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汨罗天空
·易尧:仇恨——为你我而鸣的丧钟
·易尧:希拉克,屠杀平民的帮凶
·易尧:不要脸往往是天怒民怨的祸端
·易尧:红旗落地,我们失去的只是锁链
·易尧:党报党刊,强售其奸
·易尧:一元化的陷阱:受伤总是难免的
·易尧:师涛——在自由的言论中清醒地受难
·易尧:与党奴作战
·
·易尧:毛害不除,流毒无穷
·易尧:长城祸国,金盾殃民
·易尧:世间书尽自无儒
·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易尧:专制祭坛上的羔羊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易尧(湖南)

   1989年6月间,我天天守侯在电视机前关注着那场发生在天安门广场上“要民主、反腐败”的学生运动。当袁木言之凿凿地说学生都和平撤离了、伤亡的都是人民解放军时,我竟忍不住热泪盈眶。记得那具刘姓军官被烧焦的尸体在电视屏幕上反复播放,到现在仍历历在目。就这样的,我被蒙蔽着,被欺骗着。许多年后,一个自称晚清遗民的北京人唐先生告诉我说:大屠杀是趁着夜色进行的,先是停电把周边的灯光全部关闭,并向天空放射烟雾弹,阻止卫星拍摄,然后就是坦克由各个路口朝广场中心开进,一边机枪扫射,一边是履带挤压,广场几乎无一活口。紧接着就是铲车和垃圾车清扫尸体和血迹,以至第二天整个广场看起来干干净净,象是什么也不曾发生。然而,对于这种口头描述,我总是心存疑虑,正如鲁迅先生所言,“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直到去年突破网禁以来,读到天安门母亲们的泣血吁求,目睹了一张张屠杀后的惨烈照片,我才真正被震悚着,悲哀和愤怒充斥着整个身心,这一切居然都是真的。当局的凶残,流言家的卑劣,学子们的执着和从容,让我心智溅开,大梦初醒。而这个梦居然持续了将近一十六年整。

   现在回过头来,在这一十六年间,明火执仗、拦路抢劫、杀人越货、挪用公款、投机倒把、制假贩毒、嫖娼聚赌、拐卖妇女儿童……等等罪恶行径日渐猖獗;见死不救、纸醉金迷、损公肥己、冷漠自私成为社会生活常态;官腐民败,人性泯灭、道德沦丧、精神麻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回扣”、“红包”、行贿受贿是各项业务开展必须的“润滑剂”;“胡来”、“违法”、厚黑成为赚取暴利的秘诀;尤为可恨的是,警匪一家,为非作歹,冤案迭出,无法无天,整个国家俨然就是一座魔城鬼蜮。暴力执政,掠夺无度,森林被砍伐殆尽,河流被淤塞断流,蓝天被熏染,生命不断地遭到杀戮,大自然也不再施以母性的温柔。以至于往南方洪水滔天,往北沙尘蔽日,防不胜防的天灾人祸时刻威胁着人们的生存空间。

   1946年3月30日,共产党在攻击国民党时,在其主办的《新华日报》的社论中曾一针见血地指出:《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历史的讽刺是,这个党伐间的结论竟成了共产党夺权以来自身鲜活的写照。据“议报论坛”6月3日新闻摘要: 湖南贵州四川山洪共造成68人死亡53人失踪。(新华社) 湖南省新邵县太芝庙乡因山洪12人死亡48人失踪 。(中新社)四川发生两起山地灾害造成5人死亡11人失踪 。(新华网)广东怀集金矿七名气体中毒人员已经证实全部遇难 。(中新社)安徽淮北一化工企业发生爆炸。( 新华社)山西大运高速路发生车祸 四名记者遇难。(中新社)黑龙江七台河破获杀害11人的系列抢劫杀人案。(《生活报》)江苏去年因渎职引发39件生产事故 致153人死亡。(《江南时报》)广东今年发生雷灾37起 12人遭雷击死亡。(《新快报》) ……

   灾难每天都在发生,独裁是祸根。当年蒋介石为实现一个“党外无党,党内无派”的统治局面,一面积极剿共,一面清除异己,积极推行“一个领袖,一个主义,一个政党”的集权体制,驱使一批御用文人鼓吹“新式独裁”。胡适在《答丁在君先生论民主与独裁》一文批评说:“我可以断断的预言:中国今日若真走上独裁的政治,所得的决不会是新式的独裁,而一定是那残民以逞的旧式专制。”毛泽东算得上是顺势而起的,成为反对蒋介石独裁专制最猛烈也最坚决的人,要民主,要自由,竟不惜挑动内战,涂炭生灵。然而,当他成功了的时候,却又自居“人民大救星”,比历史上历朝历代所有的帝王霸主更加独裁和专制,制造出惨绝人寰的“文化大革命”。邓小平对毛泽东的独裁应该是有惨痛教训的,到头来却是奴才做了主子比主子更狠。通过拨乱反正,改革开放,他的个人权力如日中天,但在独裁的本质上与毛泽东毫无区别,心狠手辣,更胜一筹,不仅一意孤行地罢黜了两位受到民意欢迎的共产党最高领导人,而且指使人民的军队镇压人民,血洗了天安门。

