则因为悼念 了前辈刘宾雁,也成为一大罪状。这帮人冷血至此,其不忠不孝,无 情无义,倒也不愧是吃狼奶长大的。

   袁伟时教授在《现代化与中国的历史教科书问题》中只是研究性地提 到,历史教科书关于义和团的论述错误连篇。他们毁电线、毁学校、 拆铁路、烧洋货、杀洋人和与外国人及外国文化有点关系的中国人。 凡沾点洋气的物和人,必彻底消灭而后快。但是这些给国家和百姓带 来莫大的灾难的反文明、反人类的罪恶行径,历史教科书却只字不 提,并以此欺骗一代一代的青少年。到现在的直接后果就是制造了一 批批泯灭了人性的狼孩和狼崽,在他们眼里,没有天理,没有国法, 甚至没有爹娘。如陷害含冤受屈的上访者,殴打仗义执言的维权者, 就连盲人、老人、妇女和儿童也不放过。试想想,如不是狼奶喂大的 畜生,何以如此心狠手辣,六亲不认!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首歌就是一口最经典也最别有用心 的“狼奶”,经常被党奴狼崽们百唱不厌,且声情并茂,发自肺腑。 他们认狼为父,总是将一切成绩,一切好处全都归功于“狼奶”理 论,大言不惭地称之为先进性。好象是若没有他们专权,社会就会是 一片漆黑,人民就会水深火热,一切事情都会搞得很糟糕。教科书总 是反复灌输这样的印象,几千年的旧社会,中国人民就从来没有过任 何幸福,只是在封建统治下痛苦的呻吟,只有当他们共产党上台后, 人民才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这让孩子们都信以为真。殊不知他们揭 露的恰恰是他们自己本身。再说,他们仅是建立了一个暴戾的政权, 根本就不曾建立过什么新的国家。哈维尔早就论断过,极权和后极权 统治都依赖意识形态的谎言控制。近年来,中共当局在打压自由言论 方面屡屡为世界瞩目,俨然就是一个有着政治洁癖的精神病患,终日 歇斯底里,闹得民不聊生,惶惶不安。生活中渗透了虚伪和谎言;官 僚贪腐叫做为人民服务;剥夺人的知情权叫做政令公开;弄权操纵叫 做群众参政;无法无天叫做遵法守纪;压制文化叫做百花齐放;没有 言论自由成了自由的最高形式;闹剧式的选举成了民主的最高形式; 扼杀独立思考成了最科学的世界观;一个学者正常的历史研究,还原 真相则被说成是“和帝国主义一个鼻孔出气”,为帝国主义侵略中国 的行径“翻案”、“矛头直指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这般赤 裸裸的事实,居然害怕人们说出来,真是匪夷所思。

   一个政权沦为谎言的机器,也必然成为自己谎言的俘虏,所以它必须 对一切作伪,并以此安排工作日程。一边厢,老百姓卖肾救夫,卖身 葬父;一边厢则是对黑社会集团和流氓政权挥金如土,还发布报告描 绘2050年老百姓的最低月收入为1,300美元的惊世画饼。它伪造过去 的凯旋,它伪造现在的辉煌,它伪造将来的美景。它一方面无处不在 地设置不受制约的警察机构,镇压民众抗议。一方面又假装人权是全 世界最好的。它假装从不迫害任何人,暗地里却是疯狂地关停网站和 报纸,党除伐异。2月2日,江平等13位长者的公开信称,“历史证 明:只有极权制度需要新闻管制,妄想永远把大众蒙在鼓里,贯彻愚 民政策,图谋‘一言堂’万寿无疆。然而无情的现实证明:恶性新闻 管制的土壤注定要生长出李大同、卢跃刚、杜涌涛、贺延光和他们那 个形弱质坚永葆朝气的冰点群体。这是历史的唯物论,这是生活的辩 证法,不会依任何人的欲念而转移。”2月17日凌晨,被免职的李大 同、卢跃刚发表联合声明,郑重指出:“人民要的是什么?是宪法赋 予的新闻、言论的自由,是对自己生存环境有价值的信息,是对人间 不公的调查和披露,是对强势集团的遏制和对弱势人群的扶助,是对 国家民族生存发展所必须的深刻思考。”

   媒体是社会公器,是新闻、言论自由的公共阵地,是社会良知的坚强 保障,更是通向真理的一道门槛。对《冰点》的扼杀无外乎是再次证 明今日中国已是谎言与无耻齐飞,党奴共狼奶一色。如龙应台女士所 评论,它把鞭子、戒尺和钥匙,交到奴才手中。

   (2006-02-18)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2-20] 修订:[2006-02-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