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汨罗天空
·易尧:与党奴作战
·
·易尧:毛害不除,流毒无穷
·易尧:长城祸国,金盾殃民
·易尧:世间书尽自无儒
·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易尧:专制祭坛上的羔羊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尧(湖南)

   9月12日,《南方都市报》大篇幅报道了——“番禺太石村事件”:村民依法“罢”村官。当太石村数百村民签名的《罢免动议》得到当局确认时,全村沸腾了,村民奔走相告——“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感谢政府”,“只要依法办事就能成功,政府真是开明”。报道醒目地配发了一张照片,八旬老奶奶冯珍在两位村民的搀扶下爬上碎石堆诉说村委会分红不公。报道还提到,在区民政局核实签名的现场,一位百岁老阿婆坚持让她的孙子将她搀扶到现场,递上身份证,并庄重地按下了自己的指印。这一幕幕令人感动的场面让许多善良的人们不约而同地期待:太石罢官,有望成为民主的“凤阳小岗”。殊不料,9月12日,风云突变,番禺区政府出动63辆警车,近千名防暴警察、警察和治安队员,以闪电般速度插入太石村村部,强行驱赶在场守护财会室的数十名村民,随后一些没有出示任何身份的人士和可以辨认的镇政府干部跟进而入,将村财会室的保险柜抢出搬到车上。有村民向广州市公安局报告,市公安局的人回答说,如果你们再闹,就不是出几百人,而是出几千人搞你们。

   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16日在网上发表致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呼吁中南海关注及调查发生在太石村的暴力事件。公开信表示了极大的愤怒,她说:“有关番禺太石村要求罢免的经过,9月12日的《南方都市报》已有报导,当时您正在广东考察,您在报纸上一定看到了这位80岁老人的照片。但她目前完全不是这副模样,8月16日警察和村民发生冲突时,这位老人被警察摔成重伤,因骨折瘫倒病床;在番禺区人民医院骨科病房,她整个前胸像穿了一件防弹背心一样贴着黑膏药。一位年仅17岁的少年冯锡元,不仅头部被警棍重击,而且腹部被踩了一个大脚印,二十多天了脚印依然历历可见。孩子的母亲是哑巴,姐姐没文化,父亲每日在医院陪床,深陷贫困、焦虑和恐惧。”残暴的场景令人心惊肉跳,教科书描绘的鬼子进村也不过如此。太石村民让那些老弱的妇女和老人守护村部,本来是为了避免有可能的暴力冲突。然而,却正是这些妇女和老人,在当日的暴力袭击中遭遇到最大的伤害。据艾教授的现场描述,一位七十多岁的阿婆是孤寡老人,不仅被高压水龙头把冲得一再倒下,还被警察扭着胳膊、勒着脖子推上警车。在车上,她穿着全身湿透的衣服不停呕吐,老人妇女哭声一片,她们说:“这不是共产党,共产党不是这个样子!”

   那共产党是什么样子呢?一边是荷枪实弹的军警,杀气腾腾如狼似虎;一边是手无寸铁的老人和妇女,战战兢兢执着维权。这本身就是一面镜子,共产党的样子,一目了然。然而,仍是这幅嘴脸,行凶之后还要行骗。据中国信息中心报道,广州市番禺区政府14日下午对太石村事件做出定性宣布,称事件属于“个别不明真相的村民被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煽动,参与了非法集会活动,严重阻碍正常村务工作的开展,对经济发展造成恶劣影响。”区政府还说已经拘捕了相关人员。9月15日,《番禺日报》发表“依法办事从我做起”的评论员文章更是嚣张地声称:“打击太石村不法分子,充分保护人民利益”。刺刀和脏水齐来,真所谓狼心狗肺,道貌岸然。维尔弗雷多•帕累托说过,“狮子”比“狐狸”常常更愿意使用暴力,因为狮子的自信心很强,狐狸则无耻、狡猾,它可能无法使用武力,而在更大的程度上倾向于依靠花言巧语和欺骗。这个着名的概括在广义上是正确的,如果说军警是“狮子”,宣传部门是“狐狸”,那么共产党就是狮子和狐狸的杂交体。

