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埋葬毛泽东]
汨罗天空
·易尧:愉快地跃进永恒
·易尧:从民主到僭主──李大人什麽都不懂
·易尧:仇恨——为你我而鸣的丧钟
·易尧:希拉克,屠杀平民的帮凶
·易尧:不要脸往往是天怒民怨的祸端
·易尧:红旗落地,我们失去的只是锁链
·易尧:党报党刊,强售其奸
·易尧:一元化的陷阱:受伤总是难免的
·易尧:师涛——在自由的言论中清醒地受难
·易尧:与党奴作战
·
·易尧:毛害不除,流毒无穷
·易尧:长城祸国,金盾殃民
·易尧:世间书尽自无儒
·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易尧:专制祭坛上的羔羊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埋葬毛泽东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尧

   12 月 24 日,《人民日报》刊载了一篇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写的文章,以纪念他爷爷逝世 29 周年。毛皇孙曾大言不惭地声称 “ 我爷爷 ” 领导下的八路军和新四军总共消灭了 150 万日军。他大概忘记了这胡言妄语是如何招致天下人的嗤笑,继续厚颜写道: “ 爷爷一生舍家为国,先后有 6 位亲人为国捐躯;爷爷一生艰苦朴素,穿过的两件睡衣打着 59 个和 67 个补丁;爷爷一生热爱劳动,带头把长子岸英伯伯送到陕北农村 ‘ 劳动大学 ’ 锻炼;爷爷一生克己奉公,从不借手中权力为子女和亲属谋取私利;爷爷一生铮铮钢骨,令中华民族扬眉吐气;爷爷一生勤奋学习,逝世前的 14 天还在顽强地读书 ……” 。又是一通无稽之谈,不过,这类无稽之谈由于政治宣传的横蛮灌输和洗脑,竟如虎狼药石,深入不少国人心中,直到现在仍跟随者众。

   毛泽东是湖南人,湖南是个出土匪的地方,唐《通典》称其民风劲悍, “ 称兵跋扈,无代不有 ” 。自晚清曾国藩、左宗棠始,更是 “ 无湘不成军 ” 。曾国藩为湖南湘乡人,在 19 世纪五、六十年代,带领湘军同太平军作战,取得最后胜利,声名赫赫,死后得 “ 文正公 ” 谥号。清政府称他 “ 学有本源,器成远大,忠诚体国,节劲凌霜 ” ,民间流传的徽号则为 “ 曾剃头 ” 。因为湘军所到之处,杀人如麻,鸡犬不留,而纵任军人抢劫是 “ 湘军 ” 土匪本色。许多农民投奔湘军,拼死攒到(抢到)钱财后,退伍回家便买田当地主,靠收租养老。毛泽东的父亲,据说就是这样起家的,做了一个 “ 活耕好田,死葬好地 ” 富农。毛泽东早年曾认真研读过曾国藩的著作,对曾国藩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在 1917 年 8 月 23 日致黎锦熙的信中写道: “ 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观其收拾洪杨一役,完满无缺。 ” 对杀戮的热望,溢于言表。据陈沅森的《佛怀煽仇录》记述, 1926 年底至 1927 年初,时任中共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书记的毛泽东由广州经湖南抵武汉。以 “ 考察老家湖南的农民运动 ” 为幌子,沿途煽风点火,添薪加油。于是发生游乡、控告、殴打、驱逐乡绅等现象。乡绅稍有不从,便杀猪、出谷、罚款,并到他们家中打砸抢抄,大肆破坏。然后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把“糟得很”说成“好得很”,把“痞子”褒奖为“革命先锋”,把“过分”行为赋予“革命意义”。“马日事变”后,由于以暴易暴,血流成河,面对农会遭到重创的败局,毛泽东也一反他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的立场,承认农民运动中发生了“杀人放火”现象,却狡辩说“是渗透在农民协会中的哥老会所为”,企图把责任推得一乾二净。可见此人极善于颠倒黑白,嫁祸于人,无论行为还是道德,都极为恶劣和败坏。

