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汨罗天空
·易尧:毛害不除,流毒无穷
·易尧:长城祸国,金盾殃民
·易尧:世间书尽自无儒
·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易尧:专制祭坛上的羔羊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桂花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劳动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绝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尧

   前段时期,在网络上看到这样一篇帖子,说是广东的台商花三四千元人民币,就能吃到一盅用六七个月大的婴儿炖成的补汤壮阳,在东莞开工厂的王姓台商,自诩是婴儿汤的常客,他一边紧搂身旁十九岁的二奶,一边洋洋自得的说:“以我六十二岁的年纪,每晚都可来一回(做爱),还不是靠这个心里虽然震惊,却一直持怀疑态度,直到今天看博讯新闻浏览到了一组“难以置信——人吃人”的照片时,才不由我不信,一阵恶心,差点呕吐出来。与之类似的吃人肉壮阳或滋补的相关报道还有,因听信生吃男性生殖器可以治女性“月家痨”病的迷信说法,忠县一对急于治病的夫妇半夜行凶,杀死一名流浪汉,割其生殖器,磨成粉做了药引。据民警了解,当地流传有一种迷信的说法,称只要吃了男性的生殖器,可以治好男性阳痿和女性的“月家痨病”。西安万寿路药材批发市场有多家药材批发商公然出售胎盘,哈尔滨一家餐馆更是将人体胎盘引上了餐桌,成为“绝对大补”的热门菜肴。而这些胎盘都是从当地一家医院买来的,该医院在出售婴儿胎盘时很有“职业道德”,专门为购买者出具胎盘的化验单,以证明胎盘没有乙肝病毒和其他传染病。

   我曾以为这吃人只是前现代残留下来的幽暗传统,而现在却几乎是集产、供、销、买、烹、食一条龙的“经济产业链的运作”。由于的生育管制的酷烈,极少数知道真相的父母,为钱或为生个儿子就将自己的女儿出卖;收购、加工烹制婴儿的人贩与餐馆更是为了暴利直接进行这项罪恶的勾当。贩人、杀人、吃人的商业链由此在一些互不相识的个人之间自发的形成,以平静、理智、算计的心智构成一道泯灭人性的景观。中国古代文化其实是很讲究“仁慈”而禁忌杀生。佛教鼎盛时,梁朝皇帝在《禁酒肉文》中说“肉是断大滋种,酒为放逸之门”,意即吃肉可能导致绝后。主导中国文化的儒家教义也不断鼓励追求“圣王”与“德治”,认为“人之初,性本善”,不论成德的道路有多艰难,人仍有体现完美、至善的可能。甚至还指出,毫无节制地杀戮动物,喜好欺负弱者或动物的人,对弱小动物求生的哀嚎声麻木不仁的人都不配作君子。《孟子•梁惠王篇》中有,“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疱厨也”。就因看到一些陪葬的陶俑,孔子怒骂道:“始作俑者,其无后乎。”物犹如此,况乎吃人!然而,吃人在中国历史中却连篇累牍,蔚然成其为一大习俗,以至鲁迅曾一度痛斥每一个字都渗透着“吃人”。周作人更直接,他说:“中国人本来是食人族,象征地说有吃人的礼教,遇见要证据的实验派可以请他看历史的事实,其中最冠冕的有南宋时一路吃着人腊去投奔江南行在的山东忠义之民。”(《吃烈士》)

   这“吃人”者首先就是这些“圣君贤主”们。据《管子•小称》:“夫易牙以调和事公(齐桓公),公曰‘惟蒸婴儿之未尝’,于是蒸其首子而献之公。”齐桓公为此倍加信任易牙而重用于他,置管仲的规劝而不顾,坚持说:“易牙烹其子以快寡人,尚可疑邪?”管仲回答说:“人之情非不爱其子也,其子之忍,又将何爱于君!”是啊,吃人者不会爱人也不会被人爱,“桓公尸在黙上六十七日,尸虫出于户。”(《史记•齐太公世家》)但“吃人”并未因这个报应而终止,反在一种“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中慷慨传承。《梁书》:“王伟,陈留人。少有才学,景之表、启、书、檄,皆其所制。景既得志,规摹篡夺,皆伟之谋。及囚送江陵,烹于市,百姓有遭其毒者,并割炙食之。”《魏书》:“衍城内大饥,人相食,米一斗八十万,皆以人肉杂牛马而卖之。军人共于德阳堂前立市,屠一牛得绢三千匹,卖一狗得钱二十万。皆熏鼠捕雀而食之,至是雀鼠皆尽,死者相枕。初有盗取其池鱼者,衍犹大怒,敕付廷尉,既而宿昔都尽。其不识事宜如此。”《阅微草堂笔记》记载,崇祯时河南山东大荒,草根树皮都吃光以后,发生了以人为粮的事,妇女幼童,被带到市场上卖掉供宰杀,“屠者买去,如刲羊豕”,称为“菜人”。如此种种,不胜枚举。明末清初诗人屈大钧写过“菜人”的遭遇:“两肢先断挂屠店,徐割股腴持作汤,不令命绝要鲜肉,片片看入饥人腹”。

