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汨罗天空
·易尧:党报党刊,强售其奸
·易尧:一元化的陷阱:受伤总是难免的
·易尧:师涛——在自由的言论中清醒地受难
·易尧:与党奴作战
·
·易尧:毛害不除,流毒无穷
·易尧:长城祸国,金盾殃民
·易尧:世间书尽自无儒
·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易尧:专制祭坛上的羔羊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尧(湖南)

   2004年9月18日,中共正召开重大会议,闭门研究如何“加强执政能力”及有关江泽民退位的问题。这天也刚好是日本侵华73周年纪念日,国耻家仇让无数国人义愤填膺。而据《新京报》报道,该天,北京海淀区清河桥西侧,一名五旬男子坐在路边向行人叫卖:“谁给我5000元,我就当众砍下一节手指头,然后连皮带骨头吞下。”该男子称,为给患病的妻子凑医疗费,失业的他只得“挺身江湖卖骨头”,表演“生吃人肉”。相对中国大地上民生凋敝,怨气冲天的现状,这只是一则微不足道的新闻,但它给我的震撼却远远超过对中共内部权争的关注。古人云,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所以当权者为谁对百姓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让百姓聊以为生。用中共的话来说就是解决温饱问题。为填肚子,即使吃人也在所不惜。当前的“生吃人肉”超越了填肚子的原始阶段,已发展为自残自食,它并不是去博取别人的同情和施舍,而是上升为表演,以满足看客某种残忍的需求而进行有偿的经济交换。尽管无人响应,但他的举动却再次暴露出“吃人”这一传统在人们的意识中是如何幽深。

   崇祯三年八月十六日,四十六岁的袁崇焕在北京西市口被凌迟处死。凌迟是极刑中的极刑,而在身受极刑之际,萦绕在他脑子里的依旧是民族的存亡,国家的安危:“死后不愁无勇将,忠魂依旧保辽东!”(《临刑口占》)就是这样的一个民族英雄,当时的京城百姓却听信官方舆论,几乎个个认为他引清兵入关,是个大汉奸、卖国贼,争相购买被千刀万剐的英雄肉,用食其肉来泄心头之恨,以表达自己的爱国主义激情。明末史家张岱在《石匮书后集》中津津乐道地记下了这个血腥的场面:“遂于镇抚司绑发西市,寸寸脔割之。割肉一块,京师百姓从刽子手争取生啖之。刽子乱扑,百姓以钱争买其肉,顷刻立尽。开腔出其肠胃,百姓群起抢之,得其一节者,和烧酒生啮,血流齿颊间,犹唾地骂不已。拾得其骨者,以刀斧碎磔之,骨肉俱尽,止剩一首,传视九边。”

   吃人,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推向了史无前例的高潮,许多地方流行在光天化日之下脔割肢解活人,然后煮熟分食的最野蛮暴行。仅在广西武宣县,被吃者就达一百几十人。在广西武宣县武宣中学,甚至出现了大批学生批斗完教师、校长之后,在校园内就地架起简易炉灶,将他们剖腹脔割、煮熟分食的惨剧。(郑义《广西吃人狂潮调查》)在这些暴民的眼里,他们吃的已不是人了,而是不忠于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牛鬼蛇神”。社科院研究员王毅在《“文化大革命”野蛮性和残酷性的文化根源》中指出,这种为信仰至上的神明(及其附属的一切圣物)而使“所有的爱跟友谊就都消失了”,这种出于“无限信仰”而只有在剿灭和折磨异端者的残暴中才能获得最大快乐和幸福的疯狂迫害欲,这种凭借伟大神明的名义就可以不需任何理由、任何限制而肆意施暴的极端专横,这种苦心积虑用尽一切一切办法必置异端于死地的刻骨仇恨……,对“牛鬼蛇神”的屠杀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具体体现,在“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的蛊惑下,以至同胞、亲人之间的“大揭发、大批判”,不计其数的酷刑虐法、诅咒摧残、杀戮妇孺、株连九族等等最野蛮的暴行,罩着“誓死捍卫”这一最神圣的光环而席卷天下。

   所有这些人性的黑暗,所有这些暴君与暴民互助为虐的狂欢,在“文革”中表现得淋漓尽致。鲁迅在《暴君与臣民》中写道:“暴君治下的臣民,大抵比暴君更暴;暴君的暴政,时常还不能餍足暴君治下臣民的欲望……”由此,“暴君的臣民,只愿暴政暴在他人的头上,他却看着高兴,拿‘残酷’做娱乐,‘拿他人的苦’做赏玩,做慰安。自己的本领只是幸免。”鲁迅弃医从文,毕其一生于改造这暴君与暴民所形成的国民劣根性,终是徒劳无功。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些反人性,反人类的罪行能在中国社会一再重演而得不到遏止?为什么曾经允诺的幸福生活遥遥无期?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头目向来都以道德的楷模标榜于世,集伟光正于一身,到江泽民更是能耐,自诩代表人类最先进文化的方向,他一方面喊出“以德治国”的口号,一方面却又重现着“吃人”的恐怖场景。正是这种掩饰人性之恶的狂妄导致了暴政,因为缺乏最基本的制约,暴政下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吃人”这样一条幽 暗至极的传统。

   学者张灏在《幽暗意识与民主传统》一文中提出了“幽暗意识”这个观念。他指出,一般人常认为自由主义基本上是一种对人性和人类前途持乐观态度,对社会之改善充满信心的政治思想。但事实上,自由主义有另一重要的“思想层面”:正视人本质上的罪恶性和堕落性,从而对人性的了解蕴有极深的幽暗意识。所谓“幽暗意识”,即发自对人性中或宇宙中与生俱来的种种黑暗势力的正视和省悟。因为这些黑暗势力根深蒂固,人的生命才有种种丑恶和遗憾。西方的政治文明与基督教文化是息息相关的,在基督教看来,原罪这个观念充分说明了堕落是人性中不可泯灭的特色。

   基督教传统影响下的西方文化对人性的幽暗倾向始终保持着警惕,从不相信一个完美的人格可以去净化权力,而是重视客观的法律制度,以便对权力加以制度上的防范。由于这种对幽暗意识的提防,就有了17、18世纪英美自由宪法运动中加尔文派清教徒对有权位的人的罪恶性的警觉,洛克的“政府分权说”,以及美国开国人物关于“权力分立、互相制衡”的主张。相对于积极遏制“吃人”的幽暗传统,所谓的中日关系、台湾问题、执政能力都是无关紧要的。不管是谁担任国家领导人,都应该警醒:尊重人道主义基本原则,承认自身在人性上的缺陷和不足,尽快建立一种新型的“民主传统”取代“吃人的幽暗传统”乃是当务之急,重中之重。现在,我们固然无须去改换基督教的信仰,但基督教信仰所形成的民主宪政却是我们民族唯一能走出幽暗的路径。

   原载《议报》第193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