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汨罗天空
·易尧:毛害不除,流毒无穷
·易尧:长城祸国,金盾殃民
·易尧:世间书尽自无儒
·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易尧:专制祭坛上的羔羊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桂花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劳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尧(湖南)

   两岸关系,一向波诡云谲、变幻莫测。近来,继国民党党主席连战在“爷爷您回来啦”的童声中依依惜别后,国民党庶出的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亦步亦趋,姗姗登陆。西楚霸王项羽曾有“富贵不归故乡,如锦衣夜行”之语。宋楚瑜少小离乡,跟随父辈逃命台岛,竟成了一党党魁,甚至差点当上了总统,如今又受红朝天子礼遇相召,算是发达了,于是夸耀乡邻,归宗认祖,也就迫不及待。电视转播了宋楚瑜还乡的场景,村民们夹道欢迎,参差不齐地喊着“欢迎宋楚瑜先生回家乡”的口号,令人忍俊不禁。祭祖问鬼完毕,宋楚瑜游了岳麓书院,在岳麓书院的赫曦台上做了一番意气风发的演讲,振振有辞地宣称:“天下至理其实是愈辩愈明的,那就是:顺民者昌,逆民者亡。世界大事浩浩荡荡,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住中国人要重新振奋起来的潮流,这个潮流是永远挡不住的。”他以读书人自喻,并把此行称为“心灵取经之旅”,说:“问题是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用什么样的方向、怎么样坚持来完成两岸所有人民共同的心声,共同达成,这就是我到这边来,心灵的取经之旅,也就是心灵想通了。”

   宋楚瑜一再强调自己是孙中山先生的信徒,前往中山陵拜谒时,他在演讲中套用孙中山的一句话表示,“富强尚未完成,两岸仍需努力”,他说:“其实,我们内心很感触的是,海峡两岸虽然只有100多公里,隔绝在我们前面的不是海峡的恶水,是如何把心灵相通,让我们所有两岸的中国人精诚向中山先生所号召的,那就是要唤起民众大家一起共同努力,完成我们在21世纪华夏复兴的伟大使命和事业,让我们大家一起共同来打拼。”他在中山陵挥毫题写了“三民主义,一统华夏”的字幅,很是轰动了一下,虽马上被屏蔽了,但影响至深。作为中国人,我也希望能与宋先生心灵相通,畅谈“三民主义”,辩论要“独”还是要“统”。遗憾的是,“三民主义”就这样蜻蜓点水一下,梗塞在国父灵前,再无下文。什么是“通”?《易经》云:“往来不穷谓之通。”《反分裂法》的武力恐吓使海峡两岸的老百姓有了被绑架的感觉,手足连心,大约是都有了切肤之痛。中医有“痛则不通,通则不痛”的说法。因此,免痛之法,惟有相通,往来不穷。通商是多年的事,最先来大陆投资办厂的台商大概都赚得盆钵皆满了,这么多廉价的劳动力在资本主义世界是踏破铁鞋也无处可觅的,连战把这叫做双赢。

   问题是,古人早就告诫:君子通义不通财。现代社会,岂能“通财不通义”?通财并不是坏事,但罔顾道义的通财无疑是欺宗灭祖的小人行径。我妄自猜测,宋楚瑜所谓的心灵也应该是在“义”不在“财”。所以,我由宋楚瑜想起了田横。《史记》载,刘邦入主中原,田横惧诛,而与其徒属五百余人入海,居留岛中。刘邦恐其为乱,派使者赦免田横罪而进行招安。田横谢绝了招安后,一场怀之以德、慑之以威的“反分裂”战便开始了。刘邦颁文宣告:“田横来,大者王,小者乃侯耳;不来,且举兵加诛焉。”迫于形势,田横带领两个幕僚上岸了。然而,上岸后,田横对其幕僚说:“横始与汉王俱南面称孤,今汉王为天子,而横乃为亡虏而北面事之,其耻固已甚矣。且吾亨人之兄,与其弟并肩而事其主,纵彼畏天子之诏,不敢动我,我独不愧于心乎?……”遂自刭。刘邦以王者礼葬了田横,其后,两个幕僚及其留守岛中的五百壮士亦皆自杀。司马迁赞道:“田横之高节,宾客慕义而从横死,岂非至贤!”但宋楚瑜似乎没有这等骨气,起先信誓旦旦,其后低眉垂首,尤其到清华演说时,“一统华夏”的劲头已化为乌有。