   蒋介石一再称毛泽东为 “ 毛匪 ” ,结果自己被迫逃亡台湾,反被讥为 “ 草寇 ” 。蒋介石的失败与独裁不无关系,但其子蒋经国先生却能顺应世界文明大潮,解除党禁和报禁,把中华民国引向民主和自由的康庄大道,这才是真正的为国尽心的千秋功业。毛泽东闹革命,有六位亲人为之付出了性命是事实,尤其是其长子 “ 捐躯 ” 在朝鲜无人不知。然而,目睹今日朝鲜之惨况,常有网友感叹: “ 幸甚,幸甚,要不又是一个金二世! ” 朝鲜战争是二战之后最残烈的一场战争,造成了 500 万人的死亡。据前苏联国家档案资料解密部分,朝鲜战争完全是金日成策划发动的,毛泽东不仅出兵助纣为虐,还耗费了国家大量财政开支。 1951 年中国的财政出支有 50% 是用在朝鲜战场上(见毛选五卷 P66 )。如今可以确切判断的是,毛岸英之死,与国无关,为家属实。至于其哥兄老弟之死,毛泽东自己罪责难逃。这是一个十足的野心家,从来就是幕后鼓动,不打冲锋,而把别个推上前台做盾牌和炮灰。为逞一己之私,未得势时牺牲亲人,得势后却是猖狂于 “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 ,牺牲着国家和人民。

   毛新宇念念不忘其爷爷 “ 勤奋学习,逝世前的 14 天还在顽强地读书 ” 的情景,但毛泽东浸淫一辈子的书籍却是充满着前现代的阴谋和血腥的《资治通鉴》和《二十四史》。他既有着农民式的自卑和自闭,又十分迷恋帝王权威,总是不能容忍国家朝富裕和现代文明方面的任何进步,所谓 “ 艰苦朴素 ” 和 “ 克己奉公 ” 简直等同于狗屁。毛泽东从参加共产党起,便不断大呼 “ 打倒封建地主阶级! ”1950 年代,在中共中央会议上,他发指示: “ 要消灭资产阶级,要消灭小生产者! ” 文革又狂喊 “ 斗私批修! ” 这系列言行,使大陆人在印象中是毛泽东最恨私有制,最恨剥削,最恨金钱!而事实上却是不顾民穷国困,爱财如命、贪得无厌。与官方刻意塑造的俭朴、清廉大相径庭。且不说他日常生活的奢靡和淫乱,单就他出书搜刮民脂民膏一项就足以让人触目惊心。有研究者统计,仅在文革十年( 1966 至 1976 )期间,《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印行近 870 版 3 亿 2,500 万套平装本、 255 万套精装本;《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共有英、法等 14 种语种的外文版,印行 122 万套;《毛泽东文选》印行 500 多版 2 亿 5,250 万册;毛泽东著作单行本印行 6,000 多版 28 亿 8,600 万册。庞大的发行量背后是巨大的经济收益。据权威统计,截至 2001 年 5 月底,毛泽东的稿酬共计 1 亿 3,121 万元人民币。(焦国标《毛、邓、江的稿酬知多少》)

   毛新宇满怀深情地缅怀着, “1977 年毛主席纪念堂落成并向世人开放,这犹如拆掉了往日阻隔爷爷与人民的一道 ‘ 红墙 ’ ,拉近了已故共和国开国领袖与人民的距离,也为公祭和家祭提供了一个隆重场所。 ” 纪念堂建成后,确有不同界别不同国度的人次前往参观或瞻仰悼念。但从这些扶老携幼、络绎不绝、经久不息的参观人群中,你 “ 逐渐感受到了爷爷崇高的威望、巨大的引力和功配天地、名垂青史的非凡人生 ” ,但别人感受的未必如此,至少邓小平就否定了他一大半。邓小平掌权以后,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贫富差距的越来越大,使许多穷苦或受到分配不公对待的人极其向往着回到那个赤贫的年代。可见,物质上虽然有所改善,人们却仍然看不到希望和未来。在天安门进出纪念堂的人群当中,有许多老头和老太太,他们从全国各地千里迢迢地赶来北京旅游,几乎就是为着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亲眼目睹一次这个曾经不可一世,叱咤风云,让他们肝脑涂地、赴汤蹈火都在所不惜的伟大人物究竟是何面容。他们对着那具脸色苍白僵硬的遗体仍保留着一份久违的激动和难以抑制的颤抖,相较年轻一代的嬉戏和好奇,很能证明当年个人崇拜的洗脑运动是多么的成功。伟人是如何蛊惑他们的呢?

