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汨罗天空
·易尧:愉快地跃进永恒
·易尧:从民主到僭主──李大人什麽都不懂
·易尧:仇恨——为你我而鸣的丧钟
·易尧:希拉克,屠杀平民的帮凶
·易尧:不要脸往往是天怒民怨的祸端
·易尧:红旗落地,我们失去的只是锁链
·易尧:党报党刊,强售其奸
·易尧:一元化的陷阱:受伤总是难免的
·易尧:师涛——在自由的言论中清醒地受难
·易尧:与党奴作战
·
·易尧:毛害不除,流毒无穷
·易尧:长城祸国,金盾殃民
·易尧:世间书尽自无儒
·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易尧:专制祭坛上的羔羊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尧(湖南)

   早上,一个老人来我的住处找我。她是原先房东家的姑妈。据房东介绍,五风时缺粮,她随亲友嫁到湖北仙桃,那年17岁。因幼年扑火,双眼严重受损,致使近年来双目失明,失去了劳动能力,走起路来摸摸索索。进门后,她神情略为尴尬地对我说:“您是读书人,我想麻烦您一点事。”吞吞吐吐的,欲言又止。我忙递过凳子,说:“您有什么事只管说,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帮您做。”她默然一会,支吾着说:“我想请您写封信,就几句话。”我拿出纸笔,随后了解了她一些情况。据她透露,她有两个女儿和两个儿子,因为家里困难,都只读几年书,小学没毕业就务农了。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尽力筹钱为两个儿子娶了两个媳妇。现在老头子仍只身在外面打工还那些娶媳妇的欠帐。他们也曾提过要儿子去还,但媳妇反对,吵闹不休,并指着他们的鼻子骂,甚至揪了她的耳朵,成天不得安宁,她侄女看不过去,就把她接过来暂住。眼看就要过年了,她想家的心情十分迫切,然而,有家却不能回,以至泪水直流。

   “我是有理说不出,有冤无处伸啊!”她反复着这句话来显示一种难以言喻的苦衷。在我的劝慰下,她告诉我,她家里的几间房子都分给了两个儿子。如果回去,仍要寄住在别人家。按她的话说,她现在是有田种不了,有屋住不了,难以为生。她说,侄女对她虽然好,但终究不是自己的家。在外久了,心里也老是挂念家里的子女儿孙。听了她的话,我心里倍感凄然,谴责了她儿女几句。反而体谅说,儿儿女女也不容易,也要养儿育女的,上缴又重,只怨自己是个废人,帮不上他们。随后,她略为哽咽地说,他们那一带的老人寻亡路的很多,都是负担过重,或无人赡养,或经不起三病两痛。

   她的信是对她大女儿说的:“XX,问全家都好。我到湖南已一年多了,不知道家里都什么情况,希望你们能来信告诉我。这么久了,娘也不晓得你爹在哪里做事?做么子事?吃亏不吃亏?你爹67(岁)了,还在外面打工,娘心里不好受哇……。也不晓得你们都还种田没有?养鱼到底赚不赚钱?娘虽看不见,不能帮你们做事,但心不死,活一天就惦记着一天。老大35(岁),老二28(岁)了,不晓得他们到底在忙些什么,年把了,信都冒看见一封。上次,你哥哥在洪湖那边打电话过来,要冬冬(侄女)还照顾我一年,不知道你们晓不晓得?冬冬他们对娘都好,但过年了,娘想回家啊。过完年,希望你们来接。不管来不来接,都要写信告诉我。这信是娘请别人代写的,冬冬他们都不知道。”

   我是颤抖着记述这信的。因为在农村长大,我对农村生活的苦难和艰辛是深有体会的,象这样的家庭在农村并非特例,而是普遍存在。许多年了,中国农民一直在完全无报酬的劳动基础上组织生产,仅仅是为了获取自己的口粮消费,而对没有劳动能力的人来说,生存毫无保障。由于种田的成本要远远大于其收益,再加上各种各样的收费和摊派,种田入不敷出,一般家庭如要供子女读完大学,几近倾家荡产。他们之愿意花费这么大的代价,完全是指望于下一代能出人头地,不再回乡种田,不再重蹈被歧视、被侮辱、被各种苛捐杂税欺凌而沦为弱势乃至无势群体的命运。同时,许多农民不得不“芜田废地,委之于蔓草荒烟”而进城谋生。可是,到城里打工却必须接受种种不公平的条规和合同。更令人气愤的是,当今中国,官商勾结着鱼肉百姓。而一些御用专家学者却把社会混乱的矛头指向农民头顶,声称要限制其进城。殊不知,良好的社会秩序是以公平和正义为基础的,当部分农民既无能力和可能,又无耐心来利用其他手段追求自身的幸福和权益时,烧杀抢掠便会成为他们首要的选择。

   经济改革以来,中国“农民”这个字眼的词性也相应发生了深刻变化,成了一个用以指代愚蠢和贫穷的形容词。“农民”不是“公民”,而是可以被专制政府和高级华人们任意利用和损害的对象。所以,农民没有未来,只是过一天算一天的“无主名”的生命:他们被当作“盲流”关押在收容站以及遣送回乡的闷罐车中,他们因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被拆毁了房屋而成为流浪在他乡的“超生游击队”,他们因为没有钱去医院看病而只好在家中等待死亡,他们因为缴不起苛捐杂税而只好喝农药自杀,他们因为拿不到建筑公司的工钱而被迫跳楼。他们不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只是相对于社会的黑暗来说,生的痛苦更胜于死亡的恐怖。

   教科书欺骗说,广大贫农和中农只有在无产阶级领导下才能得解放。然而,解放后,中国人被分割成“城镇”和“农村”两部分,每一个人自一出生便被严格的户籍限制在那个地方。专制政府把农民手中的农产品通过“剪刀差”和“双轨制”巧妙地转变为城市基础建设的经费来源,通过数十年如一日地“损不足以补有余”地剥夺,农民供养着一个庞大的官僚集团苦不堪言,农业濒临绝境。据相关部门统计,我国官民比例在解放初期为1:600,到现在已达到了1:26,且干部队伍仍以每年100万人的速度递增。而就是这些人,见到“礼”就笑,见到“酒”就闹,他们无所事事又似乎无所不能。官方习惯自称公仆,称农民为衣食父母。但最为恶劣的却是曾有乡镇干部抓着一个要求解决问题的农民老大爷,朝“父母”的嘴里灌大粪。

   专制官僚的堕落和凶残骇人听闻,尊老爱幼的社会公德早已荡然无存。近代以来,尤其是以“文革”为代表的一次次大规模的政治运动所带来的社会动荡,以及无孔不入的洗脑教育与奴化教育,使传统道德分崩离析,牟利可以不择手段,整人可以骨肉相残,连历来就为保证安宁与信任的家庭避风港也遭到严重的破坏和侵蚀,导致人伦丧尽,幼无所教,老无所养。在传统农业社会中,奉养和尊敬父母长辈的孝道精神始终受到封建统治者的大力宣扬,主导官方意识形态的儒家赋予了“孝”最高的道德意义,与“忠”并列,并将“不孝”视为“十恶”之一。在此种社会秩序下,成为一个不孝之子往往需要有超常的勇气。但现在,不管是所谓的高等公仆,还是低等农民,纵是传承数千年的人伦道德,弃之不费吹灰之力。究其根源,用袁伟时教授的话说,因为他们是喝“狼奶”长大的。

   新年来了,不孝的人啊,吐出你们的狼奶吧,让娘回家。

   2006.1.25

   原载《议报》第235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