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汨罗天空
·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易尧:专制祭坛上的羔羊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桂花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劳动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绝食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关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监视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神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易尧(湖南)

   3月16日,笔者通过QQ就教育法实施十周年向部分网友征询他们对自己所受教育的看法,其中有两个回复比较具有代表性。

   网友-洛刚从湖南大学会计学院毕业,她留言说:“我个人认为,我们所受的教育是失败的。在家庭教育中,父母仍然习惯在思想上打压,在行为上放纵。造成新一代人懦弱、胆怯、恐惧、小市民、心胸狭窄、自私、以自我为中心。我觉得最好的家庭教育应该是:不管是哪种教育方式,都必须让孩子成长在爱的环境当中,在爱中成长的人才会用爱来对待别人,现在的社会最需要的是爱。但我们教育中贯彻的爱却是乏善可陈的。”

   “学校教育一直麻木不仁,没有任何责任感。关键还是老师的素质(专业素质和人文素质)问题,老师对学生的关心出于个人的喜好来‘选择’,只对个别成绩好的学生给予一定的关爱和责任感。对差有严重的偏见。有个笑话这样描述过,课堂上同时有两个学生伏在书本上睡觉时,带偏见的老师会把他不喜欢的差生敲醒,然后指着那个优生教训这个差生:‘瞧瞧,人家睡觉都拿着书,你一拿书就睡觉。’偏见容易造成两极分化,有人管的都管,没人关注的,就始终都没什么人关注。”

   “社会教育起着示范作用,纸醉金迷的现实诱惑,加之又严重缺乏相应监管体系,本身对学生的心灵的培养就缺失,形成思想的浅薄,心灵空虚,没有信仰,没有坚持,已经不止是容易动摇的程度,而是不停地漂浮。这样就使两种学生都有性格上和心理上的缺陷。个人认为,教育的形式应该更开阔,招生的限制应该被打破,每人都有接受正规教育的权利,只要在正常‘指标’外的能自己多付出点。比如,我在大学有次上课,本来上课的人就不多,又有很多当时逃了课,偌大的一个教室就有十几个学生和一个老师。当时,还有几个不是我们班的同学(好象是别的系的)也想听课,可硬是被我们老师‘请’出去了。”

   “另外,学校的图书馆发给学生的图书证毕业时就要上交,也就是说毕了业就不能在那借书看了。相对的其他的所有学校资源,也就仅供在校生使用,还明显分了等级,大专生只能用什么用到什么程度,本科生只能如何如何用……,什么只能供老师用等等。 一大堆限制条件,处处都是不平等和特权的表现。至于教育产业化,我觉得,让教育也能成为投资的项目,总比社会闲散资金投资到不晓得什么的项目上去的好。教育体系是提高全民素质的支柱和根源,就算多教出一个认识字的罪犯,也比放任不识字的人继续现状的好。”

   网友“云扬”是湖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大四学生,她的留言说 : “我不知道教育法是怎么回事,但它对基础教育应该还是有促进作用的,如中小学生学的课程很多,对各方面的知识都有了个大致的了解,知识比较全面,而且竞争激烈,填鸭式教育让学生不得不去被动接受,并且牢记在心。这些东西虽然在当时对学生没有什么用处,但是走向社会后还是有一定好处的。其次,没有特别突出的个性教育,因此进大学的时候大家的知识结构,性格志趣,能力爱好都差不多,就象从一个模具里出来的。当然个别学生除外。”

   “以我们艺术专业来谈吧,考特长专业的对文化分数要求没有纯文化生的分数高,我身边的很多同学,连春花秋月知多少都不知道是谁写的。她们对古典诗词根本没有什么了解,但音乐在中国可说是渊源流长,很多好的词曲都是古典诗词。唐宋时期的音乐达到了高峰,但是她们对中国历史都知之甚少,要她们直接去了解中国音乐史,实在太愚蠢了。”

   “很多学生在唱民歌的时候。无法准确理解歌词的含义,纯粹就是技巧的表演。我们跳民族舞,比如说傣族舞,但是我们一不了解傣族女子的生活习性性格特征,二不懂傣族音乐的悠扬深远的意境。大家可以把舞姿跳得很优美,但是目光空洞,面无表情,整个有形无神。所以我觉得,象我们这样的普通中学的学生,想考艺术院校还是有优势,至少基础教育让我们的文化功底要好于那些艺术中专的学生。”

   笔者问:“你当初为什么选择考艺术专业?”云扬:“都是为了继续读书,在学校里继续堕落!18、9岁就走进社会干什么啊?花点钱继续在学校混呗。中国的基础教育就是这样,你不继续往下读的话,你什么也干不了!”

   谈论教育,许多人除了牢骚外,都深表无奈。几千年来,大一统的集权政治覆盖着所有的人,人的政治、经济、社会地位和个人意志的实现都与读书有着紧密联系。一个人要想出人头地,获得高官厚禄、黄金屋、颜如玉、千钟粟,接受教育就成为了一条必要的途径。而这种教育通常都被当权者垄断,注定是罗网一张,自始至终在效忠、器具和奴才的怪圈中兜转,即便是教育法的实施也并未带来任何本质性的改变。奴化教育使许多人要么越读越另类;要么越读越愚蠢,越读越凶残。尤其近年来,抢劫、砍杀、谩骂等恶行和恶习在大、中、小学生中层出不穷,大有蔚然成风之势。笔者用软件google.com搜索“学生,抢劫”时,竟惊讶地发现在简体中文网页中,约有 244,000 项符合该关键词的查询结果。光首页的几条新闻就足以让人触目惊心,如:“学生抢劫学生,法院一审判刑”,“达州3名初中学生抢劫出租车割断‘的哥’气管”,“中国留日学生抢劫杀人犯叛死刑和无期”,“无节制花钱欠下债务大一学生抢劫杀人获死刑”,“泡‘网吧’泡进铁窗,学生抢劫案令人深思”,“5学生抢劫出租车,1人被司机撞倒2人归案3人在逃”……由此可见,为教育法装点门面的素质教育不仅毫无成效,甚至加速了人性的沦丧。

   泯灭人性是专制教育对社会最大的危害,它使人不能完整地、独立地成其为人,令任何变革和主张都徒劳无功。失去人性的民众更容易被奴化,这也是专制政权之能长久存在的根本原因。“强其骨、弱其志”体育兴国就是奴化教育的直观写照,在其愚化下,中国民众对政治权利的要求极低,“宁做太平犬,不做离乱人”。他们以为解决温饱,不让杀人犯横行,(有一两流氓地痞是能够容忍的,)能聊以为生就觉得天下太平。当权者之提出稳定压倒一切的霸权政策,在其本质上也就是暗合和强化他们习惯于流汗流泪不流血、做牛做马不做人的心理期望。反过来,这种教育逆淘汰同时也造就了少数新权贵,也即精神太监,他们揽权自重,变本加厉地制造和稳固着这个世界上最庞大的专制温床。很显然,为教育立法是社会进步的体现,但这种进步若不能保证和培养学生自主、自立、自强、自信的个性及才能,那么追求自由、人权、美德、爱情和正义等普世价值就只能沦为无稽之谈。

   2005.3.20

   原载《议报》第190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