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汨罗天空
·易尧:愉快地跃进永恒
·易尧:从民主到僭主──李大人什麽都不懂
·易尧:仇恨——为你我而鸣的丧钟
·易尧:希拉克,屠杀平民的帮凶
·易尧:不要脸往往是天怒民怨的祸端
·易尧:红旗落地,我们失去的只是锁链
·易尧:党报党刊,强售其奸
·易尧:一元化的陷阱:受伤总是难免的
·易尧:师涛——在自由的言论中清醒地受难
·易尧:与党奴作战
·
·易尧:毛害不除,流毒无穷
·易尧:长城祸国,金盾殃民
·易尧:世间书尽自无儒
·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易尧:专制祭坛上的羔羊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尧(湖南)

   2005年2月25日,湖南永兴县法院院内发生了一宗爆炸案,造成一死两伤。死者是法院执行局副局长、执行二庭庭长、33岁的曹华,伤者为法院院长李开清和院办公室主任曹兴虎。(《新京报》)法院是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对这道防线的攻击和随之而来的死亡无疑是令人遗憾和悲伤的,然而这次爆炸却让许多普通百姓拍手称快,如此违背人之常情的欢呼使当局精心编造的“和谐社会”不得不黯然失色,同时也使这个社会进一步滑向非正义的深渊,而无辜的人们则在自我救赎中除了自杀就是被杀。8月8日下午,福州市第五路公交汽车上发生了一起自杀性爆炸,致使2人当场死亡30人受伤。爆炸制造者黄茂银在遗书中绝望地表白说:“我是挣扎在死亡边缘的肺癌患者,今年才42岁,是黑暗的权官当道才把我逼成今天的结局。”他在遗书中记述了自己含冤受屈的过程,至于最终选择这样过激的方式是“我死不瞑目,想留下我苦难生活的血泪呻吟,让有良知的人看看一个农民家庭是怎么被毁灭的,刽子手又是谁?我的死亡谁来负责?”(《福州公交车爆炸事件回放:一个人的恐怖主义》) 权官当道,无法无天。只有当一个无辜的人把自己变成凶手时,人们才会明白,在这个不公平和非正义大行其道而又求告无门的社会,我们就已经被一个极度恶劣而败坏的权力机构牢牢地绑架了,每一个人都在劫难逃,不管是凶手还是受害者。

   我的邻居老李就是这样一个受害者,同时也是一个潜在的凶手。他从前是个农民,也曾是毛泽东愚化下的忠实崇拜者,在他房里挂了一大幅毛泽东的画像,每逢年过节都会对画像插上几柱香,祈求庇护和发财。2002年,他倾尽全部家当投资了一家民办的电脑培训学校,由于竞争激烈,效益不太好,仅能勉力维持。尽管如此,他仍口口声声搭帮毛主席,搭帮共产党。但近来有些变化,谁一提起共产党他就咬牙切齿,忿忿不平。原来,为扩大学校影响,他到印刷厂印制了一些介绍学校办学内容的宣传资料。资料刚印好,油墨未干,就来了几个工商局的人。其中一个自称科长的人翻了翻宣传资料,拿腔捏调地问他:“这广告是什么时候印的?”老李说:“印好久了。”科长脸色一沉,说:“你哄鬼呀?我昨天在印刷厂看着他们印的,要不怎么会找到你这里来。”如果我违法,你又为什么不及时阻止我?事后,老李一直纳闷着。对这帮人守株待兔式的工作作风,一时哭笑不得。

   该科长带着他的人马大咧咧地到教室各处转了一圈,老李心怀忐忑地恭候着。回到办公室,科长明知故问道:“你们印这些广告办过登记手续没有?”老李回答说:“对不起领导,我不知道印这些也要办手续。我补办,我就补办。”“补办?”科长说,“你倒想得轻巧。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你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管理法规,必须罚款。”李老板轻声问道:“那得罚多少?”科长说:“这个有样,城西那家我们罚了八千块,城东那家罚了六千。看你态度较好,我们就少罚一点,你交五千吧。”

   “五千?我做广告总共都没花五千,你这不是敲诈吗?”性情耿直的老李突然暴躁起来,对科长说:“不行。领导,我不管你是谁的领导,你莫欺负我是个农民。我上有四个老的要赡养,下有两个崽女要读书。国家一再鼓励社会力量来办学,我投资来办学,一方面是想赚些钱维持家用,另一方面也是在为国家的教育事业做贡献。这是得到了教育局、民政局以及你们工商局的认可的。这是合理合法的。如果今天你罚一下明天他罚一下,那我还如何办得学成?我的钱并不是拉屎捡来的。”科长说:“你不交罚款也行,那我们可得依法查封你的学校了。”老李听到封学校,火气更盛,不由朝桌子拍了一巴掌,怒斥道:“你敢!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如果这件事我做错了,我有个三准两不准。第一,准许你要求我写检讨,我向全市人们认错;第二,准许你到公安局喊人来抓我,拘留我半个月;第三,准许你到法院去告我,判我几年徒刑。除此之外,不准你胡乱罚款;不准你胡乱捣蛋。你若是敢封我的学校,我可丑话说在前头,五块钱解决问题。三根雷管两斤炸药,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你的家……”

   科长站了起来,故作姿态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话语有了许多缓和,说:“你莫激动,有话好好说,我们也是公事公办。哎,这样吧,快十二点了,你总得让我们吃一餐饭吧。”老李一口回绝说:“那对不起,钱不能罚,饭也没有吃。”科长一伙灰溜溜地走了,但不久老李收到一张法院的传票,工商局告他妨碍公务。老李到法院与之据理力争,法院里几个人不由分说就把他拉到看守所,最后是被迫找了许多关系求情,交纳了两千块钱的诉讼费给法院才放人。受了这口冤气,老李对任何有关投资的事都没有了信心,很是无可奈何。在萎靡中经常说着一句“我只恨捡起石头打天不够”,“若不是想着两个崽女,依我脾气,早就炸死了他们几个……”

   很显然,老李的遭遇与黄茂银并无本质上的区别,且遍及了整个中国的弱势阶层。他们就像一个一个潜伏着的炸弹和火药,随时都会被不公和非正义的事端点燃和引爆。小人物虽小,但也不会一味的忍气吞声。所谓兔子急了也咬人,为扞卫自身的最后一点权利和尊严,铤而走险和同归于尽也就在所难免。罗尔斯的《正义论》指出,“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正义的主要问题是社会的基本结构,……是社会主要制度分配基本权利和义务、决定由社会合作产生的利益之划分的方式。”他认为:“所有的社会价值——自由和机会、收入和财富及自尊的基础——都应该平等地分配,除非对其中的一种价值或所有价值的一种不平等分配合乎每一个人的利益。”然而,这个灾难的社会到处盛行着情义、礼义和侠义惟独没有正义。没有正义的社会是永远都不会和谐的,它只会迫使人们为了生存如野兽般地竞相残杀和以暴易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毛派共产党的核心思想,正是他们对暴力的痴迷导致了今天以暴易暴的恶性循环,让人人相斗的仇恨不断地累积和延续,让人人平等的正义的不断地颠覆和疏远。因为用暴力得来的东西都是邪恶的,必定依赖暴力才能得以维持,所以只要共产政权存在一天,这一天就注定充满恐怖和暴戾。

   2005.8.20

   原载《议报》第212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