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汨罗天空
·易尧:不要脸往往是天怒民怨的祸端
·易尧:红旗落地,我们失去的只是锁链
·易尧:党报党刊,强售其奸
·易尧:一元化的陷阱:受伤总是难免的
·易尧:师涛——在自由的言论中清醒地受难
·易尧:与党奴作战
·
·易尧:毛害不除,流毒无穷
·易尧:长城祸国,金盾殃民
·易尧:世间书尽自无儒
·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易尧:专制祭坛上的羔羊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尧(湖南)

   国民党在台湾大选中连战连败,陷入风光不再的窘境。趁大陆《反分裂法》软硬兼施之机,党主席连战于是率领一支成员共一百五十人的庞大的代表团访问大陆,寻求所谓的“破冰之旅”。冰冻三尺,寒了五十六年,所以连战朝觐,大呼“相逢恨晚”。很显然,连战是个很有学问的É 54;,在北大的演讲中,关于两岸和平的话题是一套一套的。不过,他很明确地表白:“今天两岸的情形,我们必须要来维持所谓的现状,现状维护不是一个静态的,不是一个退缩的,不是一个消极的,现状的维护一方面当然要避免彼此的争议,但是另外一方面也可以存益求同,凝聚善 847;,累计动力,开创一个崭新的亮丽的未来,这才是今天所代表的一个实际上的利益。” 言下之意,也就无非是宁做太平犬,不为离乱人。图谋借暴政的武力掩护,偏安一隅,东山再起。这时,我想起了孔子。孔子当年在鲁国混不下去了,被迫带着一帮弟子周游列国,售卖政治理念,其前呼后拥的,与今日的连主席有得一比。据《史记》载,郑国人很瞧不起老孔那副落ƍ 48;的样子,讥讽说:“累累若丧家之狗”。但老孔并不以为耻,欣然笑道:“形状,末也。而谓似丧家之狗,然哉!然哉!”王肃以此点批:“丧家之狗,主人哀荒,不见饮食,故累然而不得意。孔子生于乱世,道不得行,故累然不得志之貌也。”

   但孔子的这段出访并不光彩,《韩诗外传》对此有详细记载:“孔子出卫之东门,逆姑布子卿。……姑布子卿曰:‘子何患焉。污面而不恶,葭喙而不借,远而望之,羸乎若丧家之狗,子何患焉!子何患焉!’子贡以告孔子。孔子无所辞,独辞丧家之狗耳,曰:‘丘何敢乎?’子贡 352;:‘污面而不恶,葭喙而不借,赐以知之矣。不知丧家狗,何足辞也?’子曰:‘赐、汝独不见夫丧家之狗欤!既敛而椁,布器而祭,顾望无人。意欲施之,上无明王,下无贤士方伯,王道衰,政教失,强陵弱,众暴寡,百姓纵心,莫之纲纪。是人固以丘为欲当之者也。丘何敢乎!̵ 7;”由此可见,老孔对“丧家狗”是很尊敬的,甚至还觉得自己与之相比还有些不配。然而,到了后世,丧家狗的尊严磨灭了,其最大的不幸就是失去固定的供养,面临着生存危机。因此,寻找新主子安家便是丧家狗走向正常生活或重新获势的必要途径。如鲁迅与梁实秋的斗嘴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有人骂梁实秋为“资本家的走狗”,梁实秋并不生气,说“大凡做走狗的都是想讨主子的欢心因而得到一点恩惠”。这是实话实说,却激恼了鲁迅,鲁迅刻薄说“凡走狗,虽或为一个资本家豢养,其实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所以它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并由此成就了一篇绝骂:《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

   有人崇拜狗,也有人骂狗。《尸子》有个寓言:“齐有贫者,命其狗为富,命其子为乐,方将祭,入於室,叱之曰:富出,祝曰:不祥,家果有祸,长子死,哭之曰:乐乎,而不自悲也。”屈原行巫时,“狗”是一道招魂的美食,他在《大招》中用“醢豚苦狗,脍苴蒪只”诱惑着“魂兮归来”。然而,在其流离失所时,却在狗吠声中联想到自己被人诽谤,也就禁不住中指桑骂槐,“邑犬髃吠兮,吠所怪也;诽骏疑桀兮,固庸态也。”(《怀沙》)他把排挤自己的人与狗并在一起,也算是在精神上胜利了一次。当然,这样的骂法比较隐讳和文雅。革命志士刘绍南在& #21009;场上唱着《壮烈歌》,“土豪劣绅,一群狗党, 万恶滔天,刮民血汗,休要太猖狂!”狗党是泛指,虽直接,但攻击性不强,只有王胡才把一个“狗”字发挥得淋漓尽致,锋芒毕露。他骂阿Q“癞皮狗”。阿Q以精神胜利法领国人之冠,而这“狗”字一出口,让即便如他者尚不能容忍,并由此引发一场惯常且典型的斗殴,可见“狗”字? 340;厉害之至。《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文件》显示,文化大革命期间,刘少奇就被正式定为“埋藏在党内的叛徒、内奸、工贼”,是一个“罪恶累累的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走狗”。这是迄今为止最冠冕堂皇的国骂。