   清华是一所培养技术官僚的党校,尽管该校校长在接待过程中的出乖露丑使宋楚瑜所取之“经”的含金量大大地贬值,但宋楚瑜依然如奉圭臬,乐在其中。如果继续坚持“三民主义”的立场,宋楚瑜是可以获得普遍尊重的,可他却自毁武功,一进门就说:“走进清华大学的校园,楚瑜内心有无限的感佩,清华大学在民族的衰败当中立校,在战乱的废墟中重新再生,以科学跟学术来强国雪耻,造就了像胡锦涛先生和许许多多将近三百位以上的副部长的这些党政要员和文法商、科技这些精英持续推动整个中国的改革开放。清华确实是我们共同的骄傲。”一个政治人物如此不顾尊严地肉麻谄媚,贻笑大方,真是中国人的悲哀。同时,我也纳闷,是什么力量使他这般臣服强权?感谢网络,它如同一面照妖镜,竟很快让我知道了宋楚瑜曾经是一个专制独裁的帮凶。1980年,在台湾的美丽岛事件中,时任新闻局长的他扮演着极不光彩的角色,封停杂志,打压异己,污蔑持不同政见者,与现在的中共原来是一丘之貉。台湾在民主化的浪潮中屡经波折,此人在大选中落败,实是万幸。我的房东是个台湾老头,我征询他怎么看待宋楚瑜访问大陆?老头口沫横飞地说:“我们就是要联合你们的共产党,一起推翻陈水扁。”我说陈水扁能当上总统就说明了支持他的人很多,为什么要推翻他?老头说:“因为他要搞独立。支持他的都是些年轻人,没头脑的。”老头摆了摆手,一副很不屑的神情。虽是闲聊,但纵观宋楚瑜所言所行,不难看出其居心,祸水外移、借刀杀人。

   在这场政治较量中,中共无疑是最大的赢家,兵不血刃就闹得台湾上下沸沸扬扬。并收罗了一个党魁来替其背书,安抚草民。宋楚瑜忘记了多年前自己是如何指责美国的新闻周刊“片面报导歪曲事实”,仍然拿起新闻周刊做道具,说:“这期美国新闻周刊News Week以‘中国的世纪’来做封面的报道,这个报道中说中国近年来的突飞猛进的成就。报道说改革开放的25年以来,中国成功的让超过3亿以上的中国人民脱离了贫穷。”“外国人对中国的崛起,是既羡慕又害怕的。其实,外国人所不了解的,中国人一向讲求王道,富国的目的是为了立民,中华人民百年来深受帝国主义深害,在复国以后,不但不会霸道,而会柔以克刚……”中华文化真是博大精深,王道传承,不乏其人。一边谈王道一边谈和平的人是可怕的。西汉的刘向说:“圣人之治天下也,先文德而后武力。凡武不兴,为不服也,文化不改,然后加诛。夫下愚不移,纯德之所不能化,而后武力加焉。”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华文化史就是武力镇压史,这也就是中华民族积弱不改的症结之所在。不过,妄想以武力来达到统一或长治久安,那也只是痴人说梦。孙中山早就说过:“中国现在四分五裂,实在不成一个国家。吴佩孚想用武力来统一,究竟可不可以成功呢?就中国历史看起来,一定是不成功的。譬如楚汉相争的时候,项羽的兵力,本来比刘邦大得多,但后来的结果,项羽何以失败呢?刘邦何以成功呢?最简单的原因,就是项羽专靠武力,刘邦入关后,便约法三章,事事总是宽宏大量,以得民心为主。就是最近袁世凯的兵力,又何等大呢?为什么洪宪帝国,只有八十三日便没有了呢?可见武力是不可靠的。”(《在广州全国青年联合会的演说》)

   诚然,武力是靠不住的。面对任何武力恐吓,人民尽可以拿起道义的利剑,战邪杀魔。回过头来,可以肯定的是,一个没有道义担当的政权,无论它的武力多么强大,它的任何轻举妄动都只会是自掘坟墓,加速灭亡。痛只是暂时的,作为百姓,我们大可不必惊慌。江山易得,民心难求。为顺应民心,孙中山先生提出了“三民主义”的政治主张。他说:“何谓三民主义呢?简单的说,便是民有、民治、民享。详细的说,便是民族主义、民权主义和民生主义。这三项主义的意思,是要把全国的主权,都放在本族人民的手里;一国的政令,都是由人民所出;所有的国家利益,由人民共享。”(《在广州对国民党员的演说》)三民主义一度得到广大中国人民的拥护,宋楚瑜即便学其皮毛,也得到人民无数好感,可惜了终是作秀,羞辱了先贤。一个吹捧中国成就的党魁是无知无良的;一个不问苍生问鬼神无视中国人权惨况的党魁是可耻的。从寻求心灵相通到狗屁不通,宋楚瑜不过是个清客,依附强权,隐恶扬善。如鲁迅在《从帮忙到扯淡》一文中所指:“乱点古书,重抄笑话,吹拍名士,拉扯趣闻,而居然不顾脸皮。”清人陈森在《品花宝鉴》中概括了这种首鼠两端的人:“半通,会足恭,巴结内东,奴才拜弟兄,拉门面靠祖宗,钻头觅缝打抽风。”最新消息,亲民党在台湾的支持率大幅下跌,看来,人民的眼睛果然是雪亮。

   2005.5.15

   原载《议报》第198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