   “ 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 的八字箴言在文革中作为群众运动的指导方针,对久积于民间的暴民情结和部分变态狂的虐待心理起着巨大的推波助澜的作用,让平时不得志而又习惯好逸恶劳的地痞流氓一下子如鱼得水,更是煽动和满足底层贫农急功近利的平均主义思想,以及他们平日对地主富人的嫉羡所迸发出的占有的冲动。这种种狂热都被 “ 革命的名义 ” 合理化和神圣化,罪恶顷刻间转化为光荣。 “ 革命 ” 就是掠夺和占有, “ 革命 ” 就是镇压和杀人。最高领袖明白,只有彻底压制和剔除人性,才能把人变为用于残酷斗争的工具,变成可任意驱使的畜生,张牙舞爪,可随时地扑向他们的政敌。毛泽东的老乡和亲密战友刘少奇就是这样被消灭的。至于什么是 “ 革命 ” ,谁是 “ 阶级敌人 ” 则是个毫无规定性的橡皮尺,全凭个人的喜憎随意拉伸。顺他,鸡犬升天;逆他,连孩子也是可以虐杀的反革命或暴徒。这个逻辑甚至恶劣到 “ 告状违法,自杀有罪 ” 地步,它沿袭到六四,沿袭到东洲。若无有效地遏止,它还将继续沿袭下去。

   “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 这首词是毛泽东在一九二九年重阳节时写的,那年秋天,红四军在福建省西部汀江一带歼灭土著军阀,攻克了上杭。战争是残酷的,当他看到的却是菊花盛开,芬香入怀,却是一派妖娆怡人的景象,可见其为人对生命是如何地漠视,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竟只是他 “ 革命浪漫主义 ” 的小小陪衬。毛泽东的一生,视生命如草芥,鲜血和死亡永远都只是他个人存在的点缀,他要的是 “ 万岁 ” ,要的是秦始皇的骄傲。 1958 年 5 月 8 日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毛泽东得意洋洋地说, “ 你骂我们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 ” 他简直就是暴君秦始皇的翻版,即使死,也是那么异曲同工。秦始皇曾孜孜以求长生不老,却仍病死途中,《史记》载, “ 会暑,上辒车臭,乃诏从官令车载一石鲍鱼,以乱其臭。 ”1976 年 12 月 26 日,毛泽东死了。遗憾的是,他临终前最后一句话竟是: “ 医生,我还有希望吗? ” 死得真是一点也不伟大,更毫不浪漫。不仅如此,还陈尸 30 年,至今仍不能落土为安,整个阴魂不散 … …

   毛新宇在纪念文章中写道: “1977 年毛主席纪念堂落成并向世人开放,这犹如拆掉了往日阻隔爷爷与人民的一道 ‘ 红墙 ’ ,拉近了已故共和国开国领袖与人民的距离,也为公祭和家祭提供了一个隆重场所。纪念堂建成至今,累计有不同界别不同国度的上亿人次前来瞻仰悼念。 ” 诚然,悼念毛泽东是一部分中国人自发自愿的行动,其中有许多对高压专政的眷恋,也不乏被蒙蔽的真诚。据自由亚洲电台 12 月 28 日报道,在毛泽东冥诞期间,大批上访者到北京聚集,并与 26 号前往瞻仰毛泽东遗容,表达诉求,其中六十多人星期三被抓到公安局。显然,用纪念毛泽东的方式来抗议暴政和争取权利是一相情愿的,也是自欺欺人的。事实上,当今的社会的腐败和不公在本质上就是专制体制一以贯之的沿袭。

   毛泽东是制造文革灾难的罪魁祸首,当权者直到现在仍在刻意隐瞒或淡化这段历史的残酷和血腥,并仍然称毛泽东为新中国的缔造者和伟大的革命者,他的巨幅画像仍然挂在天安门城楼上,学校也仍在教授毛泽东思想。粉碎四人帮的同时虽把毛泽东推下了神坛,但却又被制作成为一种巫术和一个图腾,以继续愚弄民众,供其顶礼膜拜。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的民族仍然是一个未经开化的原始部落,因为毛泽东的存在并非满 足我们生活的需要,而是为了别有用心地实施精神诅咒和思想控制。前不久,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在 2006 年的新年讲话中强调说,在中国目前面临社会分化与动荡的巨大挑战之际,必须牢记毛泽东思想。就在此前一周,中国政府宣布,在毛泽东的故乡湖南韶山扩建毛泽东纪念馆。扩建费用将高达 2 亿 9 千万元人民币,主要用于展示毛泽东的遗物。新华社报道说,中国政府希望把韶山建成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