   狗让贫乏者得到满足,让气忿者得到发泄,让失意者得到平衡。由此可见,狗是中国人精神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前北大校长傅斯年是“五四”时期的一员健将。他曾经问警犬学校的人是不是也训练中国狗,对方否定了,说,“中国狗也很聪明;他的嗅觉有时竟比外国狗还要灵 935;,不过太不专心了。教他去探一件事,他每每在半路上,碰着母狗,或者一群狗打架,或者争食物的时候,把他的使命丢开了。所以教不成材。”何以中国狗这样的像中国人呢?对此,傅斯年很有感触,1919年,他在《新青年》上发表一篇《中国狗和中国人》的文章,说:“中国狗和中国人同生在一个地带,一个社会以内,因为受一样环境的支配,和西洋的狗和人比起来,自必有人狗一致的中国派的趋向。和狗有同样的趋向,并不是可羞的事;所不得了者,这趋向偏偏是无责任心。”这话放在连主席身上是很合适的,因为他这般大言不惭地说:“在即将面临的未来,我要讲,我说两岸合作赚世界的钱有什么不对啊?我们一定能够来实现所谓如虎添翼的加成的效果……”与虎谋皮,这同时也凸显出了国民党一贯的专制主义传统。专制主义传统其实也可以看作是一条“狗统”。据布赖恩?#20811;罗泽写的《蒋介石传》记载,蒋介石曾在日记中写道:“政 7835;使人过狗一般的生活……道德何在?友谊何在?”这并不表示他不喜欢政治或厌恶政治,相反,他一语道破了政治的真谛,并甘之如饴。

   1943年初,蒋介石出版了《中国之命运》一书,内中有“明朝的末年,政治腐败,思想分歧,党派倾轧,民心涣散,流寇横行。三百年的明室,在李闯王张献忠等流寇与满族的旗兵,内外交侵之下,竟以覆灭”等论述,极力宣扬“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专制思想。1944年3月19日&# 65292;明朝灭亡纪念日,重庆《新华日报》开始刊登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连载四天,从而激起一场轩然大波。郭沫若在《甲申三百年祭》末尾指出:“大凡一位开国的雄略之主,在统治一固定了之后,便要屠戮功臣,这差不多是自汉以来每次改朝换代的公例。自成的大顺朝即使成& #21151;了(假使没有外患,他必然是成功了的),他的代表农民利益的运动早迟也会变质,而他必然也会做到汉高祖、明太祖的藏弓烹狗的‘ 德政’ ,可以说是断无例外。”3月24日,相隔仅一天,国民党机关报《中央日报》即发表《纠正一种思想》的社论,抨击《甲申》鼓吹“战败主义和亡国思想”,叫嚷要“共同纠正这种思想,毫不姑息,毫不放松”。4月13日,该报又发表社论《论责任心》,责难《甲申》“渲染着亡国的怨望和Ĥ 82;骚”。(冯锡刚《60年余波不平:甲申年话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中国就是这样一个群狗乱吠的社会,作为呼应,被郭沫若捧为“今屈原”的柳亚子赋七律一首,互相抬举:“陈迹煤山三百年,高文我佩鼎堂贤。吠尧桀犬浑多事,喘月吴牛苦问天。由检师心终覆国,自成失计遂þ 24;燕。昌言张李如能拜,破虏恢辽指顾间。”

   桀犬吠尧是古人“各为其主”的辩解,发挥得最淋漓尽致的怕是只有郭沫若了。1963年,反专制先锋郭沫若刀枪入库,作《满江红 》鼓吹革命领袖:“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人六亿,加强团结,坚持原则。天垮下来擎得起,世披靡矣扶之直。听雄鸡一唱遍寰中,东方白。太阳出,冰山滴;真金在,岂销铄?有雄文四卷,为民立极。桀犬吠尧堪笑止,泥牛入海无消息。迎东风革命展红旗,乾坤赤。”这个马 ;屁拍得毛泽东飘飘欲仙,他狂妄地附和道:“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满江红?#21644;郭沫若同志》)毛泽东若不死,差不多就是天下无敌了。遥想国共几次合作,皆姑息养奸,以至蚍蜉撼树,神州变色。电影《开国大典》中蒋介石仓皇辞庙的场景,无限凄凉。台湾历经民主化的洗礼后,与大陆渐行渐远。胡适曾写过: “两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远。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我一直以为这是首爱情诗,现在才明白,原来写的是人狗殊途,党同伐异。

   2005.5.1

   原载《议报》第196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