   一直到共产的文革年代,吃人依然在光天化日下惨烈地延续,据郑义《广西吃人狂潮真相》的采访笔录:“上林——南宁附近一山区小县,人口少,但杀人按比例全区第一。……问及吃人,满座皆称上林吃人不多,远远比不上武宣等县。人们记得的案例是:某将人活活剖腹取肝后得意洋洋提回家吃。半途见一人,问:被杀者同意你吃他肝了吗?答曰没问。不行不行,他若不答应,你吃他的肝没用。(本地迷信,吃甚补甚。)某将肝丢弃,又去抓了一个‘阶级敌人’,用种种酷刑,逼迫被害者同意被食,遂活剖取肝而食。”“另一案中,受害者刚被殴倒在地,人们便蜂拥而上执刀割肉。未能拥进里围的指挥者(记得好像是支书)大呼:‘不许抢!生殖器(记不清当地土语了)是我的!’受害者苦苦哀求:‘行行好,让我快点死吧!’一人大发‘善心”’狠狠一棒将其击昏。受害者名字我尚记得:甘大作。”“某案,一女民兵因参予杀人坚定勇敢,且专吃男人生殖器而声名远播,并因此入党做官,官至武宣县革委副主任。……”

   人类学家W•阿伦斯倾向于把在某些时间和地点对于人肉的习惯性消费看作是一个世界性由来已久的假定。而在中国,人肉已不仅是食物匮乏的充饥或病态的滋补,还演变成为了一道美食。宋代庄绰《鸡肋编》记载,靖康年间,因金兵南袭,山东、淮南等地,“人肉之价,贱于犬豕”,儿童的肉叫做“和骨烂”,是最鲜美的,因为儿童肉在煮烂后,可以连骨头一起全部吃掉。而年轻女子的肉则被称为“不羡羊”,意思是比羊肉更鲜美。男人的肉被叫作“烧把火”,意为烧不烂,是人肉中最不好吃的。被宰杀的人统称为“两脚羊”。羊在中国文化里是吉祥的意思。吉祥有时也用善来表示,善,会意,从言,从羊。《说文》:善,吉也。这个吉更多的时候是表示老实,任人宰割的意思。所以,善从了羊,也即是会讲话的羊。善人也就是老实人的代称,在中国文化中是个经常被贬的词。尽管儒家教义循循地诱导“与人为善”,但在多数人的意识里都耻于为善。所以民间谚语反复强调,“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在各种可能的场所,人人都急于表现自己非善的一面而乐于持强凌弱,幸灾乐祸,除非为着某种目的迷惑对手而刻意伪装。即便如此,《潜规则》的作者吴思仍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专制统治者和老百姓之间就是狼与羊的关系,他们之间的规则无论如何定都是吃与被吃。

   现在,翘首以盼的新世纪转眼就又过去了将近5年,而我们这个贫瘠的国度仍在追逐着弱肉强食的盛宴,文明的边缘挣扎。人权徒有其名,连一再狡辩出来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也子虚乌有,社会价值观严重颠倒,道德严重沦丧。而由国家资本主义与地方黑恶势力紧密勾结而产生的新圈地运动更是轰轰烈烈地把他们赶出家园,变相地吃人。这种吃人是隐晦的,也是大规模的,以致整个社会都深陷其中,极端事例层出不穷。如因嫌弱智少女经期“麻烦”,江苏省南通儿童福利院将两名年约14岁的弱智少女送到医院切除子宫,涉事医院院长及医生居然认为他们是“在做一项公益事业”;民工王斌余讨薪不成怒杀四人被网民们论之为英雄。杀戮深入骨髓,国 库啮蛀一空,贫富悬殊巨大,官僚土匪横行,所谓的人民公仆及其子女、房产开发商、包工头、企业老板等富人们专事贪婪和压榨,却从国家获得极大的报偿。相反,国家对于农民、矿工、下岗者、出租车司机、智障者和残疾人甚至孤苦的儿童和老人,却吝啬无比,他们的绝大部分为国家浪掷了劳力和青春,最终却忍受着贫穷和疾病的折磨,沦为“两脚羊”的命运。

   “两脚羊”的存在是国家的耻辱,任何一个文明社会,吃人和变相地吃人都不可宽恕。

   2005.9.11

   原载《议报》第215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