   共产党是以无产阶级的名义僭乱施暴的。然而,随着无产阶级队伍的不断壮大,邓小平费尽心机地鼓捣出的“四项基本原则”在江泽民发展资本家入党的举措下剥得精光。但其命根依然是“坚持党的领导”,牌坊依然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在独裁权力的膨胀下,江泽民为所欲为,扶植鸡犬不论才识,大兴土木罔顾国情,整个荒淫无耻,纷奢糜烂。为向全国人民展示自己大权在握的姿态,中共建政50周年,近100万外地游民被赶出北京或收容遣送,最荒唐的是在自己的国家要办理暂住的证明。至于镇压法轮功,关停报刊,封堵网络,篡改教科书,扼杀自由和民主理念于摇篮之中,江泽民在愚弄民众方面堪称青胜于蓝。其最具象征性的事实是,全国妇联儿童部等单位近日做了一项“谁是你心目中的英雄”的社会调查发现:占据“十大英雄榜”榜首的居然是毛泽东。作为一个严重破坏文化传统,扼杀思想自由,摧残民主和法制的罪魁祸首,毛泽东不但没有受到相应的惩罚,甚至连中肯的批判都没有,且依旧是中国青少年心目中“最大的英雄”,真是骇人听闻。这是个什么样的“英雄”啊?据《“文化大革命”简史》的数据显示:1959—1961年间,毛害导致中国非自然死亡的人数在3000万左右;1966年8月下旬至9月底的40多天里,仅北京市就有1772人被打死、33695人被抄家。如此专横跋扈,不折不扣是个独夫民贼!值得一提的是,1989年5月23日下午,余志坚、喻东岳和鲁德成三人向高挂在天安门城楼上的巨幅毛泽东标准像投掷装有墨水及染料的鸡蛋壳后,并在天安门城楼主门洞两侧张贴出“五千年专制到此告一段落”、“个人崇拜从今可以休矣”的横幅,这是毛祸泛滥以来第一次针锋相对的清算和解构。然而,该壮举非但没有使当局警醒和迷途知返,反倒将三君子投进牢狱,迫害至今。

   前段时期,前南都总编辑程益中在获世界新闻自由奖的答谢词中说,“无论在狱中还是狱外,我们其实都在受难,我们永远都是恶性制度的囚徒。”事实上,我们不单是囚徒,我们也是凶手,因为我们一直在纵容着这个恶性制度,所有这些独裁者都曾经是在我们的期待中捧大的,而我们一直自以为是“人民”,一直自以为是“主人”,一直在“民主”的口号中被蛊惑着,而从来没有任何身体力行。1936年,陈独秀在狱中告诫说:“不要把民主主义的要求当作仅仅是推翻资产阶级军事独裁的手段而不是我们的目的。”经过对苏俄二十年经验的总结,1940年9月,陈独秀在《给西流的信》中清醒地认识到,“史大林的一切罪恶,乃是无级(无产阶级)独裁制之逻辑的发展”,“在十月(十月革命)后的苏俄,明明是独裁制产生了史大林,而不是有了史大林才产生独裁制”。他彻底否定了“无产阶级专政”,深恶痛绝地揭露说:“象俄国的苏维埃,比资产阶级的形式民主主义会还不如。”“所谓‘无产阶级独裁’根本没有这样的东西,即党的独裁,结果也只能是领袖的独裁,任何独裁制都和残暴、蒙蔽、欺骗、贪污、腐化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离的。”(《陈独秀的最后论文和书信》)可是,这个振聋发聩的警觉竟没有引起我们丝毫的重视,导致无穷后患。胡锦涛执政以来,以向朝鲜和古巴学习闻名于世,在世界十大独裁者的排名榜中,赫然榜上有名。为控制舆论,胡锦涛在关押异议人士方面不遗余力,比其前任有过之而无所不及。真所谓“独夫之心,日益骄固。”

   这些事实表明,独裁集团揽权自重不是为了在中国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进程,也不是为了祖国的繁荣昌盛。他们打着为人民服务和做主的旗号破坏民主法制,其目的是要奴役民众,刮分社会财富,破坏数千年传承下来的文明传统。早在1941年10月28日,《解放日报》的社论就先声宣告:“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时至今日,民主政治仍遥遥无期,而暴行逆施仍明目张胆,肆无忌惮。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更是一次民族复兴的劫难。如果我们对这场劫难继续姑息养奸,无动于衷,中华民族必将沦陷在万劫不复的深渊而不能自救。我们不能再重蹈六四的覆辙了,全体有良知、有责任感的中国人都要充分自觉认识这场斗争的严重性,团结起来,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对以任何借口侵犯我们合法权益的行为都必须坚决制止,坚决捍卫我们的自由与人权,维护正义,维护我们与生俱来的人道尊严。我们坚信,“民主政治”一定会回到我们自己的手中而不再是独裁的恶棒们粉饰太平的道具。同时,我们也坚信,所有反人类的罪行都会受到人类正义力量的审判并绳之以法,而“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的历史恶性循环也必将到此彻底结束。

   (谨以此文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2005.6.4

   原载《议报》第201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