   这就是共产党。满嘴仁义道德,骨子里却固守着枪杆子里出政权的霸道逻辑,把国家军警揽为一党之私,贪赃枉法、男盗女娼。尤为可耻的是,在其势单力薄的时候,连尚未成年的小姑娘刘胡兰也被其发展成为暴力工具;到今天它武装到了牙齿,却敢对守卫在财务室门前年过八旬的老年妇女暴下毒手。我们知道,在农村,那怕年过八旬也是要缴纳各项上缴和税务的,作为纳税人,她当然有权维护自身权益。村民们是因为怀疑村官在土地买卖中涉嫌腐败才提出罢免动议的,而相关证据就在财务室中。当地官僚千方百计地要盗取财务室内的相关证据,已是多次派出大批警力打人抓人了,而村民们却是一次接一次地冒着被打和被抓的风险,以静坐、绝食进行抗争,顽强地守卫着村财务室,等待着公正透明的审计。至于他们迫于强大的舆论压力做出妥协之后,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突袭太石村抢走保存在财务室的关键证据,显然是意识到,那些多少带有秘密性的见不得光的罪证如果暴露,他们的命运将面临解散和崩溃。这也是他们与毛时代唯一的区别,知道了做贼后心虚,知道了作案后要焚尸灭迹和销毁赃证,他们把这个叫做与时俱进。是不是存在着巨大腐败黑洞?答案昭然若揭。

   共产党之所以经常动用军警和监狱来对付民众日益高涨的反抗和民主呼声,主要是因为它的执政非民众授权而不具有合法性。透过番禺当局不惜在全世界瞩目的太石村散布血腥、恐吓、惊慌和毁灭罪证的一系列行为,我们可以窥见在其组织内部权力的消极情势制裁已达到了极限。贪污、腐化、暴虐等流毒在它的肌体上无处不在,连一个村的财务状况也俨然成了重大的国家机密。而国家恐怖主义由此而来,遍及每一个角落,不遗余力地遏止民主化的浪潮。十九世纪美国南部联邦试图使用暴力维护奴隶制,反对联邦政府;南非当局实行种族隔离和“白人”至上政策;以及前苏联的不可一世和萨达姆的为所欲为等等,它们的结果无不昭示着暴力只是野蛮的、破坏性的和短暂的。不管暴力革命还是暴力执政,最终都将为人类文明唾弃。托尔斯泰在《政论》“论俄国革命的意义”时说过,暴力产生暴力,避免暴力的唯一手段只有不参加暴力。这对于没有丧失理智的人来说似乎应该是非常清楚的。这种手段照理说是非常容易看到的。很显然,人们,即大多数人,之所以会受到少数人的奴役,只因为这些被奴役的人自己参加了对自己的奴役。

   用暴力追求或阻止民主和自由的一切企图最终都是抱薪灭火,或者挖肉补疮。这正是上个世纪初中国工人和农民作为暴力先锋犯下的最大的错误,结果助纣为虐,留下今日的祸根。值得庆幸的是,太石村的村民们已经迈出了暴力革命的阴影,依靠现行法律进行非暴力的抗争。他们可以静坐,可以绝食,可以被抢劫、被关押、失去行动自由,甚至遭到毒打和杀害,但他们不再被暴力蛊惑和奴役。这是一种比所有的暴政机器更强大,更光明的力量,没有谁可以强迫他们继续违背自己合理意志逆来顺受。9月5日,温家宝在第八次中欧领导人峰会召开前的一个记者会上说:“中国将推进其民主政治发展,坚定不移地重新构建(民主),包括举行直接选举。”“如果中国人民能够管好一个村子,我相信几年内他们将能管好一个镇。这个制度将循序渐进。”在这一方面,温家宝应该比谁都清楚,太石村的非暴力抗争正显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曙光。所以从维护国家荣誉和人性尊严出发,我们强烈要求当局顺应历史潮流,尽快对那些迫害村民,无视国法和人伦的衣冠禽兽绳之以法。

   2005.9.18

   原载《议报》第216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